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万灵之灵 > 万灵之灵_第二十章 枉为人道

万灵之灵_第二十章 枉为人道

作者:玉灵子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2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6:33
“不,不要……不要……求求你……”

    血煞黑衣蒙面人眸光闪烁,伸出的手为之一顿,阴暗的角落里小女孩颤抖着缩卷成一团,害怕得屈膝抱臂,头发蓬乱披散着,无助低声呢喃。

    时间,长达数秒。

    咚,咚!

    牢房门口传来铁木的磕碰,紧接着身后的响起不耐的催促,“喂!新来的,速度点!”

    蓬头垢面的小女孩,仅五六岁之大,脑袋埋在膝盖里,紧咬着下唇,目光躲闪,娇小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散叉的双马尾辫小幅度晃动着。

    血煞黑衣蒙面人——二顺,手势方向一变,拎起一旁的光头小男孩,后者手脚自然垂落,面无血色,两眼发怔,目光无神,毫无抵抗挣扎得被拖出牢房。

    咚!

    小男孩似乎被扔疼了,回过了神,眼眸渐渐有了色彩,但满是恐慌错乱。

    咔咔咔咔咔——

    一连串的机关开合声响起,五道铐锁将他手脚脖子层层封锁,其周身黑色流光闪烁,诡秘完美的曲线流光,构成了一大一小阵法。

    小男孩躺在大阵中央,小阵中央摆着一个几乎透明的玉碗。

    小男孩干裂的嘴唇上下开阖着,有气无力的挣扎了几下,余角的眸光发现黑衣人正在逐渐靠近。

    那瘦弱的身子止不住的微颤着,犹如任人宰割的小白鼠。

    “新来的,看了那么多天,也该你试试手了。”

    血煞老人递出五根粗大的银杵针,上方下尖,其上沾满了血渍,略显赤黑。

    二顺有点发怔,没有接过银杵针。

    血煞老人目光锐利的盯着他,手上又掂了掂,冷笑道:“怎么?不敢?还是心软?”

    “这种事看多了,做多了,也就习惯了……”血煞老人拖长了调子,话锋突转,眼神不善,“你若是后者,想必也该知道坛主的手段,可别忘了这里还有长老。”

    “我们的忠心便是服从命令,清醒点……伙计,我们无路可退。”

    血煞老人拉起二顺的手,将银杵针塞进了他手里,努了努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不动声色,右手很自然地缓缓伸至腋下。

    二顺转过身,俯下身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后者瞳孔放大,身体冰得透心凉,冷汗淋漓极力的挣扎着,然无力的四肢在旁人看来仅抽搐了几下。

    “对准头颅扎下去,先活络他的血肉,定住他的魂魄,这个阵法乃御座特制,能保证他不会在瞬间死去。”

    “我们不是那个变态,没必要一寸一寸推进,直接干脆点,一针到底。”

    说到这顿了顿,血煞老人端起一碗烈酒一饮而尽,眼神有些迷茫,闷声道:“尽管我们这样……不符组织要求……”

    咚咚!

    血煞老人又敲了敲桌子,右手揣进腋下,冷声道,“速度点,后面还有好几个。”

    二顺左手停止了摸头,右手紧握着铁杵针用力朝天灵盖猛扎下,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啊!!!

    小男孩身体绷直,手脚不住抽搐,目眦欲裂,眼睛瞪得滚圆,充满了血丝,嘴角流着哈喇子,五官也都扭曲得变了形。

    这一声吼叫耗尽了他全身精力,悲惨痛苦,凄厉无比。

    小阵中央透明玉碗,诡异地噗嗤噗嗤冒出了血泡,血丝化成脉络,缓缓蠕动着,很快张满了整个玉碗。

    此刻,玉碗也变成了血碗。

    “第二针,脊椎锁魂,第三四针肾脏,第五针心脏,手脚利索点。”

    突然,一直盯着血碗变化的血煞老人面色骤变,血碗中的血液正在消散,血碗中的脉络竟然在回退。

    这一幕,吓得他一个哆嗦。

    此时,通道内又有股热浪袭来,但眼下他已经来不及多想。

    “该死的!”

    血煞老人怒骂中从腋下松开右手,直接飞起一脚踹开二顺,冷汗淋漓的夺过他手中剩余的四根……

    ……

    紫焰中长蛇花花绿绿,飘起缕缕黑烟,本就恶臭的石室愈加难闻。

    顾思君面色微寒,拖着一丈长的血刃走出石室,随脚踢飞门口的狼犬尸体,“扑通”一声落入火坑。

    她盯着万蛇坑石室最后一眼,沉着脸继续朝着通道内走去,赵灵紧随其后。

    晕黄的光影摇拽不定,幽暗的同道显得森寒阴冷。

    踢踏踢踏——

    通道内,只有二人脚步声。

    逐渐地,眼前光亮越来越盛,几乎亮如白昼。

    顾思君再一次顿住了脚步。

    赵灵同样怔了怔,目光渐冷。

    滋,滋滋——

    一盏盏明晃晃的灯盏,散发着橙黄柔光,空气中飘着一股奇香。

    微弱的滋滋声,此刻在二人听来极为刺耳,不由得心底升起一股恶寒,而通道越发森冷恐怖。

    通道两旁屈膝伏跪着一具具幼小的尸体,正如先前万蛇坑所见的模样,瘦骨嶙峋,骨头外就好似包着一层人皮。

    人皮泛黄闪着油光,天灵盖上以人筋作为灯芯,火光泛着柔和的晕黄,空气中还隐隐有股奇异的迷迭香。

    点点晕光连绵至深处,一眼望不见尽头。

    顾思君凝视前方伸出手臂,一小簇紫焰从指尖悠然冒出,人皮油骨灯一触即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根弯曲的黑骨。

