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肖仁福 发表时间:2022-04-21 15:10:16 更新时间:2022-08-10 02:49:40

    秦时月在学生徐宁宁家做完家教,来到街上,天上正下着毛毛细雨,城市上空那五颜六色的灯光因而显得有些虚幻。秦时月把风衣领口裹紧了,又拉过领后的帽子罩住脑袋,毫不犹豫地朝前走去。这个地段离他家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不想坐车,准备就这么走着回去。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实在舍不得那一元钱的车费,另一方面也是想顺便活动活动身子。秦时月常跟人说,田径包括走路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最初形式。

    秦时月是儒林中学一名普普通通的语文老师。做老师虽然生活清贫,但如今政府优先保证教师工资的拨付,老婆曾桂花又是造纸厂的工人,小日子还过得下去。谁知造纸厂去年开始减员,有办法跟厂领导搭上界或上面有人打招呼的避免了被减的命运,曾桂花靠秦时月穷教书的靠不上,又没有别的门路,第一批就被减掉。家里的日子因而一下子紧巴起来,秦时月只好学其他老师的样儿,选了四名学生,每个星期抽四到五个晚上,分头到这些学生家里去做家教。一个学生家里每月给他一百到两百不等的家教费,一个月的进项加起来就有六七百,算来把老婆上班的工资给赚了回来。

    正在秦时月这么边走边想着心事的时候,一辆的士停到了他的前面。秦时月不去理会的士,继续朝前走自己的路。他知道如今的士多、客人少,的士司机见谁都想拉。不料车上却伸出一个脑袋,对着他大声喊道:“秦老师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秦时月抬起头来,竟是自己学校的副校长东方白。

    东方白来儒林中学之前是市一中的团委书记,因为教育局局长是他的姑父,局里早就把他内定为一中的副校长人选。不想后来情况发生变化,等到一中换班子时,东方白的姑父已提前退位,官话说叫离岗休息,好给年轻人腾出位置。于是一中的副校长竟让教导主任替了上去,把东方白给刷了下来。不过教育局还是看在东方白姑父的面子上,把他派到儒林中学来做了副校长,并许了愿,等老校长一退,他就接班。因为有这样的背景,东方白到儒林中学后就有些人模人样,不太跟秦时月这样的普通教师接近,平时秦时月他们有事向他请示汇报,他也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可近段时间,东方白却突然对秦时月亲热起来,有事没事就爱跟他套套近乎。有时秦时月从操场边走过,东方白也会喊住他,走过去和他说几句闲话。或者秦时月正在办公室批阅学生作文,东方白冷不丁走进来,逮住他一聊就是半个小时。想不到今晚都快10点了,东方白又忽然在他身后冒了出来,那样子真有点克格勃的味道。

    就在秦时月忸怩着要不要上东方白的的士时,东方白已从车上走下来,将他拉到车门边,像塞麻袋一样把他塞了进去。

    刚一坐稳,的士就启动了。东方白侧过头说:“秦老师架子真不小,请你坐个车也这么难请。”秦时月的目光越过东方白的肩膀,望望窗外晃动着的高楼,说:“我走路走惯了,坐这样的小车头晕。”东方白笑道:“这是普通的士,有什么可晕的?我跟你说吧,我这个人什么大车、小车、飞机、轮船都不晕,就晕自行车。”说得前面的的士司机都笑了。

    秦时月没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但坐了人家的车,不笑不礼貌,便故意笑笑,有话没话道:“校长到哪里办事?”东方白说:“特意来接你的呀。”秦时月说:“校长别哄我了,我四十多岁的人了,你以为那么好哄?”东方白说:“跟你开句玩笑,我到宾馆里看个朋友回来,刚好瞧见路边一个人有点像你,就让师傅把车速放慢了,细瞧还真是你。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嘛。”

    秦时月回到家里,见曾桂花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右上角的时间刚好到了10点,曾桂花就问他:“平时你最早也要10点20分才进屋,今天怎么提前了?”秦时月轻轻推开左边的房门,望望正在做作业的儿子,复又关上门,说:“看来我要时来运转了。”然后他将搭东方白便车的事说了。

    曾桂花望望秦时月,说:“还有这样的好事?”秦时月说:“你以为我在编故事?我能编故事就不当教书匠,写小说赚稿费去了。”曾桂花不太相信这是事实,摇了摇头道:“东方白肯定有什么意图吧,不然他犯得着对你这么客气吗?”秦时月在客厅中间来回走了几步,说:“我也这么寻思来着,古人早就把问题看透了,说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人家突然对你张开笑口,心里确实有几分不踏实。”

    也许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吧,过去两夫妻在一起说个什么,没几回说得到一处的,总是三句说话,两句相骂。今天晚上在对待东方白这件事上,不知怎么的态度竟然这么一致,秦时月的话一停顿,曾桂花就附和道:“是呀,毛主席也说过,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东方白突然对你好起来,后面肯定有什么原因。”

    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琢磨了好一阵,也没琢磨出一个稍微说得过去的理由,秦时月便觉得有些乏味了,打起哈欠来,说:“我得去睡了,明天上午有课。”曾桂花却没法放下刚才的话题,启发秦时月道:“你想想,老校长就要退了,原来教育局是定了让东方白接班的,最近听说薛征西在教育局活动得很厉害,东方白是不是想争取你的支持?”

    薛征西也是儒林中学的副校长,而且在东方白到儒林中学之前就做了三年的副校长了。秦时月知道,中国人向来就有先到为王的传统,让后到的东方白做校长,明摆着薛征西是不会服气的,他去上面活动活动也属人之常情。

    秦时月便说:“这事在儒林中学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只是东方白想最后做上校长,他完全可以像薛征西一样到上面去活动,有必要讨好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吗?”曾桂花说:“这你就缺少政治头脑了,现在提拔干部都要考察考察,搞些民意测验。我们厂里提一个科长什么的,都要来这一套,你们要提校长,上面肯定会派人到学校里来弄点情况。”秦时月说:“这都是走过场,做戏给老百姓看的,谁会当真?”曾桂花说:“该走的过场也得走呀,东方白如果多争取几个你这样的老师,让你们都不说薛征西的好话,只说他的好话,上面确定校长人选时就会有所考虑了。”

    秦时月把曾桂花的话仔细想了想,觉得多少还有些道理,就望着她,说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曾桂花说:“这几天学校里不都在说谁当校长这事吗?薛征西和东方白的一言一行都在学校老师的视线里。”秦时月开玩笑道:“你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你是几时变得这么世事洞明的?你们厂里的领导真没眼光,竟然让你下了岗,不给你个政工科长什么的当当。”

    曾桂花斜秦时月一眼,骂道:“我不是在为你瞎操心吗?你倒好,好心当做驴肝肺,挖苦起老娘来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背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