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 第八讲 曹家浮沉之谜

第八讲 曹家浮沉之谜

作者:刘心武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9-11-27 22:28:26 更新时间:2022-08-08 09:32:13
  围绕着秦可卿的原型之谜,我们开始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皇族中进行艰难的探寻。而康熙四十七年发生的帐殿夜警事件以及随后的一系列事件,不仅影响到宫廷内部,也影响着整个朝野,对曹雪芹的家族自然也有巨大的影响。

  那么,曹家跟康熙皇帝、跟太子胤礽究竟是什么关系?康熙的皇位继承经历了怎样曲折的纠葛?曹家与雍正皇帝关系又如何?曹家在宦海中的这种浮浮沉沉、起起落落又是如何折射到《红楼梦》里面去的?著名作家刘心武在探寻秦可卿原型之旅的过程当中,把曹家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中的经历进行了认真的梳理,从而为揭开秦可卿的身世打开了一扇奇妙之窗。

  曹家与清朝皇族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明朝末年。明朝天启元年即公元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率领后金八旗兵攻占沈阳、辽阳一带,曹雪芹的祖上被俘投降,后来被分配到多尔衮属下成为家奴。清朝顺治元年即公元1646年,清朝定都北京,曹家也跟随着大军入了关。顺治八年,顺治将多尔衮的正白旗收归自己掌管,曹家也由王府包衣转为内务府包衣,成为皇帝的家奴。这时,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也由王府护卫升任内廷二等侍卫。“内廷”就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曹玺在这种地方当差,他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和皇家的人接触,取得他们的喜欢和信任。三年以后,康熙皇帝出生。按清朝的制度,凡皇子、皇女出生后,一律在内务府三旗包衣妇人当中,挑选奶妈和保母。曹玺的妻子也就是曹寅的母亲孙氏,被选为康熙的保母。曹家与清朝皇室宗族的关系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曹家与康熙皇帝的关系是如此的密切,从几件事情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一是从康熙二年开始,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以及父辈的曹颙、曹頫连续三代四人六十五年担任江宁织造,也就是负责织办宫廷用的绸缎布匹,并多次兼任两淮盐差的肥差。另外,康熙六次南巡,四次由曹家接驾,可谓皇恩浩荡,荣光无限。曹家与康熙皇帝的这种亲密关系,自然也影响着曹家与太子胤礽的关系。那么,曹家与太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这种关系在《红楼梦》中会有什么体现吗?

  尽管曹家与康熙、与太子的关系极为密切,但是这种与皇家的密切关系随着雍正皇帝的继位而发生了重大变化。对于雍正皇帝的继位,史学界历来争议极大,民间传说也很多。这个平时一向表现谦和恭顺、笃信喇嘛教的四阿哥,为什么能在康熙的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登基大宝?他为什么能够准确知道康熙皇帝病危的时间呢?

  在康熙朝后期的时候,由于日用排场、应酬送礼,特别是康熙四次南巡的接驾等等,在经济上给曹家造成了巨额的亏空。等到雍正皇帝继位的时候,曹家已经是危机重重了。那么,与康熙皇帝有着密切关系的曹家,会在康熙的继任者雍正手中得到保全吗?雍正是否会对失去强大保护的曹家网开一面?“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雍正皇帝,在继位之后又会做些什么呢?

  宫廷里面这样一些变故,这样一些情况,不仅是影响到宫廷本身,影响到皇族本身,也整个影响到朝野,特别影响到官僚集团,影响到上上下下各级官员,也包括曹家。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知道,曹家跟康熙、和太子的关系太密切了,而且他们也无法把康熙和太子的关系裁开,康熙在那么多年里面都这么信任太子,都培养他,大家已经习惯了。我要是对康熙好的话,我对他效忠的话,我就同时得效忠太子,是不是啊?我要效忠太子,就意味着我效忠着康熙,这俩人应该是不可分割的,没有必要两说的,我不能采取两种态度的,曹家就是这么对待他们的。

