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肖仁福 发表时间:2022-04-21 15:10:18 更新时间:2022-08-10 02:49:41

    第二天上午,秦时月上完课回到办公室,打开教案备了两堂课,正准备回家,传达室送来了当天的报纸。秦时月心想,中饭有曾桂花负责,现在就回去,也没什么要紧事可做,不如翻一翻报纸,说不定能看到感兴趣的新闻。

    刚翻开第一版,秦时月眼睛就睁大了。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吴万里。

    吴万里是秦时月读师专时一个班上的同学,两人关系一直不错。毕业后秦时月当了老师,吴万里做了报社记者,两人偶尔还见见面什么的,可后来吴万里进了市委机关,天天忙着为领导服务,彼此交道就渐渐少了。特别是四年前吴万里到下面做了县委书记,也许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难得有自己的时间,基本上就没跟秦时月往来了。

    不过毕竟是昔日的同学,秦时月对吴万里还是很关注的,就将吴万里的那条消息认真看了一遍。原来这是一则公告,是市人大常委会发布的,说吴万里已被市人大常委会任命为市政府副市长,不日即将赴任。

    这小子还真有一手!秦时月无声地自语了一句,又将这条消息看了两遍。

    原来这个副市长的人选未确定之前,市政府就传出不少小道消息,说是市里班子多年没有变动了,突然空出一个副市长的位置,把那些有可能进步而一直没有机会进步的要员的胃口都吊了起来。其中有十三人包括市政府龚秘书长、五个县委书记、七个要害部门的一把手最有实力,他们纷纷出动,跑市委常委,跑省里主要领导,甚至上北京活动,要把这个副市长的位置挪到自己屁股下面。几经角逐,最后龚秘书长和吴万里被定为考察对象。本来龚秘书长就是上一任市委常委领导内定的副市长人选,胜算较大,不想吴万里利用龚秘书长与一位主要常委的矛盾,钻了个小空子,抢占先机,变劣势为优势,变优势为胜势,最后又将胜势变成胜局,入主市政府。

    秦时月难免生出一番感慨来,心里说,如果像自己一样一直做着教书匠,吴万里大概也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级教师吧。人哪,都是命运主宰着,是做官的命就做官,是教书的命就教书,没得说的。

    就在秦时月感叹着的时候,东方白走了进来。

    秦时月抬了头,跟东方白打招呼。说了几句闲话,东方白说:“你不是要报高级吗?教育局只给我校两个指标,现在有资格申报高级的老师就有八九个,僧多粥少,你恐怕得有点超前意识。”秦时月说:“评不评得上,一是看你们领导,二是看市职改办,我有没有超前意识,恐怕关系不大吧?”东方白笑道:“那不见得。”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表格,交到秦时月手上。

    秦时月一瞧,是一份科研成果奖励推荐表,制表部门是市人事局。秦时月说:“我又没什么科研成果,拿着这张表,不是秃子头上放把梳,有什么用场?”东方白说:“前不久你不是在《语文教研》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吗?你把这篇论文的情况填上,弄个奖回来,对你晋升高级有好处。”

    秦时月早动了心,嘴上却说:“我那篇文章又没什么分量,只不过举了几个教学方面的例子,怎么好意思出手?”东方白说:“你别谦虚了,照我说的去做吧,下午我来拿表。”

    秦时月望着东方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又将手上的表格瞄了瞄,然后按照表格要求,把论文标题、发表刊物、日期以及内容简介都填了上去。一边在心里想,不就一张表格吗,倒要看他东方白会弄出什么花样来。

    东方白没有食言,下午3点多就进了秦时月办公室。秦时月把表递给他,说:“填是填了一下,不知要不要得。”东方白在表上瞧一眼,说:“你文章都写出来了,填的表还有不要得的理?”说着小心地把表格收进包里,往门口走去。

    可要出门的时候,东方白又转过头,说:“你跟我一起到人事局去走一趟吧。”秦时月说:“我还要备课呢!”东方白说:“课你晚上再备吧,我也是为你着想,你本人跟人事局的领导见见面,对评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经过校办时,东方白进去让办公室主任给表格盖了章,这才和秦时月一前一后出了校门。跑到人事局,秦时月发现东方白跟这里的局长、科长们都熟,哪怕碰上一只痰盂都要点个头、打声招呼。秦时月却没一个认得的,只有缩在东方白后面,一边看他施展外交才能,一边心中暗想,怪不得大家都想谋个官做做,学校的副校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官,但大小是个头目,跟外界有些交往,认识的人多,不像自己一个教死书的,一年到头,天天跟教案和粉笔灰打交道,竟至于“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而当今世界,不认识两个人,没有些人际关系,你是寸步难行啊!

