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作者:浮石 发表时间:2020-02-18 22:50:35 更新时间:2022-08-08 09:54:05

    平平静静地过了两天,徐艺再没有打电话来催款了,祁雨和葛云还有健哥那边却也没有了消息。

    市中院司法技术室彭主任儿子如愿考上了大学,明天的答师宴定在巴蜀布衣酒楼。消息是丛林告诉张仲平的,张仲平对于去不去有点犹豫。丛林说:“你别去了?你在中院认识那么多人,在宴会上晃来晃去的,不太好,打个红包就行了。”张仲平也是这样想的,如果市中院的其他朋友以为他跟彭主任走得很近,今后办事反而不方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张仲平也不能错过跟彭主任走得更近一点的机会。但这只要两个人心里有数就行了,用不着让别人都看到,所以,红包是一定要送的,却又不能在彭主任的办公室送。市中院新的办公楼刚刚修好,还没有搞装修,他们现在的办公条件并不是很好,彭主任还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如果在送红包的时候彭主任再客气一下,被随便一个撞进来的人看到就不好了。彭主任的公子能够如愿录取,张仲平是出了大力气的,这点彭主任心里最清楚,已经说了几次要拜托张仲平请教委的那个同学。因为有这层关系,彭主任收红包的时候肯定会要客气一下,如果两个人能够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见面就方便多了。

    为了弄清楚彭主任在不在法院,张仲平用神州卡的那部手机往他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如果是彭主任接的电话,张仲平准备不吭声就把电话撂下。电话响了没有人接,张仲平因此猜测彭主任在外面。换部手机打他的手机,果然在外面,在省人民医院帮助一个当事人联系搞亲子鉴定的事。张仲平要求跟他见面,彭主任马上说:“可以可以,你过来吧,正好董领导也在这里。”张仲平知道彭主任说的董领导就是省高院司法技术处的董处长,这虽然给他向彭主任送红包的工作增加了一些难度,但能顺便见见董处长却又是一件好事,可以打听一下省高院的情况。

    张仲平请董处长、彭主任吃饭的酒楼叫扁鹊酒楼,开在省人民医院正对面,生意好得不行,差一点没有订上包厢。张仲平说:“这家酒楼的老板有意思,替扁鹊改行了。”彭主任说:“现在的人哪里管那么多?只要赚钱就行了。”董处长说:“这家酒楼随便取什么名字都一样赚钱,你不看来的都是什么人。”

    张仲平想把气氛搞活一点,就说:“我刚好接到一个段子,念给你们听听:一个男人在跟女朋友做爱时心肌梗塞死了。老婆嚷着要做尸检。尸检报告出来了,三个字:爽死了。”大家笑了,彭主任说:“我也说一个,路人问孩子,大冷天你一个人站在路边干什么?怎么不在家呆着?小孩子说:爸爸妈妈在吵架!路人说:不像话,你爸爸是谁?小孩子说:这就是他们吵架的原因。”大家又笑了。董处长说:“社会转型时期,人际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最近几年为什么搞亲子鉴定的不少?就是因为改革开放搞活,给男人女人提供了很多机会,把握不住就会出问题。”彭主任说:“现在的男女关系问题早已经松稀平常了,夫妻关系也大都貌合神离,面临着传宗接代的问题就不一样了。而且十有八九,问题还是出在经济方面。”

    董处长上洗手间去了,张仲平赶紧把准备好了的红包给了彭主任。彭主任说:“你看你这张总,应该是我感谢你。”张仲平说:“彭主任说哪里话?这状元酒本来我是一定要来喝的,又怕明天中午没时间。”彭主任说:“张总太客气了。”张仲平说:“咱们俩谁跟谁?不存在这个问题。”彭主任说:“对对对,张总的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而且我相信有机会。”张仲平说:“请彭主任费心了。”

