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两世缘之梦狐 > 两世缘之梦狐_第三章:捡到一只小狐狸

两世缘之梦狐_第三章:捡到一只小狐狸

作者:兰色腐七君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5:55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4
他不知道这只小狐狸是怎么一路跟着他回来的,三皇井可不是它这小东西待的地方,随时都可能被狼吃掉。而且它还睡得那么沉,竟然还有酒香味,难道是偷偷喝了他院子里的陈酒么?呵……他轻轻笑起来,清绝的眉眼弯起了美好的弧度,似乎带了点怜惜之色。他将地上的小家伙抱起来,那狐狸毛色赤红柔亮,温温软软的。他生平第一次见到火红色的狐狸,还是九条尾巴,如此稀奇,看来这只狐狸来头不小。他不禁想到了青丘,那个青丘的狐王,是只九尾银狐,而九尾红狐倒是从未听说过。

    怀里抱着的小狐狸不安分地动了动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他这才发现它的眉心隐着一抹红得似火的印记,不由得想起了前几日在绿萝山那个对看门小妖施展魅术的绿衣公子,当时不过恰巧碰见,也不想多管闲事,与他无关的,他向来都不喜多问,所以当时他没有拆穿那人的小把戏。不过没想到那人竟然和苍炎有那样的关系,虽然他对别人家的私事毫无兴趣,但是偶尔看看戏也是不错。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时那绿衣公子的额头上,也有一个类似的印记,他也是只狐么?他摇摇头,随即否认了他心中的猜想,虽然妖狐化形之后不分性别,但是他敢肯定手里这只,定是只母狐狸,怎么会是他呢?而且,若是那个人的话,不去找苍炎,跟着他做什么。

    他正愁着怎么处理这个小家伙,总不能把它带在身边,不管吧,又怕它碰到那些虎视眈眈的狼族,正觉得麻烦,听到青衣走了进来,停在帘子后方。

    “煌殿下,您回来了?”恭敬如常,不敢有丝毫僭越,不过不需任何通报便随意出入这紫寰殿的,大概除了二皇子,也只有她了,可见此女深得男子信任。

    “嗯,进来吧。”帘内的声音始终是淡淡的。

    青衣撩开帘子,朝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行礼,而后她的眼光才瞟向男子怀里抱着的一只红色狐狸上。她冷艳美丽的脸上不由得现出一丝讶色,“殿下这是哪里弄来的狐狸,颜色甚是稀罕。”

    “这红狐从绿萝山一直尾随我回来。”男子抬眼瞟了她一眼,不轻不重,“你喜欢?”

    青衣摇摇头,“不喜欢。”

    “那就把它放归山林,记得尽量选狼群少的地方,让它自生自灭吧。”冷淡地吩咐完,他就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青衣。

    自生自灭?迷迷糊糊睡醒的红狐耳朵微微动了下,似乎还挑了挑眉。

    青衣看了一眼手里的动物,谁知那狐狸像是感觉到被遗弃,突然睁开眼睛,对着她手心就是一咬,飞快地跳到地面,光顺的红毛因为愤怒而竖了起来,不悦地盯着头顶上的两个人。

    青衣想过去抓住它,它却倒退了几步,警惕地望着她。

    “算了,青衣。”男子突然叫住她,然后朝地上的小家伙说道,“看来你不想走,那便留下来吧。”

    青衣疑惑道:“殿下,你要养这只狐狸?”

    “有何不可?”

    “没有。”他决定的事,她怎敢多半句话。

    男子嘴角似乎笑了笑,脸上有不易察觉的温柔,对着地上的毛团道:“过来。”

    红狐犹豫了片刻,怯怯地慢慢朝男子走近,又停了停,见男子眸色清浅,才三步并作两步跳进男子的怀抱,亲昵地在他洁白的衣服上蹭了蹭,以作示好。

    他只道这红狐娇小年幼,未化人形许是因为修为尚浅,却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日警觉地察觉到身边有人,猛然醒过来,便见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趴在他的床头边,面带娇笑地盈盈望着他,惊得他立马翻身坐起,不过幸好他是和衣睡的。

