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大侠魂 > 第三十章   怒剑逐鹿

第三十章   怒剑逐鹿

作者:易容 发表时间:2019-01-29 21:45:28 更新时间:2022-08-08 05:46:06
  
    绿袍老者傲然道:“你只要知道老夫自称陆地神仙即可,其他不问也罢。”
     这绿袍老者自称“陆地神仙”当真狂上了天,只是场中的人,见了他武功,心情沉重,无人加以讪嘲。
     却听蔡薇薇樱唇一撇,道:“哼!陆地神仙,凭你这糟老头子也配?”
     绿袍老者置之罔闻,道:“元清,你以为老夫武功,当得此称么?”
     元清大师略一沉吟,道:“以老施主神功绝艺,那是足够当得此称了,只是贫僧有一事不解,尚祈施主开示?”
     绿袍老者道:“你说。”
     元清大师肃然道:“贫僧愚昧,窃以神仙生活,乃是优游林泉,与物无营,赏那清风明月,花草烟霞之趣……”
     那绿袍老者不待他说完,冷然截口道:“老夫寿逾二甲子,历尽沧桑,这些道理,还要你来说么?”
     元清大师双手合十,道:“施主明察。”
     绿袍老者冷冷说道:“闲话休提,老夫久闻武圣绝学,恨未得见,今朝可以一偿夙愿了。”
     微微一顿,喝道:“小心了。”
     右掌一挥,缓缓拍出。
     这一招平淡无奇,元清大师却面色凝重,大袖一排,身形陡然倒退三丈,道:“施主之寿,天下少见,何苦以余年再入红尘泅,介身血腥。”
     绿袍老者原式不变,也未见他有何动作,如影随形,蹑踪而上,道:“有什么话,接了老夫十招再讲。”
     元清大师身形再退,沉声道:“施主……”
     绿袍老者不耐截口道:“武圣之后,竟是懦弱之人么?何不还手?”
     蔡薇薇忍不住叫道:“公公,给他一点颜色看啊!”
     那绿袍老者武功纵高,元清大师岂能便惧,他胸襟虽然恬淡,绿袍老者如此咄咄逼人,也不由暗道:“争强斗胜,智者不为,只是事关先人威名,自不容一味忍让。”
     忖念中,稳然卓立,道:“恕贫僧反攻了。”
     说话中,右掌竖立当胸,右手食中二指,遥遥指向那绿袍老者眉心生死要穴。
     绿袍老者但觉这一招攻守兼俱,无懈可击,当真若铜墙铁壁一般,不禁笑喝道:“看来你与华天虹二人,尚能接下老夫几招。”
     右掌拍出,未及一半,倏地收回,左手捏诀,右掌一骈,斜斜下劈。
     只听裂帛之声,尖锐刺耳,招式未出,已有石破天惊的威势,杀机弥漫,气势凌人。
     元清大师一声佛号,右手原式不改,左掌一翻,霍然攻出。
     这两人武功,登峰造极,举世并无二三人可及,所有的人,无不聚精会神观看,想获些益处。只见两人出手,并不似一般高手,快如闪电,简直象初学喂招,且含精蓄锐,不见威势,那些武功抵的,大失所望,觉得平淡的很。
     只有少数高手,始知两人武功,早至返朴归真的境界,化绚烂为平淡,寄神奇于腐朽,故一招一式,简简单单,朴实无奇。那武功弱的,自是难窥奥妙,其实如此搏斗,一方面须测出敌人下面招式变化,严密防守。一方面须寻出对方破绽,伺暇攻击,心神偶分,推测有误,立有丧身之危,那是既斗武学见识,又斗功力机智之事,端的凶险。
     九招之数,却历时盏茶在久。
     忽见那绿袍老者虚出一掌,幌身后退。
     众人睁目暗惑,不知他十招未竟,何以便收招而退?
     忽听元清大师道:“素无怨仇,施主何必妄生嗔念?”
     但见那绿袍老者冷然不语,身形若岳峙渊亭,一身毛发、衣袍,却无风自动,渐渐竟似膨胀起来。
     再看元清大师,也是神色肃穆,但身如行云流水,脚踏伏义六十四卦方位,愈走愈快,到最后连人影也看不清楚,只见一条灰龙,盘旋不已,一动一静,与那绿袍老者,互异其趣。
     众人心知两人如此,是在倾毕生修为,孤注一掷,无不屏息以俟,蔡家母女一颗心,更几乎提到了胸口。
     讵料,相持半晌,那绿袍老者突然长长一声叹息,浑身衣袍,恢复原状,叹息未已,忽又哈哈大笑起来。
     元清大师身形倏止,合什一礼,道:“老施主悬崖勒马,贫僧多谢了。”
     绿袍老者冷然道:“你不必谢,老夫是因一击之下,难以毙尔,故而停手。”
     语音一顿,道:“看你能接老夫十招份上,你有什么话说,说吧!”
     元清大师暗暗想道:“谷世表有此人助阵,毋怪敢向华家挑畔,唉!老衲也制他不住,只有另想他法了……”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老施主再出江湖,到底为了何事?”
     绿袍老者笑道:“老夫此出,专门对付华家,如今又加上你们蔡家,小和尚,满意了吧?”
     元清大师寿眉微蹩,道:“华家及蔡家,与施主何仇何恨?”
     绿袍老者哈哈笑道:“老夫是受人之恩,受托而来,你说破嘴唇,也是无用。”
     元清大师无可如何,心念忽然一动,道:“这事不提,贫僧倒想一猜施主来历。”
     绿袍老者哈哈一笑,道:“你能猜出,老夫倒不相信。”
     元清大师道:“施主何妨姑妄听之。”
     那绿袍老者晒然一笑,道:“好,你说,老夫听。”
     元清大师沉吟道:“施主第一招似由茅山“拿云手”蜕变而来,却益形奥妙。”
     绿袍老者颔首道:“你能看出本源,果然有些眼力。”
     元清大师微微一笑,道:“次式是“金刚诀印”,第三招则是……”
     绿袍老者截口道:“你能认出,理所当然,只是想由此识出老夫出身,却是梦想。”
     元清大师微微一笑,道:“施主所施多是各门派中最厉害的秘技,由此固不可断定施主身份,不过……”
     绿袍老者道:“不过怎样?”
     元清大师面容一整,道:“只是第一招蜕变后,已属九曲宫武学,第七招更完完全全是九曲一脉所新创的了。”
     绿袍老者闻言,双目精光,陡然暴射,紧盯在元清大师面上,道:“还有么?”
     元清大师道:“贫僧眼拙,其余便认不出了。”
     绿袍老者暗暗忖道:“九曲武学,从未流传世间,这秃驴可以得知,虽则第九招他未识出,也已弥足惊奇了。”
     心中在想,口中笑道:“武圣之后,果能未让老夫失望。”
     元清大师道:“如此说来,施主当真出身九曲宫了。”
     绿袍老者敞声一笑,道:“小和尚,算你眼利。”
     微微一顿,道:“可是,你道老夫是谁?”
