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屠夫看世界 > 一 北大才子卖肉新闻出笼(1)

一 北大才子卖肉新闻出笼(1)

作者:陆步轩 发表时间:2020-04-21 20:51:19 更新时间:2022-08-08 10:35:13

 一 北大才子卖肉新闻出笼(1)

    2003年酷夏7月,太阳像一个硕大无比的火球,烘烤着古城大地,天如蒸笼,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中学地理教科书将南京、武汉、长沙、重庆列为中国四大火都,然而,考察西安近几年的气候状况,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教科书也不十分准确,确实该修改完善了。

  清晨五点钟,生物钟准时将我唤醒。坐在床上,美滋滋地点上香烟,一时之间,斗室里便弥漫着香烟与汗臭混合的气味。

   多年养成的习惯,早晨一睁开眼睛,牙不刷,脸不洗,天大的事情放在一边,先要靠在床上,过足烟瘾——几个小时未吸烟,口腔、肠胃、嗓子已备受煎熬。为好这一口,没少忍受妻子的唠叨,孩子的白眼。

   也曾咬牙强制戒掉过几次,但最终还是禁不住吞云驾雾、神仙般美妙感觉的诱惑,戒而复吸,可见戒毒之人意志是如何坚强。反过来又一想,“不抽烟不喝酒,死了不如狗”,“宁舍婆娘娃,不舍纸烟把”,“抽一支烟,解心宽,解乏解困解腰酸”。自己就这么一丁点儿业余爱好,倘若丢弃,如我这般行尸走肉之人,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后来又听说香烟可以预防“非典”,更坚定了我抽到底的决心。总之,无论怎样,看来这位老朋友注定要与我生死与共了。

   照例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摆放案板,打扫卫生,整理器械……约五时半,屠宰场将大肉准时送到,过磅、付款、剔骨、翻肉,紧张而有序的工作重复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不过今天似乎感觉有些异样,早晨起来,眼睛不时地跳。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崖”,可两只眼睛都在跳,是福是祸,一时却难以预料,只有心中暗暗地提醒自己:头脑冷静,遇事沉稳,不要冲动——人一旦背时运了,喝凉水都要硌牙。

   六点钟,买主上来了,你要一斤,他要二斤……我在前面案板上打肉,妻在后面绞、切加工,一时忙乱得东西难辨,再也无暇顾及“跳财”抑或“跳崖”之事。

  八点半许,酒店、餐厅、单位大灶的老主顾陆续来了,老远就打着招呼,店前顿时热闹起来,生意也更加繁忙。

  当地驻军85012部队的给养员小王将采购清单往我的肉案子上一甩:“眼镜,给我准备三十五斤肉,摩托车借我使使。”

  我一边答应一边将摩托车钥匙递给他——尽管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表面上还得赔着笑脸讨好应付:

  “奶奶的,那辆车就是让你们这帮乌龟王八蛋给骑坏的,刚花费四千元买了辆新的,不识趣的又来借。”

  然而,顾客就是上帝,是我等的衣食父母,得罪不起,谁叫咱们做生意呢?

  继续打发其他主顾,正忙得不可开交,电话响了,不接,不停地响,一听,是小王,车让交警给扣了,让我赶快将有关手续拿过去。

  “奶奶的熊!”我在心里狠狠骂道。正是卖肉的节骨眼,我哪有空闲!只好告诉小王:“你先回来,车随后再说。”

   小王回来后,结结巴巴、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交警们靠着马路吃轱辘,在环南路什子附近设卡查验证照,暂扣了许多大小车辆。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团长与公安局熟识,可以要回来,下午请你配合配合。”小王充满自信,说话掷地有声。

  我点头应允。

  因为天气太热,肉店是半天生意,肉卖完或者卖不完,下午都没有买主,耗着也是干耗着,不如早点关门歇息。

   心绪不好,脑子乱七八糟。早早地收拾了门店,胡乱扒拉了几口饭,糊弄一下肚子,打开一瓶冰镇啤酒,狠劲地抽了几支烟,补足上午因为忙而没有过足的烟瘾,无意之中瞥见微微发胖的妻子,猛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禁哑然失笑。

   杀猪卖肉的媳妇十有八九都比较健壮,有人说是吃肉太多的缘故,其实只说对了一半。杀猪卖肉的一般都喜欢吃肉,尤其钟爱肥肉,倘若自己看见肉就恶心,想像别人亦不爱吃,肉就不会有人要,择业时自然不会选择杀猪卖肉这个行当了,寓言“罚人吃肉”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肥肉脂肪丰富,食之易发福,这是其一;其二是大肉的销售全凭早晨,尤其夏日,早上特别忙,无时间吃饭,为了不至于太饿

,先天晚上放开胃口,使劲地吃,肚子憋得鼓鼓囊囊,第二天又得早起,所以刚吃完饭,把嘴一抹便去睡觉,真所谓“吃了睡,睡了长”,与养猪是一个道理;其三,缺乏体育锻炼,不能及时转移多余的脂肪,因而长了一身肥膘肉。

  而男的发胖的却不常见,毕竟杀猪卖肉是重体力劳动,消耗大,早上又不得吃饭,“两餐就着一顿食”,体内自然积攒不了过多的脂肪。

   已经两瓶啤酒下肚,小王仍不见踪迹。正焦急间,三男一女径直来到我的面前,细皮嫩肉的,只看穿着打扮,就知是手不提篮,肩不挑担,吃皇粮的主儿,与我等凭借力气吃饭的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你认识我吗?”为首的一男问。

   我仔细端详,此人四十上下,中等身材,粗眉大眼,皮肤白皙,项上一顶苏格拉底式的脑袋,无限光明。似曾相识,一时之间却又回想不起。

  “面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我如实回答,“国税还是地税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屠夫看世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