    风吹之下,已是一堆黑白色齑粉。

    通道两旁火光冲天,热浪重重,恶臭难闻,人皮油骨灯接连引燃,一直向通道深处蔓延。

    啊~~~

    此时,通道深处传来悠扬的惨叫声。

    顾思君正喘着大气,体内的那股暖流又一次被挥霍一空,闻声目光一凛,深吸一口气脚尖点地,如利箭一般飞蹿而出。

    火光齐齐倒退,飞影一闪而逝。

    通道尽头,血煞黑衣蒙面人正举着银杵针,其身下有一名光头男童,眼珠翻白流着血泪,嘴角大张着,流着口水,正发出微不可闻的呜咽声。

    其头颅之上好像定插着什么东西,使得他五官扭曲,七孔六窍流血,手脚极力伸张着,无比凄惨而又悲苦。

    血煞老人正全神贯注扎着针,不曾注意身后异动以及通道的热浪火光。

    下一刻,他感觉眼前世界歪斜,脖颈凉飕飕的,眼前一黑,最后的意识,感觉额头有点疼,脖子巨疼。

    顾思君举着长刀,耳边传来噗嗤噗嗤声,侧目发现有小半碗冒泡的血液,近乎透明的玉碗张着血色脉络,脉络内有血液流动,仿佛活物一般。

    长刀一甩,血碗咔嚓轻响,分成两半。

    血碗内小半碗血液发出嗤嗤声,如同清水遇到烙铁一般,而大小阵法其上的黑色流光逐渐黯淡。

    阵阵黑气缓缓浮空,凝结成诡异森然的黑雾。

    此时,顾思君似乎听到一声轻咦,她四下张望,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名血煞成员。

    “大人!大人!饶命啊!!小的也是被逼无奈!求您饶我一条狗命!”

    二顺看见那平静的眼神,他感受了极致的胆寒。

    此地已是血煞最深处,轻易进不得,而对方能毫发无伤的走到这儿,说明坛主阻止不了她,长老也阻止不了她。

    血煞长老的强大,他是见识过的,其残忍手段亦是丝毫不逊色于血煞副使,其实力也是此地最高者。

    顾思君眼神平静,缓缓拔出长刀,高高举起一挥而下。

    “等等!”

    清冷稚嫩的叫喊声从身后通道内传来,她手中刀势一顿,长刀在二顺头顶一寸之处停了下来。

    二顺黑袍撕裂,发丝飘零,其额头出现了一道血痕,血滴正缓缓从中挤出。

    “君姐,这里错综复杂,留他带路。”

    赵灵长长束起的马尾来回甩动着,挽了挽耳边青丝,左右打量着,又盯着二顺指着两旁通道冷声道,“你,里面可有活人?”

    二顺身子一颤,神色显得支吾不定。

    咔啪,咔啪,咔啪——

    一连串的响动引起了他的目光,发现那个裹着兽皮衣的少女徒手撕裂拷锁机关,而那着装浑身残破的水月袍少女,白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目光……

    二顺立马低下头,他不敢直视那道冷冽的目光,支吾的指着左前方,“回大人……那边的……昨夜……才全部处理……”

    “不过,不过大人,这边的还剩很多……”

    顾思君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蹲在了光头男孩身边,他气若游丝,少进多出。

    对此,她又两手无措,只好投以求助的目光望着赵灵,后者沉默了一会,蓝色光芒一闪,男孩脖子处开了个大口子。

    顿时气绝而亡。

    顾思君又投以不解眼神,赵灵心无所愧的直视她,缓缓道:“活不了,让他痛苦,不如送他。”

    随后,她又迈步朝左前方洞窟牢房走去,顾思君起身也正准备跟上。

    赵灵想了想,打住她的脚步,看着那跪伏在地的血煞成员,“君姐,你看着他,我进去……”

    没多久,赵灵很快从第一间牢房出来,右手执着冰晶寒剑,面色阴沉冷冽。

    空气中的血腥味浓了几分,顾思君又看着她进进出出,每出一间牢房,空气中的血腥味便浓上一层。

    她此刻有点紧张的盯着赵灵走进最后一间房。

    “来,到这来。”

    “你,叫什么名字。”

    “不怕,姐,姐姐……送你回家。”

    “小妹妹,你看姐姐,是不是跟你一样有点惨兮兮呢~~~”

    “小妹妹,你是不是饿了?来,跟姐姐走~~~姐姐能给你吃的~~”

    “小妹妹,不哭不哭,姐姐在~~~”

    “小妹妹,趴姐姐怀里~~~”

    “乖哦,不要看不要听,姐姐很快就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万灵之灵】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