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放学后 > 第一章 第一节

第一章 第一节

作者:东野圭吾 发表时间:2020-06-12 12:00:0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36:33
    九月十日,星期二的放学后。 

    头顶上方传来砰的一声,我反射动作的抬起头,见到三楼窗户丢出某黑色物体,正好在我的上方,我慌忙避开。黑色物体落在我刚才站的地点后,破碎了。 

    那是天竺葵的盆栽! 

    那时放学后,我走在教室大楼旁时发生的事。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钢琴声。我呆然凝视那破碎的陶盆,一瞬,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直到腋下的汗珠沿手臂滴落,我才忽然清醒过来。 

    紧接的瞬间,我拔腿往前跑。一冲进教室大楼,马上全力跑上楼梯。我激喘的站在三楼走廊,不只是因为快跑才心跳急促,而是内心的恐惧已达到顶点。如果头顶被刚才那一下击个正着,也会像天竺葵一样红花迸开? 

    从那扇窗户看来,会是哪间教室呢?我站在理科实验室前。里面飘出药物臭味的空气,门开了约五公分。 

    我用力推开门,在这同时,一阵清爽的微风迎面吹过来。正面窗户敞开,白色窗帘随风摇曳。我再度沿走廊前进。我不记得盆栽落下至我跑上这儿约莫经过多久,但是,我总觉得走廊两侧并列的教室中,推落盆栽之人仍躲藏于其中一间。 

    教师大楼中央弯曲成L型,走过转角时,我停住了。从挂着二年C班牌子的教室内传出说话声。 

    我毫不犹豫的推开门。 

    里面有五位学生,聚集在窗边似乎写些什么。见到我这突然的入侵者,一起回头。我不得不说话了。 

    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站在前面的学生回答:我们是文艺创作社正在制作诗集。语气很肯定,带有别打扰我们的意味。 

    有谁来过这里吗? 

    五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摇头。 

    没人经过走廊? 

    她们再次互望一眼。似乎有人低声说没有呀,然后,刚刚那位学生代表大家回答:没注意到。 

    哦?那谢谢。我环视教室内一圈,关上门。直到那时,我才又听到钢琴声。对了,感觉上好像自方才就一直听到,虽然我毫不懂古典乐曲,却是曾听过的曲子。我想:弹奏得应该颇不错! 

    最里面有音乐教室,声音是从该教室内流泻出。 

    我打开所有教室之门,确定里边是否有人。最后,只剩下那间音乐教室。 

    我用力开门,声音恰似扰乱平静的流水,毁坏美观建筑物的杂音。钢琴声猛然止歇,弹奏者很气愤状的注视着我。 

    那脸庞我有印象,是二年A班的学生。白皙的肌肤颇引人注目,但,此刻略显苍白。 

    我情不自禁说:对不起?有人来过这里吗? 

    一面问,我一面环视室内。有三排长椅子并列,两架斑驳的风琴靠着窗。墙上挂着在音乐界留下功绩的名作曲家们之肖像。没有地方可以藏身? 

    她一句话也不说的摇摇头。她弹奏的是豪华型三脚钢琴,似是相当古老之物。 

    是吗? 

    我绕至她身后,走至窗畔。可见到在校园内跑步的各社团的学生。走出音乐教室往左边就有楼梯,偷袭我的人大概就是从那里逃走吧!以时间来说是绰绰有余。问题是,究竟会是谁呢? 

    我注视到弹奏钢琴的女学生一直凝视着我,眼神里带有不安。 

    我勉强挤出笑容,说:你继续弹奏吧!我想听一会儿。她的表情终于转为柔和,瞥了乐谱一眼,手指流畅地动了,琴音由低转高对了,是萧邦! 

    这是连我也知道的名曲。 

    边眺望窗外边聆赏萧邦好个出乎意料之外的优雅享受。但,我的心情却无法开明,依然是忧郁的。 

    距今约五年前,我进入杏坛。并非对教育特别有兴趣,也非憧憬着这项职业,简单的说,只是很自然的结果。 

    本地某国立大学工学院资讯工程系毕业后,我在某家电厂就职,理由之一是总公司在这里。但却被派遣至信州的研究所。还好工作内容是光纤通讯系统的开发设计,颇符合自己的希望,所以工作了三年。 

    第四年,机会降临了。公司在东北建造新工厂,光纤通讯系统的成员大半数跟着被转调该工厂,我当然也包括在内。 

    我踌躇了。印象中,东北太遥远了,一想到前辈同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也许会一辈子待在深山里头也不一定。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我考虑换个职业,看是进其他企业,或是干公务员。可是,事实并非想像中那般容易。我不免暗想:是否该死心的前赴东北? 

