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两世缘之梦狐 >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五章:狼妖宴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五章:狼妖宴

作者:兰色腐七君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2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5
不久,狼王在三皇井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正欲与众妖庆祝此番大捷,顺便提提与绿萝山结亲的事。却令人万分没想到的是,原本好好的一个盛宴,竟出现了猝不及防的状况。那原本待在幽煌身边的一个叫做星火的狼妖,突然发了狂,浑身战栗,跪在地上止不住哀嚎,看样子十分痛苦,这让众妖都惊惶不已。

    自己的部下出了事,幽煌不能坐视不管,见状便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而刚走至星火三步远的地方,却不料那跪在地上的人顷刻间化为赤红色的妖兽,眼中凶光尽现,竟朝幽煌猛扑过来。凭幽煌本事倒也不见得躲不开,但见青衣奋不顾身就往幽煌身前一挡,星火来势凶猛,连青衣的三叉戟也承受不住,顿时腰腹就被星火的利爪撕开,血流满地。

    “今日,我要用你的命,为死去的红秀陪葬!”那星火开口说道,狼口正是对准了幽煌。他侍奉在幽煌身边,岂会不知道青衣杀红秀,是幽煌的命令。他等这一日,已经等了太久,如今总算变化为魔物,实力不止增了十倍,爱人之仇,今日不报,更待何时!“幽煌!纳命来!”

    幽煌口中迸出一声极其不屑的冷笑,“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岂能容你在此撒野。”话刚落下,幽煌的十方妖戟就被唤了出来,纵使入了魔的星火有再大能耐,又怎能敌得过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皇子。幽煌甚至没有出半分力,就把星火给制服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狼王大怒,下令处死星火。幽煌却道:“既然星火是我的部下,又闹出了这么大的事,请父王将他交予我处置。”

    许是考虑到星火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魔物,定是妖兽事件还另有幕后指使,若是不尽快揪出此人,恐怕日后会再陡生变故,狼王思索了番便应允了。

    星火就此被打入地牢,在那三皇井地牢里,星火由于受了重伤,又再度化为了人形,却始终不肯透露出那令他变为魔物的魔种是从何而来,反而肆无忌惮地与幽煌提出了一个条件。“我如今身在牢笼,也断不是殿下的对手,殿下想怎么处置我都是殿下的自由,但休想从我口中知道魔种的事。不过我这有一笔很划算的交易,不知殿下要不要听?”

    幽煌沉着脸,“什么交易?”

    “青衣如今中了魔毒,又没有魔种庇佑,只有七天能活,殿下知不知道?”

    幽煌顿时眼神一变,等他继续说下去。

    达到预想的效果,星火不禁露出得逞的笑意,“若殿下放我走,我可以告诉殿下救青衣的办法,就看殿下愿不愿意了。”

    “呵……呵……”幽煌止不住笑起来,“你怎知我会相信你的话?又怎么知道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冒这个风险?”

    星火冷冷看着他,势在必得道:“你会的。”青衣陪伴在幽煌身边那么多年,又是心腹,他不相信幽煌会这么狠心。

    果然,幽煌敛去笑意,“我放了你,如何能保证青衣性命?”

    “只要将这个放入青衣体内,她便能活下来。”

    幽煌瞳孔一缩,厉声道:“魔种?!你想让青衣也变成你这样的怪物?!”

    “只有魔种能够让青衣续命,殿下若真的想救她,也只有这一种办法。倘若殿下不想让青衣变成我这样子,倒也可在一个月内将魔种取出,不过一旦取出,青衣抵抗不了魔气,必死无疑。除非殿下将青衣体内的魔毒转移到自己身上,我想以殿下的修为,应该可以承受得住吧,就看殿下怎么抉择了。”

    幽煌最终还是接受了星火的这个条件,从地牢里出来就对守门的护卫说道:“将星火放了。”

    “什么?殿下您是说放了星火?”那守卫不敢相信道。

    “嗯,放了。”

    “可,可是狼王吩咐……”但见幽煌冰冷的眸子一转,那守卫就吓得不敢再有异议了,“属下遵命。”