  康熙几次南巡,都带着太子一块儿到南方去。到了南京,到了江宁以后,不住在别的官员安排的行宫,就住在他的发小曹寅他们家。就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的发小,发小是一句北京话,就是说从小一块长大的小伙伴、小朋友,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是跟曹家的历史有关系了。

  在前几集里面已经跟大家说过了,曹寅的母亲是康熙的保母之一,而且是保母当中最重要的一个,这个母亲姓孙,孙氏。大家知道,康熙小的时候是没有母爱的。首先没有父爱,因为康熙生出来以后,他的父亲顺治皇帝根本就不在意他,顺治皇帝当时忙什么呢?忙着讲恋爱,顺治皇帝当时忙着跟董鄂妃讲恋爱呢,是不是啊?他就盼着董鄂妃给他生儿子,董鄂妃后来真给他生了一个,他当时就当着群臣说,这个是我的第一个儿子。如果这个儿子一天天长大的话,这个皇位就传不到康熙那儿,明白了吧?就一定会传给这个儿子,可惜后来这个儿子也夭折了,没养大,就这样;顺治在他得病,身体不行的时候,还曾经想把他的皇位传给他的一个兄弟,都没想传给康熙。这个时候,顺治的母亲孝庄太后,她起了重要作用,后来她经过一番斡旋,最后落实了是康熙来继承顺治的皇位。所以康熙从小他没有父爱,他也没有母爱。为什么没有母爱?这倒不是因为他母亲不爱他,而是因为在清朝立下一个规矩,就是皇后也好,是其他的妃嫔也好,生了孩子以后,一律是搁在紫禁城以外去养,一年里面跟母亲见面的机会也就是逢年过节、一些大典的时候见一下,平常根本就不是在母亲跟前长大。是在保母跟前长大,孙氏就是康熙的保母。当时又由于清朝一种最可怕的病就是天花,就是出痘,是当时不可抗拒的一个病魔,一出现痘情,出现痘疹,就一片都得,死一大堆,特别是婴幼儿,死得特别多。皇宫也不例外,皇宫里面死去那些王子、公主,很多都是得天花死的,就是顺治皇帝本身和后来的同治皇帝,据说也都是得天花死的。所以痘病在当时,天花病在当时,是非常不得了的,一听就害怕。《红楼梦》里面有反映,记不记得啊?谁出痘了?正面描写?巧姐。巧姐出痘,你看王熙凤跟贾琏是多着急啊!当然贾琏是假着急,后来他利用那个机会去干别的去了,咱们不多说了,凤姐是真着急。康熙他在身体方面,他有一个优势,就是他很早就得了痘疹以后就好了,得了痘疹他就没死。天花这种病属于什么病呢?属于你得了没死,你就一辈子不会再得了,就是你获得了免疫力了。所以康熙就从成为所有顺治的儿子里面一个身体最有保障的人。这也是后来孝庄太皇太后做主,让康熙能成为皇帝的一张王牌,就是他得过痘了。因此现在你看康熙的画像,你得看仔细,看仔细据说也没用,你拿放大镜看脸也没用,因为不敢画。据说康熙脸上是有麻坑的,因为痘退了以后留下疤痕,不是很多,浅麻子。所以康熙整个的形象还是英俊的,有点浅麻子,可能就更是像水中浮萍一样,不但无损他的英武,可能还使他的相貌更有特点。康熙是这么一个人,康熙因为他得过了这个天花,而且好了,所以后来就不让他在宫里住,因为宫里还有一些王子可能正还在发作,就把他搬在紫禁城外,就是现在的东华门外面北长街,现在那个地方叫福佑寺,他是在福佑寺里面长大的。他整天眼前所见到的是他的保母,有人说那不就是喂奶的奶妈子是吧?不是。奶妈是喂奶的时候才来,这个保母的“母”没有“女”字边,不是现在的劳务公司、家政服务公司介绍那个保姆,不是那个字,就是“母亲”的“母”,就是替代母亲的一种女性。负责什么呢?负责全面培养他,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进行素质教育,从小教你你要站如松、坐如钟、卧如弓,你见人应该怎么样得行礼、请安,你社交活动当中怎么会坐有坐像,站有站像,你怎么和人对话的时候蔼人可亲,言词得当,全面培养他这个的,所以这个康熙打小就跟孙氏关系非常好,懂得他们这个关系了吧?

