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格萨尔王 > 第三部 雄狮归天 故事:嘉察协噶显灵

第三部 雄狮归天 故事:嘉察协噶显灵

作者:阿来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1-05-20 22:38:34 更新时间:2022-08-10 01:23:01

    这些日子,格萨尔老是做梦。因为夜里的梦境,早上起来便困倦不堪。妃子们大多以为自己已经唤不起他的兴致了。珠牡说:我们的夫君是对尘世的生活厌倦了。她还补充说,对无所事事的生活。众妃们都大惑不解,她们罗列出人世间很多可做的事情。打猎。修无上瑜伽。认识草药。探望贫病的老人。发现地下的珍宝和矿脉。学习绘画。向王子扎拉传授神变之功。给烧陶人新的纹样。让兵器部落炼出更坚硬的铁。这时从深垂的帘幕后面传来了国王的笑声,他已经倾听多时了。他说:我做梦已经很累了,你们还想给我这么多活干。那么,大王可以学习详梦。大王说:你们看,就这么稍稍的午寐一会儿,又做梦了。猜猜我梦见了什么?哦,你们肯定猜不出来,我真的梦见了好多铁,好多很锋利的铁,比我们兵器部落炼出来的铁更锋利。正说着话,报告消息的首席大臣走了进来,国王没有对他如此精神矍铄感到吃惊。国王说:坐下说话,我正在对众妃说,我怎么会梦见那么多铁。那不是梦,是国王英明洞见。说说那意味着什么?探子们已经打听清楚了。他告诉国王在岭国西部真有个国王叫赤丹,所领之国叫卡契。国王问为什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国。答说,因与岭国隔开的有座黑铁之山,然后又是一座红铁之山,上去不到半日路程,马蹄便全部磨坏。雷电霹雳降到此山,威力放大十倍百倍,多少人马进去也难以生还。国王发出疑问,既是如此,那赤丹又怎敢领兵过山来犯?答说,卡契国正是用此山之铁打造了马掌,在那山上才不得磨损,加之赤丹王罗刹转世,神通了得,使法术能让霹雳雷电降于别处,卡契国兵马因此能穿行无碍。格萨尔笑笑:原来我梦中之铁竟有如此来历,待我征服了卡契小国,那铁山与炼铁匠人都为我所有,岭国更是所向无敌了。当即就传下令去,召集各部兵马。不几日,各部兵马一齐来到。众英雄都前来请战,要踏平赤丹国,打开其冰川下的宝库,取来水晶之宝,打开其湖泊中的宝库,取来珊瑚之宝。晁通说大家都说得不对,卡契国不像别国有什么宝库,因为使卡契国强盛无比的正是那铁山之宝。格萨尔道:此次召引众英雄及各部兵马到来,并非真要劳师远征,而是如今的岭国领土广阔,山遥水长,着实想念各位,才借这赤丹作乱,请大家前来相见!英雄们见国王任眷恋之情如此溢于言表,以为他在岭国的日子已经不太多了。辛巴麦汝泽等一干人不禁潸然泪下。扎拉为首的一干青年英雄却只是嗷嗷请战。格萨尔运用神通,众英雄座前酒碗不斟自满。他告诉大家,只管宽怀饮酒,君臣共乐。虽说那卡契国狂妄的大军已经向岭国开拔,他已请天上众神帮忙,降下大雪,把那卡契人马困于山中,过些日子再作区处。于是君臣尽欢。珠牡在一个精通音韵的喇嘛指点下研习了音律,经她调教的青年女子们献上的歌舞比之于往常更加精妙。她们的舞姿不再是对战争、对爱情、对劳作的模仿,而是协于风的吹拂,协于水的流淌,是每一个人都感受过的暖流在身体里面,从头顶顺着背脊往腹腔灌注,更不要说还有珠牡亲自歌唱。在她歌唱的时候,有人说看见雪山躬下了腰身,有人说感到了河水回淌。