     这一问,倒问住了元清大师,他之所以识出绿袍老者武功路数,是因见过华云龙所呈那九曲宫藏经斋的碧玉书签,虽仅略一测览,但以他武学造诣,以窥一二,至于当年九曲宫内情形,却是不谙,自无法猜出那绿袍老者来历。
     绿袍老者见元清大师哑口无言,哈哈一笑,方待出语。
     忽听阶下慈云大师扬声道:“贫僧二十年前,曾闻萝山四皓叙述前代九曲神君颠末,问及九曲宫情形,听得那九曲宫奇珍异宝无数,属下数百,尽为功力高强,能征惯战之土……”
     绿袍老者目光一转,望向慈云大师,听他叙说至此,突然说道:“正确人数,当是五百七十三人。”
     慈云大师暗暗想道:“他既稔熟九曲宫内事如此,无疑必是其中的人了。”忖念中,朗声说道:“当年的九曲神君,收有三十六名弟子,其中三十五人,联手做出弑……”
     忽听那绿袍老者厉声喝道:“住口!”
     这绿袍老者何等功力,暴然一喝,直如迅雷贯顶,晴空霹雳,场中武功低的,固是耳鼓如鸣,半晌听声不得,武功高的也十分难受。
     众人都知下面必是“弑师灭伦之事”六字,绿袍老者为九曲宫出来之人,那是毫无疑问了,只是除了少数深谙内情的人,隐约猜出这绿袍老者可能是谁,余人依然莫名其妙。
     慈云大师淡淡一笑,话锋一转,道:“百年之后,九曲宫现,始知九曲宫上下皆死,只不见三十六名弟子中最末的曹天化,但那曹天化,闻说二十来岁即死……”
     那绿袍老者嘿嘿冷笑一声,道:“好秃驴,竟敢当面咒老夫!”
     慈云大师虽隐隐猜出,闻言仍心一震,道:“老施主真是曹天化?”
     那绿袍老者傲然一笑,道:“天下的人,皆道老夫夭死,哈哈!岂料老夫的命,比谁都长。”
     除了玄冥教,自星宿派、九阴教以至侠义道等人,无不震惊非凡!
     要知那曹天化,在整个武林心目中,乃是早死之人,而今出现众人面前,自是不免有突兀之感,这还是次要之事,主要是当年东郭寿,就因得到曹天化所遗“天化扎记”,扬威一时,其本人在此,在场的人,那疑真疑幻之心,自是掩抑不住。
     梅素若忽以“传音入密”,朝身畔一个虬髯老者道:“温护法,谷世表将玄冥教实力,隐藏大半,联盟分明没有诚意。”
     那虬髯老者正是九阴四绝之首的温永超,四绝以下是杜子宇、康云、石万铨,其中杜子宇却未现身。
     那温永超双眉一皱,也传音道:“教主之意如何?”
     梅素若道:“本座以为,不可不防他一手。”
     温永超道:“二弟已率人守在谷外,魔教亦与咱们,暗存默契,谷世表纵有诡计,料也无从施展。”
     梅素若冷冷说道:“魔教的人,少信寡义,患难不能相持,危急难以共济,杜护法在外,又岂能防得许多。”
     温永超道:“教主似是胸有成竹,还请示下。”
     梅素若剪水双瞳,一直打量着群侠方面,始终未见华云龙,芳心暗道:“这开坛大典,无疑关系着此后数十年,正邪盛衰关键,他身负重任,断无不来之理,莫不是有了危险?”
     心念连转,忘了回答,温永超怔了一怔,再问一句,她才突然警觉,一定心神,冷冷说道:“你们候令动手便是。”顿了一顿,又道:“如无我令,任何情况,不可出手。”
     温永超惑然道:“按约行事,则咱们三教当先联手灭了那批自命侠义的,余人可降则降,可杀则杀,再将整个江湖,控扼在手,孤立华家,教主之意,似说本教等一下做壁上观不成?”
     梅素若淡然道:“自然不是,反正你们听令行事便了。”
     他们暗暗已有决定,星宿派的申屠主与令狐兄弟等,也正在低声计议。
     令狐祺面庞一转,道:“大师兄,谷世表那王八羔子有此靠山,难怪他气焰万丈,敢有并吞天下之志了。”
     申屠主目光一转,瞥了九阴四绝一眼,道:“何只玄冥教,九阴教自那婆娘引退后,我本以为已是最弱一环,讵料另有强硬后盾,这样看来,最弱的反是本派了。”
     令狐祺冷冷一哼,道:“本派还能弱给九阴教不成?”
     申屠主沉声道:“这不是意气之事,如轻举妄动,本派能回星宿海的,怕无一二人了,稍时动手,本教不可独撄锐锋。”
     房隆双眉一剔,道:“如此说来,复仇雪耻,那事也不要提了。”
     申屠主漠然道:“怕是很难了。”
     房隆心中不服,口齿一启,就待争论。
     忽听那曹天化敞声说道:“小和尚,如无他事,老夫可要动手了。”
     元清大师道:“施主且慢,贫僧尚想请问一事。”
     曹天化道:“快问,老夫正急着煞痒哩!”
     元清大师微微一笑,道:“施主适才罢手,为何先叹后笑?”
     曹天化略一沉吟,道:“告诉你也不妨,老夫二次出山,本道手下无三合之将,想不到你这小和尚,竟堪为敌手,大出老夫所料,因是而叹……”
     元清大师接口道:“然而,若举世之人,皆不堪一击,则又未免乏味,故欣然而笑,贫僧之言可是?”
     曹天化闻言,仰天一阵长笑,道:“好,好极了,元清,你配做老夫对手了。”
     元清大师道:“施主抬举了。”
     曹天化突又沉声一哼,道:“元清,你别得意,久战之下,老夫必可取胜。”
     元清大师谈谈一笑,道:“施主神功盖世,贫僧自是远逊,不过,天下却有能敌之人。”
     曹天化晒然道:“你说的莫非是华天虹,老夫这番重入江湖,听得人人把他捧上了天,只是武功须看修为,华天虹后生小子,焉能比老夫二甲子以上功力,分庭抗礼。”
     忽听蔡薇薇冷嗤道:“夜郎自大,戴盆望天。”
     曹天化目光一转,将蔡薇薇仔细打量了一阵,他虽是绝代魔头,毕竟年已入暮,不知哪一夭就得死去,世上一无亲人,那寂寞凄凉之感,同样难以忍受,只是强自抑住,蔡薇薇那美若天仙之貌,尤其是天真略带娇憨的性情,对他实有一种莫可言谕的亲切之感,故他不仅不介意蔡薇薇连番着顶撞,且愈看愈喜爱,忍不住蔼然道:“蔡薇薇,你若肯认老夫为义父,老夫保你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蔡薇薇撇嘴道:“你自己也不是举世无敌,岂能让人成为天下第一?”
     曹天化哑然一笑,道:“你不相信,问你公公看。”
     元清大师面容一整,道:“贫僧固然不敌,华大侠天纵之才,匪可以常情忖度,武功远胜贫僧,施主又未必是敌,不过贫僧所言,另有其人。”
     曹天化双眉一耸,道:“谁?”
     元清大师道:“此人据贫僧揣测,今日必到,老施主若是有兴,何妨稍候。”
     曹天化敞声一笑,道:“老夫本待立刻与你一搏,经此一说,好奇心动,倒想瞧瞧,那是何方神圣?嘿嘿!就算是缓兵之计,却也甘心。”
     转面一望蔡薇薇,笑道:“小丫头,你我的事,一并回头再论。”
     蔡薇薇娇声道:“如你打败了,又如何?”
