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芙蓉国(上) > 第五卷第三十七章

第五卷第三十七章

作者:柯云路 发表时间:2021-01-15 23:14:09 更新时间:2022-08-10 01:11:11

    一踏上去南方大串连「1」的火车,鲁敏敏就禁不住漾起一阵兴奋,好像从冰冷的世界一步踏入暖热的世界,一种懵懵懂懂、喜洋洋的感觉笼罩在她多日来一直忧郁的心头。

    她跟卢小慧和另外两个女生一起来到火车站,这里早已像蚂蚁搬家一样喧天喧地地挤满了人。随着人流拥进火车站时,她学着卢小慧的样子掏出了北京实验女子中学的学生证,一晃便拥进了检票口。扛着大包小包的普通旅客与拿着学生证冲锋陷阵的串连学生混在一起,汹汹涌涌。在拥挤中,鲁敏敏那被北清大学抄家以来所有的惊恐、不安与抑郁似乎都消淡了一半,虽然那巨大的阴影还不能彻底离开她。昨天,卢小慧听她讲了抄家的情况后,安慰她说:“别想那么多,你爸爸还没最后定性,怕什么?我爸爸在部里也早挨了大字报,咱们干咱们的,该串连就串连去。”卢小慧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北京实验女子中学的红卫兵袖章,说道:“给你,戴上它。”她感恩涕零地接了过来,戴到左臂上。

    袖章是厚厚的红布做的,沿着袖子往上拉,有一种摩擦力,这从手腕经过肘部套到大臂的感觉让她十分温暖。她觉得自己加入了一个组织,有了一个依靠,自己在大家庭中没有被遗弃,甚至觉得左臂有了盾牌一样遮挡起全身。在往站台冲锋的一路上,她时时感到了左臂红袖章的存在。那是一种十分威武的感觉,有恃无恐的感觉,红彤彤的感觉。在随着人流踏着台阶冲上地道口来到站台的过程中,她时时感到整个身体的快乐。她像一头瘦弱的小鹿,离开了自己的家,在森林边的草坡上生疏地一步步跑起来,周围有暖风,有很多快乐的动物和小鸟。她越来越放心地跑起来,一边跑一边觉出自己的瘦弱,可也慢慢觉出自己正变得结实,可以跑得比较快。

    她们随着汹涌的人流扑向开往上海的火车。车门前拥挤着一堆人,车窗成了临时的门,很多学生干脆从窗口爬进去。她们四人在拥挤的人群后面着急地踮起脚,卢小慧看到几个男生爬进了一扇车窗,便拉着鲁敏敏几个人赶过来。几个男生正准备把车窗关掉,卢小慧连忙向他们招手:“拉我们上去吧,我们是实验女中的。”正在关窗的男生友好地一笑,把关到一半的车窗又提了起来。车窗里伸下来两双黑瘦的手臂,卢小慧推了推鲁敏敏,说:“你先上。”鲁敏敏将手举起来交给了男孩们,在慌乱而又兴奋的攀爬中被拉进了车窗。她几乎是栽倒在男孩们的怀里,那与男孩面孔的摩擦及呼吸的相互熏染给她带来了长久难忘的美好感觉。她快乐地喘着气,觉得脸在发烧,接着,便与那几个男生一起伸手去拉,这种车上车下团结一致的感觉让她充分体会到青春的快乐。最后一个上来的是卢小慧,她快乐地笑着,大眼睛亮晃晃地放着光,无数只手伸下去把她热热闹闹、乱七八糟地拉上来之后,几个男生便一下把车窗放下来,再不理睬外面敲窗喊叫的人们。

    这是男三中的学生,也是四个,四个加四个,面对面挤坐在三人座上,十分亲热。车厢里坐满了人,过道里也站满了人,火车开动时,鲁敏敏觉得车厢里火热的气氛正暖陶陶地生长着幸福。四个男生有话多的,有话少的,但都十分热情,目光中有直扑过来的亲热与直率。卢小慧明明朗朗的圆脸漾着微笑,大大方方地与男孩们说着话,鲁敏敏便在腼腆中保持了轻松。男孩们的目光经常扫过她,那目光在亲热和快乐中隐含着别的意味,鲁敏敏能够朦朦胧胧感觉到。她便觉得自己垂下眼的微笑十分快乐,能够觉出脸上发热,自己平时就爱脸红,此刻一定是脸红了。