    董处长进来之前,彭主任已经将红包收到随身带来的公文包里了。张仲平发现彭主任的手提包换了,以前的包不知道是什么牌子,这会儿是都彭。

    等董处长进来以后,张仲平说:“彭主任你不知道,这次咱们公司能在省高院入围,董处长帮了大忙了。”这话题有次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时已经谈过,但是张仲平并不认为是多此一举,他如果口口声声把3D公司能够入围的功劳记在董处长的身上,今后的关系就可能处得更融洽。彭主任说:“张总我跟你说过,董处长在省高院说话是有份量的,他对于看得上的朋友,也肯帮忙。”董处长说:“主要是3D公司有实力,工作做得好。”张仲平说:“不能这么说,主要是董处长帮忙,我心里都记着哩。金槌公司没有实力吗?不是没上吗?”董处长说:“是呀,可惜了。”

    董处长这样一说,张仲平就再不敢提金槌公司了。你知道董处长跟金槌公司是什么关系?好玄啦。张仲平说:“选拔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布?是不是要等院长从英国回来?”董处长说:“老板早两天已经回来了。公布结果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吧。”张仲平说:“是吗?那好,咱们这就说好了,到时候我再请董处长,请彭主任做陪。去鹏程大酒店,没有问题吧?”董处长和彭主任都说,张总客气,到时候再说吧。

    张仲平坐在买单的位置上,他先要左边的董处长点菜,董处长说他最不会点菜了,又让右边的彭主任点,彭主任嘴里谦虚,还是接过菜牌翻了几下,又把菜牌推给了张仲平,说我也不会点菜,张总随便安排几个家常菜就可以了。噢,等下我们有个同学会来,医院里的孙主任。张仲平一听就明白了,这菜还不能点得太随便。

    吃完了饭,张仲平提议去搞活动,董处长说:“算了吧,张总已经很客气了,再说,下午还要上班。”彭主任说:“要不,洗个脚吧?”后来才来的孙主任说:“你们去吧,我回家休息。这天气不睡午觉不行。”孙主任跟老婆离婚后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差不多二十来岁的研究生。董处长开玩笑说:“昨天有个朋友要我用钢钎和豆腐造句,我想了半天,现在有了答案。”孙主任说:“你这个段子过时了。”彭主任说:“这几天流行的是女人三字经,怎么说的?死远点,不许动,别碰我,放开手,我喊啦,拿出来,你讨厌,不要嘛,不可以,你轻点,好舒服,不要停,用力点,抱紧我,我还要。”董处长说:“年轻妹子不懂事,只晓得我还要我还要,不懂得心疼人,孙老兄可要自己多保重呀。”

    孙主任不去洗脚,董、彭两位也不去,结果张仲平把他俩分别送回了家。张仲平回到曾真那儿,曾真告诉他,她外公已经把事情打听清楚了,找的是现任的一个副部长,跟他当过处长的,那个关于健哥要升副院长的传闻是真的,已经在省高院搞过民意测验了,应该不会有错。张仲平点了点头,不再跟曾真讨论这事,为了把话题岔开,就说:“再问你一个问题,钢钎和豆腐怎么造句?”曾真说:“你这个大笨蛋,每天做的事情还假装不会说。”张仲平说:“怎么说?”曾真说:“钢钎插豆腐。”张仲平哈哈大笑,一把将曾真逮了过来。

    省高院院长从英国回来都已经两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呢?这两天的平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张仲平把跟祁雨见面说的每一句话都仔细地回忆了一遍,觉得自己说话的态度是很真诚的,没有玩奸耍滑的意思。但是,祁雨怎么跟葛云转述他的话就不知道了。一看就知道,祁雨是个很能干的女人,能干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多少有点自负,她会不会因为没有完成葛云交待的任务,而将张仲平的某些说法添油加醋一下呢?葛云要是不高兴,肯定又会在健哥那里去学舌,再稍微夸张一次,可能跟张仲平原意出入就很大了。一个是自己的姨姐,一个是自己的老婆,还有一个是业务上的朋友,健哥会听谁的话还用说吗?要不然,为什么没有健哥的消息呢?