     曹天化微微一怔,笑道:“不可能的事。”
     蔡薇薇螓首一摇,道:“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我看你还是及早打算,免得到时候下不了台。”
     曹天化吟吟一笑,道:“也好,只要有人能与老夫打了平手,收徒之事,自然不提,老夫且赠你一件礼物。”
     蔡薇薇娇声叫道:“打败可不能赖。”
     曹天化双眉一扬,似欲发作,倏又苦笑一声,道:“好丫头,你把老夫看成什么人了?
     象你一般的小孩子不成?”身形一转,飘然下阶。
     忽听紫薇仙子冷笑一声,道:“曹老儿,要你识得九仙姬门人的手段。”
     话声中,那曹天化正在半途,蓦地面色一变,纵开六七丈,恨恨一瞥苗岭三仙,眼皮一垂,立身当地,运气行功。
     原来,苗岭三仙骄纵成性,仗着苗岭毒技,一帆风顺,从未受过今天几乎丧命的危窘,羞恼交迸,早存与敌誓不两立的心,只是曹天化功力太高,下毒匪易,兰花仙子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重在丹樨上布下三重巨毒,料那曹天化来时轻易通过,大意之下,必然中计。
     兰花仙子先前所言一十八道埋伏,因是信口开河,但也布下五关,虽远不如九毒瘴,也是奇毒,不料曹天化竟能渡过,这次布下的三种巨毒,都是近年炼成,其毒性较九毒瘴有过之而无不及,且性质有相生互辅之妙,一齐施出,更是厉害。
     苗岭施毒本领,称之天下无双,并不为过,九毒仙姬闭关清修,兰花仙子已算掌门,其毒技自是出神入化,目无全牛,曹天化表面毫不在意她们,实则并未忽视,哪知依然防备不住。
     只听梨花仙子急声道:“大师,快趁机毙了这老鬼。”
     元请大师暗道:“老衲焉能乘人之危,占此便宜。”
     转念之下,摇头说道:“曹天化虽然中毒,倾力一击,仍有极大威力。”
     兰花仙子见元清大师不肯借机出手,不由气得银牙暗咬,暗暗骂道:“好笨的和尚,枉费我一番力气。”
     总因元清大师曾救她们一命,不好意思骂出。她们行事全凭好恶,可不管什么江湖规矩,但也不便硬逼元清大师动手,同时,元清大师所言也有道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曹天化虽已中毒,仍不可轻侮,三人自量接不下他那最后一击,只得眼睁睁看曹天化运功逼毒了。
     谷世表见状,却是颇不放心,身形一动,瞬息已至曹天化身旁,苗岭三仙见他身法,瞿然一惊,不料谷世表而令,竟有这般功力。
     只听谷世表低声道:“师兄感觉如何?”
     曹天化双目倏地一睁,晒道:“区区毒物,岂奈我何?”
     右手随食指一伸,暗运真力,冲破指尖肤表,只见一滴黑血滴下,铮然作响,声如古铜,其毒性之烈,真是不可思议!
     一滴之后,又是一滴,一连滴下十余滴黑血,始转鲜红,愈滴愈慢,竟费时顿饭之久。
     谷世表哼了一声,道:“小弟上去擒下三个贱婢。”
     曹天化道:“师弟且住,我来交待。”
     目光一抬,朝元清大师道:“元清,你己错过唯一机会了。”
     元清大师眉头微耸,淡然道:“恕贫僧不知施主何谓?”
     曹天化敞声一笑,道:“尔等虽是假仁假义,不过老夫领情,总让你觉得不冤就是。”
     笑声一敛,转面向苗岭三仙,冷冷一哼。
     单仗内功之下,将九毒仙姬门下毒物迫出体外,那曹天化,犹是第一个,三人心中骇然,却是不甘示弱,睹状之下,兰花仙子冷冷说道:“装腔作势,吓不倒人,这笔帐,你记下好了,浮香谷的人,随时候着。”
     曹天化怒哼一声,有心动手,但为运功逼毒,大耗真气,元清大师也不会袖手旁观,功力未复,不敢随便出手,当下强抑怒火,将手一摆,道:“咱们先结束大典,反正不怕贱婢们逃走。”
     阴沉沉着了苗岭三仙一眼,与谷世表连袂走了回去。
     苗岭三仙收回埋伏,亦同元清大师与蔡薇薇,会见群侠,蔡薇薇欢叫一声“娘”,扑入蔡夫人怀中。
     由于敌势之强,迥出预料,众人无暇寒喧,回至西棚,彭拜即道:“大师可胜过那曹天化吧?”
     元清大师一瞥法坛那面,见谷世表已在迅了典礼,将坛前弟子,移往坛后,空出大片场地来,似已准备动手。元清大师则默然调息,收回目光,淡然道:“若在以往,纵不能胜,可成平手,如今真元损耗,平时虽无大碍,对曹天化这等高手,久战之下,后劲难补,只怕不行了。”
     蔡夫人凛然一惊,道:“你老人家为何……”
     元清大师截口道:“此乃天意,娴儿何必多问?”
     彭拜等闻言,忧思大炽,大众本寄望元清大师可敌那曹天化,既是这般,局势愈形险恶。忽听蔡薇薇娇声道:“公公,您说有人可抗拒那老不死,真的吗?”
     元清大师莞尔一笑,道:“自是真的。”
     彭拜忍不住问道:“那位高人是谁?大师可否见告?”
     元清大师含笑道:“岂有不可之理。”
     蔡薇薇迫不及待,道:“谁?”
     元清大师目光环扫众人一眼,缓缓说道:“那就是华大侠的二公子。”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一楞,虽知元清大师不会妄言,亦感难以置信。
     华五忽道:“龙儿功力进展再快,也不至到如此地步吧?”
     元清大师道:“个中另有原故……”
     他话说一半,忽觉将用“圆光贯顶”大法,转授功力之事讲出,有些不妥,故尔倏地顿住。
     众人见他忽然住口,心知必有其故,不再追问。
     只听白素仪关切地道:“龙儿胆大妄为,必给大师添了很多麻烦。”
     元清大师微微一笑,道:“彭夫人那里的话。”
     单世民问道:“大师,华公子现在何处?”
     阿不都勒道:“请问大师,龙儿几时可至,因何不与大师同来?”
     元清大师道:“他正为一批中了魔教虺毒的高手忙碌,眼下三教高手齐集此间,正是搜查解救的大好时机。”
     丁如山眉头一皱,道:“这事岂是一人忙得来的,理当敦请同道互助才是。”
     侯稼轩道:“大师可否详示龙少爷去处,老朽赶去看看。”
     华云龙正是天之骄子,侠义道的拱壁,他的安危下落,同道友好无不关心,这时纷纷抢问,元清大师应接不暇,口齿一启,未及说话。
     忽见对方面棚中,倏地走出石万铨,直至坪中,朝群侠棚下高声道:“顾鸾音何在?”
