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屠夫看世界 > 十八 连锁经营的泡沫(2)

十八 连锁经营的泡沫(2)

作者:陆步轩 发表时间:2020-04-21 20:55:39 更新时间:2022-08-08 10:35:15

 十八 连锁经营的泡沫(2)

    在我的记忆里,2002年至2003年,西安气候异常,冬日奇冷无比,晚上进购的肉,第二天清晨结成了冰块,连骨头都难以剔下来,非得放在火炉旁烘烤不行。据某建筑工地老板讲,最冷的一夜,室外居然降到摄氏零下37度,在西安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春天虽温暖,但来去匆匆,眨巴眨巴眼睛,已经溜得无影无踪。夏季酷热难耐,真是冬有多冷,夏有多热,40度的高温也算稀松平常,近八十度的温差!试想,将手放入0度的水中,冰凉透骨,然后逐渐加温,至80度时,人的手如何承受得了。可见,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多么恶劣,而人类的适应能力又是何等顽强!到了秋季,阴雨霏霏,连绵不断,好久见不着太阳,仿佛将人也要下霉一般。

  久等老孙不来,合作之事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

   2003年8月下旬的一天傍晚,风大雨疾,行人匆匆。我心慌瞀乱,即将关门,一辆挂上海牌照的小汽车停在了门前。我以为是隔壁餐厅的主顾,未加理会,不料老孙却走下车来,同行的还有两位。老孙向我介绍,较胖的一位是他的好友,来自美国加州的周斌先生;另一位是上海某服装贸易公司老板纪雪明,就是曾经汇过三万块钱的那位。

   “本该早点过来,可是事情太多……”周斌摊摊手,耸耸肩,作出无可奈何的情态,浓重的东北口音夹杂着些许英文,伴随着手势,颇有洋鬼子的韵味。

   当晚我们一行四人驱车来到西安朱雀门附近的四川会馆。席间,周斌用他的数码相机拍了不少照片,说是要传到北京,请人民日报社“漫画与幽默”的主编徐鹏飞先生给我画像,作为注册商标。此前,老孙也曾多次说过,徐先生是他在《吉林日报》的同事,在漫画界享有盛誉。我也曾请《华商报》的李杰将我的资料照片传送给他。这次老孙进京,便是为了此事,不知何故尚未搞定。

   我们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到了午夜,服务员收拾桌椅,等着打烊,我们才回过神来。周斌刚从地球的另一面过来,要倒时差,谈兴正浓,我们几个可有点招架不住了,尤其是我,早上必须早起,多年养成了规律的生活习惯——按时作息,于是提议早点休息。本来他们打算住在市内,顺便兜风,观赏古城夜景,没想到全被我打乱了。

   户县双庄屠宰场老板杨伟,曾多次与我联系,希望能找到双方合作的结合点。此次周斌他们前来,汽车方便,在与我洽谈合作、考察西安市场之余,便有了户县之行。

   据杨伟讲,他们距离西安市区仅半小时的车程,但车速达到九十迈,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小车尚且如此,倘若换作货车,跑一趟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冬天勉强凑合,到了夏天,如果从他们那里进货,耽误时间不说,倘无冷藏运输设备,一流的货,到了西安市场,便会成为“注水肉”;倘用冷藏车运送,又会失去新鲜度,成为四川人所谓的“冻——肉——”。总之无论其他条件如何优越,在地理位置上,首先占了下筹。

   双庄屠宰场修葺一新,硬件设施堪称一流,设计能力为日加工生猪三四百头,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屠宰量只有二三十头,难怪老板杨伟心急如焚,四处寻找合作伙伴。

   周斌是做服装贸易生意的。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对于杀猪卖肉,自然知之甚少。作为投资商,考察市场必不可少,不能稀里糊涂地将“富兰克林”打了水漂。这种心情我能理解,所以,尽管那时的我已经折腾得焦头烂额,还是尽量抽出时间,陪他们四处考察,好在有从上海开过来的汽车代步,方便快捷了许多。

