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屠夫看世界 > 九 投身装饰业(1)

九 投身装饰业(1)

作者:陆步轩 发表时间:2020-04-21 20:53:37 更新时间:2022-08-08 10:35:14

 九 投身装饰业(1)

    与大自然相比,人类是渺小的,如东南亚的地震与海啸,在强大的自然灾害面前,十多个国家亦无能为力,只能任凭海水吞噬鲜活的生命。同样,在经济大潮中,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人往往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如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风飘摇。

   俗话说:“骑着马,才能赶马。”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最终为生活所迫,逼上梁山,这个“逼”字,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根据中国以往的体验,政策就是一阵风。刮“分流”风时,我们十几个人被工业局机关分流了,可过了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之后,又陆续回流了。上面的政策也是如此,1992年小平南巡之后,党政机关一窝蜂,全民动手,大办企业,“经理”“老板”成为最时髦的称谓,传说某地发生车祸,十人受伤,其中有九位是经理,一位是老板。到1993年,忽然急刹车,又实行政企分开,党政机关不允许再办企业,已经办的,要求脱钩。好像拔河比赛,一方拼命使劲,另一方猛一松手,使劲的一方用力过猛,收手不住,摔了一个大跟头。

   折腾了一阵子,一无所有的我们,在创业中举步维艰。这时,副局长退居二线,成为调研员,当初一道下海的,有的到了年龄,功成名就,光荣退休,领上了养老金;有的淘金不成,又重新返回机关捧金饭碗去了。最后,商海中仅剩下我与另一位上了年纪却未到退休年龄,最主要是缺乏根基的妇女。那位妇女曾三番五次找工业局领导,要求重回机关,甚至搬动了时任副县长的老上级说情,但均被以各种理由推托。至于我面皮很薄,很清楚自己姓甚名谁,排行老几,也没有后台可以挪用,从未屁颠儿屁颠儿地找过领导,免得癞蛤蟆跳门槛——自讨没趣,划不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已经下海,就一定要在商品经济的海洋中学会游泳,绝不能被海浪所吞噬,或者稍遇挫折,如丧家之犬,摇尾乞怜。我经常这般勉励自己。

   试生产成功后,马上面临着在市级以上技术监督部门进行产品质量检验,取得产品合格证,注册商标,打开销路,投入批量生产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些环节哪一个不需要钱?我们仅有的资金也已经弹尽粮绝。副局长在领导岗位上时已经很难弄到资金,何况成为调研员,只剩下了调查研究的权利。我与秦××两人都是农家子弟,学校毕业不久,社会交往有限,对于资金,更是无能为力。权宜之计,只能先不搞产品质量认证,私下里跑跑销路,待资金回笼,再作进一步打算,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但包装桶上光秃秃的一片,既没有商标,又没有合格证,还没有厂名厂址,典型的“三无”产品,进不了商店柜台,进不了超市货架,要打开销路,谈何容易。

   开始,我们依托熟人、朋友关系,打听哪儿搞建筑,哪辆汽车需要喷漆,哪儿门窗桌椅需要翻新,便逐一上门推销,对方不懂施工工艺,就亲自示范,帮人家施工。一个夏日的晚上,为了解决白天施工中遇到的技术问题,我关掉风扇,门窗紧闭,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实验室里,反复实验,一干就是一个通宵。第二天,人们发现我晕倒在实验室里,急送医院,结果是摄入过量有害气体而中毒。

   那时,装饰装潢刚刚兴起。由于施工的需要,我们组建了装潢工程队。从单一的油漆涂料施工向装饰装潢一体化发展。可惜的是,刚开始我们半路出家,不懂装饰技术,边干边学,技术上过分依赖他人,没有形成自己的专业技术队伍。活路又少,留不住人,职工队伍很不稳定,往往联系到一部分活路,招一帮人,待活路干完,便又得解散。我一个人单枪匹马,既要组织,又要管技术,有时还得顶人干活,首尾难以兼顾,在施工质量上也存在一些偏差,因此,没有迅速发展起来。

   我们曾给某饭店翻新浴盆,效果不错。其副总经理后来调任省某管理局招待所任所长,他千方百计找到我们,让我们将招待所几百个浴盆全部翻新,还有后续工程。我们很兴奋,遂夜以继日,抓紧施工,无奈干活工人较多,技术良莠不齐,我一个人又不能逐个手把手地指导。活干到一半,检查时发现,有的浴盆质量不错,有的却有些粗糙,便赶紧返工,可还是耽误了一次会议接待。国有单位的人和事很复杂,一路神仙孝敬不到,就要找你的麻烦。有人借此控告所长,说所长收受了我们的贿赂,与我们同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孔出气,所长刚到招待所,根基不稳,有口难辩,与我等又非沾亲带故,为避免没吃羊肉反惹一身膻,自然,

后续工程也就泡了汤。

   涉足装潢于我而言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学校所学,与之一点边都沾不上,我得从零开始,一点一滴地去学习、积累。于是我就常找刘××,即在西安某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的那位同学,他从事建筑设计,与装饰装潢比较接近,我常请教于他。他曾给我们出主意,产品必须取得省、部级以上技术监督部门认证,最好能想些办法,做点工作,使产品能够获奖。这样,通过设计院,像医药代表在医院推销药品一样,把产品直接设计到施工图纸之中,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不愁没销路。的确,设计院的图纸对于施工单位而言,如同医生的处方对于病人一样别无选择。我们也认为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但苦于没有资金付诸实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屠夫看世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