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

作者:松本清张 发表时间:2019-10-18 14:52:34 更新时间:2022-08-08 08:59:58

    1

    特快“鸽子号”,十二点三十分驶离东京站。

    龙雄给乘这列火车赴大额的专务董事送行。小个子的专务在人群包围下,显得更加小了。在发车前,周围的人说说笑笑,气氛好像很融洽,但觉得有些凄然。

    专务会大胶任分店经理,其实是明升暗降。显然是为了三千万元支票被诈骗的事。这对他也是一项处分。

    不用说,送行的人全是昭和电器制造公司的职员。在这种场合,送行的人不会兴冲冲的,人们都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当事人不能不客气些。有的人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虽然谈笑风生,部透着虚伪的成份。

    龙雄离开那群人,站在后面,还没有机会跟专务说句话。与其站在人群里随便打个招呼,不如站在远处默默送行。

    列车开动了。众人挥着手。专务也从车窗中探出身子,从挥舞的手中渐渐离去。

    专务也在挥手,这对他的视线突然停留在站在后面的龙雄身上。他尽力伸出手使劲挥动。龙雄这才用力地向他频频招手。感情如同旋风般地起了波澜。

    当列车红色的尾灯出现在眼前,送行的人们渐渐散去。站台上一片空虚。人们三三两两,懒洋洋地踏上出口的楼梯。

    龙雄打算今夜就写辞呈。休假的期限早已过了。靠着专务的力量,才把假期延长到今日。龙雄事事都仰仗他的照顾。

    他还像一开始那样,劲头十足,可是至今还没有一点头绪,始终是徒劳无益的访任而已。什么时候能窥探到途径,此刻尚难预料。事到如今,他决不灰心丧气。

    他考虑到辞职,就是为了腾出时间去寻找突破口。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家伙,逼得一个人自杀,又把另一个人赶下台,不把他揪出来决不罢休。这想法很固执,他不能容忍这种人在大街.上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当专务的孤寂身影从他视野中消失时,他胸中的怒火更加燃烧起来了。

    混口饭吃,他想总会有办法的。在这种时候,幸亏自己是独身。一个人,那点退职金足可维持一年的生活。想到自己还年轻力壮,更促使他决心辞职。

    龙雄往前走着,有人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

    一个穿戴整齐、上了年纪的人冲着他微笑。他一时没认出来,原来是公司法律顾问濑沼。浙语律师常出入董事室,龙雄认识他,但从来没有说过话。见他亲密地拍拍他的肩膀,一时不知所措,便向他一鞠躬。

    “董事终于到西面去了。”濑沼和龙雄肩并肩走着,一边说道。他也是来送行的。

    “有劳您特意来送行,多谢了。”

    龙雄以公司职员身份向他道谢,又行了一礼。濑沼也点头还礼,注视龙雄的脸,没话找话似地说。

    “近来没见你来上班。”

    “是的,我休息了两个月。”

    在行色匆匆的旅客的人流中,两人慢慢地走着。

    “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濑沼问。

    “不,我在休假。”

    “晤。那就好。”

    闲聊刚完,律师突然迸出一句话来。

    “要保重身体呵。你还年轻,危险的事,尽可能避而远之。”

    龙雄转过脸去看他,律师放声笑了起来。

    “哈哈,……再见。”

    哈哈一笑,转身就走。身子朝前弯的濑沼三步并作两步从龙雄面前走掉了。他的驼背转瞬间消失在熙攘的人群里。

    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接了他一下,律师的话闪烁其词,该如何解释呢?龙雄迷惆不知所措,受到了冲击。未及去分析他的话,他首先有了直感.

    ―律师知道我的事了?

    这是忠告,还是警告?

    龙雄想知道,这句话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敌意?

    仔细一想,濑沼知道龙雄所做的事,也并不奇怪。可能他是听董事说的。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用平常的口吻来说服自己,却让人猜谜一样,真不可思议。

    龙雄转念又一想,也许这话不便正面谈,这也可以考虑。这话确实是不能公开讲,律师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那样说的吧。

    在出站口,龙雄下意识地递过车票,这才喉咙干渴得厉害。天气异常闷热。赤日炎炎,火伞高张,照着广场和马路对面的丸之内大厦。从晦暗的车站里望过去,此景宛如镶嵌在镜框里的风景园。

    龙雄猛地停住脚步。方才他没注意,原来律师弓着腰的背影就在眼前,正向右拐过去,龙雄还没看清,律师已推开一扇门,悠然地消失在里面。门上的字,龙雄不看便知。那是头等、二等候车室。

    龙雄听得自己的心在悸动。这难道是不期而合吗?