流逝的时间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痕迹,连天降神子格萨尔也不例外。但她还保持着刚刚成为岭国王妃时那曼妙的风姿,好像她没有与岭国一起经历波澜起伏的历史。她的神情天真而又多情,好像她在成为王妃前没对格萨尔假扮的印度王子动心,也没有被掳到霍尔国与白帐王养育子息。她永不凋零的青春与魅人的歌唱能使每一个人都心旌摇荡。一个女人天生丽质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让人分清她到底是个仙女,还是一个妖精。她能使纯洁者更为纯洁,也能使卑劣者更加卑劣。当年,晁通做国王梦时,除了国王的黄金宝座,在其梦想中出入最多的就是她的身影。对于晁通来说,万众拜伏的尊荣至少在自己所领牧的达绒部完全能够享受。他安抚自己蠢蠢欲动的野心时,就让自己相信达绒部就是一个国,被一个叫做岭的更大的国所统辖,就像格萨尔也要被天上更高的神所统辖。这也是他一直心怀不满,但还能与大家相安无事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可是,当他看见王妃珠牡如此风情万种的时候,就知道,只有真正的国王才能得到她,拥有她。这个世界可以有很多国王的黄金座,但这个世界却只有一个珠牡。他心中从未熄灭的野心的火苗燃烧得他焦躁难安。

    回到自家帐中,他便设坛祈祷:卡契国王施展无敌的神通,让你的大军快点到来吧。他还说,如果你真的神通广大,就该感受到我的心愿了。在岭国,除了格萨尔之外,晁通算是上天允许具有神通的最后一个人了。上天在除掉人间妖魔的同时,不会再让胎生的凡人具有神通。妖魔驱尽后,神就不再直接给人帮忙,以后的时代就是人自己对付自己了。晁通的祈祷真挚、持久而又强烈。正被因大雪困于黑铁山上的赤丹王在梦中感受到了。他告诉随军的巫师,一个山羊胡须翘翘的老头跑到自己梦里来了。巫师说,你该不是梦见了一个术士吧?赤丹王说,他的穿戴举止像个国王。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吗?他的眼睛机智又狡猾。恭喜我王,此行必将旗开得胜。如果不是那格萨尔从天而降,这个人就是岭国之王。晁通在梦境中告诉赤丹,大雪只会下半月之期,因为天上没有那么多的水分凝而为雪。当两军对阵时,他还会献上取胜之计。果然大雪下到十五天上,天真的就放晴了。卡契大军冲下山来,洪水一样漫布到岭国宽广的草原之上。岭国大军早已背靠浅山布好了阵势。前面自有王子扎拉和晁通之子东赞与东郭一干青年英雄,和辛巴麦汝泽与丹玛等一班老将在阵前接住厮杀。你来我往,大战三天,也未分胜负。格萨尔稳坐帐中与首席大臣掷骰子玩耍。赤丹王却免不得焦躁起来,想梦中出现过的晁通为何还不来献计于他。晁通并没有闲着,他闭了大帐,用了很大法力加持他的隐身木。这天,他觉得该试试加持的效果了。就走到达绒部阵中,看见他两个儿子东赞与东郭联手与对方一员大将交锋,你来我往许多回合,均分不出胜负。晁通生怕两兄弟有个闪失,急忙念动咒语,把那展开后像一只鸟的隐身木抛入空中,立即,他的两个儿子,连带在后面鼓噪不已的兵阵俱已不见踪影。那大将把手中大刀舞成一个耀眼的光圈,掉头杀入别部的军阵中去了。两个千户长接连被那大将斩于马下。还是老将丹玛接住厮杀,才稳住了阵脚。晁通心中大喜,翻身上了玉佳马,直奔中军大帐。