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天元殇 >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20章 夜月家的灾难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20章 夜月家的灾难

作者:夜月温康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4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10
夜月殇走在东河郡内,好奇地看向四周。他没想到的是,城内的灵力居然不比自己想象的稀薄。

    “城内的灵力怎么会和魔兽山脉边缘差不多?”夜月殇困惑道。

    “因为每个城池都拥有巨型的聚灵阵,供人们修炼需要。”夜月幽然解释道。

    “嘶~,真是恐怖!”身为符灵师,他很清楚这样巨型的聚灵阵所需要的灵魂力。

    “话说,你那个令牌真是你捡到的?”夜月幽然用质疑的目光盯着夜月殇。

    就连夜月雄也投来不信的目光。

    一进城,夜月雄父女就不停追问夜月殇烈火堂的令牌是怎么回事。

    夜月殇能怎么办,秦鸿当初悄悄给他这块令牌就是要他保守秘密,因此他只能骗夜月雄父女这是在魔兽山脉捡来的。

    就连夜月幽然要看令牌他都不给,因为令牌上的“鸿”字很容易令她想到是秦鸿,这样秘密就守不住了。

    “小殇啊,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将这令牌交给烈火堂,这个令牌主人身份好像不低,我怕你留着会惹麻烦上身!”夜月雄劝道。

    “好,我知道了。改天我送过去。”夜月殇撒了个慌,他只想赶紧把这件事敷衍过去。

    “那就好。”毕竟夜月殇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夜月雄也不好再说什么。

    夜月殇自然是会保留令牌的,这可是秦鸿留给自己的。通过这件事,夜月殇发觉,秦鸿的身份越来越复杂。至少秦鸿是王都秦家的,这是显而易见的。

    夜月殇平定了心情,开始好奇地打量城池内的一切。夜月殇还是头一回来郡城,对于街道上的各种店铺他都觉得很新奇。夜月殇倒是很关注几个地点的。

    其中一个便是烈火堂,经过刚才的事,夜月殇觉得想要确定秦鸿的身份以及秦鸿的去处,首先得从烈火堂搜寻起。

    然后就是符灵师公会,这是一个聚集四面八方的符灵师的人。在那里,只要拥有足够的天赋,就可以拜入一个优秀的导师门下,亦能得到公会的大力培养,秦鸿没告诉他烈火堂的事,倒是将符灵师公会讲得很详细,毕竟符灵师公会是贯通四大帝国的组织。

    夜月殇来东河郡的一个目的就是进入符灵师公会。进入符灵师公会,不仅能带来很多便利,更是能够带来一些特权,这个机会,夜月殇当然不会放弃。

    最后便是城主府了,每个城池内都设有城主府,这是城主直接控制的势力,夜月殇自然不能无视这份力量。

    夜月殇随夜月雄一路赶往夜月家族,一路上夜月殇骑在豹皇疾影身上,引来了街道上人们的热议。

    “这个少年骑的坐骑可真俊俏,不知是那个家族回来的公子。”“你知道他骑的是什么吗?那可是三大豹皇血脉之一的疾风影豹。”“快看快看,好俊俏的公子啊!”......

    这些夜月殇倒是没在意,他正策划怎么教训夜月家族的人呢。

    “小殇啊,前面就要到夜月家族了。”夜月雄提醒道。

    “父亲,我知道了。”夜月殇握紧了拳头。

    一路上,夜月幽然倒是东张西望的,毕竟她已经十多年没回来了,不过东河郡变化不大,夜月殇没少听她的唠叨。

    东河郡,分为四大城区,每个城区都有一个大家族,由此便有了四大家族。而夜月家族便是西城区的大家族。

    终于,不多会,夜月殇便看到一个大宅院,大门之上正书“夜月”两个大字。夜月家族,到了。

    而门口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指着夜月殇一行人议论。

    “这夜月家族来人了,不知是哪位公子小姐,怎么没人出来迎接呢?”“咦,这不是夜月家的夜月雄吗?”“是啊,他怎么回来了?那旁边的,我倒是似乎能猜出了,恐怕是他女儿夜月幽然,这么些年过去,她怎么敢回来,这不是往火坑跳吗?”“我看未必,她要嫁给周家,倒是可能过上好日子哪!”.......

    对此夜月殇只是冷哼一声,他当即跳下豹皇背,走上前猛地推开夜月家的大门。

    “嗖!”就在这时,一支冷箭正迎夜月殇的面门而来。

    夜月殇一个折手,接下了这支冷箭。当即火元一出,将箭矢灼烧,烧到最后,箭头居然成了黑色,箭上有毒!