  康熙和曹寅的关系太不平常了,为什么说是发小呢?大家知道读书经常要有读伴,没有读伴的话,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就所谓叫“陪太子读书”,康熙那个时候当然没有立太子,那就是陪王子读书,谁来陪呢?往往就从保母的子女里面来选这个合适的少年。当时曹寅当时就选来陪着康熙一块儿来读书,是一个陪读。康熙当了皇帝以后,曹寅就成为他近身的侍卫,禁卫军当中的小头目,那当然太可靠了,是不是啊?一块儿玩儿大的,这个人来保卫他多合适啊!而且后来康熙除掉鳌拜,鳌拜是一个擅权的权臣,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法除掉他,你通过正式的手续是逮捕他的话吧,早有人通风报信了,而且他还可能反报复,他可能造反呢。最后通过一个什么办法?就是身边的一些侍卫包括曹寅都会摔跤,会摔跤,会摔跤的话,鳌拜进来见皇帝的时候,见康熙的时候,康熙是少年天子,就好像闹着玩儿似的,“把他给抓起来”,鳌拜就没怎么太反抗,因为都是些小孩儿,禁卫兵、侍卫、少年人、摔跤的,觉得拉拉扯扯、好玩,没想到真给他抓起来了,鳌拜身边也没有别的人,让谁来救他?没治了,就把鳌拜给除掉了,所以你想,曹寅的作用大不大啊?关系好不好啊?关系非常好。因此,康熙皇帝带着太子到南方去南巡的时候就住在曹寅家,住在江宁织造家。说实在话,这有点荒唐,因为江宁那边很多大官按官阶、按地位都比曹寅重要,更何况皇帝住的地方应该不是任何官员的官邸,应该是一个单独的行宫,康熙他就都没兴趣,你哪儿都别跟我说,我就只奔哪儿?我就奔曹寅家,就奔江宁织造那儿,我就住那儿。你看他们关系怎么样啊?住那儿以后,这是据正式的史料记载,孙氏当时还活着,曹寅的母亲还活着,(康熙)的保母还活着,孙氏,当然皇帝来了就要来谒见,要来见皇帝了,就要跪下了,因为皇帝嘛。康熙立刻把她搀起来,不让她跪,而且满脸喜色,叫做“见之色喜”,满脸高兴,而且还说了一句惊心动魄的话,跟周围大臣说,“此吾家老人也”,厉害不厉害?情不自禁,按说不应该这么说,你再喜欢她,她是一个保母而已,她是一个高级奴才罢了,但是他感情太深了,他说这是我们家的老人啊!这可是我们家的老辈子啊,他这么跟周围人说,所以被记录下来了。而且当时兴致非常高,正好萱草开花,萱花,萱草那个花在中国是象征孝顺母亲的,所以他就写了一个大匾,叫“萱瑞堂”。萱草正在开花,非常美丽,萱瑞堂,这是曹家和康熙的关系。

  太子跟曹家的关系说起来就没有这么多温馨的色彩了,就比较粗鄙。太子后来是一个很不像样子的人,到处掠取财物,多少钱他也不够用,多少银子他手里像流水一样花掉,太子是这么个人。他经常找曹家干什么啊?让他的奶公到曹家去取银子,取多少?摇摇摆摆一去,两万,开口就是两万啊,曹家就立刻想办法给他两万,给两万不就完了吗?过几天又来了,又要两万。所以他们的经济关系背后反映出来他们的权力关系。当然曹家希望胤礽、皇太子能够顺利接班,对不对啊?甭说别的,你要不接班的话,这银子不就白填了吗?是这么一个关系。