格萨尔笑道:你是怕众英雄在前面抵挡不住,要用幻变之术把我也藏起来吗?我是前来请求用隐身之术潜入敌营,杀了赤丹王,卡契大军群龙无首,自然会退出岭国。卡契国王狂妄无知,兴兵作乱,我正要灭他,哪能让他全师而退!晁通一得意,便忘乎所以:这些天众英雄轮番苦战也不能取胜,国王若想取胜还朝,更要靠我走这一趟了!首席大臣示意国王不可答应他的请求,但格萨尔却说:那就劳烦你走一趟吧。晁通便兴冲冲地乘上他的木鸢往敌营飞去了。首席大臣跌足叹道:大王真相信他是去刺杀赤丹吗?格萨尔道:他是投降赤丹去了。而我正好将计就计。你该杀了他。我下界是为除魔而来,没有领命诛杀胎生而寿命有限之人。那我们对这种人就没有办法了?也许有办法,也许没有办法,但那是你们凡人的事情。首席大臣很吃惊地看到,这个天降神子谈论此事时,一改平常的亲切和悦,面容变得冷漠而坚硬了。你是说妖魔可以除掉,但人类却一定要与这种败类为伍?格萨尔摇了摇头:你不该让我来回答这样的问题。你的身体刚好起来,现在,脸上又浮现出病容了,你就不要再考虑这样的问题了吧。绒察查根喃喃自语:要是世事真是这样,那我身体好不好又有什么意思?这么说来,活得长倒是一件受罪的事情了。于是,首席大臣又病倒了。他对国王说:要是我把这话告诉给英雄们,也许他们都没有一致对敌的心思了。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冷峻的格萨尔又变得亲切了,还是马上商量怎么将计就计设下伏兵吧,要不是晁通,取胜的机会不会这么快就出现在眼前!首席大臣强打精神与国王商量一番,当夜,就将大军转移到新的战场去了。明天,这里的战阵是格萨尔用幻术布下的。

    晁通的木鸢刚刚降落,赤丹王就迎上前来,说:我是第一次和一个梦过的人相见。要是你得胜后让我做岭噶之王,那我是献计之人,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请杀了我。自从那天在梦里见过你,我就打听到你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你却能冒死前来,说明你为了做国王什么事都肯干,好吧,我答应你。那我要请尊贵的国王对天发誓。我就是天,我怎么向自己发誓?晁通,事已至此,还是把你的计谋说出来吧。明天大王你在阵前只留些兵马障眼。我把精兵强将用隐身术隐住了,领你们另辟道路直取岭国王宫。隐身术?但千军万马过处,埋锅造饭,大小便溺,怎么也会留下踪迹,这隐身术能隐多久?大王放心,这隐身术能有两天效果,过了这两天,就已经在我达绒部的地盘上了,那时无论弄出什么动静,都不会有人乱发一言!我又怎么相信你的幻术不是岭国精心设下的陷阱?你必须相信这不是陷阱,因为除此之外,你断无取胜的可能,而你就像我渴望做岭国之王一样渴望着胜利。第二天,双方都不出战。卡契的精兵强将在晁通隐身术的掩护下,悄然出发。留下的军队偃旗息鼓,扎住阵脚,并不出战。岭国大营这边也是旌旗招展,兵马的幻影在自己营中来回穿梭。中午时分,阳光和水汽猛烈蒸腾,那些幻影也跟着颤动着向上升腾。卡契兵将见了,不由得一片惊慌,以为格萨尔的兵马都是天兵天将,能够升空作战。只有留守的巫师看出了门道,大叫不好,对面没有一个真正的兵马!大王中计了!于是撤了营帐,把兵马分成数路去四处追寻,但草原茫茫,大军被晁通的隐身术掩藏得严严实实,无迹可寻。几支分散开的小股兵马,有的陷入沼泽受了灭顶之灾,有的陷入野牛群中,有去无回。