    这疑问存在张仲平心里,象抓痒似地难受,他只能尽可能地往好的方面想:健哥没有主动来消息,也许在等着你跟他联系吧。既然你已经把青瓷罐的事跟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联系到了一块儿,健哥主动来电话,是不是会显得商业气味太浓了呢?健哥当副院长很有希望,他要真这样做,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如果否定了健哥的小家子气,那反过来说是不是我太小家气了呢?如果说跟健哥是一种交易,那么双方的地位其实是不平等的。健哥有选择余地,你张仲平有吗?现在入围的拍卖企业就有八家,除了3D公司,另外的七家哪家不想钻山打洞攀上跟健哥的关系?你以前不就是这样吗?为了请他吃上一餐饭,还跑到北京把老班长给搬了出来。你跟祁雨的谈话,是不是真的有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鬼子不挂弦的意思在里面?祁雨只要把这句话作为她自己对你的感觉说给葛云、健哥听,就够你张仲平喝一壶的了。这不明摆着对葛云和健哥不信任吗?这种不信任有两个层次,第一,对于健哥能不能把关系摆平、把事情搞掂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第二,当事情真的出了意外之后,对于葛云会不会退还多余的款项拿不准。反正你是在拍卖会上买的东西,你心里肯定在想,葛云钱收了就收了,不退还给你又怎么样?你还能撕开了脸皮去找葛云要?这种事情,信任是基础,也是最关键的因素。本来就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双方没有了高度的信任感,各动各的念头,那还能干成事吗?

    最主要的问题是,葛云或者健哥只会听到祁雨的一面之词。如果祁雨说产生不信任危机的根源在你张仲平身上,健哥会怎么想?健哥要是生气了,后果就会很严重。他要是觉得胡海洋是个干事的样子,而你不是,事情就真的有点麻烦。

    不管怎么样,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委托权还操纵在健哥手里,就算是胡海洋给你打了一千万,你其实还没有沾到它的边。换一种说法,如果健哥对你的看法打了折扣,他要是准备中场换人,完全来得及,而你却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健哥已经认识了胡海洋,如果他觉得跟你合作这么不爽快,他完全可以把胡海洋介绍给另外一家完全听他指挥的拍卖公司。那家拍卖公司只会屁颠屁颠地跟在健哥屁股后面,大气都不敢出。存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呢?存在或者不存在,主动权都在健哥手上。健哥要真这样做,你难道阻拦得了?

    张仲平又想起了胡海洋打的那个井卦,那个用瓶汲水的比喻。你张仲平是什么?最多是提井绳、摇井绳的人。健哥呢?健哥才是那个汲水器,那个装水的罐啦。没有罐拿什么装水?至于那些提井绳,摇井绳的人,多得是。说得不好听一点,比街上擦皮鞋的还多。汲水罐?青瓷罐。你如果把自己定位于提井绳、摇井绳的人,你的态度是否端正就至关重要了,万一有了什么偏差,那汲水器不就倾斜、撞坏了吗?对于你张仲平来说,不就等于前功尽弃了吗?汲水罐。青瓷罐。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一种天意?健哥那里按兵不动,是不是就在看你的态度呢?胡海洋上次来,提醒你让你防患的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胡海洋那么精明能干的人为什么愿意围着你转?不就因为你背后有个健哥吗?健哥才是中心。你怎么这么混,搞得像是要跟健哥讨价还价似的?

    张仲平再也忍耐不住了,想到自己差点惹下大祸,不禁有点后怕。趁着错误还没有完全犯下之前,应该尽快改正和弥补。

    正好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张仲平用神州卡手机往健哥家里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往健哥办公室打,也没有人接,张仲平想,健哥也许在从家里去办公室的路上吧。

    张仲平准备先到公司去,跟健哥打过电话之后,就把钱给徐艺打过去吧。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如果这也算冒风险的话,就冒了这次险吧。是呀,这世界上哪有百分之一百有把握的事?宁肯健哥欠你的,你可不能欠健哥的。健哥欠你的,你怕什么?他只会加倍地还给你,而他是有这个能力的。乐观点看,也许你的钱一到账,香水河投资法人股拍卖的事也就开始启动了呢。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是不能让健哥有情绪和怀疑你的诚意的,千万不能。

    下午三点多钟,张仲平打通了健哥办公室的电话。

    张仲平说:“方便吗?”

