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剪灯新话 > 卷二 渭塘奇遇记

卷二 渭塘奇遇记

作者:瞿佑 发表时间:2020-08-28 21:03:11 更新时间:2022-08-08 12:38:08

至顺中,有王生者,本士族子,居于金陵。貌莹寒玉,神凝秋水,姿状甚美,众以奇俊王家郎称之。年二十,未娶。有田在松江,因往收秋租,回舟过渭塘,见一酒肆,青旗出于檐外;朱栏曲槛,缥缈如画;高柳古槐,黄叶交坠;芙蓉十数株,颜色或深或浅,红葩绿水,上下相映;白鹅一群,游泳其间。生泊舟岸侧,登肆沽酒而饮,斫巨螯之蟹,烩细鳞之鲈,果则绿橘黄橙,莲塘之藕,松坡之栗,以花磁盏酌真珠红酒而饮之。肆主亦富家,其女年十八,知音识字,态度不凡,见生在座,频于幕下窥之,或出半面,或露全体,去而复来,终莫能舍。生亦留神注意,彼此目成久之。已而酒尽出肆,怏怏登舟,如有所失。是夜遂梦至肆中,入门数重,直抵舍后,始至女室,乃一小轩也。轩之前有葡萄架,架下凿池,方圆盈丈,以文石,养金鲫其中;池左右植垂丝桧二株,绿荫婆娑,靠墙结一翠柏屏,屏下设石假山三峰,岌然竞秀;草则金钱绣墩之属,霜露不变色。窗间挂一雕花笼,笼内畜一绿鹦鹉,见人能言。轩下垂小木鹤二只,衔线香焚之。案上立一古铜瓶,插孔雀尾数茎,其傍设笔砚之类,皆极济楚。架上横一碧玉箫,女所吹也。壁下贴金花笺四幅,题诗于上,诗体则效东坡四时词,字画则师赵松雪,不知何人所作也。

第一幅云:

春风吹花落红雪,杨柳荫浓啼百舌。

东家蝴蝶西家飞,前岁樱桃今岁结。

秋千蹴罢鬓,粉汗凝香沁绿纱。

侍女亦知心内事,银瓶汲水煮新茶。

第二幅云:

芭蕉叶展青鸾尾,萱草花含金凤嘴。

一双乳燕出雕梁,数点新荷浮绿水。

困人天气日长时,针线慵拈午漏迟。

起向石榴畔立,戏将梅子打莺儿。

第三幅云:

铁马声喧风力紧,云窗梦破鸳鸯冷。

玉炉烧麝有余香,罗扇扑萤无定影。

洞箫一曲是谁家?河汉西流月半斜。

要染纤纤红指甲,金盆夜捣凤仙花。

第四幅云:

山茶未开梅半吐,风动帘旌雪花舞。

金盘冒冷塑狻猊,绣幕围春护鹦鹉。

倩人呵笔画双眉,脂水凝寒上脸迟。

妆罢扶头重照镜,凤钗斜压瑞香枝。

女见生至,与之承迎,执手入室,极其欢谑,会宿于寝。鸡鸣始觉,乃困卧篷窗底耳。

自后归家,无夕而不梦焉。一夕,见架上玉箫,索女吹之。女为吹《落梅风》数阕,音调嘹亮,响彻云际。一夕,女于灯下绣红罗鞋,生剔灯花,误落于上,遂成油晕。一夕,女以紫金碧甸指环赠生,生解水晶双鱼扇坠酬之,既觉,则指环宛然在手,扇坠视之无有矣。生大为奇,遂效元稹体,赋会真诗三十韵以记其事。诗曰:

有美闺房秀,天人谪降来。风流元有种,慧黠更多才。

碾玉成仙骨,调脂作艳胎。腰肢风外柳,标格雪中梅。

合置千金屋,宜登七宝台。妖姿应自许,妙质孰能陪?

小小乘油壁,真真醉彩灰。轻尘生洛浦,远道接天台。

放燕帘高卷,迎人户半开。菖蒲难见面,豆蔻易含胎。

不待金屏射,何劳玉手栽。偷香浑似贾,待月又如崔。

筝许秦宫夺,琴从卓氏猜。箫声传缥缈,烛影照徘徊。

窗薄涵鱼,炉深喷麝煤。眉横青岫远,鬓绿云堆。

钗玉轻轻制,衫罗窄窄裁。文鸳游浩荡,瑞凤舞。

恨积鲛绡帕,欢传琥珀杯。孤眠怜月姊,多忌笑河魁。

化蝶能通梦,游蜂浪作媒。雕栏行共倚,绣褥坐相偎。

啖蔗逢佳境,留环得异财。绿荫莺并宿,紫气剑双埋。

良夜难虚度,芳心未肯摧。残妆犹在臂,别泪已凝腮。

漏滴何须促,钟声且莫催。峡中行雨过,陌上看花回。

才子能知尔,愚夫可语哉!鲰生曾种福,亲得到逢莱。

诗讫,好事者多传诵之。明岁,复往收租,再过其处,则肆翁甚喜,延之入内。生不解意,逡巡辞避。坐定,翁以诚告之曰:“老拙惟一女,未曾适人,去岁,君子所至,于此饮酒,偶有所睹,不能定情,因遂染疾,长眠独语,如醉如痴,饵药无效,昨夕忽语曰:‘明日郎君至矣,宜往侯之。’初以为妄,固未之信,今而君子果涉吾地,是天假其灵而赐之便也。”因问生婚娶未曾,又问其门阀氏族,甚喜。肆翁即握生手,入于内室,至女所居轩下,门窗户闼,则皆梦中所历也;草木台沼、器用什物,又皆梦中所识也。女闻生至,盛妆而出,衣服之丽,簪饵之华,又皆梦中所识也。女言:“去岁自君去后,思念切至,每夜梦中与君相会,不知何故。”生曰:“吾梦亦如之耳。”女历叙吹箫之曲,绣鞋之事,无不吻合者。又出水晶双鱼扇坠示生,生亦举紫金碧甸指环以问之。彼此大惊,以为神契。遂与生为夫妇,于飞而还,终以偕老,可谓奇遇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剪灯新话】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