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西方的没落 > 导读 关于西方文化命运的大预言(2)

导读 关于西方文化命运的大预言(2)

作者:斯宾格勒 发表时间:2020-11-16 23:34:50 更新时间:2022-08-08 13:37:16

1.历史或文化生命说   所谓历史或文化生命说,乃是断言历史或文化是一个具有生命的、活生生的境域。斯宾格勒的这个断言的出发点是,自然与历史的对立。斯宾格勒把自然和历史看作是具有高级文化的人类用以综合和解释他的直接感官印象的两种形式,是人的醒觉意识中轮流出现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图景。把周围的现实作为已成的事物加以整理时所得到的世界图景便是自然的世界;当把现实的事物作为方成的事物加以整理时得到的世界图景就是历史的世界。已成的事物是僵死的、机械性的、无时间性的事物;方成的事物则是生动的、有机的、时间性的事物。在历史的世界中,观察者委身于永不重复的事实;在自然的世界中,观察者则力求为一种永久有效的体系发现真理。   斯宾格勒所说的人的醒觉意识主要是指感觉,尤其是指视觉。人对自然、历史的“整理”无非是以“眼”为主的对外部世界的不同感觉。斯宾格勒承认,在自然界中存在着因果规律,但由于自然界是僵死的、机械的世界,因此这种因果性乃是一种空间的逻辑、无机的逻辑,这种逻辑自然无法适用于活生生的历史世界。斯宾格勒认为,支配历史世界的是“时间的逻辑”,它不同于僵死的因果必然性,而是一种有机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并不带有规律性的含义,它是指历史作为生命的生长、发展和衰亡的逻辑,这是一种宿命,所以有机的必然性又被称为宿命的必然性,它不是可以用理性去认识的对象,而是生活体验的对象。因此,人们无法认识历史,而只能用直觉、靠类比去领悟历史。斯宾格勒区分自然世界与历史世界、空间逻辑和时间逻辑的目的就在于说明历史是超越因果关系的生命之流。   在区分两个世界、两种逻辑的基础上,斯宾格勒指出,人不仅是自然的一员,同时也是历史的一员。人,就其有肉体这一自然属性而言,他不能摆脱因果规律。然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有超越机械性的活生生的本能。这才是人的生命之所在。所以,作为本能的人、生命的人是不受因果规律制约的,它只遵循时间的逻辑。这样,人和历史就在生命的基础上得到统一。人不仅要去体验、领悟历史,也要体验、领悟自身,文化就是这种历史体验和自身体验的产品。据此,斯宾格勒断言,文化是通贯于过去和未来的世界历史的基本现象,所谓世界历史就是伟大文化的历史,是各种文化的集体传记。他甚至还说,人类的历史没有任何意义,深奥的意义仅寓于个别文化的生活历程中。简而言之,在斯宾格勒看来,历史就是文化,文化就是历史。   2.文化心灵说   斯宾格勒认为,要把握他的文化心灵说和文化盛衰说,首先要进行看待人类历史方式上的哥白尼式的革命,清除两种传统的历史观念。第一种必须清除的是认为经验的历史学家把历史分为古代史、中古史和近代史这种传统三分框架。斯宾格勒认为这个框架太褊狭,实际上是空洞无物且毫无意义的体系。如果让它来主宰我们的历史思维,就无法认识人类在历史中的真正地位,无法预测历史发展的方向,也无法涵盖不断涌现的新的历史领域。另一种必须清除的传统观念是西欧中心论。按照斯宾格勒的看法,历史是没有中心的,也没有最终的参照点。它是数量不定的文化形态的故事,这些文化形态“就像田野里的花朵一样生长,并没有庄重的目的”,而西欧文化仅仅是这些文化形态中的一种,因而没有理由把西欧这一小块土地看作坚实的“极”,让伟大的人类历史和源远流长的文化,谦虚地绕着这个“极”旋转。他把这种流行的西欧中心论称为历史的托勒密体系。他不承认古典文化(古希腊罗马文化)或西方文化比印度文化、巴比伦文化、中国文化、埃及文化、阿拉伯文化、墨西哥文化等占有优越地位,认为后面这些文化形态都是动态存在的个别世界,它们在历史上的地位和古典文化、西方文化是平等的,并且从精神上的伟大和上升的力量看,它们常常超过古典文化。与历史中的托勒密体系相对,斯宾格勒把自己的观点称作是历史学中的哥白尼式的发现。文化心灵说和文化盛衰说就是这个发现的基本内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西方的没落】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