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鹤鸣山记 > 鹤鸣山记_第二十八章:他说话了

鹤鸣山记_第二十八章:他说话了

作者:福猫儿 发表时间:2022-02-22 19:01:26 更新时间:2022-08-10 02:45:34
“香炉峰”,那峰峦叠嶂的百里山脉,已经成为了一片“乱石横陈”的废墟。

    曾经覆盖漫山遍野的葱郁树丛,与那“五彩缤纷”的花草,也都化为了漆黑的焦炭,

    曾经那气势磅礴的瀑布,河流,也都已经干枯衰竭,山脉上空,终日飘荡着那“遮天蔽日”的黑色灰烬,

    楚璇玑望着眼前的这般场景,不禁凄然泪下道,“师父啊,师父,不是说好了,要一起重振“鹤鸣山的吗”?

    “可这……这又是为什么啊?!”

    身旁的神秀法师一脸平静道,“这不过是元道真人的“因果”债罢了,紫阳也是出身自鹤鸣山,只不过,后来因杀害门中长老,

    被冠以背叛师门的罪由,后又被你师父诛杀在了“黄石谷”,但他却以假死,骗过了众人。

    “难道这些,你师父从来就没有与你讲过?”

    楚璇玑随即一愣,又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如果知道……唉~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如今,这三界都受到了重创,“天门”恐怕近几百年都不会再开启了,

    “今后又有什么打算”?神秀又转过了头,望着那漫天飞舞的灰烬问道,

    “唉~,先完成师父的夙愿吧”,楚璇玑叹息道,

    “重振鹤鸣山”?“也好,三百年盛人,三百年盛妖,”又要到了妖魔作祟的时候了,对于“创宗立派”这无疑是个不错的机遇,

    神秀法师又转头看向楚璇玑说道。

    呵,“是啊……总得要有个事做不是”。

    一名白衣盛雪的青年,缓缓的行至在鹤鸣山道之上,背影透露出了无尽的凄凉与孤寂……

    “你从哪里来的呀?”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家乡在打仗,死了好多好多的人,娘亲……爹爹带着我逃了出来,可是……可是如今,他也死了。”

    “唉,在这烽火乱世,就再也没有其他亲人了吗?”

    “嗯嗯,没关系啊,我自己也很坚强哦,

    道长,能讨顿斋饭吗?,剩下的也没关系,我不挑食呢”。

    “吃了这顿饭,你就留在这里吧,既然你能来到这里,那即是与我有缘。”

    “(慌乱的吞咽声)唔,唔,真的可以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愿意,愿意,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楚子安”

    嗯~“与子同安”,可真是个好名字,不过,进了我道门,就要改名字喽,你同不同意?”

    “嗯嗯,师父说了算,”

    “哈哈,好!就叫……璇玑,怎么样?”

    “璇玑啊,你可知,这天下间又有多少人,穷其一生,都触碰不到这天道的边缘,最后只得含恨而终。”

    “你就打算这样白白浪费掉,这天赐的机缘?

    为了什么?“情”吗?”

    “师父?难道我就没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吗?天道!天道!你只知道你的天道,为了光大门派,振兴鹤鸣山,就要牺牲掉我的人生吗!

    “混账!你!你,你竟敢如此与为师说话!给我滚去闭关修炼!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再踏出这山门一步!”……

    一阵清风吹过,白衣青年又回首望去,山下似乎有一名青衣少女,正徐徐的向着山上走来,只见她一手挎着竹筐,一手不断的拂着额头上的汗水。

    竹筐里面,装的是鲜香可口的饭菜,少女脸上露出的是期待与甜蜜的笑容,而后似乎又看到了什么,眼中瞬间大亮的呼喊道,“璇玑,璇玑,这里,这里,”。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道,“是……婉儿啊……”

    又一阵清风吹过,那欢笑着提裙奔跑的少女,渐渐地消散在了风中……

    此时一颗水滴,穿过了阴暗的云层,滴落在了白衣青年的脸庞,白衣青年抬头望着天空,轻笑着抬起了手,

    “啪嗒,啪嗒,……”