     慈云大师,阿不都勒一楞,二人先时见长恨道姑未与蔡薇薇同来,早想问个明白,却因华云龙的事,暂时放下,这刻九阴教已出面质问,不禁暗暗着急。
     阿不都勒双眉一皱,朝蔡薇薇道:“蔡姑娘,玉鼎夫人没来么?”
     蔡薇薇方待答话,忽听谷口方向传来一个清脆的口音,冷冷说道:“长恨在此。”
     蔡薇薇玉面一转,只见通道之中,缓缓走来长恨道姑,她身后随着一位云发雾鬓,长裙曳地的紫衣美妇。
     她芳心暗急,忖道:唉!顾姨干嘛要来?起身迎上。彭拜与慈云大师、阿不都勒,不约而同,走出棚外,
     她这边暗急,对面梅素若也怔了一怔,暗暗想道:那天沂水城外,我之所以要那和尚承诺,而不由你订下今日之约,原意在你根本不必赴会,难道以你聪明,还会不清楚?
     但见石万铨目光一转,看了长恨道姑一眼,冷笑道:“好,好,你总算来了。”
     转身朝棚中的梅素若,遥遥一礼道:“请教主示下。”
     梅素若黛眉微聚,扶杖缓缓站起。
     温永超道:“何须教主出手,属下效劳。”
     梅素若冷然道:“此时此地,本教主必须向各方英雄,做一交待。”
     温永超怔了一怔,道:“属下无知,但请随行。”
     梅素若微一颔首,二人朝石坪中心走去。
     长恨道姑漠然扫视全场一眼,将手一揖,道:“紫玉,你过去了。”
     方紫玉微微一怔,道:“紫玉自当随侍姑……道长。”
     长恨道姑冷声道:“你也是一教之主,安能再似从前,去吧!”
     却见方紫玉站着不动,心中一叹,口中却想道:“反正我也不再是你主人,你不愿听从,也由你了。”
     方紫玉闻言,先是一怔,继而泪珠滚滚而下,默然一拜,起身朝西棚行去,见了四人,快步迎上,道:“四位暂请一旁观看,待姑娘危急时出手,目下不必上前相见了。”
     蔡薇薇柳眉一皱,道:“方姨,顾姨明明可以不来,何须自找麻烦?”
     方紫玉凄然道:“孩子,有很多事,你不明白。”
     说话中,热泪双流,不可遏止。
     彭拜双眉一剔,道:“此事迟早必须一决,彭某找九阴教的人去。”
     举步向梅素若走去。
     方紫玉急声道:“彭大侠,你是为了报恩么?”
     彭拜脚步一顿,转面道:“有何不对?”
     原来他当年建醮会上,身受重伤,若非玉鼎夫人一叶灵芝,早已丧身,事虽隔了多年,以他义侠心性,岂有不涌泉以报之理。
     方紫玉道:“如此一来,势必引发恶战,九阴教首当其冲,大有覆灭可能。”
     彭拜淡然道:“那是最好不过。”
     方紫玉沉声道:“可是你知我家姑娘苦心么?无论如何,她出身九阴教,不愿见九阴教土崩瓦解,何况九阻教并无大恶,敌方首恶,实是玄冥教与魔教,彭大侠,你若记着我家姑娘好处,请替我家姑娘一想。”
     彭拜顿了一顿,皱眉道:“可是若九阴教首先开衅,则咱们不能全力应付。”
     方紫玉叹息道:“形势比人强,果真如此,也只得由他了。”
     梅素若故示从容,短短距离,走了半晌,这时间,她心转了百十来个念头,却无一能解决眼前这个死结,暗暗一叹,信步站定,望了长恨道姑一眼,语含怨懑,道:“你………”
     蓦地,一阵清亮的啸声,倏然响起,打断她将出之言。
     这啸声悠悠绵绵,好似降自云层,却又似起于身旁,万山回应,莫索端倪,令人觉得,整个苍穹,似皆布满此声,如此啸声,本当宏厉震耳才是,奇怪的是,人人都觉得柔和悦耳,若凤鸣龙吟,毫无武林高手长啸,震人心脉之威。
     场中高手,无不耸然动容,知道来了世上罕见的绝顶高手。
     那曹天化也是面色微变,突然高声道:“来者可是华天虹?”
     那嘹亮清啸,划然而止,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此事何需家父劳神,在下华炀。”
     蔡薇薇惊道:“是二哥。”朱唇启,即待叫唤。
     忽听蔡夫人沉声道:“薇儿,不许吵。”
     申屠主最为震惊,猛然站起,自语道:“这小子居然活着,而且功力进展得这般奇突。”
     谷世表诧异莫名,暗道:华家小儿几时有些武功?
     心念转动,低声说道:“那小子只一现身,师兄务必全力毙之。”
     曹天化冷冷说道:“何消说得。”
     目光一转,向东面峭壁之上,喝道:“华家小儿,何不下来?”
     这时,所有的人,也听出声发东面峭壁之上,都凝目望去,九阴教与顾鸾音的事,双方都暂时搁下。
     只听华云龙朗朗一笑,道:“你就是曹天化?”
     曹天化双眉一剔,厉声道:“小儿无礼。”
     华云龙朗声说道:“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你年纪已逾两个古稀,华炀禀承家教,理当尊你以前辈之礼,只是你既助纣为虐,遗祸江湖,那又应当别论了。”
     曹天化怒哼一声,道:“小儿乳臭未干,胆敢妄加讥议,你下来,老夫好好教训你一顿。”
     华云龙哈哈笑道:“你上来,我懒得下去。”
     曹天化心头震怒,一顾谷世表,道:“师弟,愚兄上去收拾这小子。”
     谷世表双眉一挑,道:“谅那华家小儿,何必师兄纡尊降贵,小弟遣人上去便是。”
     曹天化摇头道:“小儿武功不弱,他人怕是难以奈何他。”
     谷世表道:“那小子武功再高,不信难盖过岭南一奇,派他上去,当绰绰有余了。”
     曹天化沉吟一瞬,道:“也好。”
     谷世表转面向岭南一奇,道:“烦劳冠老人家上去制住那小子。”
     那岭南一奇,真实姓名是朱一冠,天下罕有知者,他武功之高,在玄冥教中,也是前三人内,谷世表派他上去,也是够抬举华云龙了。
     岭南一奇微一躬身,并不打话,人影一闪,已消失场中,西棚群侠见状,虽听元清大师之言,仍不由暗为华云龙担心。
     不及盏茶时光,忽见那岭南一奇现身东面绝崖之上,纵声叫道:“启禀神君,搜索不见那华炀。”
     谷世表暗道:华小子当不会逃遁,仰面叫道:“华炀,华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既发狂言,何以不战而逃?”
     话声甫落,蓦闻哈哈大笑,由西方绝崖传下,众人一惊之下,转面望去,但见崖上,卓立着一位俊美无俦,豪气迫人的少年,轻袍缓带,佩剑持扇,一付贵胄公子的模样,除了云中山华家二爷,再无他人。
     他哈哈大笑,高声叫道:“谷世表,你有目如盲,遣人去对崖找我恁地?曹天化,你枉自称为陆地神仙,也未看出华某在此。”
     此语一出,不但曹天化与谷世表,羞怒交集,下面其他绝顶高手,也都暗叫一声“惭愧!”
