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重启之契 > 重启之契_第十五章 重逢

重启之契_第十五章 重逢

作者:码农老电工 发表时间:2022-05-07 21:10:54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6:21
“观主师傅,刚才就是这边闪起金光的!“一个道童指着神像说道。

    老人快步赶来,抚着花白的胡须说:“老夫才从这离开,并没看见有金光,孩子,你没骗老夫吧?”

    风零闻声一惊,回头看去,见先前那烈阳族长老正随着一个道童指引又折返了回来。

    风零正欲躲藏起来,却听一声惊呼:“观主...师傅...那是什么...有鬼,有鬼啊!”小道童看一人正站在叶片上,漂浮在半空中,忽的吓晕了过去。

    观主师傅见状也是一惊,但他可是烈阳族的长老,肯定不会像那道童一般吓晕过去。

    他眼神犀利的看着风零说道:“这位小友,不知来鄙观有何贵干?”说话的语速虽慢慢悠悠,却能听出一丝威严。

    风零拂手收起飞叶,轻盈落地,他定睛看了一眼那老者,然后嘴角向上一挑,冷冷笑道:“原来是烈阳族的三长老,叶前辈。何故来这里开起了道观?”

    风零口中的叶前辈,是烈阳族各长老里实力排名第三的叶凌天。此人内功深厚,二十年前他消失时,据说修习烈阳族功法已到了“真身”境界。

    风零十六岁后,便离开秣城废墟加入了巫月族一线精英,游走于烈阳族临时主城周边。他曾了解过烈阳族的功法。

    -----------------------------------------------------------------

    烈阳族的功法名为“炼兽诀”,此功法与蛮荒领域的异兽密切相关。

    按境界高低可分为,驭兽、通灵、进化、同化、真身五个境界,每个境界分为三个阶段。

    在修习炼兽诀前,修炼者需要驯服一只异兽,异兽的强大程度直接决定了功法修习到最高境界后的实力强弱。

    驭兽便是最基础的驾驭异兽的能力,这看似简单,训狗训猫在常人而言确实不在话下,但是如果想要指挥并驾驭蛮荒领域的异兽,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烈阳族有很多修炼者,希望能够驯服足够强的异兽,很长时间都会徘徊在这个境界上,迟迟不动。

    通灵,是在驭兽境界修满三阶后才能晋升。到此境界,修炼之人可以与驯服的异兽通灵,指挥异兽更加得心应手,会使人与异兽协同战斗更加行云流水。

    进化,这个境界是给那些驯服较弱异兽之人一个机会,修习此境界需要花费大量精力为异兽收集材料。修炼者可以通过,炼妖石配合异兽内丹,来提升自己异兽的等级,异兽只能融合三颗异兽内丹,每融合一个内丹,便可精进一个阶段,三阶后便可突破。

    同化,修炼人可以通过血契,与异兽同化。根据同化程度,参悟出异兽技能,技能与“进化”阶段异兽吞噬的内丹相关,该境界也同样分为三个阶段,修炼者可以参悟三个同化技能。

    真身,此境界是炼兽诀的最高境界,这一境界也分为三个阶段,在修得最高阶段后便会分为两种方向:

    其一是兽人合一,修炼者通过吞噬异兽内丹,与异兽合一,在战斗时,修炼者可以随意切换人,异兽,或者融合体三种形态。

    其二,便是助异兽修炼成人形,修成后,异兽可以随时幻化成人形。

    所以这个境界,修炼者便会产生分歧,自我意识较强的人会选择吞噬内丹,而与异兽感情深厚之人,会选择第二种。前者修成的个人实力会很强,而后者团战能力更强。

    -----------------------------------------------------------------

    这个叶凌天已修得炼兽诀最高境界,“真身三阶”。这种实力对于风零来说,自己是会被绝对碾压的,他在叶凌天的手下或许都过不了三招。

    风零此时纳闷,为何之前在探查他实力时,分明觉得他的实力不过与自己不相上下。“莫非...”风零忽然惊道,他好像猜到了些什么。但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叶凌天话音又起:“你还没说你小子是什么人,看你的功法应该是巫月族的后生吧。”

    “吾乃巫月风家,风吴之子,风零!”风零凛然答到。

    叶凌天忽然拂须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风吴兄得此子,足矣。”老者的话语竟带着一丝欣慰。

    风零也不管老者说的是什么,周身青光大盛,卷起地上叶片便冲将过去。对于风零而言,烈阳族人都是他的仇人。

    叶凌天见状处变不惊,他缓缓侧身,躲过了风零这一招。风零见叶凌天轻易躲过这招,便又默念心决,周围的树叶如活了一般全部聚集到身前,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球体迅速的旋转,还带着刺眼的青光。

    风零单手一指,那团青光便飞速旋转着冲向叶凌天。叶凌天见状大笑道:“哈哈哈,化气于形,不错不错。”话音未落他依旧轻松一跃躲了开来。

    风零忽然大声一喝:“破!!!”

    只听轰的一声,青色光球带着叶子迅速爆炸,叶片如无数把利刃带着凌厉的青光,向四周飞散开来。

    此招风零很是聪明,他虽然不知为何叶凌天只守不攻,但他知道对付他这种轻盈的步伐,就需要这种无差别的混乱攻击。

    叶凌天脸色一变,迅速跃至刚才吓晕的道童身旁,道袍大袖一转,数十片叶刃,失去清光落在了地上,但有一片飞叶擦过叶凌天的面颊,留下了一丝血痕。

    那道童仍未苏醒,叶凌天蹲下身去,摇醒了道童说:“速回静室,告诉你的师兄弟们,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要出来,快!”

