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剪灯新话 > 卷一 水宫庆会录

卷一 水宫庆会录

作者:瞿佑 发表时间:2020-08-28 21:02:57 更新时间:2022-08-08 12:38:07

元至正四年,潮州儒生余善文白天在家里闲坐,忽然有两个力士,头戴黄头巾,身穿绣花衣服,从外面走进屋来,向他致敬,说:“南海龙王广利王有请。”善文惊讶地说:“广利王乃是南海之神,我善文是尘世中人,阴阳路途不同,彼此有什么相干呢?”二人说:“您只管前行,不要推辞。”

  于是,余同他们一齐出南门外,看到一条大红船停泊在江边,登上船,有两条黄龙护卫而行,快如风雨,瞬息之间已经到了龙宫。停在门前,二力士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来请他进去。广利王亲自走下台阶迎接,说:“久仰您的声誉,因此有请大驾,还希望不要诧疑见怪。”

  随即,引他走上台阶,要与他对面而坐。余善文敬畏不安,连连谦退。广利王说:“你住在阳界,我居于水府,互相并不统辖,可不必推辞。”善文说:“大王您高贵尊严,在下乃一介穷书生,如何当得起这么隆重的礼仪!”坚决推辞。

  这时,广利王手下两个臣子叫鼋参军、鳖主簿的,小步疾行而出,启奏说:“客人所言极是,大王应顺从他的请求,不应自减声威与德行,有失体统。”广利王于是居中而坐,另外安放一榻在右边,让善文坐。并说:“寒舍偏僻简陋,向与蛟鳄、鱼蟹为邻居,无以显示神威,宣扬天命。现在打算另外构筑一殿,命名为‘灵德’,工匠已发动,木石等建筑材料都已具备,所缺少的唯有一篇上梁文而已。听说君子您拥有非凡的才能,怀藏济世的谋略,因此特意邀请您到这里,希望能替我撰写此文。”

  说完,即刻命侍从拿出白玉砚,捧上毛笔,又备了一丈多长鲛绡纱,放在善文面前。余善文低头听命,笔走纱面,一挥而成,未作任何修改。那文章说道:

  天地之间,海为最大;人物之内,神为是灵。既属于人们供奉的神灵,怎能没有壮丽的宫室?因此重建宝殿,新定美名;挂龙骨作为大梁,灵光耀日;排鱼鳞作瓦片,瑞气蟠空。列明珠白壁之帘栊,接青雀黄龙之舸舰。精美的小窗开启时海色在户,华丽的宫门打开时有云影降临屋中。雨顺风调,威镇南海八千余里;天高地厚,流传后世亿万斯年。汇入江汉东流之水,接纳溪湖汇来之波。河湖水神,纷纭而到;鬼国罗刹,接踵而来。岿然独存若鲁灵光殿,美丽堂皇像汉景福宫。控制蛮荆而接引瓯越,永壮宏规;上达天庭而呈上贵重的琅□,宜兴善颂。遂为短唱,助举修梁。

  抛梁东,方丈篷莱指顾中。笑看扶桑三百尺,金鸡啼罢日轮红。
  抛梁西,弱水流沙路不迷。后夜瑶池王母降,一双青鸟向人啼。
  抛梁南,巨浸漫漫万旅涵。要识封疆宽几许,大鹏飞尽水如蓝。
  抛梁北,众星绚烂环辰极。遥瞻何处是中原?一发青山浮翠色。
  抛梁上,乘龙夜去陪天仗。袖中奏里一封书,尽与苍生除祸瘴。
  抛梁下,水族纷纶承德化。清晓频闻赞拜声,江神河伯朝灵驾。

  伏愿上梁之后,万族归仁,百灵仰德。珠宫贝阙,上应天上的日月星辰;衮衣绣裳,具备人间的多福多寿。

  写完,进献给广利王。广利王大喜,选择吉日完工,派使者到东、西、北三海,请各位龙王来赴庆祝宫殿落成之会。

  第二天,三位海神都到了,随从着千乘万骑,神龙猛蛟,在前后跳跃,长鲸大鲲,在左右奔驰。至于一般的鱼头鬼面等差役及手执旌旗,拿着戈呀戟的,也真不知道有多多少少。这一天,广利王头戴通天冠,身披绛纱袍,手持碧玉圭,跑到门前迎接,礼节十分庄重。三位海神亦各打扮得冠冕堂皇,整饬好他们的剑柄,服饰仪表显得庄严敬肃,只不过所穿的衣袍,各随其方位有异而颜色不同。