    而后随着一声雷鸣,雨滴声越来越密,渐渐地连成了一条线……

    “风来恩情往事梦,风去佳人身渐消。”

    “转首之间两不在,悲凉山雨涤白袍。”

    ………………

    一把把油纸伞如水中浮萍一般,晃晃悠悠的行至在了“正安州”的东大街,

    街角处,有一座“茶楼”,名为“听风阁”,未进门,便能听到那弦乐与锣鼓的交鸣之音,大厅中央的有一座戏台,台上青衣花旦,台风优美,嗓音圆润,唱腔婉转妩媚。

    这里,并不是那种,能品茶论道之所,茶水只是一般,算是一个娱乐消遣的地方。

    逢至阴雨天,楼里上下是座无虚席,“锣鼓弦乐的伴奏声,”戏子婉转的吟唱声,观众的喝彩声,小二的吆喝声。”

    诸多声音交杂在一起,热闹非凡,但此刻,后院儿,也热闹非凡,因为,茶楼的掌柜夫人,要生孩子了。

    四五个“产婆,丫鬟,”忙里忙外的进出个不停,茶楼掌柜“张伯元”此刻也是,面露焦急之色,因此坐立难安。

    “这都好几个时辰了,夫人怎么还没生”?

    听着从屋内传来的一声声痛苦的哀嚎,张伯元急不可耐的,拉着一名产婆询问道,

    一脸焦急之色的产婆一把甩开张伯元的手说道,“哪儿这么快,没看见忙着的吗?!”

    就在此时,伴随着一声浑厚的“龙吟”声,整座后院儿,都笼罩在了一片紫色霞光之中。

    紧接着,就又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天地间立刻就亮起了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孩子的哭声,传进了前堂,盖过了观众的喝彩,盖过了戏子的清亮的唱腔,似乎压着万物之声,独上云霄。

    几声过后,几乎整座城的人,都诧异的站起了身子,仔细听闻片刻便又坐了下来,只道是出现了幻觉。

    但是后院儿里的人却不这样认为,所有人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但屋中之人却没看到外面的景象,也只是觉得这孩子,声音洪亮了些,并没有什么特别,

    此时丫鬟喜笑颜开的跑了出来,“老爷,老爷,夫人生了,是个小少爷。”

    终于有人缓过了神,连忙惊讶的说道,“恭喜张掌柜!贺喜张掌柜啊!此子出生便伴随着祥瑞之兆,如“神佛降世”,声震九天,不得了,不得了啊!

    此时那“张伯元”见房中没了动静,顾不得理会众人,忙进房中查看,见夫人除了面露疲惫,形似虚弱,并无什么大碍,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又上前看了看那婴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怎么这么丑?”

    “哎呦,我说张大老爷,瞧您这话儿说的,小孩子刚出生时都是这个样子的,等再长大些就好看了。”

    一名“助产婆”听闻,不由得拍打了一下张伯元捂着嘴笑道,

    张伯元夫妇两人成亲多年,日子虽过的蒸蒸日上,但张夫人却一直未能育得一儿半女,急切的二人也是四处“求医问药,”到处“烧香拜佛”。

    就在两人准备要放弃时,人到中年的张夫人,终于怀有了身孕,当时两人便相拥而泣,只道是,多年虔诚的祈祷,“终得上天的回应”。

    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两人也是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与期望。

    但就在此时,张夫人怀中的婴儿,却开口说了一句,“干!老子后悔了”!

    这时终于轮到屋子里的人震惊了,张夫人心脏都停了一拍,脑袋一蒙,直接就晕死过去。

    “助产婆”愣了一下,疑惑的寻声问道,“谁说的”?

    “他……他,他说话了,”张伯元如同见了鬼一般,一边不住颤抖的指向床头,一边哆哆嗦嗦的说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鹤鸣山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