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两世缘之梦狐 >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章:前世今生相思意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章:前世今生相思意

作者:兰色腐七君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0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5
红/袖添香,旁人听起来就觉得带着一股书香气息,然而如此雅致的名字,却是出自一个纸醉金迷的欢乐场。没错,红/袖添香是个青/楼的名字,而刘静初是这个青/楼的首席琴师,跟这里面揽客的姑娘们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过为什么叫他花魁呢,大概是因为他长得比青/楼里任何姑娘都要美的缘故,因而大家就开了这个玩笑。今日是刘静初第一次主动带人来到他的厢房,红/袖添香里的老鸨和姑娘们都深感诧异,这位自负又清高的琴师,怎么突然改性开始招揽客人来了,这可是刘静初进红/袖添香三年来的头一回。但看他带回的那位公子哥也是个样貌极出众的人物,大家便都心下明了。不过她们都猜错了,刘静初带这个人回来,并不是生意上的事,而是要请他帮个忙。

    刘静初极快地关上了门,他怕那个尾随来的美丽女子坏了他的要紧事。

    苍炎冷淡地看着他,声音里尽是漠然和冷意,朝刘静初伸出手,“拿来。”

    刘静初嘴上笑笑,眼光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看起来跟他有点相似但又透出一丝高贵不容侵犯的男人。他知道对方并不是长着这个样子,只不过凡人往往会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或许眼前的人跟他所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类型。他丝毫没有被这个人浑身散发出的威慑力所影响,不急不缓地说道:“昨天我找人给我算了一卦,说今天必定会遇到能解我之惑的人,我想就是公子无疑了。在下刘静初,恕我冒犯,只能用这个小计谋令公子前来,不然恐怕公子是不会舍下刚才那位姑娘。”

    苍炎面无表情,看着他走向一张棋盘前,沏了两杯茶,听他继续说道:“我知道那东西一定对公子来说甚为重要,不过现在我还不能还给公子,待公子答应帮我这个忙,我定原物奉还。”刘静初作了个请的手势,“公子请坐下喝茶。”

    苍炎依言坐下,倒想听听他究竟想让他帮什么忙。

    刘静初指向棋盘边的一樽香炉,“公子可知这是什么?”

    苍炎顺着他手指之处望去,淡然道:“不是人界之物。”

    “对,此物名蓬莱铜香炉,可照见人心底思念之物,我这些年一直被前世之事困扰,时常想起一些事,想起那首曲子,和一把被摔坏再也不复完好的琴,可是我却怎么也记不起弹奏那曲子的那个人的样子,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记得,他是个妖,大概因为心底的这份痴念,所以我从小就能分辨出人和妖来,可是我花了十几年,也未曾找到关于他的一丝足迹。我想请公子替我进蓬莱铜香炉里,找到那个人。我前世辜负了他,今生定要将他找到,弥补我的过错。”

    苍炎没想到坐在对面的这个一脸风/流的男人竟然是个痴情儿,看他目光恳切,竟是无论如何也要求他帮忙,而且心想那东西还在他手里,便点了点头,答应为他进去寻那人。

    刘静初喜悦道:“这蓬莱铜香炉的香还需点上一会时间,公子如不嫌弃,可否与在下下一盘棋?等时辰一到,公子再进去不迟。”

    后来如刘静初所言,苍炎进了那香炉,看到了他的前世。

    那时刘静初还是个有钱人家的花花大少,经常流连于烟花酒肆,处处留情,欠下一屁股的情债。可是再怎样花心多情的人,心底也免不了寂寞,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令他心之念之的人,准确的说,那人是个妖。那女子端庄典雅,笑容温婉,举止优雅,美艳中不失柔和,相比于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她无疑是他见过最美好的女子。那女子喜欢弹琴,她的绿绮从不离身。他经常远远地看着她弹琴时候那安静认真的模样,第一次不敢走近,生怕惊扰了那个梦,她太过完美,而他又怎么配得上。

    那女子似乎早就发现了他,只是从不言明。一直过了好多天,那女子才与他说了第一句话,声音也如她本人一样美丽动人。“公子真是有背后偷听人弹琴的爱好呢。”