   我眼里没水,不会讨价还价,因而很少转悠服装市场。一件衣物索价三百,还价一百五,连腰砍!我觉得心够黑的,老板必定大放血。岂料行家只扫了一眼:“什么玩意?只值二三十块。”

   我猜想,周斌他们可能将杀猪卖肉与服装贸易生意相提并论,误以为有较大的利润空间。考察市场时,很少考虑中长期运营成本,一味追求气派、洋火。老孙也跟着人云亦云:

  “考虑问题要有前瞻性,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只看到眼前利益。”

   对于他们的做法,我最初持保留意见。反过来一想,这么多年,自己局限在狭小的圈子里,很少在大千世界走动,成为井底之蛙,看待事物也许管中窥豹。可能他们是对的,他们从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来,见过大世面,对经营管理又都是行家里手,依照他们的方略,说不定

会别有洞天,所以,最终还是少数服从多数,遵从了他们的意见。

  周斌在西安呆过五天,签订了合作协议,确定了短期发展目标后,就飞回了美国,留下老孙、老纪负责具体实施。

  不久,周斌通过长春公司转过来五十万元人民币,放在临时账户里,作为西安公司的注册资本和前期启动资金,但问题随之出现。

   首先,按照最初的约定,我们应当申请注册中外合作企业,享受国家许多优惠政策,但我是个体经营者,依照有关规定,自然人不能直接接纳美元与外资合作。老孙与我商议,既然做游戏,就得遵守游戏规则,权宜之计,先以我们两个人的名义,就近在长安区注册私人公司,待业务发展,需要大笔资金时,再想办法予以腾挪。由于我两人同为北大毕业,老孙的意思,也跟母校沾点光,揩点油,拟名“北大仁食业有限公司”,谁知去工商局一查,北大已经实行了品牌保护,该名称不能使用。老孙就与周斌电话沟通,好几天不能确定,时间白白耗着,实在没辙了,于是干脆沿用美国公司的名称——西安特思食品有限公司。

    接着,去工商局注册,验资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周斌转过来的钱放在建设银行,但不能作为注册资金,理由是我们两人注册个体企业,为防止洗钱行为,公司的资金不能转入个人账户。咨询了好几家会计师事务所,都表示这是新规定,爱莫能助。一时之间,我与老孙去哪里筹措几十万元资金?事情因此拖了许久,几乎无计可施时,西安某会计师谢鸣打来电话,让我联系原长安造纸厂厂长,现为西安高新开发区某会计师事务所高级注册会计师王宗让先生,他在长安人熟,看能不能另辟蹊径。王先生是老熟人,找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电话人就到了。说明情由,王先生倒笑了:

   “正路不行,就来邪的。”看过银行提供的对账单,“刷、刷、刷”提笔写了资金证明,“啪”的一声,盖上朱红大印,末了,还怕我们人缘不熟,再受为难,又陪我们一起去工商局,说说笑笑,完成了注册手续。

   相比之下,去市技术监督局办理代码证则要简单得多。拿着工商营业执照,带上有效证件及相关印鉴,交足了费用,不出两三天,跑上三四趟,代码证便到手了。有了代码证,再在银行开设正式账户,死钱就盘活了。

   经历了登记注册手续的繁复过程,老孙大发感慨:“早知办公司如此麻烦,开始先不注册,运行起来,有关方面自会找你。”话虽如此,几十万资金总不能提现,即使提现,也不可能带在手头,拎着大量现金,危险性大权且放在一边,公安局不立案侦查,告你个走私贩毒,那才是咄咄怪事。

   自从我一夜成名,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说话做事,都得小心翼翼,唯恐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被人揪住,捅将出去,时不时地搞点花边新闻,弄得沸沸扬扬,引得人们指手画脚,转过头去戳脊梁骨,反倒不如过去活得舒心自在、无所顾忌。

  贾平凹先生对于名人的论述很精辟,摘抄于此,与诸君奇文共欣赏:

   一般人以为作了名人就十分幸福,以致尽一切努力追逐名,其实名人头脑一时冷静下来,各自是一肚子悲酸。中国人越来越热衷出国留洋,未出国留洋的人觉得出去了就必然发财,而出国留洋者即便在国外做牛做马,回来时也要装个人模狗样来显阔。人一旦成为名人,名字是自己的,别人用得最多,从出名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了自己的安静和真实,完全凭着别人的好恶来活着,说好时说得水能点灯,一俊遮百丑;说得不好时,猪屙的狗屙的都是你屙的。人常说,淹死的是会游泳的,挨枪的是耍枪的,名人以名而荣,名人也以名而毁。未名人和名人的区别,就是《围城》的定义:没进城的想进城,进了城的想出城。

   大肉是时鲜食品,寿命有限,而主顾多为回头客,本大利薄,生意比较稳定。虽然与周斌达成合作意向,但具体如何操作,我心里没谱,只能看老孙他们有何高招。因而,对于合作,我持审慎态度,除了几个非常亲密之人,对外界没有透露片言只语。但纸终究包不住火,瞒过十多天之后,嗅觉灵敏的新闻界,还是闻到了异样的味道。先是《三秦都市报》,在2003年8月16日率先登出消息,“眼镜肉店成为香饽饽,美企业慕名前来投资”,文中说得有鼻子有眼,如同亲身经历一般,比我这个当事人知道得更为详尽。接着其他媒体蜂拥而至,开始第二轮采访大战。对于绝大部分新闻媒体,我干脆装起了糊涂,一问三不知,有的甚至避而不见。我当时的想法是,前面的路是黑的,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不要急于表态,能隐瞒多久先隐瞒多久。

&nbs

p;  然而,对于有的媒体却是不能隐瞒的,譬如西安电视台与《华商报》。我这个人成不了大事,就是书生意气太浓,胸无城府,心肠太软,总有一种感恩图报的心理,认为没有他们的关注,哪会有自己的今天?倘对恩人胡言乱语,则辜负了他们的一番美意,有好心当作驴肝肺之嫌,扪心自问,愧对自己的良心。所以,当《华商报》记者江雪与李杰再次登门的时候,我闪烁其词,大致谈了自己的想法,回答了一些问题,并叮嘱他们事情未定局前先不要见报。没想到第二天即2003年8月16日偏偏刊登出来。也许是行文与口语之间的差异,报道与我的本义不十分相符,最起码在语气的运用上将我的犹豫变成了肯定,使我猝不及防,一时间非常被动。

   比如原先说好要到西安工程科技学院教书,我也十分向往大学的生活,在那里,既可以安安静静地读书,还有人按时发工资,而且据说工资还不低,养家糊口足矣。自1989年从学校毕业,我怀着满腔革命热情,自不量力地企图改造社会,不想却跌进社会这个大熔炉里难以自拔,一眨眼十多年成为过去,其间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转眼之间,恍若隔世。而今,可谓再世为人,对世间的一切,什么名、利、金钱、地位……都看得淡了,深切地体会到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哲理。现在有这个机会,利用劫后余生,捧起久违的书本,静下心来潜心治学,教书育人,做做学问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几乎没有思考、回旋的余地。世间许多事情由事不由人,作为主宰万物的人类充当了被动的角色。西安工程科技学院的黄翔副院长并人事处两位处长,牺牲休息时间,多次来长安,我也与他们达成协议,虽然未形成书面契约,但大丈夫一言九鼎,岂是说反悔便反悔的吗?况且新华社播发了“每日电讯”,全国媒体纷纷转载,早已铁板钉钉,天下皆知。即使不去学校,也容我将其中缘由向校方解释清楚,免得真心实意帮我助我者热脸遇上冷屁股,岂不教人寒心,日后当如何面对?