巫师带着自己那支人马还在苦苦追寻赤丹王的队伍。直到第五天晚上,他才看到东方天空中红黑色的战云像根柱子一样直冲云霄,便催着疲惫的队伍继续前进,去向大王报警。格萨尔早已预知了这一切,他说:那就再来一点幻变之术吧。于是,那一夜,赤丹巫师率领的报信兵马,遇到一个浩渺大湖无法涉渡,绕行了多半夜后,那湖就在月光下眼睁睁地消失了。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一个饿鬼盘踞的悬崖,兵士们都坐在地上不肯走了。巫师无法破解这幻术,欲碰崖自尽,但想到死后无人再给大王报警,便坐在地上大哭起:我的大王,你过分的狂妄将卡契国葬送了呀!领兵的将领听他攻击国王,手起刀落,将他斩于岩下。就在这时,悬崖从黎明的曙光中倾倒下来,岩石的幻影未曾砸伤一人,这支兵马却被吓死了大半,剩下的人向着卡契的方向落荒而逃。只剩下那个将军,等太阳升起时,看到四周除了风拂动的草,和与清脆的鸟鸣一起滴落在靴面上的露珠,在绝望之中,高叫着国王的尊号挥剑自刎。此时,卡契大军已经不再隐身,在初升的太阳下拔营出发。从早上起来,卡契国王就觉得心中不安,他问晁通,是不是王宫所在的达孜王城已经近了。晁通说,此处是我达绒部领地,大王且请宽心前行,还有两日马程,才能望见王宫的金顶。卡契国王已经嗅到了兵火的气息,叫一声,把这人绑了!几根套索同时飞出,将晁通从马背上拉了下来,捆了个结结实实。卡契王说,若你计策是真,我还让你做岭国之王,如若有诈,第一支暗箭袭来时,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这歹人!行进了不到一个时辰,迎面一座浅山,满山都是野兽般的岩石蹲踞于荒草之中。卡契的队伍自西向东而行。从山顶上斜射下来的阳光让他们看不真切山上的情形,一排箭射去,岩石的迸裂之声后,周围又安静下来,只有风掠过草梢有声。国王挥挥手,大军迎着箭镞般蜂拥而来的阳光动身翻越这山。刚到半山腰,迎面响起如风暴袭来一样的声响,原来是飞蝗般密集的箭矢蜂拥而来。卡契国兵将立即在惨叫声中倒下一片。卡契国王也中了两箭,一箭将护心镜射得粉碎,一箭射中他的脖子,那箭翎还带着蜂鸣般的嗡嗡声在耳边摇晃。卡契王大叫一声,拔出箭杆,一股血流从颈项上喷射而出。他大叫:中计了,给我杀了晁通!但那晁通也算是命大之人,正好被中箭倒地的马压在了身下。卡契王正在四处寻找晁通,又一群密集的箭矢呼啸而至。卡契兵马只好退到山下。如是几次,当四周岭国的旌旗竖起,卡契国中了埋伏的兵马已死伤大半。岭国大军从山上洪水席卷一样掩杀下山。晁通的两个儿子东赞与东郭这些天忍着屈辱听够了父亲降敌的传言,正要借此一雪耻辱,令旗一动,便拍马冲在了前面。冲到半路,东赞听到了父亲的叫声,下马把父亲从马身下解救出来。晁通高叫:你要是解开绳索,我就没命了,你就这样把我带去见格萨尔吧!东赞只好在乱兵之中护住父亲,看弟弟东郭挥剑冲下了山坡,扑向了那勇猛威武的赤丹王。可怜东郭少年气盛,雪耻心切,只顾挥剑猛进,连砍三剑,剑剑落空,那赤丹拔出腰间短刀,东郭已近到身前无从避让,大叫一声被刺倒在地上。老将丹玛和王子扎拉上来接着厮杀,才没让赤丹手中的矛尖扎入他胸膛。老将辛巴麦汝泽、王妃阿达娜姆、前姜国王子玉拉等英雄各自与对方大将拼杀。先是阿达娜姆这魔国之女用格萨尔所赐之幻影套索抛向对方。那套索出手时,一个真身带着九道幻影,对方大将的利刀次次刺在幻影之上,连刺九次,都已刺空,便拍马暂且回避了。