     蔡昌义忽然问道:“公公,云龙弟不是在对面崖上,几时移了位置?”
     元清大师虽在近处,他嗓门素来洪亮,压低不住,一句话说得棚中人皆闻,十九以上的人,不明其故,只是碍难出口,听了都暗暗留心。
     只听元清大师含笑道:“龙儿的确自始及终,藏身这面峭壁,但他以一口精纯至极的丹田真气,可将语声逼成一线,射至对面壁上,令人闻之,捉摸不定他在身方位,不过我先前亦未听出来。”
     华五低笑一声,道:“这孩子,自幼顽皮,想不到这等场合,也不忘戏弄玄冥教一下,真是荒唐。”
     华云龙是他看着长大的,在庄中,论调皮捣蛋,两人可谓一时瑜亮,情感深厚,这时忍不住开口,虽似责备,其实语中深喜之意,掩抑不住。
     但听曹天化冷笑一声,道:“区区聚气传声,雕虫小技,尚不如分声化音,小儿得意什么?”
     华云龙朗声笑道:“在下何曾得意,觉贵教之行可笑而已。”
     谷世表强捺怒火,阴沉沉一笑,道:“华炀,华天虹怕死,不敢前来,却派你来送死,既然如此,何不下来?”
     华云龙笑道:“神君杀机已动,欲取在下性命,华某怕死的紧,那肯下去送死。”
     谷世表怔了一怔,冷笑道:“华家出了你这种子弟,嘿嘿!也是奇事。”
     华云龙敞声大笑,道:“神君说得不错,在下正是华家最不肖的子弟。”
     谷世表恨不得将华云龙碎尸万段,激他不成,想再令人上去,又觉这般显得行事仓皇,有失身份。
     华云龙见他不语,眼珠一转,笑声道:“谷世表,华某有一件令你大大震惊的事,你可想听?”
     谷世表冷然道:“天下无有能让本神君震惊之事。”
     华云龙笑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想听了?”
     谷世表冷冷一笑,暗暗忖道:小儿如此作为,究因何故?
     忽见正面凉棚,踱出一人,朝华云龙道:“华小子,你有什么惊人的话,谷世表不听,老夫倒愿一闻。”
     众人转目望去,只见此人目带紫棱,双颧高耸,颊肉下陷,头挽道髻,却是俗家装束,形貌古怪,无人认识,但知开坛大典,群雄毕集,若无出众能为者,强自出头,无异自取其侮,此人必有绝顶武功。
     华云龙目光一转,见是龚浩,不禁朗笑道:“原来是你,魏奕丰何在?”
     棚内倏地走出那左颊一道深疤,仅存独眼的“阴风手”魏奕丰,峻声道:“叫你家老爷干么?”
     华云龙呵呵一笑,道:“你们或许不止两人,但在众人之中,仍是人孤势弱,这里焉有你等便宜,依在下良言相劝,及早远走高飞为妙。”
     魏奕丰怒喝道:“放屁!”
     华云龙淡然道:“而今不信,待会你就噬脐莫及了。”
     忽听那潘旭纵声叫道:“龚兄形貌大变,恕兄弟先时未曾认出,你与魏兄,与华家均有深仇,华元胥虽死,文昭懿与其子孙犹在,咱们同仇敌忾,二位何不移玉来此。”
     龚浩漠然道:“兄弟等来此,仅为一开眼界,无意与何人为敌,潘兄盛情心领了。”
     潘旭老脸一红,暗骂:老匹夫,不识好歹!
     但听华云龙笑道:“龚浩,华某敬你英雄气概犹存,若你……”
     龚浩截口道:“废话少说,老夫可不在乎你敬也不敬?”
     华云龙淡然一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是姓华的多言了。”
     语声微微一顿,道:“你可知东郭寿去了何处?”
     忽听房隆狞声道:“自是去将你们这批假仁虚义的人,斩尽杀绝。”
     华云龙恍若不闻,继道:“你可知道,东郭寿包藏祸心,在谷四周下埋火药,准备将你我几方的人,一网打尽。”
     此言一出,众人齐是一惊,虽不置信,仍不由纷纷将目光投向魔教中人,玄冥教与九阴教的,也不例外。
     房隆勃然大怒,喝道:“小子放屁!”
     华云龙笑道:“既然不是,令师何在?”
     房隆怒声道:“呸!大爷师父行踪,你这小子配问么?”
     华云龙哈哈笑道:“当然不配,可是在下却于近处见令师出没,深觉可疑。”
     房隆怒道:“小狗胡说,大爷师父明明在……”
     忽然惊觉,倏然住口。只是这一来,无私有弊,反惹人疑窦,众人目光在他脸上扫视,似欲看出端倪,他性本暴燥,睹状大怒,却更不知如何说话。
     这时,华云龙独据绝崖之上,天下群雄,皆在谷下,面对强敌,谈笑自若,神采奕奕,大有气吞河岳,睥睨群伦之势,令偌大的玄冥教、九阴教、魔教,也相形黯然。
     场中情势,经他一扰,益形混乱,梅素若秀眉轻蹙,向温永超、石万铨传音说道:“两位护法,眼下局势,断非了结此事之时。”
     石万铨也以传音之法道:“叛徒不可不惩。”
     梅素若沉声道:“石护法莫非要本教覆亡?”
     温、石二人自是看出,必欲动手,侠义道诸人不会袖手,大战一引即发,若玄冥教与魔教观旁,九阴教大有败灭之危,石万铨双眉一皱,无言以对。
     蔡薇薇眼珠一转,暗暗得计,也遥遥以“传音入密”,向长恨道姑道:“顾姨,二哥现身之意,您明白嘛?”
     长恨道姑自然知道华云龙现身,意在混淆场中,令九阴教不能放手而为,暗道:孩子,你又何必。
     只听蔡薇薇又道:“顾姨,您如爱护九阴教,就当先行退下,让咱们先对付玄冥教或魔教。”
     长恨道姑面庞一转,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蔡薇薇睹状,知她心头已动,芳心暗喜,娇声叫道:“顾姨,快嘛!”
     长恨道姑暗暗想道:若论这事,自己实欠熟虑,只是事情至此,也不能不谋解决之方……
     心念电转,突向梅素若微一稽首,一语不发,转身朝群侠处走去,与彭拜四人,退入棚中。
     梅素若及温永超望她离去,石方铨开口欲喝,倏又闭上。
     忽听申屠主冷冷说道:“本派首脑,群聚于是,敝教主岂会出此下策,华炀,你信口雌黄,是欺天下无人么?”
     华云龙始终留意着长恨道姑,见她已被说动,暗暗松了一口气,闻言长声一笑,道:
     “任你辩词河泻,不说出东郭寿现在何地,怕是难释群疑了。”
     玄冥教中,孟为谦忽道:“启禀神君,这小子分明在信口拉扯。”
     谷世表点一点头道:“我也看出,你说应当如何?”
     孟为谦道:“这小子多半意在阻扰九阴教开罪顾鸾音,神君不如促九阴教出手,看那华家小儿必下来也不?”
