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放学后 > 第七章 第一节

第七章 第一节

作者:东野圭吾 发表时间:2020-06-12 12:02:5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36:34
    十月七日,星期一。 

    天空仿佛涂抹上鼠灰色的颜料,这样的天气,最能形容我此刻的心境。第三节我没课。我跟着去上课的老师们走出教职员办公室。清华女子高校的医务室在教 职员办公室正下方。护士老师志贺是有多年经验的女性,总是穿着白衣,戴金边眼镜,但,也因此被暗中称为老处女。事实上,她已有个念小学一年级的女儿。 

    我进入时,幸好只有她一个人。 

    一见到我,她边说:这可真稀罕呢?是来拿宿醉的药?边把旋转椅转向正面对我。或许比我大一岁之故,她对我说话的语气总是如此。 

    不,我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我确定走廊上无人之后,迅速关上门。 

    吓我一跳!她说着,搬过床边的圆椅让我坐。药品和消毒水混合的味道扑鼻。 

    什么重要的事? 

    其实我吞咽一口唾液,然后以慎重的语调说明来意。 

    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了。她跷起二郎腿,说。感觉上有些故意的口气。 

    当时,在我们不知之处,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吧?只有你和她们知道。 

    你这问题很怪?志贺老师动作夸张的挥挥手,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完全不懂,谁是她们? 

    就是她们啊!我说出姓名,同时注视着志贺老师表情的变化。她并未立即回答,把玩着桌上的镊子,又看看窗外,然后唇际浮现一抹笑意,问:为何现在才注意这种事? 

    我没忽略她眼神的慌乱,说:因为有必要。 

    是吗?她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你既然那样严肃的追问,想必是和两位老师遇害的事件有关了,但,我不认为当时发生的事和杀人事件有关联。 

    当时发生的事我情不自禁深深叹息出声,果然是有发生过什么了? 

    不错。但,本来我打算永远不说出来的。 

    能告诉我吗? 

    坦白说,我希望你不要问,就这样离开她深吸一口气,呼出,我也不问你为何知道当时发生什么事,而且会找我问,不过,你猜得没错,当时确实发生一点小事,虽然,乍看是毫不严重的小事,其实却很重大! 

    志贺老师详细告诉我当时发生的事。确实,并没什么大不了,所以到目前为止无人知道,但是,她也解释为何一直未说出的理由。 

    听了她的说明,我既感惊讶,又深探受到绝望的打击,因为,本来只是在脑海中模糊未成形的推测,如今都已化为充分明显的形态出现。 

    这样说明合乎你的期待吗?她问,虽然,我无法想像你希望知道之事的本质是什么 

    不,已经够了。我黯然的低下头。感觉上,好像有某件东西一道在我心中往下沉淀着。 

    如果你的推测正确,脸色未免也太难看了。 

    是吗?我像梦游症患者般站起,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扶住门后,回头,对不起 

    这时,她以手指轻推金边眼镜,又恢复先前温柔的表情,说: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回礼之后,走出医务室。 

    第四节课,五十分钟。我让学生们解答事先准备的考卷,很多学生低声发牢嘀咕着。这五十分钟,我一直凝视窗外,脑海中拚命抽丝剥茧,但,仍旧有一部分残留着。铃声一响,我收回考卷。走出教室时,听到有人肆无忌惮的说:这算什么嘛? 

    中午休息时间,我吃了半个便当后,站起来。藤本对我说些什么,我随口搭腔,或许是牛头不对马嘴吧!他露出奇怪的神情。 

    走出教室大楼,发现校园里早已恢复以前的蓬勃朝气,坐在草皮上谈笑的学生们,和一个月前毫无两样,若说有什么改变,就只是她们已换上冬季服装,而,树叶也开始染上色彩 

    我走过她们旁边,朝体育馆走去。有几个人发现我,立刻窃窃私语,但,讲些什么内容,我能猜得出。 

    来到体育馆前,我瞥了左方一眼,那更衣室就在建筑物的另一头。自这次事件至今,我不知已去过多少次,但是,已经没有必要了,答案出现! 

    爬上体育馆内的楼梯,就是一道昏暗的走廊,面向走廊有两个房间,一个是桌球场,另一个是剑道场。门开了一道缝,有灯光泄出的是剑道场。走近门口,已能察觉里面有人有挥舞竹刀和踩踏地板的声音传出。 

    我慢慢推开门。在宽敞的道场中央,只有一个人在挥舞竹刀,每次挥下时,头发随之甩动,裙摆摇曳,动作敏捷、锐利! 

    听说北条即使是中午休息时间也在道场苦练,看来这不是谣传,而是事实。她可能以为进来的是剑道队员吧!即使听到开门声,也仍继续挥刀。不久,似觉察有人凝视自己的情况有异,才停止动作,回头。 

    她有些诧异,两眼圆睁,然后,略带不好意思的笑了,看来简直变成不同的人! 

    我有话问你!也许是心情紧张之故,声调特别高,在道场内形成回声。 

    她静静走过来,首先将竹刀收进刀袋内,然后在我面前正座,抬起脸,说:是的。 

    你不必那样拘束。 

    这样比较轻松。老师,你也坐下呀! 

    啊也好。我盘腿坐下。地板有些冰冷!我心想:真是不可思议的女孩! 

    雅美冷静的等我开口。 

    不为别的,是关于密室诡计之事。 

    你的意思是有矛盾?她的鼻息一丝不乱,静静地问。 

    没有矛盾,是很完美的推理。 

    她点点头,脸上溢满自信。 

    我接着说:只不过,有一点不太合理。 

    她的脸色微变:是什么? 

    你的观察太敏锐了。 

    这时,她伸手掩嘴,吃吃笑了: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以你擅长的委婉表现褒奖我。 

    不,也不是这样。我是说你的推理敏锐得有些近乎不自然。 

    不自然?她轻哼一声,什么意思? 

    至目前为止,她一直保持顶尖的成绩,连教师也对她另眼相看,当然啦!对于自认为绝妙的推理,居然受到怀疑,自尊心一定受到相当伤害,因此,她注视我的眼神要时比道场的地板还冰冷。 

    但是,凶手或许也计算到她这种强烈的自尊吧? 

    我说:关于那桩事件,你是局外人,唯一的关系只是,你和受怀疑的高原子是中学时代至今的朋友。所以,和事件有关的情报,你当然知道不多。可是,你却能展开绝妙的推理,解开有关联之人想破脑袋也猜不透的诡计之谜。这若非不自然又是什么? 

    但,北条雅美动也不动,正坐举起右手,在眼前竖起食指,冷静回答:只要知道凶手不可能从男用更衣室入口脱身,已经足够了。因为,女用更衣室出入口的上锁方法和更衣室构造,随时可详细调查。 

    确实,或许你能得知必要资料。但,组合推理细节绝对需要掌握住周边情事才有可能吧?譬如,掘老师的习惯你就不知,而只是纯粹推测。但,可能吗?我认为一般人终究不可能做到。 

    若是寻常的推理能力,确实不可能。 

    你是说你的推理能力不寻常? 

    依你的说法,是的。 

    我认为不对! 

    哪里不对?若非推理,又是什么?雅美似在抑制胸中的不耐烦,低声缓缓问道。她挺直腰杆,双手置于膝上,双眸盯视着我。 

    我说:这正是我想问你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放学后】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