   而这一切实在太突然了。当时尚在暑假,学校的工作还不正常,否则,后来的一切可能就不会发生。

   一位哲人说过,人生最紧要处往往就是那几步。倘若一步跟不上,就步步跟不上,事情的走向常常系于一念之间,容不得半点思考掂量。先是来了个北大校友,接着美国老板大驾光临,新闻媒体也跟着凑热闹。《华商报》刊登“陆步轩要与人合作办公司”的当天,我正在肉店忙碌着,还没来得及看报,西安工程科技学院的两位处长径直找上门来,质问我怎么回事。我措手不及,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推托稍后将给黄院长去电话,细说情由。事实上,我在思量台词,我想去学校,梦寐以求,但报纸上如此说了,白纸黑字,言之凿凿,我再出面予以否认,在人们眼里,岂不是出尔反尔,成了反复无常之辈?

   所以,思虑良久,我只能这样解释:自己的专业荒废了十几年,如果到大学去,已经没有优势可言,因为大学里博士、硕士多如牛毛,自己的学位低,要拾起专业至少需要两三年,然后牵扯评职称,倘若再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又得五六年光景,这样不知不觉间十年光阴又要过去,而人的一生究竟能有几个十年?权衡利弊,与其在大学发展,不如继续经营肉店,自己从事肉食行业好几年了,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轻车熟路,再加上美方的资金与先进的管理模式,有可能将肉食的品牌做大做强。

   我头脑蠢笨,除此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台词,我还能再说什么?反过来一想,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我已经人到中年,携家带口的,大半辈子已经过去,是过一天少一天的人了,如果再如年轻人一般,争强好胜,累死累活又有什么意义?“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兵法亦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商场如战场,断了退路,不再瞻前顾后,一心一意做生意,说不定真能有成就。

  如此这般,又对新闻界坦言了,等于下定了决心,准备与老孙一道,破釜沉舟,大干一场。

   接着,筹备连锁店紧锣密鼓。我们在踩点的同时,各地要求加盟的信函如雪片般飞至,不少人甚至不远千里亲自登门。对于特许加盟,我是外八路,拿捏不准,不敢轻易表态,遂把来人引见给老孙,同时也把有关信件转给老孙,老孙是公司的法人,又有老纪协助,一切还须老孙最终定夺。

   按照我的思路,公司的运作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全国各地有加盟意向的少说也有两三百家,将之建成松散型联盟,在各省、市设总代理,提供品牌、技术、监督服务,收取加盟费。第二步,公司扎扎实实创品牌,从最基础的养殖、屠宰做起,向销售、深加工等一条

龙发展。

   老孙与周斌电话沟通后,不以为然,他们以为建立松散型联盟,在公司成立之初,人力、财力很有限的情况下,不好控制,容易将品牌搞砸、搞滥;养殖、屠宰投入资金量太大,万一遭遇风险,血本无归。依照他们的思路,先从样板店做起,一个城市一个城市逐渐发展连锁店。待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摸索出路子,再搞特许加盟;至于形成从养殖到深加工一条龙,则要根据连锁店发展的情况而定,不能盲目。

   我曾对一些养殖户进行过调查走访,用配方饲料喂养生猪,从猪崽到出栏大约需要四个月左右,每头生猪日消耗饲料平均约1250克。在饲料未涨价之前,大肉批发到64~66元/公斤,养殖户可保本经营,不赚不赔。饲料涨价后成本价约在800元/公斤左右。从2003年10月“非典”警戒解除之后,大肉价格一路飙升,最高时批发达13元/公斤,最低也在10元/公斤以上。况且规模养殖,加入一定的青饲料,成本还有可能下降。老孙他们开始若遵从我的建议,首先建立养殖场,不遇诸如口蹄疫、五号病、禽流感等重大疫情,便可狠赚一笔。而且要做品牌,不从根本抓起,无异于空中楼阁——你说是无公害绿色食品,到处胡乱进货,质量如何保证?

