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天元殇 >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4章 风漩飞雪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4章 风漩飞雪

作者:夜月温康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5:54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8
在回去的路上,秦鸿与夜月殇并列走着,秦鸿故意支开了夜月幽然,他要单独与这个弟弟谈谈。

    “虽然我不能确定你领悟的是不是武道法则,但至少达到了借天地势的地步,这可是至少超凡境才能做到的。至于法则,我不敢往这上面想。因为北辰大陆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未到超凡境便领悟法则的,只有一例,那就是冰玄帝国开国老祖应天凯,据传他在入微后期前往冰渊极地苦悟三月,悟出二品法则“寒冰”,随后突破超凡境,一举衍化到一品法则“玄冰”,留下一段传奇。”秦鸿说道。

    “倘若我在外界说,有人开元八阶领悟了世界法则,他们会说我疯了。因为世界法则,已经是不能用品阶衡量的超品阶法则了。”秦鸿继续说。

    “秦大哥,我明白。”夜月殇一如既往的淡定。

    “但是你记住一点,在外闯荡,必须隐藏好自己的天赋。”秦鸿郑重说道。“明白!”夜月殇重重点头。

    “小殇,想过为何修炼吗?”秦鸿突然问道。“为了报仇!”夜月殇想都没想。“你错了,修炼是为了,守护!”秦鸿说道。

    “你以后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我要走了,三个月之内。后面的路,你要自己走了。”秦鸿语气沉重。“还有,别问我去哪。”

    “好,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姐姐的!”夜月殇承诺道。..................................................

    大雪又一次飘落,站在小山峰上,放眼望去,北边是一片白垠,南边是无边山脉。夜月殇他们的小木屋恰好在过渡阶段。

    夜月殇背着一个长盒,站在大雪之中,这是装长枪的枪盒。他就这样站着,而后长枪出盒,他转而将长枪插在雪地中,手抚着枪杆,这就是枪法三大基础动作之一:摸。这一动作目的在于人枪磨合,感受枪的气息。

    突兀之间,抽出长枪,横持在身后,这只是一杆普通的长枪,但在夜月殇手中却是像是野狼的利爪一般气势汹汹,这就是枪法三大基础动作之二:拿。

    枪乃“百兵之王”,王者,重在气势,优在气势,这也是练枪的难处:驾驭王者气势,勾连天地大势。而摸和拿,便是训练对气势的掌握。

    练枪这件事,夜月殇已经坚持六年了,这是秦鸿的建议,秦鸿在发现他的近身战天赋后便建议他选取一件远攻型武器来弥补缺陷,挑选兵器时,唯有长枪打动了他,秦鸿亦很赞许,因为枪最利于引势,又是兵中王者。

    虽然练好枪对许多人来说很难,但以自己这个弟弟的天赋嘛,绝不成问题。所以当夜月殇选择近战武器时,对于他选择了另一兵中王者——剑,秦鸿又一次赞同,因为他觉得,只有兵中王者才能配得上夜月殇。

    同样的雪地,同样的那杆枪,可是夜月殇从未感到枯燥,因为他能感受到手里枪的生命,他就像在降服一头虬龙一样。

    拿着枪的夜月殇陡然动了,那柄压抑着的长枪终于开始腾舞,它像一头蛟龙,四处飞旋。在这个时刻,它仿佛成了夜月殇的手臂。如今经过了六年的训练,夜月殇早已将枪练得随心而动。

    下面就该是枪法三大基础动作之三——扎的练习了。扎枪这一动作是纯粹的,而真正实用的是衍化后的点,刺,拨,挑,撩,穿,圈,缠,劈,挞,抨,崩等等,这些便是枪法的基本动作,实战的功招。

    夜月殇挥舞着长枪,势如破竹,枪点飘雪,身形灵动。一枪一招,虽是基本动作,却被发挥到了极致。枪点灵动,辗转回旋;枪刺凌厉,洞天破地;枪撩柔婉,扭贯拂还;枪劈霸蛮,势撼九霄..............

    渐渐地,夜月殇不知不觉进入了忘我之境,这是六年成长所结出的果实。他每次握枪都有熟悉感,更有挥舞的冲动,他就是随心所欲地把这些动作,这些熟悉到凭感觉出手的动作施展开。

    雪在舞动,枪在舞动,人在舞动,整个世界都在舞动。他的枪一次次点在飞雪上,快到极致,也杂到极致。

    站在夜月殇的对面,只觉得每次枪点都像一朵飞雪,他的枪法就如同一场飞雪,绵穷不尽,杂乱纠纷。正是这种如飞雪的杂乱给他的枪法增添一份诡异,带着玄妙的韵味。

    长枪点在雪上,触之即化,如此看来就像是两股狭路相逢的飞雪,相逢融化。但这还不能使夜月殇满意,他还想创一套对应的身法,既能使枪法更完美,又能一举跨入入微,因为上一次战斗后,他已经进入开元九阶了。

    此刻就在不远处,秦鸿与夜月幽然正在雪地看着夜月殇。

    “秦大哥,小殇这是?”夜月幽然问道。

    “他在创枪法,这小子,练枪练剑六年了,也该是时候了,我一开始认为,他会在入微境创的,看来还是小看他了,他这一创,至少也得是二流枪法,妖孽啊!“秦鸿感叹。

    在这个世界,身法与兵法分为四个层次,一流最好,二流次之,然后是三流,四流。当然,还有不入流的。

    一天一夜了,夜月殇还是没能找到身法的契机。“这小子,怎么磨蹭了这么久?”秦鸿很不解。

    天亮了,雪也下得小了,随之变小的还有一样东西。“找到了,是风!”夜月殇终于找到了诱使他坚持的东西,是这无孔不入的风。

    纵使再大的雪,风也能钻过去,卷着雪形成小漩涡,而且,雪是间断的,而风不同,风是连贯的,这就是夜月殇所追寻的灵感。

    但是,该怎么表现风呢?难道是快吗?尝试总比没头绪好,说干就干,夜月殇立马就开始以极快的身形伴着风配合枪法,这一改变,虽然加快了进攻速度,但总感觉哪里不对,是还不够快吗?

    那就再加快速度,快快快!夜月殇透支着体力加快着速度,再快再快!终于,快到极致了。但夜月殇仍然不满意,因为快不能配合好自己的枪法。

    夜月殇否定了快,再次感受着这场雪。风为什么总能卷着雪将它送到它该到的地方呢?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夜月殇一次次观察,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如此,风的特点不是快,而是灵动!我一开始进入误区了。“

    可正当夜月殇准备伴风舞枪时,雪骤地停了。

    他的枪,陡然乱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元殇】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