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芙蓉国(上) > 第五卷第三十三章

第五卷第三十三章

作者:柯云路 发表时间:2021-01-15 23:13:53 更新时间:2022-08-10 01:11:11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如何相处,不仅决定于两个人的本质,还决定于他们所处的全部环境。看着沈丽卧室扫荡后的一片零乱,卢小龙暗自庆幸红卫兵抄家打破了这个环境的高雅。他完全能够想象,倘若在正常条件下单独踏进这个家庭,这里的居住环境和气氛,一定会让他感到压抑。

    沈昊上楼来了,高高大大地出现在门口,沈丽对他说:“爸爸,这就是卢小龙。”沈昊眼睛瞪得圆圆的,他总是用这种类似惊愕的目光看着他所感兴趣的人,他伸出手有些风趣地训导道:“我们上个月在武汉见到毛主席,毛主席还说你是学生领袖。你这个学生领袖可要把你的兵带好哦,回去以后,要好好整顿整顿,不能乱来。”卢小龙笑一笑,依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眼前,说道:“沈老,您也是带过兵的,您知道带兵有时候得严厉,有时候也得哄他们高兴,要不也带不动他们。”沈昊用一种有意不加掩饰的怔愣表情看着卢小龙,这也是他特别的幽默感,说道:“言之有理。”沈昊虽然对和卢小龙谈话饶有兴致,但还是以一个做父亲的通情达理把初次见面的时间与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他环指了一下房间,依然睁圆了很大的眼睛,用夸张的严厉与不满表现出又一种沈昊式的风趣,说:“你看看搞成什么样子了。好了,就罚你帮沈丽收拾一下了。”说着,他一跛一跛地下楼去了。

    沈丽感谢父亲给了她与卢小龙交谈的空间,卢小龙也感谢沈昊给了他与沈丽谈话的空间,他们现在都有这个需要。沈丽拿来一把棕毛扫帚,将地简单扫了一下;又拿来一个墩布,将地大致拖了一拖;又拿了抹布,将两把椅子擦出来。她把抹布扔在桌上,又回去洗了手,回来后一指擦好的椅子,说:“坐下吧,等你走了,我再好好收拾。”卢小龙想了想外边队伍的撤退情况,觉得还有一点时间坐在这里,便坐下了,他说:“你的房间挺幽雅的。”

    沈丽也坐下了,两手相握放在身前,说道:“要不是今天这种特殊情况,我从来不让别人进我的卧室,我只在琴房里会朋友。卧室是人体的一部分。”

    卢小龙拘谨而又幽默地笑了,说:“那我今天是进到你的身体里来了。”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觉出了它能够引伸出的意思,不禁都有点脸红。沈丽瞟了一眼卢小龙,说:“你这话不合逻辑。”卢小龙也觉出刚才的话语无意中流露的意思有些猥亵,然而,又不能不从逻辑上狡辩,他说:“这是从你的话里推论出来的,完全符合逻辑。”

    沈丽看着他又拘谨又大胆的样子,没想到她和卢小龙就这样自然地结识了。一瞬间,脑袋里冒出一句小说中看到的格言:“生活总是特别巧妙地安排一切”。她想阅读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正文。从以前的序曲到现在的正文,可以说是不错的开篇。不过,这个故事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男女之间怀着恋情的兴奋,她丝毫都没有将卢小龙看成这样的交流对象,她只觉得自己在读一本类似《西游记》的故事,她和这本“新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会成为很有趣的朋友。当然,也不这么单纯,还有一些朦朦胧胧的东西,这是她和几个情投意合的表弟一起相处时能够感受到的亲切意味。那意味是姐弟式的,又不完全是姐弟式的,有那种男孩和女孩性质的东西。这一瞬间的感觉是非常飘浮的,当一窗绿树将夏秋之间的阳光明明亮亮地过滤进来时,她又觉得自己面对的故事有点像动画片。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卢小龙是一个爱干净的男孩。他穿着白衬衫旧军裤坐在这里,没有给这个房间带来任何让她不舒服的不洁气味。

    卢小龙拿起沈丽刚才扔在写字台上的抹布,将写字台擦出一个边来,以便将自己的胳膊肘架在上面。及至想到什么,又站起来将沈丽坐的这一边也擦出一条边来,然后坐下了,将椅子拉得妥贴一点,右靠着写字台侧,右后方就是那扇绿树成荫的窗。沈丽也把椅子拉得妥贴了一点,她坐在写字台的正面,左手也便舒服地放到了写字台上,可能觉得卢小龙刚擦过的写字台有些湿,手臂放在上面有点发粘,她又拿过一张报纸垫在下面。两个人就这样很舒服地、半斜不正地相对而坐,进入比较妥当的说话关系。