    案子发生的前夜,他和关野科长来过这儿。科长要在这儿等一个人。对方在这儿拉开序幕,逼迫科长走上自杀的绝路。现在,濑沼律师也弓着腰,走进这间有过一段因缘的候车室。

    既然是候车室,谁都可以进去,这不足为怪。走到门前的时候,觉得这不过是巧合,但龙雄的心里仍然一阵子骚动。他掏出香烟点燃为的是稳住脚步,指尖在簌簌发抖,说明自己内心不安。

    他站了一二分钟,终于忍不住向门口踱去,几乎是紧贴着门,朝玻璃门内张望。

    穿蓝军装的外国兵,有的结队站着,有的靠在沙发上。曾几何时,他和科长一起来过。物是人非,车站毫无变化。不料,龙雄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律师颇有特征的背影站在那里,面对着律师那个人,遮着半边胜,却也是一个见过的人。

    不等看清那人的面貌,龙雄首先认出了那顶帽子--贝雷帽。没错,就是在红月亮酒吧坐在他身旁的顾客。

    律师的背驼得更圆了。他在听“贝雷帽”说话。

    两人继续站着说话。龙雄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他们。

    他朝里边凝视,一边陡然想起那晚的黑衣女人,也是这样隔着玻璃门往里张望,此刻自己的姿势不也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吗?

    ―对,那个女人当时也是这样往里瞧的。

    龙雄从切身的经验中得知,人得到某种启发,往往出于偶然。由此他产生了一个直感。

    ―科长那时已被人瞄上了。

    的确,这个推测不会错。说不出什么理由,恍惚之中,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上崎绘津子和红月亮酒吧老板娘的身影。

    谈话好像结束了。律师吃力地靠在沙发上。“贝雷帽”则朝门口径直走了过来。

    龙雄赶紧闪开。

    突然跑走,会使别人觉得奇怪。龙雄便慢条斯及地朝月台方向走去。结果失算了。

    脚步一直追到背后。

    “你好啊!”就在龙雄背后打招呼说。

    龙雄意识到刚才一定被发现了,于是回过头来。“贝雷帽”严峻的脸孔上堆着笑,依旧是在红月亮酒吧里坐在自己身旁的那张笑脸。

    “‘哦,你好!”龙雄不得已应声道。

    “对不起,我认得你这身西服,所以过来招呼你。”

    原来如此。龙雄不禁苦笑了一声。平时总是穿这套西服,这也难怪。

    “近来不常见你啊。我几乎每晚必去。”“贝雷帽”窥伺地说。他指的是晦涩的红月亮酒吧。

    “你常去,那不错啊。”龙雄笑道,“不过,小职员常去也去不起啊,太贵了。”

    “是太贵。”“贝雷帽”应声道,“托您的福,终于也吊上个把女孩子了。哈哈,要下本钱啊。”

    咧嘴一笑,露出一口被香烟熏黄的牙齿。龙雄提高警惕,但对方好像并无别的意思。

    “你不去玩玩赛马吗?”

    问得很唐突,龙雄顿时想起他同红月亮酒吧的酒保谈过赛马的事。

    “不,我是个外行。”

    “那太遗憾了。”“贝雷帽”确是很遗憾的样子,注视着龙雄。

    “我现在就去府中赛马场。”

    他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赛马表,拿在手中晃了晃说。

    “今天下午的比赛挺有意思,怎么样?不跟我去看看热闹吗?”

    “我实在没有兴趣的。”

    “会有你感兴趣的,干脆一起去吧!”