   再说屠宰加工,国家控制建设项目,实行定点屠宰之后,任何集体、单位、个人不得私屠乱宰,哪怕只有一头猪杀掉自己食用,也必须到定点屠宰场加工,等于实行了屠宰加工专营。申请建立一家屠宰场的审批手续,仅需要五千元左右,而眼下仅一套手续就炒到了好几万元。可以说建设定点屠宰场是稳赚不赔的项目,关键是审批手续较难,但凭我们当时的人脉和影响,只要建起了养殖场,自养自宰,我想申请屠宰手续不是太难的。

   但周斌、老孙他们考虑的不一样,也许资金有困难,也许涉足一个全新领域,先想牛刀小试,探探水的冷热深浅,担心万一投资过大陷得太深难以自拔,或许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我不好刨根问底。周斌是出资人,远在美国,我打国际长途很不方便,主要依靠老孙与他沟通。我觉得小打小闹太没劲,实在没意思,而自己未出资金,又不好意思说出口,闷在心里很难受。老孙是周斌的全权代表、公司法人,我理应尊重他的意见。

  分歧归分歧,大目标一致。老孙与老纪在西安承租了写字楼,换过当地手机,汽车也留在了西安,拉开了扎根西安、大干一场的架势。

   方针已经确定,踩点、选择连锁店的店址就成为第一要务。整治市容环境之后,取缔了摆摊设点和占道经营,门面房身价倍增。我与老孙、老纪顶着烈日,冒着酷暑,驱车在大街小巷瞎转悠了好几天,出了几身臭汗,一无所获。几个人一商量,为了加快进度,分头寻找,待有了眉目,再碰头商议。我发动妻哥、杨师傅等一起帮我搜寻,经过几天的不懈努力,终于在北郊与南郊各找着一处,我认为两处恰在城乡结合部,靠近农贸市场,房租价位适中,比较合适。领老孙、老纪看了,他们却认为地理位置偏僻,起不到宣传、示范作用,我反复强调,肉店不能一味追求新潮、气派,如果附近没有菜市场,即使开到钟鼓楼底下,房价高权且不说,还少人问津。

   我的话歪理正,但老孙、老纪以为我讲话不中听,有损他们的颜面。双方因此争执不下,我借口一走了之,事情便搁置起来。

   老孙、老纪人生地疏,他们托房屋中介公司代找店面。一晃到了“双节”,举家团聚的日子,老孙、老纪离家时日已久,需要回家看看,于是老孙回了大连,老纪也回了上海。恰好“双节”肉店生意很忙,人手不够,我则在店里帮忙。

   节后,老孙打来电话,说他有些事情,需要在北京稍作逗留,让我找中介公司一位叫刘义的人,代签房屋租赁合同并付款。我约见了刘义,看过所找店面,上下两层,楼上两间,楼下一间,还有室内楼梯,认为其离菜市场太远,有效利用面积小,房租也贵,不太满意,遂推说我手头无钱,等老孙他们过来再说。事实上,老孙他们休假时,在我处放置了两万元现金,以备急用。我的意思是门店地理位置不佳,等老孙过来,看过店面后再作计议。一旦签订合同,缴纳租金,造成既定事实,即使老孙后悔,已经回天乏力。

   老纪先于老孙返回到西安,我劝说不住,从我处拿了钱,与甲方签订了合同,刘义得到五百元中介费。接着刘义又找着一处,老纪开车接我,约我一同前去考察。我本抽身不开,最主要的是人微言轻,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因而懒得咸吃萝卜淡操心,但念老纪只身一人,不去有碍情面,于情于理都很难讲得过去。看过店面,我愈加不满意,认为地域太偏,犹

如走入死胡同,谈不上半点前途,坚决不同意。但老纪说:

  “老孙交代了,让签。”我极力阻拦,均无济于事。最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只缴纳了一个季度的租金。

  一个星期之后,老孙返回西安,我言明自己的顾虑:

  “酒好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竞争激烈,开店做生意,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老孙说得也很现实:“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动静,周斌那边又催得紧,先动起来再说。”

  设身处地,我能理解老孙的难处,毕竟,我也曾经寄人篱下,过着仰人鼻息的日子。

  不久,上海那边有事,老纪必须回去,千钧重担就落在老孙一个人的肩上,我真为老孙捏了一把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屠夫看世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