    这个关系因为卢小龙擦拭写字台引起的环境细节的变化,很快便有了让他们觉得非常自然、其实又非常突然的发展。

    沈丽左臂下垫的报纸在宽度上一半在桌面上,一半在桌面下,在长度上已经到了卢小龙的手下。卢小龙看到那张报纸随着沈丽胳膊的活动还在宽度上滑向桌子下面,而且因为潮湿桌面的粘涩作用,在滑动的过程中是上面几层在移动,报纸显出卷皱来,他便伸手将报纸向写字台里边拉了拉。这原本是个顺手的事,然而它使得沈丽不得不抬起手臂,等再落下时,卢小龙又将报纸抚平了一下,两人的手居然有了轻微的接触。这个无意的接触却诱发出有意的行为:卢小龙轻轻捏住了沈丽的手,在说话的过程中若有所思地端详起来。沈丽没有想到事情竟会这样发展,她从小对自己的美丽给予男性的压力是敏感的,对与男性身体的接触也是敏感的,没有哪个人敢于随随便便握住她的手,更不要说在第一次认识时就如此大胆。然而,今天的这个过程实在是太随意了,卢小龙轻轻捏着她的手端详着,那漫不经心、若有所思的样子使得沈丽竟不好意思抽回自己的手。

    卢小龙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大胆,没有想到这一步如此漫不经心就实现了。两三个月来,他对这个姑娘的种种渴望与想象已经造成了足够强烈的心理期待和紧张,与她初次结识应该是矜持的,充满心理压力的。然而,无意中把对方的手握在手中,就突破了一大段原本要反复试探才能走过的距离。今天抄家造成的氛围,使得一切都懵懵懂懂、有意无意地过渡了过来。在坐下来之前,他的内心还在非常紧张地想着该如何与沈丽谈话。他知道自己渴望什么,甚至感到内心在怦怦乱跳。当沈丽麻麻利利地收拾时,他一直帮忙挪动椅子来转移自己的紧张。及至现在把她的手握到自己手里,他依然觉得十分紧张,然而,他可以在漫不经心的注视和摩挲手的过程中若有所思。这种不进也不退的状态麻木着一切,也维持着一切。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抬眼,也绝对不能流露出与漫不经心、若有所思不一致的敏感,更不能停止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话语,总之,他像一个持久不变的、嗡嗡的噪音一样维持着这个格局。他的身体一动不动,手用同样的频率和动作摩挲着那只手。这种摩挲绝不可停下来,也绝不可增加内容。维持现状的重复,就是维持现状的全部手段。

    在摩挲中,他觉出了这只手的美丽。

    这只手不大,手指修长而且丰润。握在手里,感到它是温热的,又是温凉的。手的皮肤十分润泽,和它的接触,衬出自己皮肤的粗糙。似乎在摩挲一块玉,久而久之,也能润泽自己的手。这只手很适宜绘画,加上手腕小臂,让人联想到这个生命的年轻美丽。想到绘画,他那美术的细胞便活跃起来,想到蒙娜丽莎的手,想到达芬奇。这双手比蒙娜丽莎的手年轻得多了,当然,这双手没有蒙娜丽莎那样温柔、敦厚和善良,在秀美中有些高傲,给人冰清玉洁不可侵犯的感觉。这不是给人以抚慰的手,而是让你匍伏在地只能亲吻指尖的手。他为自己这个西方古典小说中的联想感到可笑,模模糊糊掠过电影《三剑客》的一些镜头,那里似乎有类似的场面。

    然而,好景不长,沈丽似乎一直注意着他讲述的文化大革命见闻,但显然也有些心不在焉,她一直含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观察着这两只手在进行和维持的过程。这时,她做出了要抽回手的动作,卢小龙干脆用力一些抓住她,沈丽笑着把手抽回去,说:“抓住不放啊,太放肆了吧?还没有人敢对我这样,你胆挺大的嘛。”卢小龙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的手孤零零地留在桌上,把它抽了回来,笑着耸了耸肩,说道:“我大什么胆呀?这会儿已经出了一身汗了。”沈丽笑了,为这个调皮而老实的说法感到愉快。这个男孩拙拙的,却有一种不让你讨厌的趣味,她说:“你出什么汗呀?”卢小龙说:“紧张呗。”沈丽说:“紧张什么呢?”

    卢小龙说:“怕你的手跑了呀。”

    沈丽靠到椅背上大笑起来,她确实没有想到自己和这个风云全国的学生领袖就这样开始了故事。卢小龙看了看她,显然在这种开篇中逐渐找到了感觉。他过去也多少自觉到自己性格的某种力量,现在,在沈丽面前他有了新的自信,他决心更好地表现自己的独特风格,看来这恰恰是能够征服这个原本对他形成很大压力的女孩。他笑了一下,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你说,我想了她好长时间,今天好不容易见到她,还逮住了她的手,这容易吗?”

    沈丽笑得有点前仰后合了,她十分开心地说:“你想了我很久吗?”卢小龙盯着她说道:“从那天日月坛公园第一次见面,我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想你。”沈丽收住了笑容,向后抖了抖头发,问道:“为什么晚上想?”卢小龙回答:“白天忙着干革命呗。”沈丽问:“想我什么?”