    他的话过于固执,“有你”似乎是故意说给龙雄听的。

    “我确实有别的事。”龙雄嫌他太烦,使这样说道。

    “是吗?那就没有法号罗。太遗憾了。”

    好歹回绝了,举了举手,说声:“回见。”“贝雷帽”离开龙雄,急忙踏上二号月台的楼梯。

    从背后看,那身西装是便宜货,而且皱得没有样儿,但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他和濑沼认识。龙华感到其中有一条无形的线索。

    在商店街的一家咖啡馆里,龙雄一口气喝下一瓶橘子水。喉咙里干渴得厉害。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唱片,一边吸着烟。各种各样的思绪在脑子里浮现。

    专务董事临行前那孤寂的身影还在眼前晃动。他又想起关野科长自杀前在电话里告诉家人“暂时不回家了”这句话,依稀看见科长在内汤河原黑暗的山林里徜徉徘徊的身影。

    然而,此时此刻访俊徘徊不知所措不正是自己吗?迄今为止,究党掌握了多少线索?只不过影影绰绰地觉得三千万元的巨款从“倒票爷”流进右翼组织的金库里。

    而且没有任何真凭实据。既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被别人嗤笑为想入非非,也无可奈何。

    尽管出现了一些可疑的人物,如山杉喜太郎、舟板英明、上俯绘津子、红月亮酒吧老板娘等等,仔细一想也可以说是自己凭空想出来的人物,没有任何根据。而关键人物崛口这个“倒票爷”,更是连一点线索也没有。

    那么,自己不就是追寻一个完全虚幻的影子,空忙一阵吗?绝对不是。的确有某种反响。那天走出红月亮酒吧时,自己不是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揍吗?这证明敌人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事情很棘手,但决不灰心丧气。方向没有错,敌人已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了。

    想到这儿,龙雄不由得意识到另一件事。

    访问岩尾议员,原来以为是自己轻举妄动,现在看来未必如此。如果他是同伙,那一定会向同伙通风报信,其结果,必定会出现某种征候。这就是机会。没想到这次会见竟起了试探的作用。太妙了。不但不是轻举妄动,简直是意外的成功。龙雄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龙滩上刻站起来,雕到电话机旁。田村是否也掌握了什么征候了呢?--龙雄这样思忖着。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田村的声音。

    “你的电话来得正好,我正想方设法同你联系哩!”田村的声音很低,但相当兴奋。

    “什么?出什么事了吗?”龙雄一任。

    “不,没什么事。我了解了一点情况。”

    “什么事?电话里不便讲,我马上去你那里。”

    “不必了。还是电话里讲吧。马上赶着发稿。”

    “那你说吧!”

    “晤。关于倒票爷的事,我现在知道那伙人进行交易的地点了。”

    “在哪儿?”

    “东京站的候车室。他们大抵利用头等、二等候车室,在那儿接头。这是可靠方面的情报。喂,喂,你听清了吗?喂,喂。”

    东京站的头等、二等候车室!

    龙雄忘了放下听筒,站在那儿出神,他脑子转个不停。

    他想到的,不单是关野科长最初去车站那晚上的种种情景。

    科长在遗书中提到的濑沼律师极力主张事情不用外传。“贝雷帽”在红月亮酒吧喝酒,自已被袭击是从里面出来之后发生的。这两件事,现在已经有了眉目。

    濑沼和“贝雷帽”方才不就在候车室里谈论什么事吗?

    律师那句话看来是对自己的警告。

    龙雄把周围出现的人物,全当作敌人。

    然而,他后来感到最后悔的是,无意中拒绝了“贝雷帽”的邀请,没去赛马场。

    2

    太阳当空高照。粗大的喜马拉雅杉树,只在树根分投下一圈圈的浓底无数的纸片散乱在地上。人们在那上面徘徊倘佯。

    “贝雷帽”赶到这儿时,售票处空空荡荡。检票处也人影稀少。比赛似乎已经开场。他缓步向赛场走去。

    马匹在远处奔腾。对于心不在焉的人来说,那奔腾的马的吼声好似一片虚空。

    只有扩音器里报道着比赛的情况。“贝雷帽”从下面朝看台上望去。

    几千张脸孔都盯住马匹奔驰的方向。要从中找出他的脸来,谈何容易。“贝雷帽”双手插在裤兜里,慢腾腾地迈着步子。从别人看来,他的动作过于缓慢了,显得无精打采。

    欢声四起,人头攒动。色彩缤纷的赛马到达了决胜点。看台上的人向四处涌动。

    天气晴朗,草坪绿草如茵,白色的栅栏在绿茵中格外显眼,远处农家的屋顶上洒满了阳光。

    “贝雷帽”点燃了烟,改变了方向,跟在人流后面,但眼睛不住地搜寻着“他”。

    售票处又挤满了人。“贝雷帽”也挤了进去。他把手插在裤兜里,并不打算买马票,只是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他侧着身子,便于看清别人的面孔。

