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格萨尔王 > 第三部 雄狮归天 故事:地狱救妻

第三部 雄狮归天 故事:地狱救妻

作者:阿来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1-05-20 22:38:49 更新时间:2022-08-10 01:23:01

    格萨尔在北方边境的山顶上火葬了阿达娜姆,然后闭关作法超度,要让她的灵魂去往西天净土。但在一片迷蒙中,他得不到关于阿达娜姆灵魂的一点消息。他传来天上巡行的夜叉,动问阿达娜姆灵魂的去向。夜叉说,好长时间,那灵魂都在边城四周徘徊不去,就在国王赶来前一天,被阎王治下的负责接引亡灵的小鬼带走了。格萨尔叫声不好,便骑上神马江噶佩布起身追赶。等追到阎罗殿前时,阿达娜姆已经被下到地狱受苦了。他便在空寂无人的阎罗殿前,大声喊叫阎罗出来相见。阎王说:诸位,这人一叫,空中便现出彩虹,降下花雨,一定是什么大救主大修行者来到了,还不快去看看!鬼卒来到殿上,喝问:来者何人?快快唤阎王出来,我有话问他!阎王在后面闻声,知道是格萨尔到了,知道是为阿达娜姆的亡魂而来,在后面故意拖延。格萨尔心下烦躁,用一支霹雳箭把阎王的宝座射翻,继而又拿起水晶剑,猛烈挥舞,将那通往地狱的铁城门震得摇摇欲坠。阎王从后面转出来,到了殿前:看你本来英俊无比,却让愤怒扭歪了脸庞。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却知道你这个生人还未到死期。你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吧。格萨尔本以为他会问明自己的身份,这么一来,格萨尔如雷贯耳的名字肯定会让他俯首听命。但是,阎王偏不问他,只是再次说:回去享你的阳寿,回你的来处去吧。不然,我会以为你真不想活了,看你的面相,在阳间虽有善业,但杀戮太重,照样可以把你下到地狱受些煎熬!你敢!我下界斩妖除魔是天神派遣!阎王笑了:原来你是天上的神子崔巴噶瓦,是岭国的格萨尔王。想不到你以一个国王之尊,行止却如此粗鲁。格萨尔,我知道你的来历,但你也要知道,在我阎罗王的大殿里,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善辩者没有讲话的余地。你抬头看看,往上,青天是空的,没有谁下降来帮你;往前,空寂的大道,没有谁能给你指引!大神委派我管理这个世界,我从开天辟地时就住在这里。你不公平,阿达娜姆不该下到地狱。你来晚了,如果你与她同来,为她求情,或许还有的商量,但她既已被判入地狱,不在苦海中煎熬五百年绝对不能超生。求你了,阎王!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你五百年后还没有忘情于她,就到这里来迎接她吧。格萨尔再次拔剑在手,阎王挥挥宽大的衣袖,被他砍歪的铁门,就恢复了原状。阎王笑笑,说:既然拘来这里的灵魂都无质无形,我殿里的东西也不过是些幻影,你如何能用实在兵器毁损他们?你,还是回去吧。难道我的阿达娜姆真要在地狱中待上五百年?阎王没有回答,扶着肩头送他出门,并在迷雾中送出很远。格萨尔这才看清,原来阎罗所辖之地是很多的深渊。所谓路就是一座又一座的危桥跨过深渊。阎王一直送到可以远远看见阳光的地方。阳光就像一道巨大的帘幕悬挂在远方,微微动荡。阎王说:就到这里了,格萨尔啊,也许有缘我们还会相见。你是威胁要把我也下到地狱吗?怎么会呢?你是天神下界到凡间,神是不会下到地狱的。我的意思是……

    你是说我还是有办法救回阿达娜姆?阎王摇摇手,做了个讳莫如深、欲言又止的表情,然后,他的身形就消散了。然后,那些深渊上的桥也消失不见,连同那些灰蒙蒙的深渊。格萨尔和神马江噶佩布正置身于明亮的阳光之下。在死寂的阴间待过一阵后,他的耳朵能听到阳光在流淌。又在草原上行走了一些时候,格萨尔突然对江噶佩布说:我感觉,阴间不像人间的国一样,有一个专门实在的地方。神马说:那在什么地方?阳间地方同时也是阴间。就算真是这样,国王就能救出他的爱妃吗?格萨尔情绪低落:我只是这么觉得罢了。这时,空中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神子崔巴噶瓦,不只愿力强大,在人间斩妖伏魔,还能如此了悟阴阳之道,真幻之变,看来慧根不浅哪!声音若近又远,举目四顾,不见发声之人。一朵五彩的祥云正从天边徐徐飘来。观世音菩萨手持宝瓶,端坐于云团之上。格萨尔正待翻身下马,但屁股竟像粘在了鞍上,动弹不得。菩萨笑道:你已经在心里礼拜过了。就这样坐着说话吧。观音菩萨!观音微微颔首:你在上天为神时,我们见过。我在岭国,从庙里的画像上见过。我问你,如何要去骚扰阎王?我去救我的爱妃。你那来自魔地的妃子屠戮太多。但她归顺后……这个我也知道。请求菩萨度化于她。哦,我不便干涉阎王的事情,你还是去找莲花生大师吧,他半人半神的身份,比起我来要行事方便。回去吧,休息一些时候,因为你冲犯阎王,要病倒几天。病愈之后,再去拜见大师吧。说话间,菩萨示现于空中的身影就消失了。回到王城,格萨尔真的病倒了,身上冷热交织,四肢酸软。王子扎拉,众位王妃,连抱病在身的首席大臣都围在身边,他们以为,国王将要回天上去了。你们放心吧,我只是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我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回归天界的。格萨尔说,如果以病恹而死的方式回到天界,那我宁肯不回去。他们都崇信国王,于是就都放心退下了。话虽如此说了,国王心里也没有太大把握。于是,他对天祷告:大神啊,求你不要让我像凡人一样病羸而死。我要体面地回到天上。空气轻轻颤动,传来龙吟一般的雷声,仿佛是天上大神的应答。不到一月,格萨尔的病痊愈了。格萨尔对珠牡说,他将前往小佛洲去拜见莲花生大师。珠牡问他那小佛洲在哪座深山。格萨尔回答:吉祥境离天国更近,离人间更远。往常,格萨尔就在人间各处降妖伏魔,珠牡尚且不舍得他离开。这次,国王要去的地方,已非人间而近于天国。闻听夫君要去的是一个另外的世界,珠牡只感到一阵剧烈的痛楚,闪电一样贯穿了身体,从头顶直到脚底,心脏更像是破碎了一般。她以为这回格萨尔是要归天去了,当即匍匐在地:国王出行请带上珠牡,不然我会心碎而死。格萨尔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我每每出行,你都要百般阻拦?

