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两世缘之梦狐 >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六章:救人心切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六章:救人心切

作者:兰色腐七君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3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5
夕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青丘,她一路上一直在神游。到了自家门口,迎面撞上了谁也不知道,只迷迷糊糊听到后面有人骂骂咧咧的。夕颜也不管是不是在骂她,浑浑噩噩地就回了青云居,把自己锁在房门里。

    幽煌到底还是很在意青衣的,毕竟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狼王也是有意将青衣培养成幽煌身边的亲密伴侣。

    夕颜一头扎进被窝里,眼泪止不住地流,太不争气了!她一个青丘狐王的掌上明珠,怎么就和一个婢女较上劲了?

    无忧无虑地活到现在,差点忘记难过是什么了,可是看到幽煌握着青衣的手她难过,看到幽煌为了青衣不惜让自己的身体受魔毒侵蚀她更难过。

    她当时看到魔种很快地在幽煌的手臂上蔓延,他的左手臂因为魔气的缘故布满了黑色的蛇纹,十分可怖。夕颜毫不犹豫地就冲上去,幽煌却后退了一步,右手拦在他俩中间。相比于夕颜的担心害怕,幽煌却镇定得很,语气十分平静,“别过来颜颜,我不想你也染上,这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很好。”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是夕颜几乎是悲愤地朝他吼了出来:“魔种都在你身上了,你还说这样的话!幽煌你这个大笨蛋!”没等幽煌阻拦,夕颜一怒之下就跑出了三皇井。伤心落魄下,她来到了苍炎无论如何都不准她来的地方,人、妖、魔三界的交界处,也是魔族的地界,青屿山。

    青屿山位于东海西边,在夕颜还是只幼狐的时候,就听青爷爷时常拿它来吓唬那些胆子小的小狐狸。“那是魔界的地盘,平常人等是万不敢接近的,你们这些小喽啰,跑到那里就等于是去送死,给别人当晚餐。”

    “魔也会吃狐狸?”

    “吃不吃狐狸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你们这些毫无修为又没见识的小兔崽子要是乱闯的话,被那些魔发现了,肯定是休想活着回来。”“那爷爷你见过他们吗?长什么样?是不是很恐怖很吓人?”

    “呃……也不尽然,长得……也算是人模人样的。”青虚老人细细回忆着几万年前曾见到过的一个人。

    夕颜常听青爷爷念叨着青屿山的可怕,却也只把魔界当作故事来听,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来到这个禁地。

    能救幽煌的人,夕颜能想到的,就只有魔族的君主了。既然魔种是从魔界来的,那魔君一定能救他,她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见上魔君一面!她看到了那个入口,她曾听青爷爷跟那些小狐狸说过,在青屿山看到会移动的黑洞一样的东西就千万不要接近了,因为那是通往魔界的入口,会有魔族的守卫守在里面,外人若是没有魔君的通行证是无法进去的,如果修为不够高,擅自闯入只会送死。她走遍了半座山,终于发现了它!她几乎是毫不迟疑地朝那个黑洞飞去。

    黑洞后面,原来大有天地,她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没有太阳,没有白云,天空是火红色的,大地上怪石嶙峋,不时会看到不知是动物还是人的头骨孤零零趟在地上。夕颜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是她,来到这样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心里也有些不安。她刚往前走了一步,苍炎威严的声音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夕儿!你在青屿山?!”

    听到苍炎的声音,夕颜心里才压下不久的委屈顿时又全部现出原形,她哽咽道:“苍炎,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已经在魔界了。”

    对方几乎是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冷静,“你去魔界做什么!你给我马上回来!”