    走时,幽煌丢下了一句:“我自会和父王说明此事,你也不必担心父王降罪于你。”

    两天之后,星火脱逃的事已在狼族间闹得沸沸扬扬,但身在青丘的夕颜对三皇井这几日接连发生的事毫不知情,仍旧像往日那样乐颠颠地跑来紫寰殿找幽煌,却没见幽煌的身影,而大家好像都心事重重的样子。后来才从门童那里得知青衣的事,便急忙奔去青衣的住处,刚好撞上正看望完青衣回殿的幽煌。只见半个多月来,幽煌似乎憔悴了许多。

    “颜颜,你怎么跑来这了?”幽煌一把抓住夕颜的胳膊。

    “我听说青衣姐姐的事,青衣姐姐怎样了?”虽然青衣平日就不喜欢夕颜,但夕颜也免不了为她担心。

    “……她刚睡下。”

    夕颜闷闷地“哦”了一声,“那我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了。幽煌,青衣姐姐会怎样?会死么?”

    幽煌一阵沉默之后才道:“她不会死,我也不会让她死。”如此郑重,也不知是在安慰夕颜,还是在安慰自己。

    夕颜不由得一愣,她鲜少看到幽煌这副满含心事的模样,就连之前为那些妖兽烦忧的时候,也不曾这样凝重。她知道青衣是为了幽煌才受伤的,如果没有青衣,也许伤的就是幽煌了,幽煌为她伤神也情有可原,自己也断不该现在来吃这样莫名其妙的的醋,不然也太不懂事了。

    “幽煌,青衣姐姐要是也变成那样怎么办?”夕颜跟在幽煌身后,突然问道。

    “不会有这种可能,在那之前,我会找到救她的办法。”

    “是不是只要祛除青衣姐姐体内的魔毒,她就不会有事?”

    “嗯。”

    夕颜站在原地,似乎在想什么。幽煌没听见她跟上来的声音,转头望向她,温和道:“怎么一脸沉重的样子?”

    夕颜绞着手指,犹豫片刻,“我……我想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救青衣姐姐。”不管管不管用,先试试再说。

    “你有什么办法?”幽煌笑着朝她走去,并不以为意,满脸宠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反正我有就是了!你等我回来!”说着夕颜就飞也似的跑了。

    夕颜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想为幽煌分担点什么。听说青丘的沧海月明珠可避世间一切的毒,世间仅有一颗,她虽然没有真正地见过这传说中的宝贝,可是苍炎一定知道这颗珠子的下落。她火急火燎地飞回青丘,却又一时拿不定主意,沧海月明珠如此珍贵,万不得已一定不会拿来借人,这件事该不该叫苍炎帮忙呢?正踌躇着怎么跟苍炎说明此事,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北辰殿门口。

    “夕颜,怎么站在门口走来走去啊?”媚儿的声音传来。

    “我找苍炎有些事。”

    “咦?苍炎跟长老出去了啊,他没告诉你么?”

    “我早上去了三皇井,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兴许要好几日呢。”

    几日?怎么那么久啊,不过青衣姐姐应该也没那么快……还是等苍炎回来再说。夕颜心想,便在青丘一直等到苍炎回来那天。但真要开口借那样东西,还是忐忑不安,在北辰殿外来回踱着步,想了许久,还是进去了。

    苍炎正在批阅折子,头也不抬,轻声问道:“进来那么久不说话,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求我?”

    夕颜的心思还是瞒不过苍炎,她只好从实招来:“苍炎,我想向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沧海月明珠。”

    只见苍炎手里的笔倏地停下,他面无表情地合上奏折,抬头道:“用来干什么?”

    也不知道苍炎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夕颜只觉得有些紧张,“我……我想拿来救人,青衣姐姐中了很严重的毒,再不快点祛除她体内的毒的话,她会变成怪物的!”

    “你说的可是前段时间三皇井妖兽一事?”

    “原来苍炎你知道!”既然知道的话,夕颜也不用想着怎么跟他解释了,“我只是想借用一下,等青衣姐姐好了之后我会还回来的,行不行苍炎?”她不忍心再看幽煌为此愁眉不展了。

    苍炎默不作声,夕颜以为没希望了,谁知苍炎问了一句:“你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他?”