    就在此时,母亲劝我不如当教师。 

    大学就学期间,我已取得数学教师资格,但,我却认为吃这行饭太没意思,想都没想要靠它吃饭。 

    当然,以母亲的立场而言,她是不希望让儿子去东北那样偏僻的地方。不过事实上,从薪水方面来看,与当时的平均收入相比,教师这项职业绝非不好。然而,要通过教员任用考试并不容易。我一提到这点,母亲说:私立学校也许行得通,因为,先父和私立学校联谊会有颇深的关系。 

    虽非特别想干的工作,也并不讨厌,这是我对教师这项职业的观念,因此在无更适合的职业可让我拒绝母亲的热心劝诱之下,我只好答应了。不过,心理上仍只抱着试个两、三年再说的念头。 

    翌年三月,我正式拿到聘书,学校名称是私立清华女子高等学校。这所高中位于S车站下车步行约五分钟、四周皆为社区住宅和田地环绕的奇妙环境中。学生 人数,每一年级三百六十人,每四十五人一班,分为八班。有二十年上的传统,又维持颇高的升学率,以县内的女子高中而论,算是顶尖学府。事实上,我告诉许多 朋友说要到清华女子高校当教师时,每个人都祝贺我,表示选到最佳出路。 

    向公司递上辞呈后,四月分开始,我即执起教鞭了。 

    第一天上课的情景,我记忆深刻?那是一年级的学生,因为我也是初次至这所学校,所以曾自我介绍自己也该算是新生。 

    上完第一堂课,我很快就对教师这项职业失去自信。并非我有什么挫败,也非无法应付学生,只是我受不了她们的视线。 

    我不认为自己是会引人注目之人,甚至可谓是习惯于躲在别人背后。可是,从事教师这项职业却不能让你这样做,学生们对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加以反应,对你的一举手、一投足也都予以注目,而我很不能忍受上课时间被将近一百双眼眸监视的感觉。 

    直至约两年前,才逐渐习惯于她们的视线。也不是神经变得较粗、反应较迟钝,而是发觉:学生们对所谓的教师,并非真的那样有兴趣。 

    但,我丝毫无法理解她们的心情。反正,令自己惊异的情事接二连三发生?我以为她们是成年,却很意外的发现她们根本和小女孩没两样。然而她们又会惹出 不逊于成年人的问题,完全没办法预测其行动。关于这点,第一年的经验和第五年的经验皆同。不仅学生们,连学校教师们也一样,在我这种干过其他行业之人的眼 中看来,他们很多都像不同的生物。有人为了管教学生,不停使用无意义的劳力,其至目露凶光、检查学生的服装、穿着,像这种情形,我实在无法理解。 

    这五年来,我的感想是:所谓学校的这种地方,自己不懂之事太多了。 

    不过,最近我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周遭,存在着企图杀害我的人物!我是三天前的早晨才注意到这种杀意。地点是在S车站的月台。我走出客满的电 车,随着人群走在月台边缘,忽然,有人从旁推了我一把。由于事出突然,我失去平衡,朝外侧踉跄了一、两步,在掉下铁轨之前,总算站稳往脚,当时,距月台边 缘已不到十公分了。我心想:好危险?到底是谁呢? 

    感觉上,全身掠过一阵战栗。正好有一班快车驶过眼前的铁轨! 

    我确信是有人故意推我估算好列车驶过的时间等待我不注意之际 

    但,到底是谁呢?很遗憾,要自拥挤的人群中找出下手的人物,根本不可能。 

    第二次感觉到杀意是在昨天。由于游泳社停止练习,我独自在池里游泳我很喜欢游泳。我往返游了三趟五十公尺后,爬上来。由于还须指导射箭社的练习,不能让自己过度疲倦。在池畔做过体操后,便去淋浴。虽然已经九月,连日来却酷热无比,淋过浴会清爽舒服多了。 

    淋过浴、关上莲蓬头开关时,我发现那件东西。它掉在我脚边约一公尺外的地面,不,因为积水深及脚踝,所以应该说是沉在水中。是个约莫拳头大小的白色小盒子。 

    我靠过脸去,仔细观察,然后,拔腿冲出淋浴室。那是家庭用一百伏特延长线的插座部分,电线另一头则连接至更衣室,插着电。当然,进入游泳池前没有这种东西。那么,一定是有人趁我游泳时放置的,目的是要让我触电致死。 

    但,为何我会平安无事呢? 

    我走向总开关,一看,果然如我所料,安全开关跳下来了。这是电流在水中的流量过大,超出安全开关的容量,才导致安全开关跳下。如果换成更大容量的安全开关,那 

    再来就是第三次,亦即刚才的天竺葵盆栽。 

    截至目前,三次都很幸运脱险了。但,幸运不见得会永远持续下去,终有一天,凶手会狠心下手,而,在这之前,我必须查出凶手的真正身份。涉嫌者是名叫学校的集团不知身份究竟的人们之集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放学后】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