Ежегодная ПК

莫斯科,2018年1月15日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必须再次指出,在外交政策方面,过去的一年很不寻常。从中东和北非,到我们的邻国乌克兰——世界各地都依然存有许多导致局势紧张的因素。在去年的最后几个月里,由于华盛顿威胁只通过武力方式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导致了该地区局势的严重恶化。他们在阿富汗问题上也发出了类似的威胁,同样提出了只使用武力解决这一问题的建议。其最近发表的、旨在阻挠解决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执行的若干声明,并未增加任何乐观和稳定的因素。

为了捍卫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利益,包括越来越遭受歧视的我国公民和俄罗斯企业的利益,我们在国际舞台上付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与此同时,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维护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法和国际体系。我们与国际社会其他具有建设性的力量一起,捍卫真理、公正、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合作的普遍价值观,并努力防止当今严重失衡的世界秩序体系的退化。我们将竭尽全力阻止世界走向混乱和对抗。

目前,在我们的日程中最重要的政治事件是——俄罗斯联邦总统的选举。我们的各驻外机构——大使馆、总领馆和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正在尽一切努力,为所有居住在国外并希望参加选举的俄罗斯公民,最大程度地提供便利条件。

问:新年前夕,俄中两国领导人发表声明,希望继续在国际事务上进行合作。您能否列举出今年俄罗斯希望与中国就哪些主要的国际问题开展有效的合作?

谢尔盖·拉夫罗夫毋庸置疑,朝鲜半岛核问题——是当今国际议程中最严峻的问题之一。俄罗斯和中国在这方面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协作。大家都知道,我们与中国有一个共同倡议,该倡议呼吁将朝鲜半岛出现的问题从对抗过渡到政治解决。首先,我们建议所有人冷静下来,并“冻结”任何对抗行动,特别是与军事活动有关的对抗行动——包括发射导弹、试验核武器,以及美国先是与韩国,之后又与日本一起在该地区举行的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当不友好的对抗行动被“冻结”或“暂停”后,我们将积极支持在最重要的利益攸关方之间开展直接的接触。如果我们谈论的是核问题,那么,这个利益攸关方首先是平壤和华盛顿。但是,我们也将随时准备在由俄罗斯、中国、日本和韩国共同参与的“六方会谈”的框架内,陪同他们进行双边对话。而这也许是俄罗斯和中国在共同议程中需要决定的最重要的事。

我想指出的是,在这个问题上开展工作并不容易。我已经提到过,美国几乎已经在公开谈论——军事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这种冒险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本来已经形成了向对话过渡的条件,但他们却在这种情况下一再举行针对朝鲜的更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些行动引发了新一轮的紧张局势。而我们与中国共同提出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路线图”,我们也将会积极推动该“路线图”的实施。

我们在调解叙利亚问题上也开展着合作。中国同事所持的立场与俄罗斯联邦一致。我指的是,必须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通过政治手段解决该问题。这些决议规定,在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开展由叙利亚社会各界(包括政府,以及所有代表叙利亚人民不同政治、民族和信仰团体的主要反对派队伍)共同参与的政治对话。

我们和中国还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联合倡议,即:《防止在太空部署武器条约》草案。该草案是几年前在联合国解除武装问题会议上提出的。遗憾的是,由于美国的立场,该《条约》暂时还没有开始被讨论。所有其他国家都明白这一任务的紧迫性,只有美国一直在继续酝酿其太空军事化的计划,也就是在外层空间部署武器,而这当然会给国际安全问题带来更多新的、非常消极的影响。另外,说到解除武装问题会议,我们与中国还共同起草了另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草案——《打击化学和生物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令我感到惊讶的是,美国也叫停了该草案。

目前,我们正在加紧进行两国在欧亚大陆一体化方面的合作。中国推出了以“一带一路”为名的倡议,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商定,共同推动欧亚一体化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正在草拟与中国开展经贸合作的协定。与此同时,欧亚经济联盟还一直与上合组织保持着沟通,正如我所说的,这种沟通对于东盟成员国来说也是开放的。一些东盟国家已经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关于自由贸易区的协定,还有一些国家正处于该协定的谈判阶段。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提出的“大欧亚计划”——是一个非常具有发展前景的倡议。当然,我们还要考虑到很多具体因素,因为这里涉及了非常多的经济利益。但是,这个倡议的优势就在于——它“来自于生活”。该倡议的实施不需要事先创建某种框架,然后再向实际执行去过渡。我举一个非常形象的例子,比如有人要在英国铺设一条穿过草坪的道路:他们首先要看一看,人们在哪里行走方便,然后再浇灌混凝土或铺设道路。所以,我们的流程也是这样,我们用一个通用的术语称之为“大欧亚计划”。

问:不久前“列瓦德分析中心”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68%的俄罗斯人将美国称为敌对国家,这成为一个非常独特的年度结果。而另一方的情况也大致相同——64%-70%的美国人把俄罗斯视为敌人。非常希望您能够就这些——委婉地说,这些“令人不太愉悦”的数字——发表一下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已经多次就此问题表明了态度。这并非“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自我例外”的意识在美国已经根深蒂固。

随着美国及整个所谓的“历史的西方”对其在至少五个世纪以来所享有的绝对优势地位的逐渐丧失,随着在历史的自然进程中各种全新的经济增长中心、金融权利中心和政治影响中心客观上的不断涌现,随着必须对国际体系进行调整,以使其适应这些新的权利中心参与平等对话和制定建设性的、可以被普遍接受的解决方案——很遗憾,美国因为采用不合法的方式而“节节败退”,但他们还在企图利用那些手段,挽回其在国际政治中不断被削弱的相对作用。