    售票处有一长排窗口,有的窗口忙,有的廖口闲。“贝雷帽”在窗口前挪动着身子,别人还以为他游移不定,不知买什么马票好。

    从检票处涌来一股人流。售票处更加热闹了。“贝雷帽”也被挤来挤去,他的眼睛跟着东张西望,追得更紧了。

    他的眼睛忽然落在某个场所不动了。以前他一直没有注意到这儿也是售票处。

    这里人很少。上面挂着“千元券售票处”的牌子。

    “贝雷帽”踱过去,在那儿等他。对了,“他”准会到这儿来。“贝雷帽”的眼神里出现了这种自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窗口前的人逐渐减少。买马票的人匆忙地动作起来。售票截至前最后五分钟的铃响了。可是“他”还没有出现。

    “贝雷帽”朝赛场方向走去。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个穿醒目的蓝西装的男子朝这边走来,气急败坏地直奔窗口,伸进手去,一会儿手里夹着六七张纸片。

    “贝雷帽”笑容满面地拍拍蓝西装的后背。

    “哦,你来了。”

    那男子盯住“贝雷帽”凝视片刻咧嘴笑道:“啊!您好。先生也买马票吗?”

    “看光景你的运气不坏啊。”“贝雷帽”指点着他手中的几张马票,说道。

    “不见得。从清早起一个劲儿输,刚才,马厩中的一个家伙露了点口风,我赶紧跑来买了这几张,不知道中不中。”

    “原来如此,你押的是冷门。”

    两人肩并肩朝看台走去。走在“贝雷帽”身旁的人,正是“贝雷帽”要找的“他”。

    马已经开始跑了。赛马场风景优美,青葱碧绿,如同公园一样。一群马整齐地排成一行,向前奔驰,绕了一圈,又在眼前飞奔。

    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又气得在跺脚。四周人声鼎沸,像海啸一般。

    “畜生!”

    他把手中的马券撕成碎片,举手一扬,散落在脚底下。周围的人开始陆续离去。

    马已跑过了决胜点,他还仁立在那里盯住不放。

    “这次没中?”

    “贝雷帽”像是在安慰输掉七千元的地似地,这么问了一句。

    “是那家伙告诉我的,真岂有此理!”

    他咂了一下着头,脸上并不显得多么沮丧。

    “你专门押冷门,是不是想发大财?”

    “那倒不是,我原以为他的情报是可靠的。”

    他近开了步子,“贝雷帽”跟在一旁。

    “你买的几号?”

    “三号和五号。殿军和后卫各要了两张。全吹了。”

    “怪不得。”

    “贝雷帽”没说出自己的看法。

    “先生,您怎样?”他问道。

    “今天我先歇歇。从早晨起好像不走运,我得谨慎些。”

    “你是玩牢靠的。”

    两人来到检票处。出场的马正在慢慢地转圈。

    他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赛马表,一匹一匹对着比较。脸上的表情甚为认真,鼻尖上冒着汗。

    “你看,这回该买几号?”他突然问道。

    “这个…”“贝雷帽”脸上露出一丝狼狈相。“二号和四号怎么样?看来有点意思。”语调里好像没有把握。

    “顺?你也是钻冷门啊。”他不大起劲地说了一句。

    他俩又回到售票处,二--四号只开了一个窗口,没有人过来买。女售票员看着自己的手,摆弄着玩。

    他对百元券的售票处不屑一顾,又踱到千元券的窗口,伸进手去。当他缩回手时,“贝雷帽”瞥见他手中握着十来张纸片。

    他向看台走去,“贝雷帽”依然跟在他身旁。

    “先生,您买了吗?”

    “买了三张一百元的,我可不能像你这样阔气。”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眼睛望着刚起跑的马。

    然而,这一场比赛结束时,他又将十来张马票撕得粉碎。一万元钞票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堆纸屑,纷纷扬扬地洒落到地上。

    “又输了。”

    他又咂了两下舌头,声音比方才响得多,脸色也不大好看。

    “看样子今天不会中了。”他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啊!嗓门干透了。”又向“贝雷帽”表示邀请,“先生,喝杯啤酒会,怎么样?”