    “你是何人,为何会在我房间里?”声音冰冷似雪,许是太过惊讶,忘记了被他置于隔间的红狐一事。

    “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啊,昨天还说要养我呢。”夕颜有些郁闷地撅起小嘴,含嗔的星眸中却漾着涟涟波光,声音也如娇莺初啭。

    他讶异道:“你是……那只红狐?”但他并不需要得到她的回答,当他看到女子眉心上的一点朱砂后,就已心中明了,只是还来不及思考,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邂逅。

    “是呀,不行么?我昨天喝了你的酒,可真是好喝,结果忍不住多喝了点,一不小心就变回了真身,直到今天才能变回来呢。”面前的妙龄女子坐直了身子,嫣然巧笑着,两颊边梨涡浅浅,使得那粉腮更如朝霞映雪。

    他略显疏离的目光静静审视着面前的女子,不施粉黛,浑然天成,颜如舜华。三皇井佳人如云,他不是没见过,然而眼前这位,就算是集三界美人之貌,也万分不能及。那是一种巧妙介于娇俏与媚态之间的美,尤其是眉间那抹朱砂红,更是将两种迥然不同的风情极致地融合在一起,让人心神荡漾。

    不过,他可没有这样的情致。世上再美的东西,对他而言也不过过眼云烟。

    “前几日为何跟踪我?”他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想到昨日误以为她只是只小狐狸而待她如同宠物,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我……我迷路了。”她声音有些怯,随口编了个连自己都不能相信的理由。

    他也懒得戳破她的谎言,只是问:“家在哪?”

    “我住在青丘。”

    果然跟他猜的一样。“既然化回了人形,我叫青衣送你回去。”

    “啊?”夕颜突然叫了一声。

    他眉毛一挑,“怎么?”

    她不想那么快回去啊,好不容易才瞒着苍炎偷偷跑来的,要是就这么被送回去了,怎么甘心。于是她楚楚可怜地望着他,那表情真是像要哭出来似的,“我不能回去,我哥哥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了,我没地方可去,可不可以再收留我一段时间啊?”

    明明知道女子说的并非实话,但编造的理由也太牵强了点。再看她那双秀眸含情凝睇,水光荡漾,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便来了兴致,想听听她接下来该怎么圆谎,于是问道:“你哥哥是谁,为什么要赶你出来?”虽然脸仍旧是淡漠的,但声音里竟说不出的温和。话刚落下连他自己也微微吃惊,果然世间男子都难过美人关,意识到这点之后他不由得心下有些懊恼。

    “我哥叫作苍炎!”一说苍炎,夕颜顿时柳眉飞扬,神采奕奕,看那神色,一点不像是被赶出来的样子,倒像是提到了令自己欢喜之人。

    男子愣了愣,像是确认道:“苍炎,青丘的狐王苍炎?”

    夕颜点了点头。不过不用想也知道,除了那只九尾银狐王,青丘还有哪个人叫这个名。他早该料到,九尾红狐,几千年世间未有一只,出自青丘的话倒是有可能,而且还有这等美貌,若不是苍炎那个避世不见的妹妹,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

    不过她是苍炎妹妹的话,那她此番来三皇井,苍炎知是不知道?那个传闻若是真的,以苍炎那性子,要是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现在正坐在他床边,想是日后不太好过了。想到这,他不禁为以后的日子担忧,便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这一笑可真是要命,男子孤清的面庞由于笑意而微微动容,削薄轻抿的嘴唇微微上扬,斜飞的剑眉下,一双凤目也逐渐有了些许温度,就如清风拂过平静的冰湖,绽放出春阳的光辉。没想到,这个人笑起来跟苍炎一样很美呢,夕颜不禁看呆。

    不过那笑转瞬即逝,夕颜痴了一会就醒了,“你笑什么?”