     谷世表道:“建醮会上,风云会即因首开衅隙,致损失最剧,前事可鉴,梅素若必不肯再蹈覆辙。”
     孟为谦沉吟道:“属下如率坛下人马助阵,梅素若自可放心大胆,向那顾鸾音动手了。”
     谷世表想了一想,道:“此计甚佳,不过一坛之力过弱,梅素若未必即肯放心,崔坛主与端木坛主,也领人一齐去。”
     两人计议既定,谷世表目光一抬,冷笑道:“华炀,你有兴就在上面慢慢看吧!”
     华云龙何等聪明,见状暗暗忖道:谷世表等,心智俱不等闲,我之用意,必瞒彼等不了。
     心中在想,口中笑道:“华某另有要事,恕我失陪了。”
     身影一转,消失峭壁之上。
     他这举动,太过突兀了,突兀的全场的人,齐齐一楞!
     梨花仙子柳眉一蹙,道:“龙儿捣什么鬼?”
     语音微顿,朝元清大师道:“大师可知其故?”
     元清大师摇头笑道:“老衲也是大惑不解。”
     孟为谦怔了一怔,疑云满腹,道:“神君,华小子狡猾万分,此举必有诡计。”
     谷世表皱眉道:“有何诡计?”
     孟为谦低声道:“属下亦是不晓,是否发出信号,令谷外的人截击?”
     谷世表摇一摇头,断然道:“不可,那批人未必奈何得他,反暴露位置。”
     忽听曹天化道:“师弟何必为这小儿烦心,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不怕那小子飞上了天。”
     谷世表道:“师兄说得是。”将手一摆,道:“原计行事。”
     孟为谦等三人,恭声一喏,跃下坛来,将手一招,立时中列奔出数十名玄冥教三坛属下,随着走入场中。
     梅素若冷冷一瞥他们,道:“三位……”
     孟为谦抱拳道:“奉神君之命,特为贵教助威。”
     忽听彭拜冷笑一声,道:“好极了,贵方既有外人参与,彭某等自是不能置身事外。”
     与慈云大师、蔡薇薇,重又出棚。
     单世民哈哈一笑,道:“老朽同那崔恒,早有一战之约,当然不能旁观。”
     振衣而起。
     阿不都勒一语不发,走出棚外。
     长恨道姑无可奈何,同时也知迟早必得一战,微微一叹,一顾方紫玉,道:“我也不管你了,你爱动手就动吧!”
     石万铨一眼瞧见阿不都勒,心头怒火陡起,喝道:“小辈,前日让你一走,今天咱们再来过。”
     阿不都勒冷笑一声,大踏步走向石万铨。
     石万铨对他这傲态,焉能忍耐,怒哼一声,左袖一挥,霍然袭去,右手一招“云开见日”,暗挟“幽青掌”力,隐于袍袖之后,暗暗印出。
     这一招阴毒狠辣之极,换了他人,必先避开正面,只是阿不都勒天性有维吾尔人的剽悍,向不知何谓退避,但听他冷冷一笑,右手金光一闪,朝石万铨当头劈下。
     数日前沂水城外,石万铨就吃了这一招的亏,险险断腕,这刻安能重陷覆辙,身形横闪,右手变掌为指,嗤地一声,直袭阿不都勒左胸。
     阿不都勒冷声一喝,身形一旋,避开指风,金光闪掣,猛然攻去。
     石万铨实未料他如此奋不顾身,不似高手雍容之概,眼看敌剑已近,只得功贯右袖,反迎上去。
     双方一合即分,石万铨疾退丈许,右袖悄无声息,又被斩去一角,交手不过两合,他不禁怒发如狂,厉声道:“阿不都勒,今日有你无我。”
     撤出一柄紫金点穴镢,再度猛攻上去。
     阿不都勒冷笑道:“当然有我无你。”
     但见石万铨攻势凌厉,不敢大意,全力应付。
     石方铨的紫金点穴镢,二尺有余,阿不都勒手中金剑,长仅五寸,有似童稚玩具,只是光芒耀眼,大异寻常。照理而言,“一分长,一分强。一分短,一分险。”阿不都勒当以游斗,伺机进击。
     只是,那柄短剑,经他施展开来,就同一柄一尺龙泉,招式俱是大开大阖,气势凌人,全不似短兵器的样子。那金剑是天下第一利器,当年其师向东来,仗以威震中原,引得江湖人物,巧取豪夺的宝物,石万铨名列九阴四绝,五十年前,即威震江湖,其功力精湛,招式之老辣,不言可知,这时却也不敢轻撄其锋,面色凝重,反以“乱五行速仙遁法”手持紫金点穴镢,辅以“幽青掌”,游斗不已。
     两人并未别出高下,但外观却似阿不都勒居上风。
     三教的人,齐是暗暗惊奇,不料阿不都勒有此武功。
     单世民一望崔恒,笑道:“崔坛主,机会难得,谷口之约,可以履行了。”
     崔恒双眉一挑,也不说话,抽出判官笔,幌身面上。
     单世民哈哈一笑,并不使用兵器,右掌一挥,一阵狂飙应手而起,雄浑惊人,锐不可当。
     崔恒沉声一哼,身形一闪,借机一招“指天划地”,转攻单世民左侧。
     单世民凝立不动,抢手一掌,霍地拍去。
     他掌力沉猛,破空锐啸,崔恒不敢硬接,滑步飘身,匆匆变招换式。
     谷世表遥遥打量状况,眉头一蹙,道:“这老儿练成了归元神功,崔坛主恐非敌手。”
     皮自良忽道:“老朽与那老鬼,正有一段梁子,请令出战。”
     谷世表将手一摆,道:“皮长老稍待。”
     目光一转,望向申屠主。
     申屠主哈哈一哼,道:“三弟四弟,你们出阵。”
     令狐兄弟应了一声,纵身扑向场内。
     蔡薇薇迈步款移,挡在面前,娇声笑道:“两位,钟山那一战,要不要在此继续啊?”
     令狐佑凶睛一瞪,狞声道:“小丫头少狂,你家令狐老爷会你。”
     右手一抬,凌空一掌,朝蔡薇薇遥遥推去。
     蔡薇薇右掌一探,迳扣令狐佑手腕,左手一挥,一指点向令狐祺,口中娇喝道:“两人一起上吧!”
     令狐祺未料她竟敢开始便取两人,脱口骂道:“臭丫头!”霍然一掌,反击回去。
     蔡薇薇芳心暗道:眼下情况,不宜硬拚,格格一声娇笑,纤腰一拧,避开两人攻势。
     她身法玄奥迅速,远赛令狐兄弟,既打定游斗主意,饶是令狐兄弟,联手夹击,掌影重重,劲气如山,依旧如鱼在水,行动自如,不时攻出一掌,却是威不可当。
     端木世良与孟为谦,见崔恒交手二十余招,已居下风,对望一眼,端木世良举步走向两人。
     彭拜怒哼一声,正欲阻止,忽听华五怒喝道:“狗贼!”
