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7-087805

结合中俄两国高等教育的精华,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创办一所新型的大学……这样一个充满想象力和魄力的创意在2017年变为现实。承载了中俄两国领导人深切期望的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以下简称“深北莫”)开学,宣告国内第一所中俄合作大学的诞生。

2021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历经4年发展的深北莫会交出怎样一份答卷?中俄两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如何在年轻的深圳碰撞出新的火花?近日,深北莫第一副校长谢尔盖·沙赫赖接受深圳商报/读创记者的采访,描绘了深北莫的未来蓝图。

用中俄智慧解决深圳问题

“俄罗斯有一个说法:‘倡议者将被惩罚’,意思是说新项目的实施会指派给提出这个倡议的人。2020年我不得不亲身体验了一下这个俗语。”谈及自己走马上任的感受,谢尔盖·沙赫赖幽默地说。

2020年,64岁的谢尔盖·沙赫赖被任命为深北莫第一副校长,并被选为学术委员会主席。与此同时,深北莫的行政领导班子也经历了一些调整。学校全体教职工像一个个齿轮,在磨合中渐渐紧密咬合,进而形成合力,带动学校高速而平稳地运转。沙赫赖表示,2020年,深北莫建立了拥有20个科研实验室的科学中心与新的院系,开设了新的专业,学校从办学规模到办学质量都上了一个台阶。

其中,让沙赫赖特别充满期待的,是该校的中俄法学比较研究中心。日前,该事件还入选了深圳市2020年十大法治事件候选名单,成为候选名单中唯一的高校案例。谈及此事,沙赫赖十分兴奋。要知道,他本人就是俄罗斯著名的法学家,职业生涯最骄傲的就是曾参与起草新的俄罗斯宪法。如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中俄两国法学家的智慧在深圳这片创新热土落地。

“在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中,有效的法律是各国在世界舞台上最重要的竞争优势。例如:中国的月球计划、火星计划、与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在和平探索太空方面的合作,显然都需要现代的法律保障。我们的团队在这方面有最先进的成果。再例如,数字人民币在深圳迈出了第一步,这需要我们中心进行数字经济下的数字金融监督问题研究……这就是我们中心的使命!”

沙赫赖表示,该中心将就最紧迫的问题编写定期研究报告,出版关于国家和法律问题的研究书籍,以及有关比较法和国家研究的国际法律杂志,开设法学研究生课程。此外,还将分析环境、空间、能源、国家安全、经济法律管制、国际金融、数字和人工智能发展等重要领域的法律创新。

发射卫星?深北莫“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将深北莫比作一辆列车,那么,在经历了2020年的平稳提速后,它将在2021年全面驶入快车道。

据沙赫赖透露,深北莫在2021年将开始建立由医学院、医学研究中心和大学医院组成的大学超级医疗综合体。“我认为,这一项目在应对流行病这一方面的重要性无需解释。我们大学已经有了生物系、材料科学系、工程系、强大的数学系。把他们的努力结合起来,发展最先进的医学,一定会有杰出的成果。在航天医学、海洋医学、运动医学、应急医学、工业医学等中国特别需要的重点领域,我们也已经聚集了俄罗斯和国际上最强大的学者和研究人员团队。”

“畅想一下吧,深北莫或许可以在三四年后发射自己的科学卫星!”沙赫赖的话让人眼前一亮。这不是玩笑,事实上,在与莫斯科大学太空研究系(莫斯科大学已经发射并参与发射7枚卫星)、俄罗斯和中国航天公司、北京理工大学的合作下,深北莫完全可能实现自己的太空梦。沙赫赖透露,深北莫正在和俄罗斯航天公司就在该校建立“俄罗斯航天公司”基础教研室进行谈判。

“总的来说,与高科技企业和公司建立基础教研室和实验室是我校发展的主要方向之一。对于中俄数学家在莫大与深圳的超级计算机方面的合作,我们也寄予厚望。”沙赫赖说。同时,深北莫也在积极发展人文领域。“我校正在研究开设汉语学院的问题,该学院主要面向来自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小伙子和姑娘们。我们计划提供一个平台,对来自俄罗斯中学的汉语教师进行再培训。我们还计划创建艺术中心,在其基础上再创建艺术学院。此外,我们还在积极探索建设欧亚研究科学与教育中心,商学院将与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合作,也在探索中俄史学家合作平台……”沙赫赖如数家珍,学校发展的蓝图铺陈开来,简直令人目不暇接。

事实上,深北莫可供畅想的空间还有很多很多。沙赫赖表示,深北莫至少可以在两国国际象棋、羽毛球的交流上做些事情。“国际棋联主席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已经访问了我们大学。我也已经与俄罗斯世界排名第二的国际象棋手谢尔盖·卡尔亚金交流过。同时,我是俄罗斯羽毛球联合会主席和国际羽联理事,我也将尽我所能为学校的羽毛球运动做出贡献。”沙赫赖还特别透露了自己的“秘密武器”——“我可是拥有两项医疗专利的哦,在研究羽毛球可以成功治疗近视眼方面!”

科学研究融会贯通,人文语言水乳交融,体育艺术也能相得益彰……中俄两国的精华在这里产生“1加1大于2”的化学反应,这就是沙赫赖心中的深北莫。

“深北莫最大的优势是两种教育模式的融合”

沙赫赖是最早倡导中俄两国合作办学的人,而现在,他所期待的合作落子在深圳这样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城市。“在中国,每个人都知道人体中存在特殊的能量点。通过影响它们,一个人可以被治愈,他的内在力量可以被打开。当代中国的‘能量点’就是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正位于这些巨大改变与可能性的正中心!”沙赫赖说,深圳让深北莫的蓝图有了浓墨重彩的底板。

既然扎根在深圳,学校的发展当然也要与城市同频共振。“我知道深圳正在建设国家综合科学中心。我们如何助力?就要在人才培养方面紧紧贴合深圳的产业需求,吸引产业集团参与学校的工作。这一方面可以使我们培养的毕业生迅速走上工作岗位,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缩短创新成果产业转化的过程。”沙赫赖说。

目前,深圳正在大力推进高等教育发展,一大批高校陆续成立。深北莫该如何应对这种良性竞争?“深北莫的竞争力在于结合了中俄两国先进的教育模式。我们学校有三门语言(中俄英)和两个文凭,这为我们的毕业生提供了更多发展的可能性。他们既可以投身到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也可以在‘一带一路’等重大项目中扮演角色。”沙赫赖认为,中俄两国在高等教育方面的精华,就是深北莫两张独一无二的“王牌”。

沙赫赖表示,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在高等教育上应该获得更多的自主权,在高等教育办学模式的创新上也不妨继续先行先试。例如,他建议深圳可以尝试根据自己制定的教育方案和课程,按照自己的教学标准开展教学;加快硕士的人才培养;各省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更灵活地重新分配名额;在出现疫情这样的特殊情况时,应给予学校更多的招生自主权;设立机构来协调中外办学项目等。

“当今世界,谁能迅速改变,谁就会赢”,沙赫赖说,这是深圳高等教育的发展之路,也是深北莫的致胜之道。

来源:深圳商报首席记者 吴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