    这次临出征时,辛巴麦汝泽卜得一个凶卦,知道自己此次出征凶多吉少,格萨尔也捎来书信,让他此次不必随军出征,但他不听劝告。自己在霍尔为将时,让岭国痛失大英雄嘉察协噶,为赎此罪,他觉得自己正该为岭国的大业战死疆场。卡契国王兄鲁亚也是一员猛将,此时正好接住辛巴麦汝泽的厮杀。也许是心中有事分神,老辛巴的招式渐渐地露出破绽,且战且退时,心中还在念叨:英雄嘉察,我要是赎清了罪过,愿在上天与你结为兄弟!话音刚落,仿佛时间凝止,宽广的大地却在四方飞旋,彩虹出现在晴朗的天空,不是战神威尔玛,而是战死多年的嘉察协噶出现在虹彩之上。见此情景,辛巴麦汝泽顾不得与卡契王兄鲁亚继续交战,立即滚鞍下马,对着云端上的嘉察叩首便拜。嘉察协噶抬臂从掌心中降下一个霹雳,将正要抬刀砍向老辛巴的鲁亚击于马下。霹雳过后,辛巴麦汝泽以为自己已经一命归西,抬眼看去,见自己毫毛未损,那鲁亚已被雷电烧死,身上的破甲和烧焦的毛发正升起一股股袅袅的青烟。看天上,只见嘉察协噶微微一笑,然后随彩虹一起化入了蓝天。王子扎拉将与自己交手的敌将斩于马下,听见众军欢腾,高叫父亲的名字,抬头仰望时,只见父亲的彩虹中的身影正在化入蓝天,不由得眼里涌出热泪,口中大叫父亲的英名,催座下马驮着他奔向山顶。扎拉连叫三声,那淡去的虹彩重又显现,嘉察协噶身姿重现,他说:来吧。王子扎拉连人带马就升上了天空。所有人都看见,儿子把头紧靠在父亲的胸前,父亲亲手扶正儿子盔甲上的红缨。他在儿子耳边留下三句话。第一句:辛巴麦汝泽要入岭国的英雄册。第二句:感谢王弟格萨尔使岭国强盛!第三句:我儿英雄正直,可慰我在天之灵!然后,再次徐徐隐去了身影。嘉察协噶英灵现身,使岭国军勇气倍增,王子扎拉更是觉得力大无比,流泪大吼:英雄父亲赐我力量,挡嘉察协噶儿子者死!可怜自视天下无敌,想要称雄世界的卡契国王赤丹在这响雷般的声音中略一分神,被扎拉一枪刺在当胸,当即,口中与脖颈上的两个伤口同时喷出两道血泉,仰天倒下马去,最后一眼,没有看到自己的梦想实现,只见空洞的蓝天在眼前旋转着,渐渐转暗,永远的黑暗覆面而来。卡契军见国王与王兄先后毙命,无心再战,纷纷投降。得胜的岭国英雄涌入中军帐中,格萨尔正在替东郭察看伤口,他叹口气,抚了抚东赞的肩头,说:替你父亲解开绳索吧。丹玛愤怒了:大王,你又要放过这个叛徒吗?格萨尔脸色凝重:他刚刚失去亲生儿子,想想这是多么严厉的惩罚。解开束缚的晁通扑到格萨尔跟前:请你救救我的儿子!格萨尔摇摇头,走出帐外,对相跟着的众位将领说:各位都看到嘉察协噶的英灵现身了吗?大家都异口同声说:他威风八面,就像战神一样!可是我没有看见,我在给临终的东郭超度,他是替有罪的父亲死了。国王说,我也想念兄长,我不想直到天国才与他相见。这时的晁通,紧紧蜷曲起身子,躺在地上痛哭失声。格萨尔命令王子扎拉,率一支精兵向卡契国王城进发。不过三月,扎拉王子就已得胜回朝。奏报已在卡契委派了岭国官吏,并开启了铁山之宝库,带回冶炼的工匠,正在兵器部落传授技艺,提高了炼铁的技艺,使打造出来的兵器与农夫所用的锄头与镰刀,不再一味坚硬,而有了成熟男人那种百折不挠的柔韧。格萨尔率众到庙里超荐双方战死的亡魂,并新封嘉察协噶为岭国的战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格萨尔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