     飞身出棚,挥掌直取端木世良。
     端木世良知必然有人阻挡,早已有备,倏地一掌,硬接一招。
     转眼间,二人也激战起来。
     孟为谦见彭拜与慈云大师,犹守在一旁,突然不及接应崔恒,他城府深沉,当下并不出手,目光一转,重向崔恒与单世民望去。
     由于玄冥教、九阴教、星宿派三方,谁都不愿首当侠道锋锐,不肯尽遣高手,与群侠做殊死一战,且竭力避免混战由己方引起,故而场中数起,交手如火如荼,猛恶之极,各方首脑,却在冷眼旁观,无立时一决之意。
     只是人人皆知,大战在所不免,且必有一方首当其冲,死伤惨重,但各存私心,总望是属他人。
     那垄浩与魏奕丰,自华云龙离去后,重又回至棚中,悠然做壁上观。
     那正面凉棚,人数最多,却十九为武功低微之辈,只是各方的人,情知其中必隐有绝顶高手,并未加以忽视,侠义道的人也就罢了,其他三方却恐当年建醮大会的事重演,异军突出,无不暗暗悬心,这也是彼等保留实力之故,谷世表更是重又遣人,暗侦有无漏眼的高手。
     这种矛盾猜疑情形,自是瞒不过群侠,众人暗中商量,如何借此衅隙,尽量歼灭敌人高手。
     此时,恶战半个时辰,三起人尚难判胜负,崔恒之对单世民,已是岌岌可危了。
     谷世表睹状之下,沉声道:“两位莫长老、黄长老,请速替下崔坛主。”
     阴山双怪及崂山隐叟黄遐龄闻令,离座而起,火速奔向单世民与崔恒。
     单世民胜券在握,四周景况,尽入眼帘,见状心中暗道:“再不猛下杀手,就得延误歼敌时机了。
     心念电转,杀机大胜,厉声喝道:“崔恒。”
     忽然间,单世民掌上真力雄浑起来,破空生啸,撩人心魄,那正是归元神功运至极致之征,如山掌影,罩住了崔恒。
     崔恒位列玄冥教地理坛主,一身武功,也有傲视江湖的造诣,可是焉能抗拒单世民潜修多年的精纯功力,顿时连连遇险,随时有丧身之厄。
     孟为谦心神一凛,不再迟疑,纵身扑上。
     忽听彭拜喝道:“接彭某一掌!”
     横身截止,猛然一掌。
     孟为谦怒如山涌,双掌骈出,硬迎而上。
     但听蓬然一响,两人上身齐是一幌。
     同时间,单世民一声暴喝,一招“万宗朝元”,击中崔恒左肩,打得崔恒身子直贯出去,内腑碎裂,口喷鲜血。
     那崔恒临危一掷,判官笔劲逾强弩,射向单世民心口,单世民身形急侧,躲开胸腹,躲不开肩头,那判官笔所蕴真力何等强大,他不由闷哼出声,身形后跌,判官笔尖,深锲入骨。
     这一瞬间,黄遐龄疾扑而至,他接应不及,面色如冰,深恨单世民,趁他受伤,闪电般击出一掌。
     单世民右肩插了根判官笔,身形略动,即痛心肺,见黄遐龄掌至,身形一转,咬牙倒窜开去。
     黄遐龄一掌落空,欲待追击,忽见剑芒耀眼,一个青袍老者,挥剑攻上。
     他双眉一耸,道:“来者可号廖逸忠?”
     一退倏进,掣出宝剑。
     廖逸忠冷冷说道:“正是,点苍双剑。”
     话声中,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两人已闪电般连拚四五次兵刃。
     那边,慈云大师对阴山大怪,点苍双剑的姜伯钦对二怪,也激战起来。
     那阴山大怪莫沧澜,本非慈云大师之敌,然而慈云大师,近来心地愈慈,非至万不得已,绝不伤生,未展全力,故两人战成平手。
     单世民退出场外,左手握住判官笔柄,强自拔出,虽是咬紧牙关,还是闷哼一声,额上冒出黄豆大汗珠,那鲜血如泉般喷出。
     白素仪急忙过主,替他敷上金创药。
     此时,场中搏斗,虽大部分由玄冥教接手,且死了崔恒,但玄冥教声势最是浩大,仍有大半高手未出,谷世表虽怒不忧,但见侠义道实力,远较其估计,来得雄厚,不禁心中暗道:华家尚未参与,战来已是艰辛,若加上了华天虹与文昭懿,本教胜算,岂不渺茫了?
     这般一想,警惕大起,觉出三教间存有疑忌,乃是大大失策的事,顿时朝董亮道:“那董鹏坛主,你速派信使去申屠主、梅索若处……”
     董鹏亮微微一怔,道:“神君有何吩咐?”
     谷世表沉吟道:“你令人传话,说本神君讲,敌方今非昔比,华家行迹莫测,咱们必需和衷共济,若再猜疑不休,则必予人可乘之机,事不可缓,咱们一方,高手同时入场,一鼓消灭故人,问彼等意下如何?”顿了一顿,道:“就是这些,从速传去。”
     董鹏亮躬身一礼,下坛自去传令。
     须臾,董鹏亮匆匆走上,喜色满容,道:“禀神君,申屠主与梅素若,俱言一切唯神君马首是瞻。”
     谷世表淡淡一笑,道:“梅索若与申屠主,都是聪明人,这点利害关系,自然洞若观火。”
     面庞一转,朝曹天化道:“尚望师兄鼎力相助。”
     曹天化颔首道:“这个当然。”
     谷世表道:“他人可以无虑,那老和尚元清,交给师兄了。”
     曹天化傲然一笑,道:“帅弟放心,全交给我了。”
     谷世表目光一转,望向西棚群侠,突然间,杀气盈面,慑人之极,倏又仰天一阵狂笑,如疯似狂,道:“华天虹呀,老夫将你羽翼尽剪,看你武功再高,如何称尊武林,哈哈!今日你们这批自命侠义,假冒伪善的东西,将要死去十之七八了。”
     忽然笑声一敛,复又冷静下来,将手一挥,峻声道:“诸位请随本神君来。”
     领先走下法坛,曹天化、岭南一奇等,随之而下。
     申屠主遥遥望见,离座而起,道:“星宿派弟子,一半留下,一半随我。”
     率着呼延恭、房隆等六七十人,走向坪中,
     梅素若睹状,鬼头杖举天一扬,棚内的康云、厉九疑等,蜂涌而出,也是留下一半弟子。
     形势急转而下,正派群侠,霍然大惊,兰花仙子脱口咒道:“魔惠子,比谁都精灵。”
     彭拜大声道:“事到如今,拼了也罢。”
     身子紧盯地上,功凝双掌,连环攻出,刹那间,狂飙怒卷,风雷之声隐隐,当真有晴空霹雳的威势。
     孟为谦吃不住他霹雳掌力,蹬蹬蹬连退,气血翻腾,内腑已受震伤。
     忽听慈云大师洪声一喝,亮银方便铲惊芒暴涨,恍若重重银光乱闪的密幕,霍然将阴山大怪莫沧澜紧紧裹住。
     几人都存速战速决之心,急切之间,却是难以得手。
     九阴教及魔教,半数以上入场,玄冥教蓝衣以上弟子,也大半扑入场中,加起足有近三百人,喊杀如雷,如潮水般涌上,那声势胆小的见了,不战先已气沮。
     群侠这面,长恨道站、高泰以至天台、点苍门人,神旗帮旧属,齐齐扑入场中,那元清大师却是低目垂眉,恍若未见,蔡夫人见了,诧异莫名,欲言又止,顿了一顿,飞身出阵,白素仪不喜血腥,众人执意让她救治伤亡,不令出战,天台派也留下三名武功较弱弟子,余者全部出棚。
     蔡昌义等一干少年,兴奋之极,争先恐后,猛冲入场。
     刀光剑气,映蔽天日,杀喊之声,动地惊天,随即是兵刃交接之声,惨呼之声,震人耳膜,慑人心魄,血肉横飞,霎时染红了那白瓷花砖砌成的石坪,一场直令日月无光,天地惨愁的大规模血战,倏地展开。
     长恨道姑本欲避免与九阴教动手,奔向玄冥教的人,但听康云怒喝道:“顾鸾音留下!”劲气如山,当头罩下。
     她一闪而开,康云旋又扑至,无可奈何,拂尘一摆,与康云战在一处。
     那九阴教司功堂主葛天都暗道:今天不能再走脱了顾鸾音,挥掌围攻上去。
     方紫玉跟顾鸾音身后,见状黛眉一挑,呛啷一声,拔出宝剑,一剑“八方风雨”,袭向葛天都。
     葛天都才一出手,倏感眼前一花,寒光四合,满眼俱是剑影,骇然之下,双足一蹬,跃了开去。
     方紫玉娇喝一声,长剑一挥,追袭而去。
     葛天都怒气横生,喝道:“好贱婢,当本堂主惧你么?”
