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春染绣塌 > 第十二回 二人畅欢寻奸计

第十二回 二人畅欢寻奸计

作者:西湖渔隐主人 发表时间:2019-11-22 20:29:22 更新时间:2022-08-08 09:27:08
    第十二回  二人畅欢寻奸计

    诗曰:

    祸福善理无讹,反笑奸人作孽多;

    恩怨岂无酬志日,满门只寻财色计。

    且说这日,寡妇将店子典与赵官,然赵官早看好店子生意,心中甚欢喜,遂摆下佳肴美酒,宴请那寡妇三人,席间,觥筹交错,好生热闹,赵官劝道宇多吃了几杯,多有些醉意,贵梅遂扶道宇睡去。

    那寡妇见之,不得言语,摇头长叹一声,道:“入暮残年,日子怎么熬得?”遂与赵官罗嗦几句,各自回房去了。

    且说贵梅,将道宇扶回房中,欲抽身出门,不想被道宇紧搂干杯中,挣脱不得,便对道宇道:“怎生得如此,婆婆要是知晓,可不得了哩。”

    道宇笑道:“知晓又怎么,恐他打骂你不成?”

    贵梅不语,道宇又道:“我的亲肉乖乖,真的傻得可爱,那日我与你在灵棚行那云一雨一事,早已被他察觉了。”

    贵梅一惊,道:“你怎的晓得?”

    道宇笑道:“那晚我去他房中,见他裤儿温湿,嗅之,恰似那红烛上的味儿。”

    贵梅又道:“岂不是他真的去过灵棚,且见了你我行那云一雨一,顿时欲火难禁,又不便进入,而用红烛止痒?”

    道宇将贵梅搂的更紧,笑道:“是也!是也!既如此,又何妨呢?”

    贵梅点点头,笑而不答,道宇遂抱起贵梅,放倒在床,道:“心肝,你这几日花一心照命,若得与你长久衾共枕,受用着你这标致美人,亦不枉来世一趟。”

    言毕,遂卸下贵梅衣裤。自个儿也脱个干净,一手勾了贵梅粉颈,一手伸去摸他牝一户,但觉得光软如绵,如似温酥馒头一般,挖个指头进去探探,紧暖柔腻,妙得很,煞是有趣,遂道:“乖乖生得这般妙晶,丰隆光润,柔滑如脂,若我能终身受用,乃我前世修来福份,如今我娘子已逝,不知你肯跟我否?”

    贵梅撅个小嘴,娇滴滴地道:“跟着你,岂不便宜了你?况房子刚典,尚有八百两银子。我还未享用哩!”

    道宇听罢此言,倒给他提了个醒儿,思忖道:“贵梅想有此意,银子尚在寡妇房中,若骗得到手,岂不成一箭双雕?”遂对贵梅道:“你且愿意,莫如想个法儿,将银子全部弄到,便逃罢了。”

    贵梅道:“有甚法儿可想?”

    道宇沉思片刻,道:“你且不急,待我说来,次日天明,你须早起,顺惠水城方向而去,在途中等着,我自有办法,将八百两银两骗到,与你相会。”

    贵梅又问道:“如若被婆婆觉察,岂不是糟了?”

    道宇笑道:“甚话?你且放心便是!”

    二人笑笑,道宇便扒上身,道:“我的亲娘子,你动也不动,待我弄你个爽利。”遂腿压着腿,不住地乱迭。

    贵梅笑骂道:“好个浪货,这样得紧。”口内虽如此说,下面不知不觉也有些发作,默默暗咽涎唾。

    道宇知他已有兴,蓦地提起两只金莲,笑道:“待我做个和尚撞钟罢!”

    此时贵梅已调的心内火热,神魂无主,凭他做作,道宇遂挺着物伸将过去,贵梅掀开半边。扶他凑在牝上,道宇就是一刺,秃的入进,贵梅顿闪一下,不慎那物耸入门,周围裂痛,连忙伸手捻住了,热如火,硬如铁。便道:“心肝,你且慢用,奴有些痛!”

    娇啼婉转,甚觉可爱,道宇听了,遂软软轻轻,浅送轻提,温存多时,渐渐滑落,已入佳境,心肝宝贝儿乱叫,道宇挺身驰骤,直刺花房,弄得贵梅如风中卷絮,腰臀底摆,四肢颠簸,叫快不绝。

    贵梅兴大发,一户内犹如虫钻一般,把个臀儿高高撅起,一迎一凑,道宇兴亦起,遂发狠顶了一阵,贵梅口里哼呀直叫,下面亦唧唧有声,浪水直流。

    弄有两个时辰,道宇渐感体困力乏,口内气喘嘘嘘,道:“心肝,受用我死了。”嘴里是说,但抽送渐慢,贵梅急了,遂翻身爬起,推倒道宇,腾身跨上,照准物,用力往下一桩,被紧紧箍住,间不容发,妙不可言,遂在上面连蹲几蹲,伏身于道宇身上,脸偎着脸,吐送丁香过去,含于道宇口中,吮了几吮,道宇以舌答之,彼此合来吐去。

    道宇不禁勃然,又腾身而起,将贵梅压在下面,叫道:“我的心肝娘子,好标致的人儿。”紧紧抱定了,发狠送了千二三百余抽,泄了。

    道宇连叫有趣,遂又咬住嘴唇,将舌儿含砸一会,方才揩拭,侧身交股,并头而眠,欲知次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春染绣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