  有人就说了,你说了半天这跟《红楼梦》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是说清史了吗?你这是痛说清史啊!咱们不是《红楼梦》讲座吗?那么好,我就告诉你,曹家和康熙,和太子胤礽的这种亲密关系,被写进了《红楼梦》,写到哪儿了?不只一处,现在我仅举一处,就是第三回。第三回你读得细不细啊?第三回“林黛玉进府”,说“林黛玉进府”,我读得很细啊,说王熙凤怎么人没到声音先到,贾宝玉,怎么一看林黛玉没有玉,贾宝玉自己就一听这个话,就生气了,就把自己的玉拿着摔掉了,这不是很热闹吗?我都记得啊,可是你记不记得,林黛玉到了荣国府中轴线的那个大宅院的正堂,看见的匾和对联呢?那是很重要的一笔哟,你不能够错过哟。于是,你就在《红楼梦》第三回里面,看到了一个金匾、一副银联,请注意了,一个是金的,一个比它低一等,但是也不是很低,是银的。

  金匾上面写的是什么呢?写的是皇帝的御笔,三个大字,叫做是“荣禧堂”。刚才我刚讲过什么啊?康熙皇帝在曹寅的家里面写过一个什么匾呢?写过一个“萱瑞堂”,“荣禧堂”的物件原型就是后来一直挂在江宁织造府的“萱瑞堂”,你从这个字的含义上都可以看出它互相的联系,“萱瑞”跟“荣禧”都是一种吉祥的,预示着这个家族会越来越繁荣的这种含义在里面。所以,曹雪芹实际上是把他祖父家里面的金匾通过艺术升华,变化为了林黛玉到荣国府所看见的这个金匾了。这倒还罢了,她看见一副银联,而且曹雪芹用笔非常仔细,他不是马上接着写银联,他还隔了一些文字,再接着写银联,这个银联是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就是把乌木上抠一些槽,然后把银子压进去。这个对联我们都记得,因为在《红楼梦》上得清清楚楚,写的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这样一副对联,有印象吧?现在我告诉你,这个胤礽,作为太子的时候,他有一副对联是备受他的皇父康熙表扬,而且他到处把它写出来送人。史书上只是没有具体记载,他也写了送给了曹寅而已,他在江宁南巡的时候送给别的官员的记录都记载在案,他没事就写自己这个名对,这是他很小的时候就对出的一个好对子,这个对子是什么呢?叫做“楼中饮兴因明月,江上诗情为晚霞”。你把这两副对子对比一下,上联最后一字都是“月”,下联最后一字都是“霞”。我现在让你把林黛玉在荣国府所看到的那副银联,那副银色的对联和真实生活当中的胤礽当时在做太子的时候写的对联加以对比,你会发现这两副对联是有血缘关系的,是有一个从生活真实升华到艺术真实,也就是说,就是从一个生活中的原型物件,上升到一个作品里面的一个故事里面的物件,它之间有这个关系。