    卢小龙说:“想你漂亮呀,想着怎么能认识你。”沈丽觉得这样的谈话挺有味道,她继续问:“真的?”卢小龙说:“真的。就连我绝食那几天也想你,还想得挺多呢。”

    “是吗?”沈丽不笑了,她觉得这不是一个玩笑的事情。她目光看着眼前恍惚了一下,说道:“我不会和你谈恋爱的。”卢小龙一顿,似乎受到挫折,又似乎不介意,他说:“我在绝食的时候还遇到了一只小猫。”沈丽有些不解其意,卢小龙便将那只猫的故事讲了。沈丽显然被打动了。

    卢小龙说:“在小猫和我认识的头两天,有一天我摩挲它时,想到了你,我的手就停了。

    过了一会儿,小猫站起来走到一边蹲着去了。我当时觉得猫真通人性。你不想它了,想别的事了,它都能觉出来。“沈丽目光朦胧地笑了:”那只猫爱上你了。“卢小龙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沈丽又向后抖了抖头发,说道:”你过去遇见过女孩吗?“卢小龙说:”那怎么会没遇见过?“沈丽想了想,说道:”我是说,你碰过女孩吗?“卢小龙问:”什么叫碰?“沈丽脸微微红了一下:”怎么理解都可以。“卢小龙垂下眼想了想,说道,”有过吧。“随后,两人都沉默下来。这一瞬间,卢小龙想起了自己惟一有过的对一个女孩的触摸。

    那还是他上初一的时候,他们家在平房区居住。正值三年自然灾害,他们在门口的小院里种起了一片毛豆。每到放学时,他们就提着水浇灌。邻居金奶奶的外孙女薇薇是六年级的小学生,时常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帮着提水浇毛豆。有一天家里别的人都不在,他和薇薇煮了几把毛豆剥着吃起来。吃着吃着,薇薇说:“你张开嘴。”他张开嘴,薇薇便把剥开的毛豆弹到他嘴里。两个人相视而笑,那笑非常甜美。薇薇又拿过毛巾,递给他说:“你擦擦嘴吧。”他拿毛巾擦了擦嘴。薇薇又拿过茶杯,说:“你喝点水,漱漱口吧。”他看着已经吃了一桌子的豆荚,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薇薇说:“你再擦擦嘴。”他又擦了擦。薇薇站在他身旁说道:“你闭上眼。”他闭上眼,觉出薇薇在自己身边蹲下了,然后,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心“咚”的一声,一时有些晕晕乎乎,薇薇的气息像云雾一样裹着他。他睁开眼,看着蹲在面前的薇薇。女孩的头发有点自然卷曲,像个外国小孩,眉毛特别黑,又细又长,正仰着脸用观察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两个人又轻轻吻了一下,一股触电的感觉震遍全身。

    从那以后,他们就要好了。每当放学在院子里碰到,他们就会左右看看有没有人。没有人,就探着头轻轻地吻一下,然后赶紧分手,各自回家写作业。那些天他终日喜滋滋的。

    不久,薇薇被母亲领到南方去了,故事也便结束了,然而,那种亲吻时产生的触电感和腾云驾雾感,至今还能回忆起来。

    沈丽从他的表情知道他回忆起了什么样的事情,她问:“是不是很小的时候?”卢小龙看着她,说:“你怎么知道?”沈丽说:“你的表情告诉了我。”卢小龙犹豫了一下,说:“是我初一时的事情。”沈丽说:“那不算。”卢小龙说:“那我就没有别的经历了。”沈丽用一种宽容的目光看了看他,说:“你这个人不让人讨厌。”卢小龙稍有点受宠地问道:“还有什么?”沈丽说:“你挺有意思的,我愿意听你讲你的事。”卢小龙说:“还有什么?”沈丽抖了一下头发,有些抱歉地说:“我不会和你谈恋爱的。”

    卢小龙目光灼灼地问:“为什么?”沈丽说:“我不会和比我年龄小的男孩谈情说爱。”

    卢小龙愣着看着沈丽,脸一下子显得更长了。沈丽站起来,有些犹豫地说道:“我也不会和一个比我个子矮的男孩谈情说爱。”卢小龙感到受了污辱,他也站了起来,脸涨红了。沈丽用目光瞄了一下他的头顶,说:“你也许跟我一样高,可是男人只要和女人一样高,就显得比女人矮了。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说着,她显得悠悠闲闲、甚至有点吊儿郎当地在屋里转了一圈,又站住说道:“请原谅我的坦率,也原谅我的无理,我这样说话很不礼貌,不过,”

    她瞟了一眼卢小龙,“我很愿意成为你的好朋友,经常听你讲你的事情。”

    卢小龙垂下眼说道:“那你就等着吧。”他转过身往门外走。沈丽问:“你还会来吗?”

    卢小龙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依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眼前说道:“会来的,我要教训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芙蓉国(上)】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