    秦时月这么想着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楼道西头的奖惩科。科里共有三个人,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再加一个科员。他们跟东方白都很熟。科长说:“前两天我还在省展览馆看过东方校长的书法作品,几时也卖件墨宝给我收藏收藏?”副科长说:“东方校长这么有名气,都说贵易妻,易了几回了?”科员说:“易妻时请我们喝喜酒哟。”

    说笑了一阵,东方白才把秦时月介绍给他们。科里人都说:“哦,这就是秦老师,东方校长早跟我们说过的,久仰久仰。”

    秦时月连忙点头,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却因激动而话不成句。心想自己一介老师,竟然能得到堂堂人事局领导的久仰,看来报纸、电视没有白宣传科教兴国的伟大思想,要不人家也不可能这么尊师重教。可转而又想,哪里的衙门不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人家不是跟东方白熟悉,有义务对你这么客气吗?今天如果是你一个人站在这里,想要他们正眼瞧你一眼,怕都是痴心妄想。也就暗怨自己自作多情,没见过世面。

    东方白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拿出三只红包,一人衣袋里塞了一个,接着再将秦时月的表格呈上。

    三个人对衣袋里的红包无动于衷,一副君子轻利重义的模样,却对秦时月的表格表示出极大的兴趣,科员看过呈给副科长,副科长看过呈给科长,科长看过,表态说:“我们研究研究吧。”又还给副科长,副科长还给科员,科员把表格夹进文件夹,放进抽屉,笑着对东方白和秦时月说:“你们放心吧,两位科长交办的事,我一定全力办妥。”

    两人离开人事局后,秦时月半信半疑道:“这就成了?”东方白说:“怎么不成?人家红包都收下了。”秦时月说:“那红包多大一个?”东方白说:“500元一个。”

    秦时月站住不动了,嘴巴张着,半天合不拢。东方白觉得他那痴样好笑,说:“你这是怎么了?不是半身不遂吧?”秦时月摇摇头,说:“还是把表格抽回来吧,我不评那个奖了。”东方白问:“为什么?”秦时月说:“三个红包就是1500元,我听说那个什么成果奖的奖金,也就是三五百的样子。”东方白就来了气,说:“你充什么傻气?红包钱既不要你出,也不用我出。”秦时月说:“你不出,我也不出,谁出?”东方白说:“谁出,这不是你要操心的,你只知道评了奖,请我的客就是。”

    不久,市里科研成果奖评奖结果就出来了,秦时月荣获一等奖。颁奖大会上,秦时月上台领取证书和那500元奖金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东方白塞给奖惩科的三个红包,觉得这生意做得实在有些亏,虽然那三个红包的钱并不是他出的。

    本来颁奖会东方白是要代表学校参加的,无奈临时有事没去成。秦时月一回到学校就去了东方白的办公室,把500元奖金放到他桌上,说:“东方校长,这份奖金放你这里吧,什么时候上馆子,由领导你来定。”

    东方白把红包塞回到秦时月手上,说:“不急不急,今后有你请客的机会。”

    离开东方白的办公室后,秦时月心头不免生出几分感动。原来他一直怀疑东方白为他出这么大的力气,是要利用他,却至今没见他提过半句什么,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太小人之心了?

    更让秦时月既感动又不安的是,过后不久,东方白利用自己分管学校后勤的便利,让学校食堂一名出了点小差错的工人提前退了休,把曾桂花安排进了食堂,每月可拿到500多元的工资和奖金。

    要知道,儒林中学老师家属子弟闲在家里没事做的多得很,谁不想在学校里谋个事情做做?现在秦时月连句话都没说过,老婆就得了个工作,这可是他做梦都没梦到的。秦时月就在心里把东方白当成了再生父母,恨不得立即找个机会,好好报答他一番。便天天盼望上面来考察校领导,他好为东方白说几句硬话。当然还不止自己给他说话,他还要把他信得过的老师动员起来,一起促成东方白做上校长。

    可秦时月还没找到报答东方白的机会,东方白又兑现了他先前的许诺,给秦时月争取到了高级职称的申报指标,把他的档案材料送到了市职改办。

    本来,儒林中学另外八个符合晋升高级条件的教师中,比秦时月资历老、教学成绩突出的就有四五个,但往上报材料时,东方白坚持要报秦时月,理由仅仅是秦时月得了市里科研成果一等奖,别的教师没有这样的殊荣。说实话,如今这个奖那个奖多如牛毛,谁没有那么三五个。这些奖说算数还算点数,说不算数屁都不是。但东方白却认定了秦时月这个奖是正儿八经的政府奖,是别的这个奖那个奖没法比的。其他领导没有比东方白更过硬的理由,只好由着东方白,把秦时月的材料报到了市职改办。职改办是人事局设立的,秦时月在人事局代表政府主持的科研成果奖里得了个一等奖,现在要给他评职称,职改办还不全力支持?