  我们从帐殿夜警往下捋,果然就发现清朝的康熙朝的皇帝和太子,和曹雪芹他自己家族的祖父一辈、父亲一辈,关系是非常密切,而到他写《红楼梦》的时候,他就把他从他祖辈、父辈那儿所传递过来的一些信息就很巧妙地写进了他自己的书稿里面,我想这个结论应该是成立的。有人可能要问了,说你说这些倒也还可以接受,只不过我们都知道后来康熙不就死了吗?结果太子不是也就没有能够接班吗?下面我还会讲到,太子后来第二次又被废了,太子后来虽然第一次废掉过了半年,不是又复位了吗?但是三年以后,他又被废掉了,又被废掉了,你想多大的波折啊!康熙他把太子第二次废掉之后,他就发誓不再公开地来立太子,也就是说不再公开地建储,他很显然是采取了一个秘密建储的计划。也就是说他从公开地指定太子建立皇权的储位,他把他的皇权移交形式变化为了秘密建储,就是我看重了某一个王子,我重点培养他,但是我不露声色,我不马上告诉他,你就是千岁了,这样他就容易骄横,容易产生其他的不好的心思。我信任他,但是我又控制他。当时,多数人都认为他所看好的十四阿哥,就是他的第十四个儿子,这第十四个儿子很有趣,他和四阿哥,就是后来成为雍正皇帝的那个哥哥是同母所生,他们两个是亲兄弟,就是他们即同父,又同母,是这样的亲兄弟。他信任十四阿哥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他让十四阿哥当抚远大将军,去西征,当西征大将军,给他以重兵,由他指挥。这个十四阿哥也很争气,在任抚远大将军过程当中收服了西藏,消灭了很多叛变的部族,使得清朝的政权更加巩固。他非常喜欢十四阿哥,看起来他确实想把他的皇位移交给这个儿子。可是他又病了,他又没觉得自己这次可能到了生命的终点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还能好,所以他就没有及时地把他所看重的十四王子从西北调回北京。当然如果真是下命调回的话,那也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大家知道当时的交通工具哪有现在这么发达啊?当时就是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拿着马鞭,抽这个马,一站站跑,也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到京城。他没来得及,把他心爱的十四阿哥叫回来,他就忽然就不行了,这次就病大发了,就弥留了,就是说他的生命就垂危了。在这个状况下,其他的王子也都不知道确切消息,就知道父王病了,但是有一个王子掌握康熙的病情,这就是他的第四个儿子胤禛,就是十四阿哥的同父同母的哥哥。

  他为什么能知道呢?平时这个四阿哥一副谦和的样子,在太子二废之后,好几个阿哥都想谋求自己被立为太子,比如说八阿哥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叫胤禩,胤禩就曾经起过坏心,就想谋求太子这样一个千岁爷的地位,康熙是提高警惕的,康熙曾经痛斥过八阿哥,没让他得逞。有的阿哥也还是蠢蠢欲动,或者联合起来,或者共同拥载一个,都希望通过皇权继承谋取好处。四阿哥平常显得很谦和,好像我不管这些事,再说他年纪也大了,他老四,年龄也很大了。他就在他的王府里面养喇嘛,现在北京有一处极有名的名胜,叫什么?叫雍和宫,就是由他的王府改造而成的,为什么成立一个喇嘛庙呢?就是他后来信奉喇嘛教,他在他的王府里面就养喇嘛,搞佛堂,这样就使大家觉得他是一个不必跟他去计较的人,就放松对他的警惕。万没想到,在康熙弥留的时候,掌握康熙病情唯一的一个王子就是这个四阿哥。他何以能够掌握康熙的情况呢?他就把当时的步兵统领叫隆科多给笼络住了,这个人很重要,这个人就等于是禁卫军的头目,懂了吗?皇帝得需要有人保卫啊,保卫皇帝的人是他得是一些军事人员,军事人员得有他的首领,这个首领就是隆科多,因此隆科多就掌握整个康熙帝的情况。当时康熙病得不行的时候不是在紫禁城里面,而是在西郊的圆明园,在那个地方。隆科多就等于把康熙控制起来,据说隆科多当时也有所考虑,在这个情况下,我应该投靠哪一个王子呢?最后对我有利呢?他想来想去跟他最密切的就是四王子,所以他就单独把康熙病得不行了,要死了的消息告诉了四王子。因此据史书记载,虽然历史书,这个历史记载后来雍正继位之后他是进行过一番修理的。即便这样也仍然留下痕迹,他一天之内好几次进入圆明园,而且能够直接逼近到皇父的病榻前,所谓探视皇父,比那个帐殿夜警,从帐篷裂缝向内窥视不是更可怕吗?康熙那么弥留的时候,一睁眼,一张大脸就在眼前晃,还不是说挺老远,窗户外头,挺恐怖的。最后康熙就死掉了,死掉以后就有两个权臣:一个是隆科多,还有一个是年羹尧,他们两个做主,就宣布说康熙帝临死的时候留下的遗嘱就是四阿哥特别好,四阿哥特别像我本人,应该把皇位传给他,这样雍正就匆匆当中就继位了。

