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七章

作者:柯云路 发表时间:2021-01-15 23:12:04 更新时间:2022-08-10 01:11:01

    卢铁汉早晨起来后的第一个程序就是上厕所,用《西游记》里的话讲,是上“五谷轮回所”,这是上班前的轻装。当他双肘撑着大腿在马桶上坐下时,手中的《人民日报》通栏标题都是雷厉风行的文化大革命。因为肚胀,粪路不通,他暂时停止了看报,憋住劲全身用起力来。及至突破难点后,精神才又神思恍惚地活动起来,物质真是精神的基础。他想到昨天晚上儿子讲的情况。

    北清中学的米娜被当做“反革命流氓犯”揪出来了,据说批斗了一阵以后,有些精神失常了。听到这个消息,他脑袋当时就嗡地一声。他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似乎在思忖整个文化大革命的形势,还装做毫无关系地问了一句:“这个叫米娜的老师是教什么课的?”

    卢小龙当时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教外语的。”卢铁汉微微点点头,表示他作为一个关心政治形势的家长正在和蔼地、关心地听取儿子学校的情况,或许能够给予儿子某种政治上的教诲。当他一口一口喷吐着烟雾将客厅笼罩在浓重的烟气中时,也便觉得自己做父亲的权威统治了这个家庭。空气中到处是他喷吐的烟味,其中混杂着他胸膛的热气和整个身体散发的气息。他的身材比儿子魁梧高大,他的气味比儿子浓重强大,他抽烟,儿子不抽烟,这更是绝对的优势。他深刻的思想和做父亲的权威是笼罩一切的,当他伸出粗硬的大手缓缓做着手势时,烟气缭绕的客厅是他做父亲的天下。他能觉出儿子沉默寡言的顺从,也能觉出儿子在他的控制下有如一株阳光下刚刚立起身的豆芽菜,脆弱稚嫩。他一边吞烟吐雾,一边垂下眼帘训导地说了一句:“要多观察,多思考,多学习。”而后就闭上眼,一下又一下缓慢而又连续地抽着烟,这是他宣布与儿子谈话结束的一贯做法。儿子也便不声不响地站起来,离开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从那一刻起,卢铁汉想得最多的,是米娜会不会把自己牵连进去。从儿子的讲述中似乎还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然而,也不能断然排除这种可能。为此,他昨天晚上食欲不振,老婆范立贞见状给他做了一锅山西老家的玉米面糊涂。每当他累了,情绪不好了,不思饮食了,大鱼大肉便都不顺嘴了,还是土里土气的饭食更容易下肚。玉米面掺着土豆丝、萝卜丝,在锅里一边搅一边熬,熬得稠稠的,半粥半饭地端上来,蘸着山西陈醋和蒜泥辣椒,吃起来一口一口源源不断。吃下去的是饭,咽下去的是满脑子的愁绪,结果,事物走向了反面,由吃不下饭到吃得太多。顺嘴的家乡饭伴着没有停顿的思索,把自己吃了个肚圆,乃至一晚上背着手在客厅里踱了许久。当一大早坐在马桶上解除肚内的憋胀时,他的思想零乱不堪。家乡土饭和京城洋饭交叉着吃,会不会水土不服?

    作为农林牧业部的副部长,自己从来关心土地问题。粪便是土壤最有效的肥料,在老家山村里,一家一户都有自己的茅厕,外出串门,有屎胀肚时总要赶回家来排泄,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一家一户的茅厕围墙齐胸高,蹲着是屏蔽,站起来就四面了望。当你呼地站起来,左邻右舍的茅厕中也有人呼地立起来时,一边系着裤带,一边就隔山打牛地聊起大天来,甚至毫不忌讳地相互问起当天的吃食。不过,那种原始农业的生活离他很遥远了,他年纪轻轻就参加革命,打出来了,现在是用城市领导农村了。这样想着,便又浮想联翩地想到自己所在的农林牧业部,想到文化大革命,他瞟了一眼放在一边方凳上的《人民日报》,还想到老婆那张曾经俊俏但现在已经衰老的黄蜡蜡的瓜子脸。俊俏是过去的造型,衰老是现在的模样。不要说人,就是一个钢印,用久了也会把新鲜的模样变成模糊不堪的老样的。