    夕颜眼泪滴答滴答地落下,“我不能回去,幽煌……魔种在幽煌身上……”她心里难过不已,竟不知如何跟苍炎解释,“我要想办法救他,我要去找魔君。”

    听到夕颜的哭腔声,苍炎声音里顿时隐含了怒气,“荒唐!你以为见到魔君就能救他?你先回来,我们再想办法。”

    “连沧海月明珠都没有用,还有什么办法,我今天不见到魔君我是不会回去的。”夕颜决不会让幽煌出任何事,哪怕已经惹怒了苍炎,她也不能回头。

    “夕儿!你敢再往前一步,这辈子就别想再见他!”苍炎难得地丧失了冷静,这是他第一次对夕颜怒斥出声。

    夕颜抹了一把泪,就算苍炎如此威胁着她,她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脚下飞快,直往远处的两个魔族守卫而去。

    “夕儿!”只听苍炎话间消了怒意,只剩下一片焦急。

    夕颜大步往那扇大门走去,强作镇定,心想,魔族的人总有讲道理的吧,她如此善良可亲的人,跟他们说明原因总不会把她拒之门外吧?正踌躇着如何才能蒙混过去,那两个魔族守卫就发现了她。

    “你是何人?怎么没见过你?哪里来的?”其中一个用长矛指着她,语气恶劣。

    反正都已经打了照面,夕颜反倒胆子大了起来,自报家门:“我是从青丘来的,我,我想见你们魔君。”

    那守卫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她,“见我们魔君,你有通行证吗?”

    “我没有。”

    “没有的话,走走走!不能放你进去。”那守卫不客气地赶她走。

    夕颜哪肯就此放弃,又上前两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魔君,你们不让我进,就算闯我也要闯进去。”话刚说完,两把长矛就不约而同刷地一声直指向她,果真一上来就要开打么?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第一次碰到魔族的人,又被青爷爷说的如此骇人,苍炎还那么紧张,她也不知能不能打得过,要是直接在这里挂掉了,那就真的救不了幽煌了。她咬咬牙,手里的狐火便腾地升了起来。

    就在她的狐火刚刚窜起的刹那,空中忽然传来一个女子低低的笑声,那笑声犹如鬼魅一般,响在耳边,让人毛骨悚然。那两个魔族的守卫也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紧张地四处张望。

    夕颜朝四周望去,想寻找声音的来源,只见一阵黑雾从眼前划过,她倒退了两步,恍惚间再看去,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黑色的烟雾中,没有魔族的守卫,没有大门。那笑声未止,似乎四面八方都萦绕着那个人的声音,而又不见其人,夕颜怒道:“谁在那笑?为什么不出来?”

    一道黑色的影子在夕颜周围转了一圈,笑里头带了一丝幽幽的叹息,然后发出尖细又怪异的声音:“呵呵呵呵……出来?我也想出来,可是你看我这副模样,怎么出来?”接着一团黑雾就停在了夕颜前方十米开外。

    “你是这团雾?”

    “呵呵呵呵……要不然呢?你该不会不记得了吧,这三千多年来,我可都是这副游魂一般的存在啊。”她说着,又在夕颜周身绕了一圈。

    夕颜不喜欢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诡谲气氛,这女子散发的气息让她浑身不自在,她皱眉道:“我又没见过你,怎么会记得?”

    “呵呵……你见过我的,只不过你见到我的那时,我还不是这个模样,我如今沦落至此,都是拜你的好哥哥,那只公狐狸所赐!”

    夕颜惊讶地捂住了嘴,“你说苍炎?是他把你弄成这样子的?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我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你却安然无恙地长大了,还长得那么好看,跟你那个贱人娘亲一样令人讨厌!”

    “闭嘴!不许你这么说我娘!”夕颜横眉怒目,虽然她对自己娘亲没什么印象,但是有人对自己的亲人不敬,她还是会怒火中烧。

    “哼,难道我说错了么?你娘放着好端端的狐王夫人不做,来勾/引我的夫君,不是贱人是什么?!”

    “你不要血口喷人?!”夕颜瞪大眼睛,指着那团黑雾道,“我娘才不会!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哈哈哈……你居然问我是谁,你连我玄姬的大名都不知道,难道你的好哥哥没有告诉过你,我曾经也是魔君的夫人么?”

