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放学后 > 第三章 第三节

第三章 第三节

作者:东野圭吾 发表时间:2020-06-12 12:01:08 更新时间:2022-08-08 11:36:34
    九月十七日,星期二。 

    一大早就下雨。撑伞走路虽很麻烦,但,至少不会被人看到脸孔。在电车上,我始终低着头。 

    你的脸怎么了?进入教职员室,最初碰面的人是藤本。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宏亮,所以旁边几人也都转过脸。 

    昨天骑脚踏车摔倒了。 

    我的额骨贴着药布,是星期六的后遗症。昨天是老人节,连休两天,浮肿已经消褪。藤本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只说一句保重,并未深入追问。 

    每周开始的第一节课是LT,亦即打扫教室时间,对于没担任导师的我来说,等于空闲时间。 

    我边因伤口的疼痛颦眉,边准备上课用具。不,那只是装个样子,其实内心却在思索村桥命案之事。 

    大谷刑事认为凶手在学生里头,而有最大嫌疑的是高原子。 

    确实,她有可能恨得想杀死村桥,也能拿到氰酸溶液,而且不在现场证明不明确,又有目击者在更衣室附近见到她,状况证据颇不利。所以大谷若解开密室之谜,并将之和子连在一起,绝对会认定她是重要参考人,甚至是涉嫌者。 

    坦白说,我不明白子有那种倔强可能做出此事,但,也有另一种无法做出这种事的幼稚。只看个性,也许会形成偏差也未可知 

    如果要以可能性来判断,我倒认为麻生恭子更令人怀疑,只是不知村桥和她是否有特殊关系。而且,她也有不在现场证明。所以,大谷刑事早已将她排除在外。 

    突然,门开了。一位学生环视室内,是三年A班的北条雅美,好像是在找人的样子。但,一见到我,立刻直走过来。 

    找谁呢?我边想,第一节课应该尚来结束,边问。 

    我有事找前岛老师。她的声音很低沉,却有力。 

    找我? 

    我对于前日事件的处置有无法同意之点,所以向森山导师请教,他却说你对这些事最清楚。要我来向你请教。北条雅美有如背诵文章般的说。我忍不住想起她是剑道社社长。但,感觉上,其他老师似把事件全盘推到我身上,虽然也是不得已 

    我也并非什么都知道,不过,如果我能够回答的范围,一定会告诉你。我劝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但,她并不想坐,说:星期六放学后,我见到警方的人。 

    我心想:她这种口气,其他学生是无法模仿。 

    确实是来了,但,有什么问题吗? 

    听说高原受到讯问? 

    嗯不过是侦讯,并非讯问。 

    但,她毫不在乎,继续问:是学校方面说高原很可疑的吗? 

    没有。只是警方要求知道曾遭退学或停学处分者的名单,训导处提供而已。这方面,训导处的小田老师最清除。 

    好,这件事我会问小田老师。 

    最好是这样。 

    对了,听说前岛老师在高原接受侦讯时陪同在旁,是否警方发现有能够怀疑她的物证? 

    不,没有。 

    那么,为何让高原和刑事见面? 

    我了解她的挑衅态度之意义,回答:当时,我们也很困扰,不知是否该让刑事见她,但,刑事的推测有其道理,而且表示只要问高原的不在现场证明,所以才 

    可是,她没有不在现场证明。 

    你都知道了。 

    我可以想像得到。星期六放学后,刑事在校园内徘徊,你知道吗? 

    当时,我被骑摩托车的三个人围住。我摇摇头。 

    也去过排球队和篮球队,四处问是否借职员用女更衣室的钥匙给高原子。 

    果然如我所料,大谷想先解开密室之谜。然而,子若借用过钥匙,就可能打造备用钥匙? 

    结果呢?我问。 

    指导老师和队员们都表示没有。排球队里有我朋友,她告诉我这件事 

    是吗?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但,站在面前的北条雅美表情仍然忧郁着。她极力压抑住感情似的说:刑事的此种行动让大家看高原时,眼光都不同了,像是看着罪犯的眼光。日后,即使 她的嫌疑洗清,要让所有人恢复正常的眼光也很困难,所以,我想抗议!为何不限制刑事的行动呢?为何轻易让高原和刑事见面?为何让刑事知道退学或曾被停学处 罚的学生名单?我觉得很遗憾,这根本表示学校不信任学生。 

    北条雅美的每一句一字都如锐利的针刺着我的心,我想辩白,却找不出该说些什么。 

    我来,只是要告诉你这件事。她轻轻点头,转身,走了两、三步,又回过头来,脸颊泛红,从中学时代,我和子就是好朋友,我一定会证明她的无辜! 

    边听着第一节课结束的铃声,我目送着她的背影。 

    哼!有这种事?惠子一面量着我身体的尺寸,一面说,动作相当熟练。由于她说要替我量尺寸制作化装游行时的小丑服装,我便利用中午时间来到社团办公室。 

    北条的话未免太苛了,虽然她的论点没错。 

    但,我是第一次知道北条和高原是好朋友。 

    她们家相距不远,又读同一所中学但,高原自暴自弃后,彼此疏远了些 

    不过北条仍然有很深的友情。 

    惠子测量我的胸围。我忍住痒,像稻草人般站着。 

    对了,为何要扮小丑,难道我看起来很像? 

    校运会是下星期日。目前气氛已逐渐热闹起来,而,此次对抗主题是化装游行,各社团似乎都费尽心思的想要出奇制胜。 

    不要抱怨了。据我所知,藤本老师还要男扮女装呢?你认为哪一种比较好? 

    两种都不好。 

    至少小丑看起来顺眼多了。说着,惠子完成工作,化妆品也由我们准备,你只要当天不迟到就行。 

    我什么也不必准备? 

    心理准备就行了。惠子将我的尺寸写在笔记簿上,说。 

    穿上外衣,正准备走出办公时,撞上正要进入的社员,是一年级的宫坂惠美。见到她手上拿着一公升装的酒瓶,我问:怎么中午就打算举行宴会? 

    惠美没回答,只是微笑的缩缩脖子。 

    这时,办公室内传来惠子的声音:那是你的道具之一,不是说过,你要扮演拿着一公升装酒瓶的烂醉小丑吗? 

    我要拿这种东西? 

    不错,你不喜欢?惠子走过来,从惠美手中接过酒瓶,做出喝酒的姿势,一定很轰动哩! 

    这可难说 

    我试着拿酒瓶,上面贴有越乃寒梅的标签,是新泻出产的名酒。 

    我想像自己扮成小丑,拿着酒瓶猛灌的样子,而且,应该也要步伐蹒跚吧! 

    我慌忙对惠子说:喂,到时候要把我好好化妆,别让人家认出是我。 

    惠子用力颌首:那当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放学后】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