    小卖部里空无一人。

    “来两瓶啤酒。”他付了款,擦着火柴点燃了烟。他气呼呼的,举止显得很粗暴。

    “输掉多少?”

    “贝雷帽”给他斟啤酒,问道。他一只手伸出三个指头。

    “三万元?嗯,损失不小。”“贝雷帽”眯起眼睛看着对方。

    “平时身上带多少钱呢?"“也就是五张左右。”

    “五张?五万元吗?真是一笔大数目。和我辈不在一个档次上。”“贝雷帽”

    感叹地说,嘴角上还留着啤酒的泡沫。

    “看来,还是你们手头阔绰。”

    “那是原先赢了攒下的。”他嚼着舌头说,“反正是赢了输,输了再赢,周而复始,倒来倒去。”

    “你很会买啊!”“贝雷帽”夸奖他。

    门上影子错杂,映出人流滚滚。

    “等会儿还买不买?”

    “先休息一下吧,不换换手气不行。”他端起杯子大口喝着啤酒说。

    “你说休息,今晚店里也不去了吗?”

    听“贝雷帽”这么一说,他看了看手表。

    “糟了!已经这个时候了。稍微迟了一点,该和店里打个招呼。”

    他站起来,问女招待电话在什么地方,接着迈着大步走了过去。“贝雷帽”眼睛骨溜溜一转,目送他的背影,斟上啤酒。

    他在打电话,声音传不到这儿来。起初他直着身子,渐渐弓起背,耳朵贴在话筒上,索兴弯下腰。像是专心地听对方说话。“贝雷帽”坐的地方离他较远,看不到当时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当然是会有变化的。

    他放下话筒,茫然若失地站了一会儿,足足有一分钟,眼睛的焦点定在墙上某一点上,一动不动。接着,像弹簧似的,把身子一转,大步流星地走回到“贝雷帽”

    身旁。

    “贝雷帽”注视他的脸,但没有发现他神态的变化。

    “今晚我不去上班了。”要说变化,就在这句话里。“贝雷帽”不动声色。

    “腑?你休息?”

    “不知怎么搞的,提不起精神来。”

    “泄劲了?”

    “有一点。你还去买吗?”

    “这个……怎么都行。”“贝雷帽”含糊其词地答道。

    “我要回去了。找个地方喝一杯,失陷了。”

    “等一等!”“贝雷帽”“噬”地一声把杯子放到桌上。

    “别这样嘛,我也倒胃口了。和你一块儿回去吧。”

    “那就一起走吧。”

    他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贝雷帽”只顾喝完最后一杯酒,没发现。

    “那就走吧!”

    比赛又开始了。扩音器在广播。售票处附近买票的人稀稀落落。喜马拉雅杉树拖着长长的影子。杂役在打扫地面。

    两人肩并肩走出了赛马场大门。他向出租汽车停车场走去。

    “去新宿!”他上了车,对司机说。

    “新宿?想在新宿再喝一杯吗?”“贝雷帽”坐在他身旁说。

    “那一带舒服,痛快。先生,你去哪儿?还是老地方银座?”

    “晤。”回答不很痛快,“这样吧,我也会新宿,和你一块儿喝,怎么样?行不行?”

    “那当然好。”他的眼光又一闪。

    汽车在甲州街上奔驰。暮色苍茫。

    “先生,你今天手气怎么样?”

    “你问的是赛马的事吗?”“贝雷帽”反问道。

    “嗯,你今天赢了没有?”

    “没有。从早晨起没中过。”

    “第四场比赛,你买了几号?”

    “第四场?……”“贝雷帽”想了一下,“买的是几号来着?记得是三号和五号。”

    “三号?哦!那是‘日出’吗?真可惜,在紧要关头落到后面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贝雷帽”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匹马在重要的比赛中,会是一匹强劲的马。上次在中山赛马场,天下着雨,它还跑了第一。它起跑很快。五号是‘峰光’吧?”

    “是的。”

    “跑了个第一,比‘鹰市’落后六匹马的距离,按那匹马的实力来说,不该技下这么远。上次在店中赛马场你去看了吗?”