    只是就在市职改办正要组织开评的时候,出了一个小插曲,秦时月的职称差点泡了汤。

    原来另一位副校长薛征西见那几个符合高级申报资格却没能申报的老师心有不甘,就在背后怂恿他们,要他们告秦时月的状。那几位老师便以秦时月的职称材料虚假不实、学校个别领导做手脚包庇亲信为由,联名写了告状信,上访到市委、市政府和人大领导那里。如今社会矛盾多,几大家领导常常接待上访人员和批阅告状信,比儒林中学复杂严重的情况多得是,哪有精力件件细究?于是把告状信批转到教育局,要教师们去找教育局领导落实查证。

    为了职称告状上访,教育局领导见得也不少了,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但看在市领导的批示的分儿上,还是答应这几位教师,一定查证落实,要他们先回去安心上课,等有结果一定答复他们。教师们都是知识分子,要他们告蛮状,也告不来,觉得教育局领导暂时也只能如此,便回了学校。

    这些教师一走,教育局领导松了口气,找来职改办的邓主任,问是怎么回事。邓主任简单作了说明,领导认为评秦时月的高级,也没违反什么原则,便要邓主任跟儒林中学的领导打招呼,做好那些教师的工作,今后不要再上访,以免影响教育系统的形象。

    从领导那里出来后,邓主任就翻出电话本子,给东方白办公室打了电话。

    此时的东方白正在挥毫泼墨,在宣纸上写下一幅字:

    一身正气

    两度春风

    一身正气是句旧话,如今有些实权的人都喜欢用这句话自我标榜,好像正气都到了自己身上,人家都是邪气似的。两度春风却是东方白个人心迹表白。原来东方白进步为一中团委书记和儒林中学副校长,两次都是春天任命的。这可是人生盛事,古人进士及第,免不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现在已没有科举,东方白不可能也进士一番、及第一回,却一次又一次得以进步,在纸上书下两度春风字样,实不为过。这可比真的大老远跑到长安去看花,不仅省心得多,还可给国家节省一笔不菲的差旅费,实为明智之举。当然两度春风云云,其喻义也只有东方白自己心知肚明,那是不能与人道破的。他也是知识分子出身,还没浅薄到这个地步。

    东方白这么自我陶醉着,还没来得及落款和署上日期,桌上电话就响了。他很不情愿地把狼毫放到笔架上,抓起了电话。只听邓主任在那头说:“儒林中学有一批老师到市里上访状告秦时月的事,你知道吗?”

    东方白猛吃一惊,这可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说:“我并不知道呀,市里领导是什么态度?”邓主任说:“市里领导要撤了你的职。”

    听出邓主任在开他玩笑,东方白就放了心,说:“撤了还好些,我正不想做这鸟副校长,费力不讨好。”邓主任就将事情简要说了几句,说:“你要我们给秦时月评上高级,这没问题,但你们学校的老师,你可要给我稳住,他们再到市里上访就不好办了。”

    “那是那是,我做好老师工作,绝不给邓主任您添乱。”东方白忙说,“这事让邓主任操心了,我让秦时月请您的客,怎么样?”邓主任说:“请什么客呀?我和你东方白,谁跟谁呀?当年要不是你姑父,我能有今天吗?”

    放下电话,东方白走到隔壁校办,吩咐校办主任去把秦时月找来。然后又回到自己办公室,拿了狼毫,给那幅字署上刚才来不及署上的大名和日期。

    秦时月赶来时,东方白还拿着狼毫,站在桌旁眯眼自赏着那几个墨迹未干的字。秦时月也不知东方白找自己有什么事,见了他桌上的字,也在一旁欣赏起来。东方白的字不仅在儒林中学和教育系统是最好的,就是在全市书法界也堪称一流,不少书法爱好者和教育界人士家里都收藏有他的墨宝。

    关于东方白的字,还有一种传言,说是学校图书馆没建成的时候,老校长就托人找政要和教育名流题写馆名,可人家一听说东方白就是儒林中学的副校长,都不愿题写,说是儒林中学有一个东方白在那里,还用得着他们吗。老校长想想也有道理,回头来找东方白,东方白说请名流或政要题写馆名是规矩和惯例,这既是对莘莘学子的一种鼓励,对学校以后的建设也大有好处,而他何德何能,敢担此大任!他坚拒了校长的请求。外面的人不敢题写,东方白也不肯动笔,馆名至今还没镶上去,急得老校长团团转,说馆名的事没定好,自己就是退下去了,心中也不安。

    秦时月观赏着桌上的字,觉得无论是结构笔势,还是其内在神韵都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他不觉感叹道:“东方校长这字真绝了,如果用这样的字题写学校图书馆名,图书馆定然增色不少。”东方白把手中狼毫放下了,摇摇头说:“你别恭维了,我这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围绕着书法又聊了一会儿,东方白这才不紧不慢地告诉秦时月,有人已将他告到了市里。秦时月心里有些紧张,说:“东方校长,给你添了大乱,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我那职称还是下次再说吧。”东方白盯住秦时月,说:“真没出息,这点小风声就把你吓住了。我可不是你这样的软壳动物,凡事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好、做成功!”

    秦时月不由得就在心里佩服起东方白来,刚刚那泄下去的气又重新鼓了起来。

    然后两人仔细分析了一下情况,认为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人撺掇,这人当然不会是别人,就是薛征西。那么怎样稳住薛征西呢?东方白很快就有了主意,他对秦时月说:“对薛征西这人我还是了解的,我有办法摆平他。”秦时月说:“什么办法?”东方白笑道:“这是天机,不可泄露。你多准备点钱请客吧。”秦时月说:“这没说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背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