    眼前又闪闪烁烁地浮现出米娜的形象,自己搂着她在周末舞会上舞来舞去。他还带着她去中南海跳过一回,那天的舞会上有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着实让这个身材娇小的米娜兴奋得满脸放光。对舞会上的回忆引发了全身的感觉,自己裸着男人巨大的身躯俯向娇小的女人的裸体。这时候,他的身体热烘烘地发放着男人的气息,同时也感到了女人的身体就在自己的身体下面,实体还没有接触,双方的热气已在相互熏蒸。他温和地、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趴下去,对方仰起光润的鸭蛋脸迎着他,终于,自己的身体压在了娇小的女人的身体上,他一点点把身体的重量放上去,掌握着对方能够承受的程度。对方的身体被激起柔软而又冲动不已的起伏蠕动,让他感到自己施加的男人的压迫是多么难以动摇和伟大,他听凭对方光润娇小的身体在自己巨大的身躯下像个小婴孩一样翻腾着,又像一条被抓在手中的泥鳅一样扭动着,所有这些奔腾不已的柔软撞击都让他铁牛一样结实的身躯舒服地承受着,他觉出男人根本的权利。然而,这些闪闪烁烁的回忆此时却显得模糊而破碎,像转快了的唱机中尖利变调的旋律一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始终像驱之不去的背景一样存在着,那就是米娜的现状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这是很难用逻辑推衍的问题,因为没有更多的情况与资料,只有等待事态的进一步明朗。虽然自己一贯比较谨慎,但也还有一些书信来往和赠物留在米娜手中。他们会不会抄米娜的家?米娜懂不懂把这些东西销毁或藏匿起来?如果他们得到了那些书信,米娜在批斗的压力下又会怎么样?一系列非常烦人的问题困扰着他,烦人的问题不能清清楚楚地去想,只能任其模模糊糊地萦绕和存在。

    茫然的目光四处移动,居然发现卫生间的水管、暖气与墙角之间布着七八片巴掌大的蜘蛛网。仔细凝视,每张网上都缠缚着一两个小小的蚊虫。这么高的楼房,蜘蛛如何爬上来的?又如何知道这里有蚊虫可做食物?动物的食物链真是无孔不入地表现着。他沿着直上直下的水管搜寻蛛网的缔造者,发现它就在一旁的瓷砖墙上。那是一个看来很稀薄的小动物,中间的身体几乎若有若无,四下张开的脚爪像几根毛发一样吸附在墙上。他伸出中指轻轻一戳,就将它摁得不成样子了,再一看,墙上多了一点污斑,仅有一两个蜘蛛脚像毛发一样还在残缺不全地扭动着,表明这个微不足道的生命退出历史舞台前的最后一线挣扎。他不由得想到,在这样大的社会中,面临这样一场运动,米娜不过和这个小蜘蛛一样,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你很难顾及。这样想着,他止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见范立贞忙叨叨地从卫生间门口走过,一边说:“怎么又开着门,臭全家呀?”一边把开着寸宽一条缝的门咚地推上了,听见她不饶人的脚步声下到楼下客厅后,卢铁汉伸手又将卫生间推开了窄窄的一条缝。这个娘们总是不知道他的规矩,这个卫生间四面无窗,只在高处墙角有一孔不大的抽风口,而有出气,必该有进气。照理说,卫生间的门下端应该有一个百叶窗式的进气口,有进有出才能将臭味拔出去,但这个卫生间的门却是严整的一块。面对着不合理的设计与制作,解决问题的惟一方法就是将门打开一条缝。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起小方凳上的牡丹牌香烟,抽出一支,划着了火柴。当浓重的烟气喷吐出来时,他抬头看了看抽风口,烟气并没有明显表现出向那里飘去的轨迹,他便一口接一口地抽起来。浓重的烟气终于弥漫了卫生间,那轻烟缭绕的存在,毕竟很辉煌地掩盖了不可见但又熏人的臭味。

    当卢铁汉完成了早晨一系列操作后,再次经过卫生间门口时,看见它还保持着他离开时有意为之的开缝寸宽的格局,便夹起文件袋,脚步很重地咚咚咚下了楼,穿过客厅走出大门,上了已经等在那里的黑色伏尔加轿车。司机早已把车掸得干干净净,当他坐上去时,能感到车身在自己的重量下微微下陷,也能感到自己在这个城市里一定的身份。当小轿车在公共汽车多、自行车多而小轿车稀少的街道上行驶时,这种身份的感觉正是革命的感觉。

    当风驰电掣的街景注释了这种革命的感觉之后,他来到了朴素而又庄严的农林牧业部大楼。

    他一如既往地踏上一级级大理石台阶,对站岗的军人略点头致意。

    他走入宽敞的大厅,发现迎面大影壁上的一幅根治海河的宣传画被覆盖上了一片大字报,大字报的题目是:《部领导为什么压制我们去北清大学参观取经?》《我们是做革命派,还是做保皇派?》《农林牧业部的文化大革命革什么?》。大字报前围拢了不少人。看到卢铁汉,秘书苏小钟转身迎了上来,这是一个黑瘦的年轻人,长得有些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黑黝黝的脸,黑黝黝的额头,一双聪明灵活的大眼睛,一脸广东人的喜笑颜开风貌。

    他走过来对卢铁汉说:“卢部长,您先上去吧,等一会儿我把有关大字报的情况向您汇报。”

    卢铁汉沉稳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向电梯,在苏小钟那一贯忠诚乖觉的面孔上,卢铁汉隐隐读到了一丝不自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芙蓉国(上)】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