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屠夫看世界 > 十五 眼镜肉店的由来(1)

十五 眼镜肉店的由来(1)

作者:陆步轩 发表时间:2020-04-21 20:54:52 更新时间:2022-08-08 10:35:14

 十五 眼镜肉店的由来(1)

   我的思想保守,观念陈旧,别人不说,连儿子都喊我“老腐败”。

   也许受传统伦理、孔孟之道影响太多,中毒太深的缘故吧!在物欲横流、人民币至上的拜金年代,坑蒙拐骗之事却做不出,从来不敢染指残次品,同行笑我:

  “猪脑子,放着银子不会赚。”

   屠宰场与经营户之间,每天打交道,一般都能诚信经营,按质论价。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有个别批发商,在批发市场等鬼市学会了蒙人、骗人的伎俩,将残次品混于正装之间,欺你粗心或者不识货。

   某位批发商给我供货将近一年,合作愉快,彼此建立了信任关系。俗话说:“淹死的是会游泳的,挨枪的是耍枪的。”一次马失前蹄,收生猪时看走了眼,将嫩茬当正装收回。我当时看着个儿挺大,皮糙肉厚,心里不瓷实,又不敢肯定,问他时,他拍着胸脯:

  “没劁净,正装货,放心卖!”

   分割时,却不停地淌奶水。我蒙了,急打电话叫他来,问他如何解释?他仍然狡辩,又试图削价处理给我,我戴着眼镜,眼里揉不进沙子,当时怒不可遏,不由分说,将分割得七零八落的茬肉扔到他的车子上,让他拉走,从此断绝来往。以后其人多次找我,买烟、请吃饭,甚至七扭八拐扯上亲戚关系,逢年过节给我拜年,试图恢复供货关系,均被我拒绝。

   我首先把好进货关。一是生猪健康,有毛病的免谈,这从皮色中可以看出;二是现宰,隔夜货不要,图个新鲜;三是膘头适中,过肥过瘦都不行;四是屠宰干净,无血无毛。宁可贵一点,也要一流货。其次度量衡标准,在韦曲率先使用电子磅,绝不短斤少两。这样,惨淡经营两年,小店就小有名气,回头客愈来愈多。

   然而当生意逐渐走上正轨,将要赚钱的时候,2001年9月,长安县在环南路建设综合批发市场,肉店所在的门店拆迁了,我又一次面临失业的威胁。

   我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看见农民就倍感亲切,可以说对农民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更无意诋毁农民。但毋庸讳言,农民有时刁野蛮横,依杖人多势众,以大肚子夯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通”。

   当年的肉店,是某村民小组的房子,从姚××手中接过来后,即与村民小组签订了合同,并预交一年租金。县上征用该地时,给予村民小组一定的经济补偿。依照常理,合同未到期限拆迁,属于村民小组违约,应赔付二十八户经营户的经济损失。但生意人胆小怕事,信奉财去人安的处世哲学;又都来自四面八方,犹如一团散沙,各自有自己的小九九,如有的经营状况不好,连续亏损,有的关门停业等等。不能团结一致,被村民小组各个击破。房租在村民小组手里攥着,最终非但不赔偿损失,还给经营户计算水表、水管、龙头、门窗等物品的折旧费,胳膊肘子朝里拐,七算八算,房租亦未退清。头天下午退还了部分租金,晚上就断水停电,限即时搬离,毫无缓冲的余地。

   我清楚地记得,第二天是中秋节,2001年中秋节与国庆节“双节”同日,那天生意异常火暴,经营户尚在拆迁大甩卖,民工已经爬上屋顶,抡起八磅大锤,“丁丁冬冬”开始拆房,弄得经营户不得不以“挥泪大甩卖”、“跳楼大放血”的价格倾销商品。

   最终还是出事了。因拆迁准备不足,草率动工,拆房中发生了倒塌事故,一位民工不幸身亡。村民小组未给经营户的补偿,却赔付了民工的命价。

  有金要往脸上贴,倘将脂粉搽到屁股蛋子上,谁个看见?

   不知何时,县办工业企业全部停产,工业局也改为工业国有资产管理公司,隶属经贸局,安抚着几千名下岗职工不要越级上访,维护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与此同时,市容环卫管理局却迅速膨胀,升格为一级局,成立了市容监察大队,大张旗鼓地整治市容环境,将大街小巷的小摊小贩们撵得鸡飞狗跳墙,下岗职工想摆个地摊养家糊口已不再可能,做买卖必须进店经营,门面房顿时身价倍增。

   肉店拆迁后,我无事可干,下岗在家,除了照看孩子,就是逛街轧马路,偶尔再就业,无非就是搬砖砌长城。表面上,俨然一副功成名就、退休养老的架势,其实内心却异常沉重。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孩子嗷嗷待

哺,妻子愁眉苦脸,丈母娘长吁短叹。作为一家之长,我是家里的顶梁柱,理应生活的重担肩上挑,可不能让妻儿老母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寻找门店继续杀猪卖肉,还是重操旧业,再搞装潢?装潢已经放弃了两年,重拉杆子,谈何容易;卖肉倒是轻车熟路,可是税费重房租更贵,所以一时犹疑不定。

  表姐的出现,又给我带来了一线生机。

   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多年以来,我浪迹社会底层,混得灰头灰脸,没个人样。看他人升官加爵,春风得意,自己自惭形秽,便很少在亲戚朋友之间走动,不知冷落了多少热心人,失却了多少社会资源。