     抡掌扑上,两人顿时产生一场惨烈搏战。
     九阴教重心是在长恨道姑,厉九疑、申省三、樊彤一入场内,即率人围向长恨道姑。
     侯稼轩与薛人九一眼瞥见,登时领着神旗帮旧属,逼了过去。
     忽听彭拜暴喝一声,招式一变,霹雳之声陡歇,欺身上步,双掌齐出,捷逾闪电,奇诡万分。
     孟为谦双肩一耸,自度招架不住,双足一蹬,疾向一侧跃避。
     他这退避,正在彭拜意料之中,身随掌至,喝道:“着!”双掌一翻,若灵蛇吐信,倏地击至。
     他这连环四式,施展的正是“蚩尤七解”下半部,定名为“戮子昏”的四招,乃得自九曲掘宝中,其威力之强猛,变化之谜奇,犹在前三招“袭而死”之上。彭拜得之,尚属第次施出,孟为谦数月前在徐州,与华云龙一搏,就在这七招下断指,新愈不久,记忆甚深,只是依然无法抵挡,惊怒之下,置敌掌于不顾,怒吼一声,右掌直劈彭拜小腹,意图两败俱伤。
     彭拜胸有成竹,自不容孟为谦能得侥幸,哼了一声,霍地转到了孟为谦身后,一掌拍下。
     那“番冢三残”的潘旭见势不佳,阴森森一笑,身形已掠至彭拜身后,探手一掌,直向彭拜腰间拍去。
     他身法飘忽,如同鬼魅,出掌不带半点声息,混战之中,当真难防之极。
     然而,彭拜经这些年的涵养磨练,不仅是武功增高,那气质的变化,更是巨大,鲁莽尽去,沉着多智,虽无风响,心中已感到有人欺近身后,想也不想幌身而过,仍是一掌拍下。
     孟为谦也非易与,彭拜自移身以迄出掌,其间空隙,微乎其微,他趁此时间,身形一仆,蓦地窜去。
     间不容发中,他躲开一掌,只是虽未挨实,却为掌劲扫过背上,彭拜掌力何等沉猛,站稳身形,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瞬间,彭拜已转身与潘旭恶战起来。
     突然,那阴山大怪一声惨叫,已被慈云大师一铲击中腰上,当场毙命。
     岭南一奇怒啸一声,猛然扑上,一连八掌,若长江大河,滚滚而下,慈云大师一着落后,顿时屈居劣势。
     神旗帮旧属,无一不是沙场老将,能征惯战,虽已分别多年,当年联手合攻之道,娴习有素,岂能忘却,这时自然聚于一处,这批人以往已是一流高手,极力相攻,其威力确非他方可及,一触之下,三教弟子惨叫连连,死伤累累。
     曹天化本来不屑出手,见状双眉一耸,扬声道:“神旗帮的小辈,老夫可要出手了。”
     貌若无事,缓缓向神旗帮旧属走去。
     神旗帮旧属知他厉害,见了骤然大惊,曹天化犹在丈外,众人即抖掌还击,那强劲的掌力,汇聚一起,宛如海潮壁立,排空涌去,威力之大,惊人已极!
     然而,曹天化确有惊神泣鬼之能,众人不见他如何出手,他已闪开掌风,到了两名属下之前,双手一分,闪电般击了过去。
     那两人手臂一抬,招式尚未递出,卜的一声,天灵盖上各中一掌,仰面翻到,已是丧命。
     侠义道中人睹状,心中无不暗震,蔡昌义就在旁边,他生性暴躁,嫉恶如仇,也不管敌人多强,怒喝道:“老不死的老鬼!”双掌齐出,猛力拍击过去。
     曹天化大怒,厉声道:“小辈找死!”
     他根本不屑动手,站着不动,蔡昌义手掌击中曹天化,别说伤他不得,只将真力反震,准死无疑。
     但听蔡薇薇惊叫道:“哥哥!”
     曹天他闻声暗道:“这小子原是那丫头兄长,我若毙了他,那丫头怕不找我拼命?
     他始中夫绝收蔡薇薇为义女之心,心念一转,左手倏地扣住蔡昌义腕脉,抡臂摔去。
     他虽未取蔡昌义之命,却存心让蔡昌义吃些苦头,蔡昌义直摔出七八丈外,落地勉强站住,但觉百骸欲散,难受之极,但他性子剽悍,一见身旁就是孟为谦,登时一拳击去,顺势一腿,踢向孟为谦丹田。
     孟为谦勃然大怒,道:“老夫虽伤,收拾你这小子还绰有余裕。”
     身形一侧,让过一腿,呼地一掌,霍然袭去。
     蔡夫人接上了无量神君的两名师弟,只见蔡昌义死里逃生,母子连心,不由心神一分。
     无量神君的那两名师弟,一名武明山,一名许重规,昔时武功也仅略逊无量神君一筹,两人联手之下,蔡夫人武功虽高,战来也极艰辛,这一分神,顿时由上风转为下风。
     曹天化摔开蔡昌义,目光一转,又待出手。
     元清大师处身棚中,看似瞑然端坐,其实场中动静,清清楚楚,这时已不容坐视,暗暗一叹,放弃恢复真元之心,大袖一拂,闪电般截向曹天化。
     曹天化一指点出,纵声笑道:“老夫正要逼你出手。”
     这两人武功之高,俱是旷世难逢,斗在一起,方圆五丈之内,劲风潜劲,激荡四溢,武功稍差的,连立身都觉困难,无人可以插上手。
     这时,高泰迎住房隆,丁如山手执日月双环,与皮自良战在一处,单世民扶创抵敌呼延恭,余人混战一团。
     可是谷世表、吴东川、梅素若、温永超,星宿派的申屠主,犹在一旁督战,并未立即入场,群侠这方,已有应接不暇之势。
     ---------------------------
     xmwjw 扫校, 独家连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侠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