    “没有,那一次机会错过了。”

    “同‘滨风’只一头之差。那匹马有实力,它怕挤,一挤就完了。要看赛马场的情况怎么样。那么,第五场您买的几号?”

    “第五场?”“贝雷帽”的神情显得有点不自在。“是二号吧?”

    “二号?”

    “不对,是六号。”

    “是‘月王’吗?那一匹也不怎么样。”

    “不错,是六号。除了六号以外,还买了一张连环号三号。”“贝雷帽”颇为自信地说。

    “三号是‘星元’。那匹马在第三拐角处被挤住了,结果脱不开身。听说在驯马的时候跑得相当快,到了赛马场就不行了。”

    “是那样。”“贝雷帽”随声时和。其实毛病出在哪里,他也没有把握。

    “先生,您对赛马还很内行理!”

    “马马虎虎,喜欢而且。”

    他的眼光阴冷,嘴角上露出一丝暧昧的微笑,新宿的高楼大厦就在眼前了。

    3

    在新宿歌舞使百,“贝雷帽”和地走进一家小酒馆饮酒。

    不知不觉间,外面已黑了下来。下班回来的职员们和迷恋灯红酒绿的男人们挤满了店堂。

    桌上摆着两盘下酒菜:醋拌凉菜和海睑苗拌乌贼片。旁边放着三壶酒。

    “原以为你只喝洋酒,没想到你对日本酒也很爱好。”“贝雷帽”端起酒壶给他斟酒。

    “您两种酒都来得?”

    “还行,不过我更喜欢日本酒,今晚慢慢地喝它一个够。”

    “慢慢喝嘛,好是好,”他眼睛骨溜溜一转,瞅了“贝雷帽”一眼,“不过,我已经想回去了。”

    “还有别的事要忙吗?”

    “倒没有什么大事,只觉得心里没劲。”

    “你可不是那种外行人,输了几张马票就垂头丧气吧。来!喝两杯。醉了,我送你回去。家在哪儿?”

    “我家嘛,”这时他的眼神又复杂地一闪,“在目黑。”

    “晤。目黑吗?目黑的哪一边?”

    “您简直在拷问我。”

    “贝雷帽”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的神情。

    “对不起。我想叫车送你回去才这样问的。我住在品J!D,正顺路。”

    “我住在目黑佑天寺附近。”

    “贝雷帽”点了点头,没敢深问下去。

    “既然没有别的事,那就再喝两盅。我一个人回去也太冷清。我来付账好了。”

    “不用,钱我有。”

    最后,又要了两壶酒。刚喝完,他便抢着付账,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叠一千元的钞票,没有夹在钱包里,塞回去后袋子鼓了出来。

    两人走出小酒馆。此刻行人熙熙攘攘。有抱着乐器到酒店挨门串户卖唱的。有勾肩搭背边走边嚷嚷,招摇过市。

    “真热闹,就这样回去吗?”“贝雷帽”问。

    “回去,你不必送我了。”他答道。

    “再喝两盅嘛,我看你还没有辞,同我一起唱名个烂醉如泥。怎么样?”

    “喝醉了,可有好戏看了,是吗?”他嘴上露出一丝拧笑。

    “醉了才百无禁忌哩。”“贝雷帽”说,“我看你是个好样的,我舍不得就这样同你分手。我是喝‘梯子酒’的。再睹我喝一通吧。地袋那边还有一家酒店,酒很不错。我来付账,算是我回请你,走吧!”

    难道“贝雷帽”醉了吗?死缠住他不放。猛然看见一辆出租汽车是空车,“贝雷帽”拼命把手,抓住胳膊坐进车里。

    “我决不放你走。”听“贝雷帽”的声音已经醉醒醒的了。

    他默不作声。“贝雷帽”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望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路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池袋西口,两人连喝了两家酒馆后,已经酩酊大醉了。他脸色铁青,从最后一家酒馆出来后说:

    “先生,我已经醉了,我想回去。”

    “是吗?要回去吗?好,我送你。”“贝雷帽”东倒西歪拍拍他的背背说。

    “不用送了。我一个人能回去。”他拒绝道。

    “那可不行,你已经醉了。咱们说好的,我一定要送你。”

    “一个人能行。”

    “不,不,别这样说,我来送你。”

    “路很远,给您添麻烦。我一个人没事儿。”

    “远怕什么?反正是顺路,我送你到家门口。”

    两个醉汉相持不下,正巧一辆出租汽车看见他们,停了下来,解决了他们的争执。司机伸手打开车门,“贝雷帽”把他推进车里。这时,他意外地觉出对手很有劲。

    “去自黑!”“贝雷帽”吩咐司机说。

    汽车顺着环形路向西往回开。在黑漆漆的马路上,车灯像箭一般扫来扫去。十分钟后,又驶进灯火辉煌、繁华热闹的新宿。

    经过伊势丹前的十字路口,一直靠在座位上,仿佛已朦胧入睡的他,猛地抬起头来,喊道:

    “牌车!”