    “你是魔君的夫人!”

    “你很吃惊吗?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的夫君……早就已经死了。我这些年,一直想为他报仇,可是无奈这副身躯,无法踏出魔界……但上天不负我所愿,你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好久了……每一天都在盼着这个味道,这狐火……”她说得很慢,语气十分地哀怨,那声音犹如怨灵一般。

    夕颜虽然不知道她的仇怨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感受到对方的敌意,她立马提高了警惕,“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那玄姬又低低地笑了几声,然后声音陡然尖利,“当然是要你的命啊!”说着那团黑雾就直朝自己飞了过来。

    夕颜慌忙闪开,手里的狐火也瞬间在那团黑雾外烧了起来,在她的操控下,围绕在玄姬身上的火势越来越大,她以为就这么结束了,谁料那团黑雾竟奇迹般地从她的狐火里走了出来。玄姬又发出那令人悚然的笑声,充满嘲弄,“你不会以为凭你的狐火能烧死我?你的小招数,对我可完全不起作用。”话音刚落,那团黑雾就化为一只黑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夕颜脖子伸去。夕颜却也不是吃素的,侧身避开的同时袖袍里的妖链就倏地窜出,将那黑影团团包围,手里用力一扯,就将其紧紧勒住。夕颜嘴角一笑,不怕火的话,那这个呢?

    然而那黑雾变化无穷,尽管被夕颜禁锢住了一会,下一刻就化为了空气,从夕颜的妖链中脱出,伴随着一阵笑声,玄姬瞬时出现在夕颜身后。夕颜花容失色,就算身手再好,也难免背后受敌,好不容易躲过要扼住自己喉咙的手,却也胸口挨了一掌,飞出了好几米远。咳了好几声,感觉胸口火辣辣地疼,低头一看,只见胸口之上裸/露的部位赫然一团黑雾,正努力想进入夕颜的身体里,就像在青衣身上看到的那黑影一样。夕颜大惊,用手捂住,以妖力控制其蔓延之势,那黑雾无机可乘,转而又回到了玄姬身上。

    “哎呀,差一点,还真不能像以前那样小看你啊。”

    夕颜抬头质问道:“魔种是你散播出去的?!”

    “被你发现了呢!真有趣,看那些妖变成那样的怪物,居然还残杀同胞,他们也真不中用,白白浪费我的一番心思。”

    听她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想到幽煌身上的魔种,夕颜顿时心头火起,“你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究竟有何目的?!”

    “呵呵呵……我的目的很简单,不过是想逃脱这牢笼罢了,还有取你和你哥哥苍炎的命!”

    夕颜“呸”了一声,“苍炎的命岂是你说取就能取得走的!”

    “以前或许不行,但是你来了,可就不一定了。”

    夕颜不明白她话中是何意,但见黑影又朝她飞驰而来,她又与玄姬打了好几个回合,然而不管用什么法子,那黑影就是毫发无伤,简直就是没有实体的魔物。还真是难缠!夕颜恨恨地握紧手心,眉间的朱砂渐渐散发出耀眼的红光,紧接着那双黑色眸子就金光乍现,让她动真格的人,今儿还是第一个!

    玄姬没有再继续,似乎就等着这一刻。只见夕颜以手为刃,以迅猛之势直朝那黑影飞身攻去。在离黑雾三米远的地方,眼前突然黑气大增,夕颜只觉浑身妖力被吸进了黑洞中,方才大惊失色,想撤回手上的妖力,然而为时已晚,那团黑气已经快速将自己包围,要将自己生吞活剥。

    情势十分危急!正在这时,一道白影闪电一般地飞入了那团黑气之中,将夕颜从黑雾中救了出来。

    银色的长发,无与伦比的俊容,和冷冽的妖化的赤瞳,夕颜当下就惊呼出声:“苍炎!”然苍炎并不理她,将她放下后径直朝那黑影而去。只见苍炎身上幻出无数狐影,以雷电一样的速度和攻势长驱而入,不出两回合,那团黑雾在他所向披靡的气势下立马被撕成了碎片。然而玄姬的笑声又回荡在四周,话语里尽是得意,“苍炎,好久不见,你可真是一点未变啊!还是如此充满杀气。呵呵呵……不过你怎么不遵守约定呢,你触犯了那个禁忌,如今还能奈我何?”