    健哥说:“嗯。”

    张仲平说:“有时间见面吗?”

    健哥说:“没有。”

    张仲平说:“嫂子的事,下午能办好。”

    健哥说:“嗯。”

    跟健哥的通话持续了不到半分钟,健哥说的话加起来也就四个字。张仲平从中无法判断健哥是不是已经对他有了意见,因为他们平时在电话里通话,差不多也是这样。张仲平觉得应该再给葛云打个电话。

    电话先占线,过几分钟再打过去,通了。

    张仲平说:“嫂子,跟你说一声,那件事情办好了。”

    葛云说:“是吗?”

    张仲平说:“对,这几天股市有点回调,是个机会呀。”

    葛云说:“祁雨没跟张总说什么难听的话吧?”

    张仲平说:“没有没有,嫂子说哪儿的话?”

    张仲平本来还想给祁雨打个电话,想想又算了。态度决定一切,把钱打出去,意味着伏了健哥和葛云的小。祁雨那里就算了,他又不求着她什么,还是给自己留一点面子吧。张仲平把熊部长叫过来,给她安排了往徐艺公司打钱的事。张仲平说:“什么时候能到?”熊部长说:“同市银行,很快的。”

    唐雯接完电话之后,半天没起身,坐在沙发上发愣。张仲平说问她怎么啦,唐雯说:“这个周教授真不是东西。”张仲平说:“怎么,又是王玉珏家那些破事儿?”唐雯说:“周教授把他的一个女研究生带到家里睡觉,被王玉珏逮着了。”张仲平对这样的话题很敏感,装着有点吃惊的样子说:“是不是呀?”心里却在想,到底是脑力劳动者,手脚放不开。这种事怎么能在家里干呢?就是再中羞涩,被老婆掌管了经济大权,怎么着也得在外面开间钟点房嘛。又想,这王玉珏也是报应,自己红杏出墙,家里的门户没看紧,老公被人偷那是活该。唐雯说:“王玉珏带了女儿回娘家,本来说好明天回来的,结果提前一天回来了,她女儿把一切都看到了,刚才王玉珏来电话,说她女儿摔开门跑了,已经大半天了,一直没回家,她正满世界打电话找呢!”张仲平说:“怎么会这样?王玉珏不是知道周教授搞网恋吗?她该不是欲擒故纵,先故意给周教授制造一个机会,然后捉他的奸吧?不至于呀,这女人不会傻得把小孩子扯进来吧?难道她真是昏了头了?”唐雯说:“王玉珏还不至于那么蠢,也不至于那么毒,她原先对于离不离婚考虑最多的就是孩子。肯定不是。这种事对孩子的心理挫伤最大了,她就是怕把女儿扯进来,所以才一直竭力瞒着。仲平你可不能在外面给我惹这些事情出来。”张仲平说:“你怎么老拿我说事儿?烦不烦?”唐雯说:“真要被我抓到了什么,有你烦的时候。”张仲平说:“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唐雯说:“是你变了吧?”张仲平说:“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有个比喻我已经说了十几二十年了,说这婚姻、家庭就像一个玻璃瓶子,为了证实结实不结实不能老拿一个金属棒去敲,也不能老往地上扔,因为等到你证实了它的结实程度,原来的婚姻呀、家庭呀,也就破碎了,没法收拾了。”唐雯说:“你倒来教训我了,也不问问自己做得怎么样。”张仲平说:“我哪里做得不怎么样了,嗯?!”唐雯说:“你现在是嘴硬。”

