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弑苍天 > 邪弑苍天_第一卷 多方争霸 第二章 唯一的杀人方式

邪弑苍天_第一卷 多方争霸 第二章 唯一的杀人方式

作者:明初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5:54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6:43
“童方岛,你可以原谅离晨,我们却不能,往大了讲,童青是我们童家村的人,如今被这个外来小辈陷害致死,作为童家村决策人不能袖手旁观。”童寒冷声道。

    童方岛嘲笑道:“所以你就想要杀掉我另外一个儿子,让我断后?我告诉你童寒,我这把身体别看虚弱,寿命肯定比你长,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永远不会得逞,我相信我的儿子,也只要我相信就足够了。”

    “你与我之间的瓜葛我们以后慢慢再算,现在你要敢动他,我能让你活不过今天。”场外几名护卫星力乍现,九重御风令的实力唬得童寒脸色一变。

    “可是灵然都已经指认,你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台下其中一个男子道。

    离晨转过身一直盯着童方岛,眼中布满血丝,现在这个瘦弱的身影如此伟岸。

    童方岛温柔的抚摸着离晨后脑勺,先是看了一眼低下头的童灵然,后不紧不慢对台下男子道:“童元生,几年前你儿子出生时,未能凝聚星海,眼看就要夭折,是离晨采用星海传度的办法才让你儿子捡回一条命,可谓是大恩,现在不帮他说话倒好,反倒是反咬一口,难道就因为他是个别人口中的外来人吗?”

    “我们童家村夹在烈日帝国与青翼帝国之间,这些年发展起来之后外来人越来越多,有些宵小之辈在所难免,但我儿离晨的为人却是有目共睹,你们这样做,心里没有一点愧疚么?”

    一番话呛得童元生哑口无言,只得低下头默默不做声。

    “童方岛,我们几个才是村里的决策人,你不是。这件事情太大,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决定的!”童寒面沉如水,指着座位上的一干人叫道。

    这是实话,童家村的规矩素来如此,只要村中发生大事,都需要在座的十几个决策人商议决定。不过这次他们怕是要吃闭门羹,不说别的,童方岛的性子就连童十八都不敢说能驾驭住,况且这算起来也是他的私事,他有权做决定。

    “笑话,当年要不是我身负重伤,导致实力不能精进,又体弱多病,童家决策人岂有你的一席之地,如今你在我面前叫嚣,你也不掂量掂量你到底有几斤几两。”童方岛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我说了,放了我儿!”

    童寒还想说什么却被童十八打断:“行了,这次事件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就当做是一场闹剧,不过就是苦了方岛,白白失去童青。”

    童十八说完,童寒用仇恨的眼光望向童方岛,然后愤然拂袖而去,场上好几人互相对视一眼,便都跟在其身后。

    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嫉妒,当然也包含了贪婪,这两点童方岛心里清晰无比。

    十五年前,童寒与童方岛都算作童家村年轻豪杰,意气风发,两人修炼天赋也相差无几,就算在当时,他们的实力都可以排在前列。

    不过戏剧的是,童寒在童方岛面前总是感觉抬不起头,每次比试,无论他用什么办法,总是输给童方岛,没有一次例外,这就有点像童烈总是输给离晨一样。

    所有人都能体会这种感受,无论你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眼看就要追上的目标,每次总是差那么一点,换作是谁都会筋疲力尽。时间一久,仇恨嫉妒的心理逐渐在童寒心底扎根。

    终于有一天,他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击败童方岛时,却变故横生。

    那一天,天空大地截然失色,一场他们世世代代都没有见过的战斗在村外远处的山巅之上爆发,不过半小时,两座高山便被夷为平地,当时童家村所有人都吓得躲在暗处,生怕时时刻刻被战斗发出了的余力所波及。童寒也不例外,就算当时的他再强,在那场战斗面前也都算是小孩过家家。

    可童方岛不怕,这场破坏性战斗时时刻刻都会影响到童家村所有人,所以即使他微不足道也断然做不到袖手旁观,于是在所有人惊恐的神情下,一头扎进战斗圈。

    等战斗平息,童方岛负重伤归来,手里抱着一个婴儿,也就是离晨。

    一时间,他被全村人奉为英雄,这就是现在为什么即使他失去战斗力大家都尊敬他的原因,即使童十八也会给七分面子。

    对于这个结果,或许别人看来是好事,但在童寒眼中就没有这么容易接受了,他所有的希望都在那场战斗里湮灭,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机会击败那个一直胜他一筹的男人。