    当火车微微晃着掠过田野时,过道上塞满的人摆来摆去,不断有人挤蹭着她。都是一些闹闹嚷嚷的男女学生。这种拥挤也给她带来团结战斗一家人的火热感觉。一个身穿黄军装的男孩一直在她身边站着,每次因为拥挤和车的晃动侧压过来时,军装上的扣子就印记在鲁敏敏的脸颊上。她能觉出扣子的光滑,衣服的毛糙,甚至闻到了对方身上的汗味。这也让她感到兴奋。女子中学那种整整洁洁、单单调调、严严肃肃的气氛一下被冲得无影无踪。这种男女生大杂拌一样挤在一起的感觉,像过年的鞭炮齐鸣一样给人带来喜悦。她眼前莫名其妙地浮现出商店里卖的果脯,红的、绿的、黄的,各式果脯混在一起,甜蜜蜜地,软乎乎的,热闹闹的。女子学校此刻给她方格本的感觉:千篇一律,一个字写在一个方格中,再没有变化。

    到了晚上,火车在京沪线上飞驰时,车厢里更拥挤了。卢小慧拉着她钻到座位下面,躺在地板上睡觉。在这一夜里,鲁敏敏有了十四岁年龄的最大收获,她第一次明确知道,自己长得漂亮。这是卢小慧告诉她的。

    两个人躺在地板上非常好玩,座位黑压压的在上面,用手一摸就能够着。头这一面是车帮,左右两侧可以看见人的腿脚。脚的方向是过道,灯光昏黄中也挤满了人。在这个上下左右都被人包围的低矮空间里,听着火车哐啷啷哐啷啷地飞驰,感觉着火车在身体下面的颠簸,想象着火车在黑暗的田野上掠过,听着火车里闹闹嚷嚷又瞌睡疲倦的嘈杂声,两个女孩挤在一起,低低地谈论有关女孩的话题,让人想到婴儿的摇篮。

    卢小慧告诉她,对面的一个男孩一直在看鲁敏敏,她说:“他肯定是喜欢上你了。”鲁敏敏在黑暗中仰躺着,微微笑着凝视着眼前的黑暗,两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他怎么会喜欢我呢?他为什么喜欢我呢?”卢小慧也舒服地仰躺着,将两手放在胸前,说:“因为你好看呗。”

    鲁敏敏当即觉得全身像触电一样有了麻酥酥的感觉,连后脖颈都潮热了。她不太敢相信这种事情,问:“我哪好看呀?”卢小慧转过身来,将头枕在一条胳膊上,端详着鲁敏敏,说:“你是挺好看的呀,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好看吗?”鲁敏敏在黑暗中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只知道从小学开始因为长得瘦高,在班里排队总是站在最后,班里的很多男生都比她矮,这不但没造成她的优越,反而使她感到自卑。在小学六年里,没有一个男生给她递过条子。后来,她慢慢长得丰满一些了,同年龄男生的身高也逐渐有人超过她了,除此之外,她再没有别的感觉。卢小慧说:“你真的很好看。从你一到实验女中,我就发现你好看了。告诉你,我说你好看,就是在男人的眼里你也是好看的,你应该懂得什么叫女孩的漂亮。”鲁敏敏处在无比幸福的暖热中,这幸福像最美妙的梦一样,让她晕晕乎乎。她甚至要真地想一想,这是不是做梦。

    卢小慧显出成熟女孩的友善和热忱,她仰面躺着,将鲁敏敏的漂亮做了一番描述与分析,显然她很愿意表现自己描述与分析的能力,鲁敏敏则用旱苗逢甘露的心情聆听每一个字。鲁敏敏觉得,两个女孩躺在一起谈论这样的话题,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卢小慧说:“你的身材很好,苗苗条条的,而且你这种身材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长越好看。你的皮肤不白,微黑但很光泽,有一种东方人的韵味。你的头发特别好,不光黑,而且有弹性,是一头秀发,如果披起来一定非常漂亮。你的眼睛特别女性感,一看就很多情,很传神,是那种忧郁的美。反正你身上有很迷人的地方。”卢小慧停了一会儿,问,“听懂我说的话了吗?”

    鲁敏敏觉得自己的眼睛在黑暗中放着光,照亮了这片黑暗的空间。她在光亮中看到自己好看的面孔烧得通红,也觉出自己的身体体现着女孩的线条。紧贴着火车地板,她觉出自己的脊背还比较瘦削,肩胛骨被地板硌得有点生疼,手臂也比较细瘦,然而,她觉出自己身体的修长,觉出自己臀部的丰满,也觉出两条大腿的弹性。火车颠动时,她觉出自己女孩的胸脯、肋骨还是微微凸露着,一对乳房却已经隆起,随着火车的颠动,乳房也在颤动,让她觉出了乳房的体积、重量和弹性。她在遐想中观察自己的面容,不由得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这一瞬间,她体会到自己的脸蛋确实光润漂亮,自己的眼睛在微笑或者不微笑时,都含着一种忧郁的美丽。她沉浸在对自己漂亮的体会和想象之中。

