北京,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发布日期: 2014年3月20日
Print Mail
历史与现实: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

“我们不能不对克里米亚居民的请求没有反应,不能将他们置于灾难之中。不然的话,就是背叛。”这是弗拉基米尔·普京于周二在克里姆林宫签署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共和国接收克里米亚与塞瓦斯托波尔市加入俄联邦条约仪式前宣布的。

3月16日举行的全民公决,参加投票的选民中有96.77%的克里米亚居民投票支持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现在,克里米亚绝大多数居民用这样的一句话来表达心声:“我们回家了!”回顾历史,我们就能明白克里米亚人为何如此兴奋与激动。

克里米亚于1783年加入俄罗斯。俄国人、乌克兰人、希腊人、保加利亚人和德国人开始前来定居。当时,俄国人奠基建起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该要塞成为俄罗斯 黑海舰队的主要基地。1784年,克里米亚的行政中心辛菲罗波尔市奠基。19世纪的时候,全世界都认为半岛是俄国的固有领土。俄联邦总统普京在自己3月 18日的演讲中也对这些历史现实给予特别的关注。

1954年,苏联当时的共产党领袖、出身乌克兰的尼基塔·赫鲁晓夫决定将克里米亚交给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在独裁体制国家,所作出的这个决定也是违反当时的法律程序的,而且,甚至还没有就此问过克里米亚居民。弗拉基米尔·普京这样强调说。

1991年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成为独立的乌克兰的组成部分。而当时羸弱的俄罗斯领导层,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智慧来恢复历史的公正,要求将克里米亚归还给俄罗斯联邦。“在克里米亚,所有方面都浸透着我们的历史和自豪。”“当克里米亚成为另一个国家的组成部分后,俄罗斯的感觉是她被掠走了。”普京总统这样宣布道。

2014年2月,乌克兰发生了违宪政变。合法选出总统的权力被夺走。民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反俄分子和反犹太主义分子成为政变中的主要执行者。恐怖、凶 杀和破坏都出现在这一过程当中。普京总统这样指出。“乌克兰很多国家机构被冒名者篡权,而且国内对任何情况都不加控制,他们本身都被极端主义者所监控。” 普京强调说。“直到现在,乌克兰的合法执行权力机构都不存在,没有可交谈的对象。甚至参加现政府某些部长的会晤也必须得到‘迈丹’武装分子们的许可。这不 是玩笑,而是当今生活中的现实。”普京补充道。

“那些和政变者对抗的人,遭到制裁和惩罚的威胁。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克里米亚、讲俄语的克里米亚。有鉴于此,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居民请求俄罗斯保护他 们的权力和生命,不允许出现基辅和现在在顿涅茨克及哈尔科夫发生的那些情况。合法选出的克里米亚政权,不想服从于在基辅夺权的极端分子,决定举行全面公 决,以确定半岛的未来命运。投票过程完全符合所有的国际规范,这一点也得到国际独立观察员们的认定。这些并不是西方媒体中所说的,是在‘自动步枪的枪口 下’发生的。”

在自己的意志表达中,克里米亚居民依据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先例。普京总统引用美国就科索沃于2009年从塞尔维亚独立时发表的宣言说道:“独立宣言或破坏国 内法律,但这不意味着违反了国际法。”“克里米亚人的行动完全符合这样的规范,为什么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是可以的,但却要禁止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乌克 兰人和鞑靼人。”普京总统这样指出。

“我们一直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这一点和那些要分裂国家的人是不一样的。”普京总统向乌克兰居民这样强调说。“今天的国内对抗,完全是他们的责任。不要 相信那些用俄罗斯来吓唬你们的人,高喊什么在克里米亚之后是其它地区。我们不想分裂乌克兰,我们不需要这些。像几个世纪之前一样,克里米亚还将是所有生活 在那里的各民族代表的家园。”

© 俄罗斯之声
totop
© 2002-2014 The Embassy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