  据说雍正继位的时候还表示非常地不情愿,好像做出一副苦苦哀求,说别让我当了,做出这个样子。但是一旦坐定了宝座,龙袍一旦穿到了身上,脸就往下一垮,那就不客气,我就是皇帝。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封官爵,大封爵位,把兄弟们,把一些功臣全都予以加封,他没有贬任何一个人。当时他同时就通知他的弟弟十四王子,火速赶回北京,因为父王去世了,我继位了,你要赶快回京城。当时出现这样一个事态,这个事态对曹家打击是非常之大的。因为在当时,曹家所交往的这些康熙的儿子当中,和许多的阿哥关系都比较密切。当然太子那一支是最密切的,此外有的也很密切,比如像八阿哥,九阿哥都很密切,但是偏偏和四阿哥关系比较疏远,没什么大关系。因此在康熙死了之后,曹家就面临一个灭顶之灾。当然,当时曹家无非是一个江宁织造,在雍正眼里面小菜一碟,因为他要对付的政敌太多了,是吧?他要对付哪些人呢?一个就是对付不服气的兄弟们,首先不服气的就是跟他同母的那个十四王子,据说十四王子回来以后根本不给他下跪,怎么回事啊?我这好好地回来你就当了皇帝了,我要给你行君臣之礼,天下哪有这等事,桀骜不驯。十四阿哥就不服,他的母亲,他们两个同一个母亲,他们的母亲也喜欢那个小儿子,并不喜欢雍正,所以雍正当了皇帝以后,马上就要给他母亲移宫,因为原来无非是康熙的一个侧室,现在就要把她尊为一个皇太后,就要移到皇太后住的专门的宫殿里面去,他母亲是坚决不移,等于也是对雍正不满意,向着这个弟弟。所以当时虽然雍正登上了宝座,情况很复杂,再加上八阿哥、九阿哥结成联盟,共同对付他,这两个人也是使尽了招数,要颠覆他的皇位。大家知道,后来雍正就把这个八阿哥、九阿哥往死了治,把他们圈禁起来治罪,革掉他们的爵位,甚至把他们革出了皇族,就是从宗族里面予以驱逐,而且还给他们两个各取了一个怪名字,一个叫阿其那,一个叫塞思黑。民间很多传说,说八阿哥被叫做阿其那,就是狗的意思;九阿哥就被叫做塞思黑,是猪的意思。其实根据清史专家的研究不是这样的,因为从满文里面,“阿其那”的音不意味着是狗,“塞思黑”这个音也不意味着是猪。经过一些专家的严密考证,认为阿其那还是八阿哥失败以后,自己给自己取的一个名字,意思是“俎上冻鱼”,俎就是案板,案板上面已经冻坏的鱼,就是等于任人宰割的意思,是一个失败者给自己取的很无可奈何的名字。而塞思黑呢?据专家考证,是“讨厌”的意思,在满语里面是讨人厌的意思。不管是什么意思,当时雍正所要面对的是很多的政敌,像他的八弟、九弟就是他首先要对付的政敌,这两个人后来被治得非常惨,后来这两个人相继地吃了东西以后立刻呕吐,很快就死掉了,据说是被他毒死的,这个传说是可信的,否则怎么会两个人死得那么巧,而且死法是一样的。他必予除之而后快,他要对付的还有另外几个兄弟,就不细说了。

  同时他要对付谁呢?他要同时对付隆科多和年羹尧。有人说,你是不是说差了?不是这两个人帮他登上王位的吗?这两个人知道得太多了。有时候在皇帝面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是死罪,有的时候,你知道得太多你也是死罪。这两个人就知道得太多了,大家懂我的话吧?是吧?所以他必须把这两个人治掉,后来这两个人都被治了罪。所以他很忙,他上任以后,他很忙活,他顾不到那些更小的官员,当然他及时把李煦给惩处了,在雍正元年,李煦就被收拾了,就是曹寅的姻亲,就是他妻子的哥哥,大舅子,就被整治了。当时那个时候曹寅已经去世了,那个时候曹家是曹頫在担任江宁织造。李煦被治了以后,在雍正三年的时候,雍正就把曹頫交给了怡亲王看管。