    车轮“嗤”的一声停住了。

    “……什么事?”“贝雷帽”也坐了起来。

    “我要在这儿下车。”

    他打开车门,一只脚踩到地面上,“贝雷帽”也欠起身来。

    “怎么?不回目黑了?”

    “想在这儿再喝一回,再见!”

    “等一等。”

    “贝雷帽”一骨碌跟在他后面也下了车。

    “那么,我也奉陪。咱们一直互相搭档,别嫌弃我呀!”

    “客人,车钱。’!

    司机叫要车费。“贝雷帽”答应着,从裤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一百元钞票,另一只手紧紧挽住他的一条胳膊。

    “先生,你也太缠人了。”

    他“啧啧”地咂着舌头说。“贝雷帽”泰然处之,没拿他当回事。

    “别这样说。一喝醉,我就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的,你要去哪家酒店?在什么地方?”

    他不作回答,气鼓鼓地径直往前走。“贝雷帽”紧跟着他,一步也不离。

    “是这边吗?”

    他穿过大街,又走过几条胡同。虽然喝得醉醺醺的,步子却迈得很大,很快。

    奇怪的是“贝雷帽”也不认输,走得也飞快。

    走过一段黑路,拐进了一条小胡同。路很窄,两旁的店家挂着一排排灯笼,当作招牌。小酒店紧密地排开,都是用木头搭的临时板房。女招待在门口招徕顾客。

    “好阿哥--”三四个女招待一齐跑来小声地招呼着。

    “这地方倒挺有意思。”

    “贝雷帽”抽着鼻子闻了闻。煮东西香喷喷的味道里,夹着尿臭。房子旁边便是公共厕所。

    他走进一家酒店。“贝雷帽”自然也跟着进去。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叼着香烟,站在柜台里招呼他们:“您二位来了。”小小的店堂里坐上五六个客人就挤得满登登的了。有先来的两个客人,工人模样,脸晒得黑黝黝的,正在喝烧酒。

    一个女人挨到他身旁坐下问:

    “您要点什么?”

    “啤酒。”他说。

    “我也一样。”

    “贝雷帽”说着,掏出香烟,神情严峻地朝店堂里扫了一眼。铺面很窄,能用的地方全用上了。炉灶、货架、还摆着一架电视机。

    “您的啤酒。”

    两人接过冒着泡的酒杯。喝剩半杯时,他用手招呼女招待,贴着脸,咬着耳朵不知说些什么。徐娘半老的女人若无其事地给“贝雷帽”斟啤酒,一边问道:

    “您觉得这啤酒怎么样?”

    年轻的女人菀尔一笑,对“贝雷帽”使了个眼色。

    “您舒服吗?”

    他在女人的膀子上拍了一下。那女人慢慢地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从客人后面向里边走去。

    “先生,”他对捏着酒杯的“贝雷帽”低声说道,“我上楼和方才那个女的玩玩去,您在这儿等我,还是先回去?”

    他嘻皮笑脸的。“贝雷帽”仰起头,盯住天花板,似乎已领会他的意思,露出为难、犹豫不决的神色。

    “喝完去还不行吗?”

    “贝雷帽”问,可是他笑了起来。

    “那好。我等你,算我倒拥。什么时候完事?”

    “三十分钟。”

    “我可是等你呵。咱们一起回去。”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开门走了出去。然后侧着身子从挨着隔壁铺子的过道中,打开旁门,进到里边。“贝雷帽”看清他的去向,转身回到店里。

    老板娘眼角堆满皱纹,笑道:

    “您真的等他?少见。”

    “贝雷帽”接过啤酒杯问:

    “这一带全干这种营生?”