  寒暄已毕,宾主作揖谦让而坐。余善文穿着平民的服饬也坐在殿角。他正打算与三位海神叙礼相见,忽然东海龙王广渊王座后有一个随从大臣,头戴御史法冠,长着长长胡子,名叫赤鱼军公的,跳跃到广利王面前询问道:“今天贵殿落成,特地为三位龙王安排了这个盛会,纵然是长江汉水之长,河川湖泊之君,都不得厕身其间,出席会议,这礼可以算得上隆重庄严了。可那个穿平民服饰、坐在角落里的是什么人?怎么敢乱闯到这里来了!”

  广利王闻声道:“这位乃是潮阳德才出众的余君善文,我建造灵德殿,特地邀请他来作上梁文的,所以就留他在这里了。”广渊王见状,急忙说:“文人在座,你哪来那么多话?还不给我退下!”赤鱼军公于是惭愧地退了下去。

  一会儿上酒奏乐,有二十个美女,振摇着珠玉串成的耳饰,拖曳着灵巧轻便的衣裾,列队在筵前步履轻快地跳起舞来,还唱起凌波之歌:

  若有人兮波之中,折杨柳兮采芙蓉。振瑶环兮琼瑶,[钅坚]锵鸣兮玲珑。衣翩翩兮若惊鸿,身矫矫兮如游龙。轻尘生兮罗袜,斜日照兮芳容。蹇独立兮西复东,羌可遇兮不可从。忽飘然而长往,御泠泠之轻风。

  跳完舞,又有四十个小歌童,打扮新颖别致,舞动香袖,在庭下跳起采莲队舞,还唱起采莲曲:

  桂棹兮兰舟,泛波光兮远游。捐予□兮别浦,解予玉兮芳洲。波摇摇兮舟不定,折荷花兮断荷柄。露何为兮沾裳?风何为兮吹鬓?棹歌起兮彩袖挥,翡翠散兮鸳鸯飞。张莲叶兮为盖,缉藕丝兮为衣。日欲落兮风更急,微烟生兮淡月出。早归来兮难久留,对芳华兮乐不可以终极。

  两支舞完毕,而后敲起灵鼍鼓,吹起玉龙笛,众乐齐鸣,宾主觥筹交错,畅饮尽欢。于是,东、西、北三位海神共捧一杯酒,向余善文致敬说:“我们僻居边远角落,没见过隆重的仪式,今天盛会,能够看到如此盛大的礼仪,而且有幸在这里遇到你这位大君子,真是倍增荣耀。希望你能作一首诗以记载盛会,使之流传于龙宫水府,或许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不知可不可以?”余善文推辞不掉,于是写下《水宫庆会》诗二十韵:

  帝德乾坤大,神功岭海安。
  渊宫开栋字,水路息波澜。
  列爵王侯贵,分符地界宽。
  威灵闻赫弈,事业保全完。
  南极常通奏,炎方永授官。
  登堂朝玉帛,设宴会衣冠。
  凤舞三檐盖,龙驮七宝鞍。
  传书双鲤跃,扶辇六鳌蟠。
  王母调金鼎,天妃捧玉盘。
  杯凝红琥珀,袖拂碧琅□。
  座上湘灵舞,频将锦瑟弹。
  曲终汉女至,忙把翠旗看。
  瑞雾迷珠箔,祥烟绕画栏。
  屏开云母莹,帘卷水晶寒。
  共饮三危露,同餐九转丹。
  良辰宜酩酊,乐事称盘桓。
  异味充喉舌,灵光照肺肝。
  浑如到兜率,又似梦邯郸。
  献酢陪高会,歌呼得尽欢。
  题诗传胜事,春色满毫端。

  诗写完奉呈后,宾主十分高兴。不久,太阳落下山顶,月亮从东谷升起,诸位海神吃得大醉,由人扶着出殿,各自返回他们的水国,而车马布集的声音,过了很长时间仍不停止。第二天,广利王特地设宴答谢余善文。吃完饭,广利王命下属用玻璃盘盛放了十颗夜明珠、二枝通天犀牛角,作为诗文的报酬,又派二个特使送他回家。余善文回到家里,将所带来的珍宝,卖给了一家波斯珠宝店,获得亿万财产,于是成为豪富之家。日后,余善文也不把功名放在心里,丢弃家庭外出学道,遍游名山大川,世人也不知道他的结局下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剪灯新话】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