    夜月殇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个甩手,将仅剩的箭头抛射进了大门之上。

    夜月殇身后的夜月雄和夜月幽然亦是心寒极了。

    “难道这就是夜月家族的待客之道吗?”夜月殇边问边走进了夜月家族内。后面跟着夜月雄夜月幽然在后面便是凌天疾影,最后是金焰雕。

    一进宅院,夜月殇便看见了整齐站立的一支队伍。带头是一个精瘦的中年人,旁边是两个壮硕的中年人,三人修为都是超凡后期。

    射毒箭的,正是左边壮硕男子。这时左边男子开口喝道:“哪来的黄毛小子,我夜月家族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说着他便冲向夜月殇,“哼!”夜月殇冷哼一声,挥拳一轰,男子直接被轰倒在地,痛苦呻吟。

    “跟我说话,你还不够格!”夜月殇用寒冷的口气说道。这一举动瞬间引起一阵骚动。

    “在下是夜月家族族长夜月肖,不知贵客来临,有失远迎!还请公子到堂内喝茶!”带头中年男子眼皮一跳,笑着说道。

    但是夜月殇却不为所动,定在原地。“哦?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够格和我说话?”夜月殇冷笑道。

    听闻此言,夜月肖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瞬间冷了下来:“小鬼,给你脸你不要,就别怪我了!听我令,超凡境族人一起上!”

    “看来我刚才的威慑力不够大啊?”夜月殇眼色一冷,顿时一股威压降临。

    夜月肖以及几个跃跃欲试的夜月族人瞬间呆在原地。“怎么会,明明是超凡中期的小鬼,怎么威压都跟得上老祖了?难道此子也是秦家人?”夜月肖眼里充满了惊慌。

    夜月殇上前一脚,夜月肖倒在地上,猛吐一口鲜血。

    “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怕不是来迎接我们的吧?”夜月殇一个跨步,抓着其中一个族人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告诉我,你们打算做什么?不然,你的命就别要了!”夜月殇喝道。

    “我......我说,是族长让我们来......来开家族大会,惩罚罪人夜月雄父女。”那人脸憋得通红,眼里满是恐惧。

    夜月殇将此人重重摔在地上,怒喝:“一群败类!”

    接着夜月殇猛地施加威压,夜月族人一个个纷纷被压迫跪在地上,不一会,就剩几个超凡后期的了,夜月殇又施加灵魂力的威压,这样才压得他们都跪下。

    而他们的面前,正是夜月雄父女!

    这时,夜月肖的脸都气得发青,“啊啊啊~!小子,你等着,等老祖来了,有你好受的!”

    “都这副模样了,还敢恐吓我?”夜月殇笑道,看着这群脸色难看的夜月族人,这样才解恨!

    就在这时,一股威压竟然开始和夜月殇对抗起来。夜月殇分心起来,不多会,夜月族人便都站了起来。

    “终于来了吗?”夜月殇双眼一眯。

    来者正是夜月老祖——夜月浩,只见他一副老者模样,但是精气神倒是挺足,怕是跟他灵境修为分不开关系,他的鹰钩鼻倒是给他添了几分奸诈。

    夜月浩正是感应到威压才赶来的,结果这一切源于一个超凡境的少年,这令他对夜月殇的身份怀疑起来。

    “这位少侠,不知族人怎么冲撞了阁下,望阁下原谅!”夜月浩笑着说。

    “哈哈哈,想让我原谅,办法倒是有一个。”夜月殇故作玄虚道。

    “哦?不知什么办法?”“简单,你给夜月雄父女跪下!”

    “小子,你找死!”“老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就这样,夜月殇和夜月浩冲撞起来。夜月浩祭出了长刀,夜月殇祭出了长枪。两人混战起来,夜月族人吓得连忙让开。

    夜月殇长枪舞动,如同一头蛟龙,既爆裂又灵动,令人无法捉摸,“九雷劫”引动,可攻可守,激烈善变。不过夜月浩毕竟是个空灵境初期,灵力浑厚,一时之间,夜月殇竟隐隐处于下风。

    就在这时,夜月肖率几个超凡境突然冲向夜月雄,这时凌天疾影直接应战,凌天疾影战斗毫无压力。

    而夜月殇这边就有些不得势,虽说“九雷劫”兵法极为完美,但夜月浩毕竟境界高了夜月殇一大境,所以夜月殇只能勉强应付,不过这已经震惊了夜月浩,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绝顶天才。

    不过夜月殇还有后手,他心意一动,眉心处立刻多了一个泛着红色的灵符,这就是“狂灵符”,夜月殇瞬间觉得灵力暴增,瞬间占据上风。

    这还没完,夜月浩这边突然出现了熊熊火焰,紧紧困锁着夜月浩。

    夜月殇乘机猛攻,最后夜月浩被打得吐血,成了重伤。这时夜月殇才收手。

    这时,夜月雄父女看到这幕,激动得热泪盈眶。

    而被凌天打得后退的夜月肖注意到这一幕,心瞬间凉了半截:“完了,我夜月家族要遭殃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元殇】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