    话音刚落,小道童连滚带爬的跑向道观。

    叶凌天站起身来,冷冷道:“你小子杀气太重,这点与你父亲相差太多!”

    风零此时也是有些纳闷,这小道童看来就是常人而已,没有一点烈阳族的气息存在。

    但是即使是烈阳族人,以烈阳族暴戾的性格,刚才就算那小道童被误伤,这叶凌天照理也不会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救他才对。

    风零本也不是什么嗜杀成性之人,见眼前这个烈阳族长竟然做出这一举动,也犹豫的停下了攻势......

    “滴答,滴答......”

    涵洞内,水滴在洞顶的一个钟乳石尖汇集,滴落在一池深潭水面上。四下很静,水滴滴落的声音在洞中久久回荡。

    一个面容俊朗的男子正躺在涵洞内,他头顶上的石尖正汇聚一珠水滴,摇摇欲坠,逗留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还是支撑不住,滴了下来,正好打在这男子的额头上,男子猛的倒吸一口气,坐了起来。

    这男子正是罗生。

    罗生擦去额头的水渍,站起身来,他揉了一下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四下完全陌生。

    罗生回忆,之前自己是在老子神像前研究他双目的金光,然后,发现金光好似在和自己胸口的金光交相呼应,接着,自己就被一股巨大吸力,吸了进来。

    罗生定了定神,他冷静的思考着:这地方肯定和自己有密切的关系,胸口的飞龙图腾和刚才石像眼中的巨龙一模一样。这两者一定有某种关系,自己才能进来的,应该就像钥匙和门锁的关系。

    罗生这么想,莫非,此地只有公孙后人才可进来。他记得,刚刚那烈阳族老者,曾经说过他的五妹和父亲也在是石像前凭空消失。莫非,父亲也在此?!

    “你是何人?”一个空灵而悠远的女人声音从黑暗处传来。

    罗生听后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都耸立了起来。

    “少年,你是如何进来的?”那声音又出现了,她好像看见了罗生那人畜无害惊恐的怂样,放下了防备似的,声音变得悦耳起来。

    罗生定了定心神,他说:“前辈,请问这是哪里?我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拉扯进来的。”

    女人并没有回答罗生的问题,她悠悠的道:“少年,你过来,让我看看你。”

    罗生听后,像被这个声音吸引了一般,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要走过去看看这个女人的模样。刚走了几步,罗生胸口金光猛然一闪,罗生旋即回过神来。他定在了原地不再向前,他暗想:这女人的声音竟有些魅惑之力,差点就中招了。

    那女人看到了罗生发出的金光,她猛然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有公孙家族长血脉的印记?”声音虽然急促却依然不失魅惑的味道。

    这次因为有金光护体,罗生没被勾去心神道,他冷静的说:“前辈,我便是公孙家的后人,公孙甫仁的儿子。”

    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她狂喜的说:“你是生儿!你是生儿吗?”罗生听后,心里有些纳闷,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莫非,莫非......

    “生儿,快来娘这儿来!”声音变得更加急促。

    罗生先是一惊,然后顾不着思考,飞奔了过去。是母亲吗,叫自己的会是母亲吗。他这么叫自己必定是自己的母亲啊,罗生内心激动不已。

    待他走到女子身边定睛一看。

    只见一个美丽的女子正背靠着一块岩石坐在那儿,这女子螓首蛾眉,美目盼兮,肤如凝脂,只是因为受伤了的缘故,脸色苍白了一些,嘴唇也失了些血色。

    那女子说:“小晴姑娘还是救了你和广杰父子对吗?”

    罗生呆呆的站在那儿,他实在不信眼前这个年轻女子会是自己的母亲,她的年龄看上去明明和自己相仿。

    但罗生转念又想,她是怎么知道二十多年前二婶救走自己和广杰二叔父子的事情呢?

    所以,他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

    “儿啊,快来我身边,咳咳咳,快过来。”女子因为激动,加之身上的伤势确实不轻,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母亲!”罗生大叫到,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快步过去,扶住了女子快要划下岩石的身体。

    “生儿,生儿,你长大了......”女子激动的说,泪水已从一双美目落了下来。罗生点了点头,然后用衣袖擦去女子嘴角的血痕,罗生的双眼也噙满了泪光。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女子的手抹去罗生眼角的泪水说:“不在你身边,你受过不少委屈吧?”

    “不会,小晴婶婶和广杰叔叔都对我很好。”罗生带着哭腔说着。

    “父亲,我的父亲呢?”罗生忽然回过神来。

    “甫仁,甫仁他没挺过来。他中了二长老的邪龙掌,就连护体金光都没能保住他.......”女子虚弱的说。

    “生儿,我也撑不住了,咳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我也就安心了......”女子断断续续的说着。

    罗生急忙道:“母亲你别说了,快,再休息休息,你会没事的。”罗生哽咽着。

    “小生,我相信.....我相信你....会回来找我们的。”女子的声音微弱到听不清了。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抬起一只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张供桌说:“去看.......看......”话未说完,女子抬起的手迅速落下,头也沉了下去,不再动弹。

    “母亲!母亲!你醒醒,妈!你不要走!!!我们才相聚啊!”罗生痛苦的叫喊着。

    罗生忽然倒吸一口气,醒了过来,他猛地环顾四周,他依然身处刚才的涵洞里,周围并没有母亲。只有一个深潭,和黑色的岩石。

    原来,刚才别离的场景只是梦境而已。

    罗生朝刚才梦里母亲的位置走去,那里空无一人,却有一副巨大动物的骸骨。动物尸骸的前掌骨头,诡异的指着一个方向,罗生顺着方向看去。

    一张破旧的供桌,和一个半人高的土堆,土堆上插着一个石块,上面写着:

    “亡夫公孙甫仁之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启之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