    “没什么。那你说,苍炎为何赶你出来?”这个问题她还没回答他呢。

    “呃……这个嘛……”夕颜眼珠子一转,灵机一动,“是因为前几天我没经过他同意偷偷去了绿萝山,还女扮男装害他当众出丑,苍炎一生气就不让我回家了。你也知道他平时看起来就很凶,谁要是惹到他了,更加可怕,所以我现在哪敢回家啊,起码也等他气消了之后吧。”对不起了苍炎,我不是有意要在背后说你坏话的。

    “你是那天宴会上与苍炎在一起的绿衣公子?”

    “你还记得呀,那天我还在门口看到你了呢!”夕颜显得十分欢快。

    “……记得。”怎会不记得,她施魅术的过程他可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而且后来在宴会上还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想忘记都难。他突然有些同情苍炎,有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妹,一定十分头疼吧。

    夕颜似乎想起了什么,“唔”了一声,盯着他不放。

    他也不问,就静静等她开口。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原来是这个,跟了他几天,却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幽煌。”他吐出两个字。

    幽煌……真是个好名字呢,她默默记在了心里。“我叫夕颜!我听他们都叫你殿下,你是未来的狼王?”

    幽煌摇了摇头,“我还有个弟弟,继承王位之事还为时尚早。”他顿了顿,扶着额头,“你,能不能先出去?”

    夕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待在人家房里,于是她很识趣地到外面等着。

    不多久幽煌就穿戴整齐出来了,一头长发被乌木簪子高高挽在脑后,整个人显得清爽出尘,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让他英气逼人中又增添了些许随和。他无疑是充满着王者之气的,但他又不像想象中的狼族那样刚棱冷硬让人畏惧。在他周身,除了淡漠,还隐藏着似有似无的柔情,只不过常人只会被他那双冷傲的眸子震慑,而忽略了他俊容下的另一面。

    “幽煌,你怎么没有一点狼妖的样子?”

    幽煌很奇怪地问:“那你说狼妖该是怎么样?”

    “就是很盛气凌人啊,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凶,我觉得你还挺好说话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他,不过谁说狼妖就一定要是凶残暴躁的样子,幽煌也懒得跟她讨论这个话题。“你倒是像只狐狸。”他丢下一句话,就自顾自地往外走。

    夕颜紧跟着追上来,弱弱地问着:“我想留在这,你到底同不同意啊?”

    幽煌停下脚步,回头看她,“随你,不过说好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玩,而且既然你是狐王苍炎的妹妹,怎么说我也要跟他知会一声,我可不想因为你让整个三皇井跟青丘闹个什么不愉快。”

    “啊,你真要跟他说啊,他一定会马上把我抓回去的……”

    幽煌饶有兴致地挑眉道:“你不是说被赶出来了么,他怎么还会把你抓回去?抓回去不正和你意。”

    夕颜恍然发觉自己说漏嘴,掩了掩嘴,但看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就是知道她在撒谎,却故意装作不知情套她话,便翘起嘴道:“你怎么比狐狸还要狡猾!”

    幽煌淡笑,“狐王平日里也很狡猾么?”

    夕颜摇了摇头,“也不是啦,只是每次我想跟他出去他都用各种理由搪塞我,我又无法反驳,这不让去那不让去,也没有别的朋友,我一个人在青丘闷都闷死了。”

    幽煌大概知道苍炎为什么不让她出去了,像她这般模样,要是真让四合八荒的妖知道了,指不定要引起一番争风吃醋了。不过几千年没什么朋友,青丘虽大,但以她活泼好动的性子,想是万分寂寞难熬,不由得想帮她一把。而且,他也想看看冷静的狐王,知道她不见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会不会闹得妖界人尽皆知。

    “我可以帮你暂时先瞒着苍炎,不让他知道你在我这,不过7天后,你就要乖乖回家。”

    得到幽煌的允许,夕颜顿时眉飞色舞,一把挽过幽煌的胳膊,笑嘻嘻的,“就知道你不会暴露我的行踪,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幽煌眼光移向那两只手,色淡如水,但也让夕颜悻悻地放开了。平时挽苍炎挽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夕颜总算如愿以偿地留了下来,而且乐得自在,天天跟着幽煌身后跑,没个消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两世缘之梦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