    “呃……其实我也略懂些音律。”惊喜交加中,他回答道。

    他确实懂音律,他的琴声不亚于女子,只是很少弹,但遇见她之后,他就经常一边想着她,一边抚琴,似乎抚的不是琴弦,而是她柔软的发丝。

    自两人第一次说话以后,他们便经常一起切磋琴技,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沾染那些胭脂俗粉。不知不觉,情根深种,两心相许。她说她是妖,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两人编排了一首曲子,名为“相思意”,那是两人爱情的见证。可世间哪有绝对的完美,总是充满了各种难以预料之事。约好的合奏那天,下起了大雨,他却仍旧赴约,远远便听到她的庭院内传来那首熟悉的曲声,心里想着兴许是以为他不会来,便自己弹了起来。他加快脚步,想给她一个惊喜,却在步入庭院时,看到了一脸笑意的她。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果然是一首好曲子!”那个黑衣的男子大步走到女子面前,牵起女子的手把她拉起来,似乎说了什么,两人便并肩走进了房里。态度亲昵,让他顿时宛如被劈下一道惊雷。

    刘静初自己也说过,人往往会被眼前看到的所迷惑,所欺骗,而当他自己亲眼目睹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弹那首属于他们俩的琴曲给别的男人听,还举止亲密地一同进了房间时,心里面的妒火完全淹没了所有的理智。哪怕只是个误会,他也不想再深究,他又回到了以往纵/情声色的日子里,只觉心里空荡荡的,家里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他想也未想就同意了。

    他成亲那天,天空下了好大一场花雨,她抱着那把绿绮,穿着艳如鲜血的红衣,就如第一次相见时雍容雅步地缓缓走入众人视线。他忘不了她眼中如开了倾世桃花,忘不了她缓缓启唇,祝他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那琴狠狠摔在地上,从此,世上再无绿绮。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却再也寻不见她的身影。而那整整七天,满城的花雨竟未停过。

    那女子自此回了故乡蓬莱,本打算用蓬莱秘法将有关于两人的记忆消除,然而想起两人之间点点滴滴,心生不忍。若干年后故地重游时,听到有人奏起那首“相思意”,女子再次见到了刘静初,那时刘静初已是人到中年,却已生华发,想是这些年没有一刻不思念女子的。女子仍然年轻美貌,而刘静初却已然老去。刘静初最后问了女子一句:“你可否原谅我?”这么多年过去,其实女子早就不怨他了,哪怕他娶了别人,她都从未有过一句诘问。

    得到了女子的原谅,刘静初终于了了这多年的心愿,即使已经失去和她在一起的资格,但也心满意足了。两人在初遇的地点第一次合奏了那首迟来多年的“相思意”,不过却也是最后一次了。

    夕颜以为两人终会重归于好,好奇道:“那后来呢?他们怎么样了?和好了么?”

    “刘静初死了,在两人合奏的那一天。”

    原来刘静初思念成疾,再次见到女子的时候,已经是病重。不过临死前能再次见到爱的人,想是也不会感到孤单。

    “啊!怎么会是这样?”夕颜听了,脸上顿生感叹,“所以刘静初今生要找到那个女子,再续前缘?”

    苍炎点点头。

    “那女子是什么妖啊?妖力比你还强么,怎么连苍炎你也近不了她的身?”夕颜突然想起苍炎跟刘静初说此妖妖力强大无法得知她姓名的话。

    谁知苍炎摇摇头,“那是我骗他的。”

    夕颜惊讶道:“为什么呀?这么说你是知道那女子是谁了?”

    苍炎淡淡吐出一个名字来:“那女子名唤郦箐。”

    夕颜顿时惊诧无比,“什么?!郦箐姐姐!和刘静初?”怎么看他们两个都是不同世界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不过据苍炎刚才所言,那个女子来自蓬莱,郦箐姐姐的青/楼也叫醉卧蓬莱,而且那女子也有下花雨的本事,是郦箐姐姐也说的过去。不过人和妖……唉,刘静初怎么偏偏爱上了一个拥有几万年修为的百花妖呢?难道郦箐姐姐在人界开青/楼,是为了等刘静初的转世?

    “你眼睛眨啊眨的又在想什么?”

    “我在想要不要告诉郦箐姐姐刘静初在找她啊,也许郦箐姐姐也在等他呢。”

    “那是他们两人的事,旁人又何必插手,刘静初转世到现在,少来也有百年时间了,夕儿觉得他们两人相认的可能有多大?”