    “差不多,没法子。您要说出去那就糟了。”

    “我不会说的。我那伙伴常到这里来吗?”

    “不,是头一次。”

    “真的吗?”

    “真的。”老板娘一本正经地说。

    “呢?他对这里倒挺熟的。”

    “贝雷帽”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看看手表,他走了才十分钟。于是嚼着五香豆,又喝起啤酒来。第二次看表,过了二十分钟。

    “嘻嘻,等急了吧?”

    “真不像话!”

    三十分钟过去了。“贝雷帽”开始着急起来,猛地将杯子一敲,问道:

    “喂,你这店里只有两个门吧。”

    老板娘一怔,望着“贝雷帽”的脸。瞧他目光锐利。

    “是的。”老板娘觉察到“贝雷帽”在钉什么人,不由得变了脸色说。

    “好!”“贝雷帽”推倒椅子站了起来,冲到里边,噎隆地跑上狭窄的楼梯。

    纸拉门就在楼梯口。“贝雷帽”使劲敲敲门。纸拉门很不结实,立刻就晃动起来。

    “喂!”

    没人应声,又敲。

    “来了。”女的在里边答应。

    “我可要开门了。”

    “请吧。”

    “贝雷帽”把门推开。女的站在花被子旁边,正扣着短裙上的扣子。没见他的人影。

    “他呢?”“贝雷帽”大吼一声。

    “回去了。”女的抬头看他。“贝雷帽”朝屋里扫了一眼,三铺席大的房间,一目了然。红铺盖占了半间屋子。小桌顶上的搁板架摆着布娃娃。墙上斜贴着电影明星照片,此外.还挂着一件睡衣。窗上可看见外面的霓虹灯。

    “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

    “贝雷帽”跑下楼梯,想赶快跑出夹道,可是夹道窄,怎么也跑不快。好不容易跑到街上,左顾右盼。人群中不见像他的身影。他想朝一边跑去,猛地收住了脚步。

    他两眼一转,仿佛想起了什么。房间里确乎有个壁橱。

    “贝雷帽”于是慢慢地往回走,侧着身子穿过夹道。来到门口,正想拖腿上楼梯的时候,好像听见卖唱的走进酒店,吉他弹起快节奏的曼波舞曲。顾客门拍手相和,跟着唱了起来。

    音乐声盖过了上楼时吱嘎吱嘎的脚步声。

    “贝雷帽”猛地一下拉开门。被褥照旧摊开在那里,可是空无一人。他抬脚迈了进去。

    亮锃锃的东西倏地在眼前一晃,刚要抽回身子,那个人扑了过来。“贝雷帽”

    觉得有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腰眼上。

    “慢,等一下。”

    “贝雷帽”眼睛瞪得大大的。楼下闹翻了天。弹吉他的,打拍子的大声喧哗。

    那个人一言不发,好像用不着说什么,把枪紧紧顶住“贝雷帽”身上,“嗓”地一声,枪声显得格外沉闷。

    “贝雷帽”的帽子被打飞了,他倒在花被子上,房间里硝烟弥漫。

    那个人凝视着对手。倒下的人在爬行,手脚如同虫子的触角,东抓西摸。

    楼下的吉他声还在继续,拍手的声音停了下来,有人在说话。

    那人骑在爬行的人身上,被压在下面的人,骇然睁着大眼,翻出了白眼珠。

    “畜生,你是个密探吧?赛马你不懂装懂。还不怕穷酸,用请客来诱我上钩,见你的鬼去吧!”

    那人满头大汗,一只手按住“贝雷帽”的脑袋,一只手拿枪撬开他的嘴巴。他闭住嘴,咬紧牙关,拼死反抗。

    那人像摆弄机件似的,硬撬开他的牙。枪口捅进嘴里,那样子好似嘴里衔着一把手枪。“喷”的一声,声音比刚才大得多,硝烟弥漫。他的嘴像石榴开花,鲜血四溅。

    吉他声如同断了弦,嘎然而止。那人跑下楼去,仰面撞倒正要上楼来看情况的年轻女人。那人跑进小夹道,侧着身子,想快又跑不快,急得像爬泳一般,刚出夹道,便撒开腿,一溜烟跑掉了。

    店里的人喊声四起,乱作一团。这时,那人早已溜之大吉,不见踪影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隔墙有眼】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