    就因为这件事情,曾经他快要发狂。再后来他才逐渐变成这个样子,在实力面前战胜不了,那不如玩阴的。论阴毒,他要彻底击垮童方岛,这个曾经一直压在他头上的男人。

    不得不说一句,按照童方岛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有能力生下童青,这一切“功劳“也归于他。在童方岛最虚弱的时候,以探望为由,却将童方岛的碗里下药,导致童方岛那一晚差点陨落。

    “父亲。”离晨哽咽的喊道。他在父亲眼中看到了坚定,说实话对于自己亲生儿子的死去,一个人却坚持相信那个被众人都肯定的凶手是无辜的有多难。

    童方岛微微蹲下,用手整理着离晨凌乱的头发,随后又抚摸着背后的伤疤,那笑容让周围人都无地自容。

    “委屈你了,不要怪父亲来晚了,你也知道父亲的身体,万幸你没事。”

    “嗯,晨儿不怪。”离晨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边点头边微微抽泣着。

    正当童方岛想转身,离晨突然又将其叫住,随后朝着台下那个低下头的少女看去。

    烈阳下清风拂过,让焦热的空气出现一丝丝清爽,少女裙摆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她现在很后悔,后悔刚才说过的话。

    “丫头,刚才你说过的话我也都听得清楚,你的言行令我很失望,你可知道你今天差点害死了晨儿?”童方岛语气中并没有带着责备,只有微微叹息。

    “童伯伯……”童灵然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加上芙蓉出水的清纯,如果不清楚内情的人看到,怕是忍不住冲上前安慰。

    但她的话却被童方岛打断:“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之所以那样说是出于什么目的,每个人都想要一个好的前程,你也不例外。但以后请你离我家晨儿远一点,这句话我只会说一遍。否则再次出现类似的事情,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姓童。”说完童方岛轻轻挥手,任由女子扶着离开。

    离晨也看着童灵然,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索性转头,跟着童方岛的步伐。

    他很想问为什么,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这样做了再问为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在刚才的伤疤上再划上一道罢了。

    童方岛步履蹒跚,日光照得他额头冒汗,一般修炼者是不惧日光的,可他自从身受重伤之后,便内息全摧,身体素质已经比不上常人。

    女子在旁边安静的扶着,淡雅的装扮让人有种夏日清凉的感觉,看得久了反而会感觉这个天气好受一点。她叫童香仪,童青的生母,只见她眼角还隐约挂着浅白的泪痕。

    转过一座小土坡,有一处圆形的土包,突兀的立在上面,土包上没有一根杂草,与周围格格不入,而土包面前立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童青之墓。看到这土包,离晨的心再一次纠起来。

    “青子。”离晨跪在坟茔前,用手轻轻抚摸着牌匾,泪水再一次控制不住。

    “哥哥,我们一起去找灵然姐姐玩吧,她刚去了集市,肯定带了好多好多吃的回来,一会儿给哥哥和娘亲都要一点。”

    “哥哥,我要开始修炼,以后保护爹娘的任务就交给我吧,青子也是男子汉。”

    “哥哥,我如今已经有八级武力值,不知道与你有多少差距,要不咱俩比划比划?放心,伤了我绝不会告状。”

    往事一幕幕回荡着,自从童青死后,这些画面感越来越强烈。

    “父亲,是我害死了青子,我那天不应该答应他去山坡上的。”说出这句话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泣不成声。

    “可惜了青儿……”童香仪也哭得不能自已,片刻后便拭干眼泪道,“晨儿,你是好孩子,娘亲也相信你。你不用自责,影响到你修炼你爹怕是会怪罪我。“

    童方岛摆了摆手,慢吞吞在坟茔旁坐下,站这么久还真有些累。

    “晨儿不要哭了,你听父亲说。”

    离晨这才点点头。

    “当我听到童青遇害的消息时,我便第一时间安排你娘调查此事,我虽然病倒了但这件事却有进展。”

    听到这话,离晨立即集中起注意力,靠近童方岛听他讲着。

    “从童燮那里,我们知道了童青的伤势,童燮与我爹是老交情,加上为人正直,所以他的话我也相信。你与青儿伤势一样,但这个伤势看起来吓人,却不过是皮外伤,并不危及生命。”

    “那有没有可能是童灵然干的?”离晨心口一紧,一时间导致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久久没反应过来,“或者是童寒指使她这么干的,这样的话还能说通一点。”

    童方岛摇摇头:“童寒也算童家村天赋强悍的一个人,不过现在也才八重御风令,心境也没有达到更高,而童灵然比起你来天赋却要差上一些,才七级武力值,他们俩个不可能做到杀人不留致命伤。”

    “不过我倒是有一些眉目,我们家有一个护卫,曾经在大陆上闯荡过,听那护卫说,大陆上千奇百怪,高手如云,杀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不过能够做到杀人不留致命伤的方式只有一种:“抽取灵魂。”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弑苍天】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