    珠牡顿时泪如雨下:夫君啊,过去我耽于恋情而阻挠你,是我的过错。但今天,我是怕你一去不返,把珠牡一个人丢在人间。我纵有千般不是,但我真的是深深依恋于你呀!格萨尔这才好言宽慰,告诉他此行只是去拜见莲花生大师,讨教将阿达娜姆救出地狱之法。他说:我此行不知需要多长时间,生母郭姆出身高贵,却为岭国众生吃尽苦头,如今年迈体衰,我本该留下日夜侍奉,现在只好请你代我奉茶敬汤!珠牡便不再言语了。格萨尔把首席大臣与众将军众大臣召集起来:我将往佛法深致之处请教大师,在此期间,不能再有兴师讨伐之事,猎人要收起弓箭,渔夫要晾干渔网。切记,切记!说完,便化作一道霞光向着西方天空飞去了。小佛洲位于罗刹国的中心,境内沟深谷险,所有树木长满尖刺,石头都沁出毒汁。世界各处被收服的罗刹都集中于此,上天因莲花生法力高强,便委他做了罗刹国的君王。格萨尔来到此地有些惊讶,惊讶于莲花生大师原来统领着如此一个怖畏之地。正在徘徊犹疑间,一个随侍大师的瑜伽空行母前来导引,把他带到大师座前。这宫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四壁明净澄澈,犹如水晶,犹如光。一种回环流淌的东西,犹如乐音,犹如馨香。在此情景之中,格萨尔闻到自己身上发出一股恶臭。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战场的味道。那白衣空行母拿一只净瓶,将慈悲福水,倾倒在他的头顶。一阵清凉过后,他像一株檀香树发出了异香。大师随即出现在他面前:除了我这小小的无量宫,你所见的情景是不是比当年的岭噶更加不堪?我降生岭噶之时,那里已经由大师降伏了不少妖魔,所以……不愧是做着人间的国王,说起话来……莲花生大师笑了,不说了,不说了。当年要是我不生出厌倦之心,哪有你现在这般劳顿的差使。观音菩萨说你能为我指点迷津。菩萨总是怕我闲着,说吧,你所为何来?阎王判决不公,我来讨教救我王妃之法。莲花生大师说: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事情,只为救那当年的魔国公主,好像不值得跑这么一趟。你想想,再想想……大师的声音低下去,低下去,并从空行母手中接过净瓶,把瓶水用手指弹到他脸上。格萨尔听见自己开口说道:我还要请教大师,我在岭国还要住多长时间?在我身后,岭国的黑头众生,如何才能安享太平?莲花生大师作起法来,从他的身上发出了各种颜色的光,各方的菩萨顺着那光纷然而至。好些菩萨又从自己身上发出了不同的光,从格萨尔的额头,从胸膛,从肚脐,从会阴,注入到他的身上。他感到身体轻盈地升起来,同时充满了巨大而平静的能量。莲花生大师从座上起身,摆出金刚般威严的舞姿,作一偈歌:精进之马常驰骋,智慧武器常磨拭,因果盔甲要护身,从此岭噶得安宁!语毕,诸菩萨和大师的身影便消散了,然后,宫殿和罗刹之国也随之消散不见。来时,片刻就到,回去的路却走了整整三天。格萨尔回到岭国时,人们已经望眼欲穿。因为只差一个月,他已经离开了三年有余。岭国的臣民们都以为他们英明的国王早已回到天国去了。国王发现前来迎接的人中没有首席大臣绒察查根的身影,就亲自前去看望。老臣未能亲往迎接,请国王恕罪。格萨尔说:我想你一定是生病了,请御医看过了吗?国王啊,老臣没有什么病,我只是再也没有力气了。他们都以为你不再回来了。我告诉他们,国王一定会回来,我绒察查根一定会先于国王离开岭国。你怎么会如此着急呢?不是我着急,我已经一百多岁了。我看到了岭国的诞生与强大,我舍不得岭国,但我确实是要离开了。几句话说得格萨尔感到眼眶发热,抓紧了绒察查根的手不肯放下。绒察查根笑了:国王回来时,好像走岔路了。我请人算过你的归期,你晚回来了整整三个月。天上一日,就是人间一年。地上那三个月时间,我倒想知道,国王去了什么地方?离开首席大臣,国王问神马江噶佩布:路上我们还去过什么地方?神马说:我没去,你去了。我去了什么地方?我没有问尊贵的主人,后来,你在我背上说梦话,你说你去到了未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格萨尔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