   表姐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于附属医院,经过十多年的锤炼,已经成为该医院的业务骨干,说一不二的人物。长安某中学校长患病,就医于该医院,通过熟人关系,找到表姐,得到表姐的悉心关照。病愈出院时过意不去,无话找话,许诺空头人情:

   “我在长安教育界人熟悉,有事尽管来找我,没有办不到的。”

   表姐学西医,读英文资料而不读四书子集。《老子》六三章断言:“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中华民族的先哲早在几千年前就一语道破了“诺”与“信”、“易”与“难”的辩证法。表姐不懂得这些,轻信了某校长的诺言,将我的有关情况介绍给他,希望他能帮忙,校长亦满口应承。表姐夫妇遂将之作为特大喜讯星夜告知于我。

   当是时也,县教育局是我中学的一位老师任人事科长,有昔日师生的情分,在不违反党的政策、国家的法令的前提下,估计能够网开一面。难就难在人事局,是控制着行政事业指标编制、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衙门,门难进,脸难看,事更难办。恰有北京读书时一位同学的堂兄,时任长安县×镇党委书记,与人事局局长私交甚笃,他同情我的际遇,多方奔走呼号,又主动与我联系,一纸便条将我介绍到人事局长跟前。人事局长很忙,我厚着脸皮,找过几次,终于见了面。本以为局长高高在上,会摆出一大堆大道理推三阻四,末了一句“研究研究”,然后泥牛入海,再无消息,我就会断绝了继续为党工作的念头,一心一意奔自己的小康。然而做梦也未想到局长会出人意料地平易近人,答应特事特办,手续从简。至此,事情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一个秋风送爽的日子,我与表姐夫妇相约来到某中学校长的办公室,寒暄之后说明来意,校长亦很热情。

  “名校毕业,主课教师,我们求之不得。”

   不愧为一校之长,说话干净利落,掷地有声。我等暗自庆幸,遇此领导,也不枉于许多日的劳心费神,东奔西走。这时校长接到电话,说某领导来了,必须出面应酬,说罢摇摇头,摊摊手,耸耸肩,显出无可奈何的神态。我等理解校长的处境,各方神仙都要敬到,于是约定改日再谈,告辞而出。

   第二次见校长,是三日之后。表姐要陪我一同前往,鉴于表姐工作繁忙,我又非三岁小孩,知道仨多俩少,遂谢绝表姐,独自前去拜谒。校长重复过老话之后,又增加了一句:

  “不过必须试讲,这是学校的规定,谁也不能例外。”

   作为一位重点中学的最高行政长官,对学生、家长乃至学校负责,合乎情理。校长是语文教员出身,课程很熟,随即指定一课,让我回家准备,约定一周之后安排试讲。并语气暗示,试讲只是形式,以我的具体情况,做做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弄不好倒要闷出毛病来。于是翻阅了不少久违的资料,观摩过名师授课的影碟,广征博引,自以为准备得相当充分。第三次面见校长,校长又说不必试讲了,学校目前办公室缺人手,要不先写篇文章看看文采?如果胜任,先呆在办公室,边工作边听讲、备课,准备充分再上讲台岂不更好?

   我想想也是,毕竟这么多年自己所从事过的职业与教书育人风马牛不相及,有个过渡阶段,能够顺利进入状态当然最好不过。亏得校长思虑周详,连细枝末节都替我考虑周全了,不由得怀着感恩戴德之心,冲校长点了点头。

   校长随即命题,自己长满老茧的手提起笔杆子很生疏,待到文章完成,又过了十余日。洋洋数万言,校长只一句:“写得不少。”于是走马观花、一目十行地粗略翻过几页,就置于案头:

  “这样吧,你再等一段时间,咱们民办初中正在加紧施工,待学校建成,再行聘用。

   我听到“聘用”二字,立即头大如斗。我已经吃足“借调”的苦头,极重名分。“聘用”在一定意义上不是“借调”的同义词吗?我一再说明,人事局、教育局均同意,是“调动”而非“聘用”。但学校试行人事制度改革,连校长亦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事后,办事老到者给我点窍:

  “人家初步同意,你就要有所表示,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你的头脑太不开窍了。”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人的一生总有几桩憾事。十年前,张先生在位时,邀请我加盟,我心高气傲,不愿意局限于学校这个狭小的圈子里而婉言谢绝,如今梦想破灭,穷途末路了,把脑袋削尖,使出浑身的解数又钻不进。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奶奶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到处不留爷,爷爷去卖肉。猛想起一则故事,寓意深刻,大意如下:

   一位穷人应聘微软的清洁工,试工后被录用。主考官要穷人留下Email,以便于将用工通知书发送给他。然而穷人没有,主考官很不乐意:“作为微软的员工,怎么可以没有Email呢?”于是穷人落聘了。从微软出来,穷人摸摸衣兜里仅有的十美元,去附近的超市买了四十磅马铃薯,准备带回家临时充饥,先凑合一阵子再说。回家的路上却有人要买马铃薯,穷人从中受到启迪,开始上门配送服务。日积月累,几年之后,滚雪球似的,十美元滚成上百万美金,穷人思虑有钱了,应该给家人买份平安保险了。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上门服务,惊奇地发现他竟然没有Email。

  “如果拥有Email,您应该是千万富豪了。”保险业务员遗憾地断言。

  “不,如果拥有Email,我早就是微软的清洁工了。”百万富翁急忙纠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屠夫看世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