    这时候座机响了,唐雯拿起电话接了,手里握着话筒,又拿眼睛奇奇怪怪地盯着张仲平,唐雯气冲冲地说:“找你的。”张仲平说:“谁呀?”唐雯说:“我哪里知道是谁,一个女的。”

    星期六、星期天张仲平再也不敢开手机了,就怕曾真再打电话来找他。曾真是知道家里的座机电话的,难道又是她那儿出了什么事?还好是唐雯接的。万一真是曾真,就好圆场了,因为唐雯接电话的行为等于告诉曾真他这时接电话不方便。

    电话里那个女的说:“怎么把手机关了?”张仲平一听不是曾真,放心了一大半,是谁却没有听出来,他见唐雯就在旁边紧紧张张地盯着他,干脆把免提键按了下来,问:“请问你是哪位?”电话里说:“我是小曹。他叫你出来一趟。”张仲平看了唐雯一眼,故意问:“谁叫我出来一下,丛林吗?”小曹说:“对,你快点,他有急事。”张仲平说:“他在哪儿?”小曹说:“你到君悦大酒店来吧,到四楼茶坊以后再打……我的手机。”

    张仲平刚一放下话筒,唐雯就说:“怎么回事?”

    张仲平说:“我也不知道。我听到的,你都听到了。”

    “打电话的这个女的是谁?”

    “丛林的女朋友。”

    “这个丛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你到底怎么回事?”

    “谁知道你们在外面搞什么名堂。”

    “搞什么名堂?养家糊口呗。”

    “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去干嘛?”

    “去看看你到底是怎样养家糊口的呀。”

    “行行行,那你快点吧。”

    等收拾好了,唐雯又不去了。唐雯走到张仲平身边,拉了拉张仲平的手,说:“仲平,我是不是挺让你烦的?”张仲平笑一笑,说:“今天表现一般,只能打99分,平时嘛,也还可以吧。”唐雯说:“你别哄我。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是觉得挺烦的,你说我该不会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吧?”张仲平确实被唐雯搞得挺烦躁,但他知道唐雯就这性格,你要烦躁,她的性子上来了,只会变本加厉,所以也就忍了,还再次笑了笑,说:“没有呢,你要跟小雨一起出去,人家还认为你们是俩姐妹,特别是从后面看的时候。”唐雯说:“你少油嘴滑舌。”她叹了口气,幽幽地看着张仲平,说:“仲平,你真的很看重这个家吗?”张仲平说:“是呀。你还不信我吗?”唐雯说:“信,我怎么不信呢?你一个人去吧,你要记住你自己的话。”

    张仲平到了君悦大酒店四楼茶坊,然后打通了小曹的电话。丛林很快就下来了。他没有坐张仲平已经坐下的那张靠近门口的茶桌,朝张仲平扬了扬手,径直去了茶坊最里面靠墙的一张桌子。丛林对跟过来的服务员说:“不要茶水,借你们的地方说几句话。”服务小姐抿嘴一笑,转身走了。丛林先坐下来,然后关了手机,又把电板取下来,还取了手机里的磁卡。他示意张仲平也照着他的样子做。张仲平不知道怎么回事,乖乖地跟着做了。丛林抬头朝空荡荡的四周望了一眼,伸出手指,在桌面上写出了刘永健的名字。张仲平点点头,表示看清楚了。

    丛林这才轻轻地说:“双规了。”

    张仲平一下子懵了。

    张仲平紧紧盯着丛林,半响,这才压低了嗓子说:“真的?”

    丛林说:“这个时候了,我会跟你开这种玩笑?”

    张仲平说:“怎么会这样,前不久,你不是还说他有可能升副院长吗?”

    丛林说:“他要是不去争那个副院长,可能还没事。”

    张仲平说:“消息来源准确吗?什么时候的事?”