    夕颜想了想,觉得也没多大可能,而且她心里面也不想郦箐姐姐再为了刘静初世世受等待之苦。妖界有大把好妖给郦箐姐姐挑选,幽暝就不错啊,实在不行流云也勉强可以凑合了,何必非要选择一个凡人呢?虽然这样刘静初未免有些可怜,但这确实是事实啊。还好自己喜欢的是幽煌,不用有那样的顾虑和烦恼。

    一想起幽煌,夕颜才猛然发觉自己和苍炎出来好久,只顾着玩了,也没有留个口信什么的,但转念一想幽煌也没有给她带过什么话,把她干晾在青丘好多天,现在指不定还没回三皇井呢,心里头的负罪感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苍炎,我们离开青丘多久了呀?”

    苍炎微笑,“一个多月了,怎么,想回去了?”

    夕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虽然她挺想见幽煌的,可是苍炎好不容易有时间陪她出来玩,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也许都不知等到何年何月了。“我还没玩够呢!”

    苍炎轻笑一声,“玩可以,但是得先去一趟绿萝山,把琴还了。”说着把琴收进了须弥里。

    夕颜眼角突然瞟过苍炎的左臂,上前将他袖子一捞,露出结实的半截手臂。

    苍炎没来得及防备,“你做什么?”

    “咦?奇怪了,刚刚我明明看见刘静初好像给了什么东西给你,怎么不见了,苍炎,你藏哪了?有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啊。”夕颜对着苍炎手臂左看右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是我记错了,是右边?”夕颜说着又想查看苍炎另一只手臂。

    苍炎阻止道:“别闹了,我身上可什么都没有,你搜也搜不出来的。”

    “不对,我眼神好着呢,是一个红色的东西,好像是一串什么文字,就在你左手臂上。”

    “可是你不是已经看过了么,可见有什么字?”

    夕颜翘了翘小嘴,抑郁道:“没有。”

    “那就是你看错了,走吧,在天黑前赶到绿萝山。”苍炎朝夕颜伸出手,将她拉到自己脚下的白雾中,两人转瞬就消失在了天际。

    话说两人到了绿萝山,正要往狼王府上去,刚拐过一个屋檐,就从另一边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把夕颜撞了个人仰马翻。

    “哎哟!谁撞的我?屁股疼死了。”怎么今天跟地面那么有缘,一天就摔了两次,夕颜略感不满地向罪魁祸首望去。

    循着浅色的裙摆往上,是一个端丽的身影和一张略带诧异的面孔。紫瑶盯着地上的人,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苍炎,忙歉意地把夕颜从地上拉了起来,道了一句“对不起。”

    “哼,算我今天倒霉,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我说紫瑶姑娘你急急忙忙要去哪啊?”夕颜揉了揉屁股道。

    “我要去人界办点事。”

    苍炎拿着琴上前道:“你可是要去拿这把琴?”

    紫瑶脸上顿生惊讶,张嘴道:“是我的芳华!怎么会在你手上?”

    苍炎神色清淡,连说话也言简意赅,“正巧路过一间琴坊,看到便把它拿回来了。”

    紫瑶愣愣地接过琴,说了句“多谢。”然后细细打量了苍炎一番,眼神稍有奇怪。

    夕颜见紫瑶一直盯着苍炎看,霸气地把苍炎的胳膊捞了过来,像是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一样,贴着苍炎的肩笑嘻嘻道:“我们可不是抢来的,这其中还有些曲折呢,不过既然琴已经还给你了,你也不必管我们是怎么拿回来了。下次可不要随随便便就跟人打赌啊,再丢了可没那么好运被我们碰见了。”

    紫瑶掩嘴一笑,“夕颜姑娘说的是。”

    “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紫瑶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今天才知道原来上次在宴会上一直粘着苍炎的小公子便是夕颜姑娘,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我想能够待在苍炎身边的人,恐怕除了夕颜姑娘再无其他人了。”她美目意味深长地停留在夕颜搂着苍炎胳膊的手上,清浅的笑容也别有深意,“不过,你们看起来一点不像兄妹,倒像是……”她轻轻笑了两声,没有再说下去。

    紫瑶还想留二人在绿萝山好好答谢一番,但苍炎知道夕颜不肯,他也不喜这种礼节性的东西,便婉拒了。

    紫瑶目送二人远去,摸了摸手上的“芳华”,微微叹了口气,站立良久,还是朝人界的方向去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两世缘之梦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