  允祥他是原来在康熙的所有的王子当中是最不得志的一个,怎么不得志呢?大家知道,后来康熙就等孩子们长大了,儿子们长大了,就纷纷地封爵,给爵位,这很正常吧?不能只是说老二是个太子,其他的怎么算呢?分别比如说封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等等。很奇怪的是,他两次封爵,第一次允祥年纪还小,没封上,倒还好解释;第二次允祥下面那个弟弟都封上了,允祥就愣没封,在康熙死以前,惟一没有被封爵位的成年的儿子就是这个允祥,就没封他,为什么没封他?经过后来一些分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猜测。上一讲我讲到帐殿夜警还记得吧?帐殿夜警,康熙皇帝觉得有人从他的营帐外面裂缝向内窥视,这是有人告密的,谁告的密呢?实际上是两个人:一个是大阿哥;还有一个告密者,很可能就是这个允祥,就是他。但是这个事康熙后来不好对别人说,康熙表达方式之一就是始终不封他爵位,他就成了一个很尴尬的人物,他跟其他那些兄弟一样,都是皇帝的亲儿子,但是别人都封了这样、那样的爵位,就是他,始终就是一个王子的身份,没有任何爵位。可是,雍正一当权,立即封允祥为亲王,最高的爵位,怡亲王,而且对他非常地信任。所以在雍正三年的时候,雍正他才腾出手来惩罚曹家,惩罚曹頫,先把他交给怡亲王去,雍正就跟曹頫说,你别乱找门路了,你有什么事,你就跟一个人说,你就跟怡亲王说,怡亲王他疼爱你,所有事他能帮你解决,大意是这么个意思。雍正当然不是当面说,而且是在曹頫的奏折上加一些批语,大意就是这么个意思,这就对曹家很不利了,是不是?因为在康熙朝一个最不受宠的王子现在成了亲王,曹家的命运掌握在他手里面,这不是什么好事。据说,怡亲王确实这个人还不是特别凶恶,所以对曹家,他也没有添油加醋地帮着雍正立即加以毁灭性打击。直到雍正五年,雍正才彻底腾出手,把其他的政敌都处理差不多了,开始处理那些他不喜欢的官员。他有一个基本原则,凡是当年他父亲喜欢的,他都不喜欢;凡是他父亲不喜欢的,他就偏要喜欢。雍正在这样一个思维的情感的支配下,就整治了一大批在他父亲那个朝代里面受宠的官员,其中包括曹頫.在雍正五年就把曹家给查抄了。雍正六年,就把曹頫逮京问罪,枷号了。虽然在北京也拨了一个很小的院子给他们家住,但是曹頫被“枷号”,“枷号”就是每天得上班,上班干什么?就是带上大的木枷,甚至上面有的时候还有铁包的边或者铁木结合的东西带着,带着以后在街上站着,站着干什么呢?你还不能不出声,要不断地喊,我有罪,我有罪,你有什么罪,你得跟过路人说清楚,很惨,就示众。曹頫是这样一个很悲惨的境遇。

  但是,在《红楼梦》里面,我们仔细阅读《红楼梦》就发现,雍正朝曹家的某些情况在《红楼梦》里面是很少被写到的,即便是从生活的原生态上升为艺术的情景也都比较少。曹雪芹好像他不太愿意写这一段,曹雪芹他重点写的是乾隆那一朝发生的故事,那一朝的上层的政治权力的斗争就更多地折射到了《红楼梦》的文字里面。我自己在探寻秦可卿原型之旅当中得到很多乐趣,我愿意把我的乐趣拿来和大家分享。所以说,我不想简单地马上所谓告诉你这个原型是谁,我恳请大家跟我一起继续我们愉快的探索原型之历史旅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