    丛林说:“绝对准确。昨天夜里带走的,说是通知他去开院务会,一进办公楼的大门就被带走了。”

    张仲平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丛林说:“怎么就不会这样?听说他被人盯着已经很久了,你知道他被抓之前在哪里吗?在八一新干线,他有个情人,是个大三的学生,他为她在那儿买了房子。”

    张仲平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丛林说:“上次你不是说正跟他一起做什么项目吗?做了没有?赶紧停下来。”

    张仲平说:“这下惨了,钱已经打了,打了六百多万。”张仲平说着,脖子像一下子支撑不了脑袋的重量似的,一软,头就垂了下来,不得不赶紧拿两只手去撑住。

    过了半晌,张仲平说:“知道什么事吗?”丛林摇了摇头说:“目前还不清楚。十有八九应该是经济问题。”张仲平说:“不会搞错吧?”丛林说:“像他这样级别的干部,组织上不可能只凭猜测就作决定。”

    张仲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简单地把香水河投资法人股拍卖的事说了。丛林说:“这个事肯定做不成了,至少要搁置相当一段时间。他就是不进去都不一定做得成,省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一直在跟香水河谈投资,准备搞资产重组。”张仲平说:“你怎么从来没说过?”丛林说:“上次到河边,我还提醒过你,是你自己没有问我的。”

    丛林说:“如果真是经济问题,紧接着就是上他家里去搜查和到银行去查他的个人存款,冻结银行账号。检察院那帮人很厉害,会挖地三尺找线索和证据。”张仲平嘴里是是是地应着,像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对于3D公司来说,当务之急就是看能不能把打出去的资金截留下来。张仲平把磁卡和电板归位,先跟熊部长打通了手机,问她那笔钱转出去没有。熊部长没有听出张仲平的声音有什么异样,要张仲平放心,说钱当天就划过去了。张仲平只好再打徐艺的电话,徐艺的手机关着,办公室的电话没有人接。其实,就是打通了徐艺的电话又有什么用呢?葛云盯得那么紧,一到徐艺账上,肯定就会要求划走。那笔钱会往哪里划呢?如果是往祁雨的账上划还有一点芝麻大的希望,至少事情还有得说。要是往葛云账上划就惨了,健哥带走了,他跟葛云在银行的账号也许在这之前就已经被监控了,说不定葛云也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哩。

    丛林说:“你先把这几年做的业务,一单一单地理一理,还有财务方面的账目。刘永健被双规如果真是经济问题,最后肯定要查到你们这些拍卖公司头上。你自己注意一点,打电话、打手机都要留神。我们之间虽然什么也没有,但在这个敏感时期,要不是有什么急事,也少联系一点。另外,上次我们在江边谈的那件事……”说着朝张仲平叉开自己的一只手掌,说:“再也不要提了,听见了吗?”张仲平说:“我知道。”

    丛林匆匆上楼去以后,张仲平在茶坊里又呆了半个多小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

    服务员过来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张仲平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该走了。

    张仲平拖着像一下子被灌了铅似的双腿出来了。

    外面阳光灿烂,但是,那些阳光好像一下子有了重量似地压得他抬不起头,迈不开脚。在街角处,张仲平看到了一个报亭,里面有公用电话。他朝四周望望,然后,他拨了健哥的手机,关机。又拨了葛云的手机,也是关机。他随后便买了份报纸,好不容易才走到自己车上。

    到了车上,张仲平好像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健哥。打出去的钱。胡海洋。香水河投资法人股。青瓷罐。井。涣。

    打水的罐子真的撞到了井沿上,然后“砰”地一声就那样裂了?

    自己的那个“涣”卦又是怎么回事呢?涣,流散地,水盛貌也。自己将要流散的是什么?又是什么东西将水漫金山?

    张仲平慢慢地把车开到了曾真那里。

    张仲平是自己拿钥匙开门进去的,曾真正躺在床上睡觉,张仲平的到来让她非常兴奋。但当她从床上跳起来跑过来抱张仲平的时候,马上发现情况不对,她用两只手捧着张仲平的脑袋,轻轻地问:“怎么啦,老公,出什么事了?”