《联合国宪章》至关重要——它规定了一系列需要遵守的准则。我不认为这个文件需要进行某些修改,尽管我们完全支持正在进行中的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进程。而这个文件的主要内容是——国家的主权平等、相互尊重和必须对各方立场进行协调。而美国在这方面,特别是在当前政府的领导下,明显采取的是不重视的态度。一旦美国的提议遭遇到某种阻力,哪怕只是反面建议,他们就会迫不及待地立刻通过制裁进行威胁。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美国政府的行径令人感到,他们对一系列领域的公平竞争都感到恐惧,如能源领域,以及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强行替代俄罗斯天然气,而其价格比俄罗斯天然气昂贵得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说到能源,他们反对“北流-2”天然气管线项目,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条具有政治性的管线,会导致欧洲分裂和乌克兰被“扼杀”。所有这一切都来自美国的公开声明。他们迫使欧洲人放弃“北流-2”项目。尽管通过“北流-2”向德国输送天然气,在距离上要比通过乌克兰少走2000公里,价格上也便宜1.5-2倍。

他们对我们的军工联合体实施制裁,这些制裁涵盖了俄罗斯国防出口和生产相关产品的企业。于我而言,毫无疑问,制裁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我国地位的加强,继而损害到美国的地位。他们的意图可以理解,但是应当采用公平竞争的方式,而不仅仅是通过威胁对谁实施制裁,从而禁止第三世界国家购买俄罗斯的产品,然而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

还有就是和你们十分接近的媒体领域。这也是一种限制竞争的行为,无论是美国和法国对待“RT电视台”和“卫星通讯社”的态度,还是在摩尔多瓦、乌克兰和拉脱维亚等国驱逐我国记者、关闭我国电视频道的做法,都属于这种行为。还有不久前法国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提出要推行某些打击虚假新闻的规则,并且将仅由一方为“虚假”定性。不用经过讨论,也无需任何证明和论据——至少在其目前所公布的版本中找不到这些内容。

最后,我们还要谈一下体育领域,谈一下那些与即将举行的冬奥会有关的事情,以及针对俄罗斯运动员所做出的决定。毫无疑问,就连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也曾经说过,尽管我们的运动员有使用兴奋剂的事实,但是从来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提出过采取集体惩罚的措施。除了企图用某种方式伤害俄罗斯联邦以外,我在其间看到的还有对公平竞争的恐惧。

我们一直尽量在这方面谨慎行事,并没有贸然采取“以牙还牙”和“以眼还眼”的行动。然而目前,对于所有的非法举动(我现在并没有谈及那个史无前例的扣押外交财产的事件,我们已经准备就绪,正在启动司法程序),我们不能不做出回应。

:您刚才提到法国提出的打击“虚假”新闻的倡议。如果这个倡议真能在法国立法,那么该法律是否会首先针对俄罗斯媒体?

谢尔盖·拉夫罗夫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只有你们,“卫星通讯社”和“RT电视台”对于“爱丽舍宫”而言是“不友好的”媒体。我可以推测,这个倡议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你们制定的。

毫无疑问,玛纽埃尔·马克龙总统所提出的倡议,涉及的是任何“虚假”消息的来源,而且在没有任何理由,也无需任何哪怕是一点点认真审理的情况下,就可以确定消息的“虚假性”。至少,在其提出的倡议里,我们现在就只看到这些。总之法院无需传唤相关方就可以做出决定。

他们在倡议里还表达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我们注意到,在提案中并没有明确指出什么是虚假的,什么不是。他们的想法是,自由民主的国家自己知道应当如何做这件事。这不是一句话能说清的事情,但在把国家分为三类(自由民主国家、非自由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背景下,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本质。至于该倡议将如何发展,它将如何具体付诸实施,我们拭目以待。

(译自英文):从您所提到的制裁、外交财产的损失,以及当前正在调查的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事件的角度来看,今天的俄美关系或许比奥巴马总统在任时更糟糕。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已经就职一年,他正计划在未来数周和数月对俄罗斯实施更多的制裁。您个人是否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感到后悔?您是否更愿意让希拉里·克林顿代替他入主白宫?

谢尔·拉夫您应该知道,对已经发生的事情感到后悔——这不是一个外交官要做的事。我们只与事实打交道。而这些事实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因此我们所做的,就是在当前的条件下,为了确保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谈谈当今美国的外交方式。据我所知,前天美国国务院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刚好谈到了关于这次在温哥华的会晤,有人向发言人提问,为什么没有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发言人的回答闪烁其词,但是他所表达的意思是,他们曾与莫斯科和北京谈论过组织这次会晤的问题,俄中两方似乎都对这样的做法表示支持。这简直就是毫不掩饰的谎言。我们已经直言不讳地说了,我们认为这种做法、这次会晤有害无益。

如果要求金正恩停止其实施的核军事计划,并承诺以解除制裁做交换,那么这正是伊朗与国际社会所达成协议的实质。假如现在将该协议搁置一边,并告诉伊朗,他依然要履行自己的义务,而他们又要再次实施制裁——你们把自己放在朝鲜的位置上再去想一想这件事——他们承诺,如果朝鲜放弃核计划就取消制裁。朝鲜会放弃核计划,然而没有人会解除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