    “啊?”夕颜愣愣地看着他。

    苍炎看了她半晌,也没等她回答,说道:“沧海月明珠并不像夕儿想的那样万能,避毒倒是可以,但是祛除体内的魔毒,恐怕一点用处都没有。救人一事,另想他法吧。”

    苍炎寥寥几句话之后便又拿起了笔,虽然平日里苍炎就是这副冷淡的模样,但在今天的夕颜看来只觉得无情,毕竟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苍炎身上,除了苍炎,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

    “苍炎你又没用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夕颜倔脾气一上来,噘着嘴道,“莫不是因为这东西是青丘的宝贝,苍炎舍不得拿出来,才以此做借口?”

    见苍炎一句话没说,也没有反驳,夕颜就当他真是不想借了,心里又焦急,又觉不快,闷闷道:“若是我中了毒,苍炎是不是也坐视不管?”

    “夕儿别闹,夕儿若出现任何万一,我就算倾尽所有,也会保你平安。”

    “那为什么不肯用珠子救别人?就因为不相干吗?青衣姐姐是为了幽煌才受伤的,她出了事,幽煌会自责,我也会跟着难过的。”

    “…………”

    夕颜见苍炎无动于衷,便十分气馁,“哼,不借就不借,我自己另想办法。”说着就转身要走,却被苍炎叫住。

    “等等!”只见苍炎从手中唤出一物,交到她面前,“你要的东西。”仍旧是毫无变化的表情,连声音也听不出喜怒。

    夕颜两眼瞧去,一颗有着红色纹路的银色珠子,光华耀人,这就是传说中的沧海月明珠,果然十分漂亮,还有那么大的用处。夕颜喜出望外,两手接过,生怕摔了,眼眸清亮无比,“就知道苍炎不会不管的!那我现在就去救人!”话刚落下尾音,夕颜就跑得没影了。

    她拿着那颗沧海月明珠,匆匆赶至青衣的住处,见幽煌正站在青衣床边,按着她因为痛苦而挣扎的双臂,而青衣原本白净的脸上,已是酱紫色,双瞳也因为魔气而变成了赤红色,样子甚是恐怖。

    “青衣姐姐!”夕颜立马奔上前去,将那沧海月明珠放入青衣体内。

    “颜颜,那是?”

    “沧海月明珠。”

    幽煌震惊,“你!”

    夕颜露齿一笑,轻松道:“还好赶上了!”

    两人查看着青衣的反应,却听青衣痛苦地“啊”了一声,一手抓住幽煌的手臂,口中喊道:“……殿下。”竟是一点起色也没有。

    难道真如苍炎所说的一样,这沧海月明珠不能救人?夕颜顿时慌了神。又见青衣的腹部忽隐忽现一团黑色的东西,那东西竟将夕颜刚刚放入青衣体内的银色珠子团团包围住,像是要吞了一样。夕颜想要再度将珠子拿出来,却如何也取不出了,完全消失在了那团黑雾中。

    “殿下,快将我杀了!”青衣的眼赤红得厉害,意识却还是清醒的,她紧紧抓住身边人的手,似乎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幽煌的手臂顿时出现了几条红色的勒痕。

    夕颜惊慌失措,“这珠子怎么没用啊?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幽煌却出乎意料地冷静,反握住青衣的手,像是承诺一般说道:“青衣,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死的。”

    青衣看着他,眼里泛出了泪光,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个骄傲的女子,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泪了。夕颜一时怔住,愣愣地看着幽煌握着青衣的手,心里竟不知是何滋味。没等她回过神,青衣腹上的黑雾就渐渐被吸入幽煌的手心里。

    这分明就是将青衣体内的魔毒种子转移到自己身上!

    青衣瞪大眼睛望着他,夕颜也一脸不敢置信,大叫道:“你疯了!”

    然而幽煌的神色丝毫没有为此动摇,不多久就将青衣体内的魔毒彻底清除了。失去魔种的青衣已然晕死过去。

    夕颜顿时跌坐在地上,神情复杂地盯着面前的男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两世缘之梦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