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4A4030

2019年1月28日,北京俄罗斯文化中心举办了列宁格勒解围75周年的纪念晚会。俄罗斯驻华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出席并讲话。

安德烈·杰尼索夫:

昨天,是列宁格勒彻底解除封锁75周年纪念日。

我们都知道,如今的这座城市已经恢复了自己之前的名字——圣彼得堡。然而,那九百个日夜,已经永远被载入了二十世纪的历史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个最可怕、毁灭性最强的战争,以及苏联人民伟大的卫国战争,并将以“列宁格勒大围困”的名义,正如“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一样,共同永留青史。

七十五年是如此的漫长,这已经是四分之三个世纪,等同于人类的平均寿命。但是在我们这里,时间抹不掉往昔的记忆。这是人类的悲剧,但同时也使人类的精神得到了升华。

当然,从今天的角度看,七十五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已经非常遥远,对年轻人来说也许就是这样。但是对于我这个六十年代的列宁格勒小学生来说,一切却都恍若昨日,毕竟,在那个时候,战争刚刚过去了二十年。无论在我们周围,还是在我们中间,亦或在我们身旁,都有很多经历了大围困、为了保卫城市而奋战的人们,而他们还一点儿也不老。他们生活、工作、养儿育女,他们那时对大围困的记忆甚至是非常苍白的,完全没有任何的悲壮,他们只是归结于在那种非人条件下生存是如何的艰辛,战斗是如何的艰难。他们经常回忆的不是黑暗,而是黑暗中的一线光明,譬如,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依然并未停止的文化生活。

在这里、在北京,我要分享给大家一件很小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列宁格勒的汉学院、科学院和大学社团,即便在那个年代,也完全没有中断过自己的学术活动。并且,在1944年,当封锁解除之后,可以说,这些活动立刻得到了彻底的恢复。

列宁格勒附近的战斗旷日持久,令人身心俱疲,有时甚至血腥残酷。例如,发生在涅夫斯卡亚•杜布罗夫卡的战役,那是涅瓦河畔的一个小型的战略要地,那里的土地浸透了我们战士们的鲜血。

当时,保卫列宁格勒的苏联军队是名副其实的多民族部队,队伍当中有很多士兵来自中亚、外高加索和广袤国土中的其他地区。伟大的哈萨克诗人江布尔•扎巴耶夫曾写道:“列宁格勒人,我的孩子”——他指的就是自己的同乡,那时他们都在这里,都是列宁格勒人。

当然,城市居民(包括儿童)沿着拉多加湖的冰上“生命之路”撤离到包括中亚在内的一些地区,这一行动同样被载入了战争的史册,而中亚为此接收了几十万平民。列宁格勒一些在那个年代也来到了中亚的知识分子,战争结束后往往都留在了那里,并为当地的科学、文化和教育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我们共同的任务是悉心呵护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历史记忆,并将其传递给子孙后代,他们是我们的精神传承者。

我要真诚感谢今天前来参加本次晚会的上合组织秘书长、尊敬的独联体国家的各位大使和代表们,以及我们的中国同仁和朋友们,并向组织本次纪念晚会的俄罗斯文化中心主任和全体人员表示感谢。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