    张仲平想笑一下,终于没能笑出来,说:“健哥,就是早几天托你外公打听的那个人,被双规了。”

    曾真说:“怎么回事?”

    张仲平说:“说来话长。你再托你外公打听一下,看他省纪委、省检察院有熟人没有,问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曾真说:“好。我们是去我外公家,还是打电话?”

    张仲平说:“打电话吧。”

    曾真给他外公打了电话,她外公还跟她开玩笑,说:“我都成你的通讯员和包打听了。”曾真说:“限你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回话,这是政治任务。”她外公说行行行。张仲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靠在床头,慢慢地把跟健哥的关系和一起做香水河投资法人股拍卖的事,说了。

    这时电话响了。

    曾真抓起电话,嘴里脱口而出地直喊着外公外公,电话里面却没有声音。曾真低下头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然后望着张仲平说:“记得吧仲平,我跟你说过的,就是这个电话,又来了。”

    没多久,电话又响了。曾真凑过去一看,仍然是刚才那个号码。曾真拿起话筒,里面的人固执地沉默着,曾真望着张仲平,对着话筒连声说:“喂喂喂,哪一位,请说话呀?”

    没人说话,曾真只好又把电话撂下了。

    刚撂下,电话又响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曾真说:“仲平你接吧。”

    张仲平犹豫着,曾真说:“接嘛。”

    张仲平说:“喂,怎么不说话?请问找哪位?”

    电话里的人开口了,说了三个字。三个字就够了。电话里开口说话的人是唐雯。

    唐雯说:“就找你。”

    张仲平一下子就把电话搁了。曾真说:“谁呀?”张仲平说:“她。”曾真说:“谁?教授?你老婆?”张仲平点了点头。

    在张仲平的印像中,这是曾真第一次称唐雯为“你老婆”,张仲平因此抬头看了曾真一眼。座机再次响了起来,仍然是唐雯。张仲平盯着那台座机发愣。曾真说:“是你接还是我接?”张仲平说:“你接吧。”

    唐雯说:“客人到门口了,能把门打开吗?”

    曾真说:“你是谁?”

    唐雯说:“你开了门不就知道了吗?你不认识我,屋里可有人认识我。”

    曾真轻轻地把电话搁下了,她和张仲平面面相觑。

    曾真踮起脚尖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面看,她真的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正在按门铃。猫眼把唐雯的身材制造成了照哈哈镜式的效果。

    曾真回到卧室里,把床铺整理了一下,又对着镜子照了一下。

    曾真说:“怎么办?”

    张仲平摇了摇头。

    曾真说:“去把门打开吧,否则,没准她会在外面打门耍泼,闹得满城风雨。”

    张仲平说:“可是?”

    曾真说:“没什么可是的,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张仲平咽了一口涌到嗓子里的唾沫,用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他从卧室里走出来,穿过客厅。他的腿脚有点僵硬,有点像牵线木偶。这时,曾真轻轻地叫了他一声。他停住了,慢慢地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曾真。曾真也望着他,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曾真走过来,伏在他身上,向他仰起脸。张仲平以为曾真要对他说什么,曾真没有说,她只是伸出一只手在他的脑袋后面,把它轻轻地往下按,然后将自己厚厚的湿润的嘴唇迎上去,长长地吻他。之后,她用两只手捧着了他的脸,有着长长眼睫毛的那双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两个人都想说什么,又都没有说。

    门铃再次响起。

    曾真用手在张仲平腰上轻轻地拍了拍,示意他去开门。

    张仲平再次转过身朝房门走去,他先对着猫眼朝外面看了一下,不错,门外确实是唐雯,她的手里就拎着胡海洋从韩国带来的那个手提袋。而他不用回头就知道,身后的曾真也正紧紧地盯着他。张仲平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大了。他的手在闪闪发光的金属防盗门的把手上停住了。时间一秒一秒地过着,差不多半分钟以后,张仲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把它吐出来,然后,手腕一使劲,轻轻地把门打开了……

    (全书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青瓷】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