    卢小慧又问:“你听懂我的分析了吗?”她又转过头来,枕着自己的手对着鲁敏敏说:“你一定要知道自己漂亮,知道自己好看。人活一辈子,连这个都不知道就太傻了,明白吗?”卢小慧抓住她的手摇了摇。鲁敏敏在黑暗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下翻转身俯卧在地板上。因为不小心,头还碰了一下座位。她满脸通红地、幸福地说道:“我过去一直不知道,真的。”“那现在呢?”卢小慧也转过身来趴在地板上,侧转头枕在手臂上问。鲁敏敏一下觉得有股幸福的热潮从身体下部涌上来,她的脸和头都蓬蓬勃勃地发热,她凑到卢小慧的耳朵旁,轻轻说道:“知道了。”卢小慧说:“你得谢谢我。”鲁敏敏在卢小慧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又不好意思地趴到自己手臂上,满脸烫热地说道:“太谢谢你了。”两人趴在那里,眼睛在黑暗中发着明亮的光,一边看着眼前,一边想着与女孩有关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卢小慧问道:“你家里就没人讲过你漂亮吗?”鲁敏敏摇了摇头,“没有。”

    卢小慧问:“你不是有三个姐姐吗?”鲁敏敏趴在那里想了好一会儿,说:“她们从来没有说过我漂亮,她们小时候老打我。”“为什么?”卢小慧问。鲁敏敏说:“不知道。”两人陷入片刻沉默,听着火车在颠簸中飞驰。这样趴在地板上,能够更真切地感到火车的铁轱辘在钢轨上飞速旋转和敲击钢轨衔接缝隙的运动。她们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火车融为一体,能够觉出火车在掠过黑暗中的广阔平原,掠过黑暗中的村庄和树林。特别是当火车经过大小桥梁时,那轰轰隆隆空空荡荡的震动与回响使她们感到下面河床的宽阔,河水的汹涌。在火车的颠动中,她们感到了火车的生命,也感到了黑暗中广阔大地的生命。鲁敏敏在这一刻间想起了一个雨夜。

    那天,二姐回来,发现家里的猫丢了,当即就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她至今还记得二姐那气汹汹的表情。那时候,她简直比妈妈还厉害,打了她以后还不许她哭,不许她告诉爸爸妈妈。她想着,把这件小时候的事情讲给卢小慧听,她说:“我小时候很怕姐姐,特别是二姐、三姐。”卢小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没姐姐,我有两个哥哥。他们从没有打过我。”鲁敏敏在黑暗中突然好奇地转过头,问:“卢小龙是你大哥吗?”卢小慧说:“是。”

    “他对你好吗?”鲁敏敏问。“好。”卢小慧回答。鲁敏敏又问:“他是不是挺有思想的?”

    卢小慧想了想,回答道:“他是一个特别敢行动的人。”鲁敏敏又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卢小慧在黑暗中笑了,说:“我以后让你见见他,你就知道了。”鲁敏敏在黑暗中凝视着眼前,陷入了遐想。

    一出上海火车站口,就有红卫兵把守,北京的学生证便成了通行证。在第二道关口,上海的红卫兵挨个询问每个人的出身,卢小慧说道:“我们都是革命干部子弟。”一个圆脸的女红卫兵声音响亮地说道:“欢迎你们来上海革命串连。”

    她们在上海的高楼大厦中穿行了几天,纷纷扬扬的传单从两边高楼上雪片一样飘洒下来。这里比北京更拥挤,更稠密,到处都是一派如火如荼的革命气象。她们逛了桅杆林立的黄浦江外滩,又跑到同济大学、复旦大学看了两圈大字报,便决定登车直奔井岗山。在上海的几天中,鲁敏敏觉得自己到了陌生而又新鲜的世界。这里没有北京宽展,少了水平线,多了高楼大厦的垂直线条。这里的墙与墙之间的距离更狭窄,这里的人更忙碌,这里的天空更零碎,这里的口号在空气中更稠密。而真正使她快乐的是,她到了一个与自己的过去毫无关系的新天地。这里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也没有对家庭的回忆,想象不出姐姐们的面孔,这是她意识到自己漂亮后踏进的第一个乐园。当一个女孩意识到自己漂亮后,她对世界便有了一副全新的眼光。她喜欢上海的拥挤,喜欢上海的稠闹,喜欢上海高楼大厦间空间的狭小,喜欢上海方言的呢侬软语,她成了一个晕晕乎乎、傻头傻脑、跑来跑去的女孩。