    禁忌?什么禁忌?夕颜愣愣地看着苍炎。只见那些四分五裂的黑雾又快速地融为一体,苍炎额上突现红色妖纹,霎时化作一只赤瞳银狐,攻向那个黑影。不一会,他嘴里咬着一个黑色的东西跳到夕颜面前,吐到地上,一脚踩碎,瞬间紫黑色的烟雾从那碎片中冒起。夕颜惊讶地看向自己的手心,力量回来了?

    “哈哈哈哈……”玄姬哈哈大笑起来,“苍炎,你完了,身上的禁忌未解除,还敢碰魔核,看来你真是不想活了,哈哈哈哈……”

    然而苍炎只是冰冷地看着她,不多久,那黑雾中央突然出现一点紫光,玄姬的笑声戛然而止,惊慌失措道:“什么东西?!”

    “物归原主。”苍炎冷声道。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玄姬不敢置信,“那个禁忌无人可解!你是?你竟然将自己的灵体……有趣,当真有趣!”说完话,那团黑影便一刻不停地朝苍炎攻过来。他们打得激烈,刚拿回妖力的夕颜想上去帮忙,却发现自己的腿不知被什么东西圈住了,完全动不了。她用手一摸,手立刻被弹了回来,一串红色的符文将她的腿牢牢拴住,害她只能坐在地上干着急。

    “苍炎,她身体里的东西变大了!”夕颜看见黑雾里的紫光越发扩大,忍不住喊道。苍炎立马叼起夕颜的衣服将她甩到背上,向远处掠去。玄姬惊恐交加的声音响在远处:“怎么可能!?不会!”夕颜紧紧抓住苍炎的毛发,朝身后看去,只听一阵爆裂之声,那黑雾在膨胀的紫光中慢慢消散,四周又恢复如常。他们置身在一片雾气缭绕的平地中,不知是哪里。

    苍炎飞了一会,将夕颜放下来后,便虚乏无力地倒了下去,赤瞳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黑色。与此同时,束缚在夕颜腿上的那串不明文字,就回到了变回人形的苍炎的左臂上。夕颜大惊失色,爬过去抱住苍炎,“苍炎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苍炎!”然而不管怎么摇晃他,苍炎就是没有睁开眼睛。“苍炎你醒醒!苍炎!”

    夕颜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疼,紧接着就又听到玄姬的笑声,“真是兄妹情深呢,没想到他为了救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哈哈哈哈……”

    夕颜四处望去,却不见人,“你怎么还没死?”

    “呵呵呵……我岂会这样就死去,只要你没死,我就不会死,我会永远存在于你的身体里面,哈哈哈……你就好好陪着你的好哥哥吧,要怪就怪你不听劝告,害死了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还是跟从前那样任性呢。”

    “苍炎不会死的!你给我滚出来!”一定是刚才那魔核的作用!夕颜怒吼着,然而玄姬只是低低笑了几声,四周就又恢复了安静。夕颜惊慌地捧着苍炎的脸,冰冷一片,也探不到他的鼻息,夕颜顿时哭出声来,“苍炎!苍炎!你不要这样,我好害怕……我不要你死。苍炎你醒醒啊……”夕颜紧紧抱着苍炎的身体,哭得伤心,不管她如何叫唤,苍炎没有一句回应,只有她的哽咽声回荡在空旷的雾地里。

    远处的皑皑白雾中,一抹红色的影子忽隐忽现,步子轻飘飘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不像是在走路。夕颜眼角瞟到了身边忽然而至的红色衣角,缓缓抬头望去,泪眼迷蒙中,她看到了一个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两世缘之梦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