    因为知道自己漂亮,她也便不断发现自己漂亮。那四个北京男三中的学生早已和她们挤散,现在无论在哪儿看大字报,都有人注意她。有了这种感觉,眼前的一切便都有了特别快乐的趣味。上海真是一个嗡嗡乱响的、快乐的马蜂窝。

    她们又登上去江西的火车,又是同样的拥挤,又是从车窗里爬进爬出,又是车厢过道里站满了人。在车厢的两端,门旁边和厕所里也都挤满了人。像是成堆的胡萝卜塞在一个大筐里,晃呀晃呀,胡萝卜磨破了皮。她在梦一样恍恍惚惚的状态中晃到了南昌。在这里,也是漫天遍野地看街上的大字报。又跑到江西省委大楼前和本地的红卫兵一起冲了一回省委,震天动地喊了一片口号。那潮水般冲进省委大楼的感觉实在令人兴奋,男男女女的红卫兵疯狂地喊着口号往前冲击时,她能够感到冲击的快乐。南昌市也成了传单满天飞的革命城市,她们晃着通行无阻的北京学生证,分文不花来到了吉安市。再往前走,就直奔革命圣地井岗山了。

    吉安是个十万来人口的小城市,这里的文化大革命与北京还有一段差距。造反派在地委、市委的门口都遇到了保守派稠密队伍的阻挡。卢小慧说:“咱们先在这里冲一下,再去井岗山。”作为最早一批到达吉安市的北京红卫兵,她们立刻成为本地造反派学生万众簇拥的对象。她们用北京实验女子中学红卫兵的名义上街贴出了“炮打吉安地委”、“炮打吉安市委”的大标语,吉安的造反派学生们在全市范围内帮她们张贴大字报、大标语。一时间,吉安市的街道两边和地委、市委大院门口,都贴满了北京实验女子中学的大标语。现在,不仅卢小慧成了经常在街头讲演的中心人物,鲁敏敏也容光焕发地在人群中做开了讲演。

    当她站在高处面对千百张面孔时,觉得自己比过去挺拔了,高大了,也强壮了。

    在她们的鼓动下,吉安市造反派学生开始冲击地委、市委前面的保守派防线。成千上万的人在这里进行肉体的冲撞,鲁敏敏冲在第一排。后边的人潮拥着她,前面一排排的人挡着她,她像潮水中的浪头一样冲过去,那些魁梧的工人、清瘦的学生都在勉勉强强地支撑着。她侧着身,用胳膊和肩膀作为冲撞的盾牌,在喊声震天的口号声中,她既能觉出造反派潮流的汹涌澎湃,也能觉出保守派防线拼尽全力的抵挡。这种有弹性的冲撞与拥挤,让她感到生命深处迸发出来的兴奋与快感。她浑身已经汗湿,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往前冲。

    终于,洪水突破了堤坝,他们冲了进去,源源不断的人流拥进了大院。这个看来不大的院子很快挤满了喧嚷的人群,一片涣散的沸腾。她气喘吁吁地撩着汗湿的头发,准备寻找新的造反行动。她把头发捋到两侧,一瞬间又意识到自己的漂亮,心中漾起一丝幸福。卢小慧走过来,问:“你没有挤伤吧?”她快乐地摇了摇头。卢小慧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变了。”她垂下眼想了一下,快活地说:“我真热爱文化大革命。”这一瞬间,她惟一遗憾的是腰间没有扎一条皮带;倘若那样,双手叉腰站在这里,一定会更挺拔,更有生气。

    吉安市的形势急转直下,工厂的工人一队一队开出来保卫地委、市委,农民也一队一队从四面八方的农村扛着扁担、铁锨进城保卫地委、市委。几个北京的红卫兵和当地造反派学生暂时撤退到一所中学内。浩浩荡荡的赣江从吉安市旁流过,江中有一个白鹭洲,这所学校就在白鹭洲上,她们等于被封锁在学校之中。站在白鹭洲上看着岸边滔滔不绝的保守派游行队伍,卢小慧和鲁敏敏都觉出了一种战斗的气氛。卢小慧决定从北京搬救兵,她给卢小龙拟了一封电报,由吉安市的一名造反派学生连夜泅水过江,到吉安市邮电局拍发出去。

    注:

    「1」大串连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首都和各地红卫兵代表,同年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出通知,从9月6日起,组织外地高等学校和中等学校革命学生代表和革命职工代表来京参观,学习“文化大革命”运动,至此,大串连迅速在全国全面展开,直至1967年3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停止全国大串连”的通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芙蓉国(上)】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