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新月美人刀 > 第十二章 金蝉脱壳

第十二章 金蝉脱壳

作者:东方玉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3-11 22:57:22 更新时间:2022-08-08 10:04:15

  
    沈仝道:“黑衣教的人,可能住在后进,咱们救不到人,只有到后进闯闯看了,只要逮到一、两个黑衣教地位较高的人,就不难问出春华兄的下落来了。”
  
     任云秋道:“沈大叔说得是,咱们就进去找找!”
  
     两人跨出门口,穿过一座大天井,跨上第二进大殿,依然黑黝黝的不见人影,再由神龛左首绕到后面,那是通往第三进的门户。
  
     两人跨出门口刚跨上大天井,走没两步,突见黑暗之中一下窜出四个手持长刀的黑衣汉子,拦住了去路。
  
     任云秋心中暗道:“来了,原来他们是在第三进。”
  
     心念方动,只听一个黑衣汉子喝道:“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沈仝拱手道:“在下两人是找澄通来的。”
  
     那黑衣汉子道:“方丈住在第二进,你们快退出去。”
  
     沈仝道:“澄通方丈叫咱们初更到第三进来的,说是但副总管要见我们,那就请老哥通报一声吧!”
  
     黑衣汉子听得微微一怔,说道:“但副总管要见你们,可有什么凭证?”
  
     沈全暗道:“听他口气,但无忌果然在这里了。”一面含笑道:“但副总管要澄通方丈传的话,哪有什么凭证?”
  
     黑衣汉子道:“好,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禀报一声。”
  
     说完,转身朝阶上行去。
  
     沈仝回头朝任云秋使了一个眼色,任云秋双手闪电挥出,一下制住了三个黑衣汉子的穴道。
  
     沈仝打了个手式,两人迅快纵起,朝阶上掠起。哪知两人堪堪掠上石阶,陡觉金刃劈风,几道寒光同时分向两人迎面劈到,出手迅疾无比。
  
     同时也有人大声喝道:“有奸细。”
  
     任云秋抬手之间,发出呛的一声细长龙吟,一道青芒横扫出去。
  
     游龙沈仝也不待慢,长剑出匣,“挡”的一声架开了劈来的一刀。
  
     他这里堪堪架开一刀,任云秋一剑扫出,却削断了对方两柄长刀,那两人闪避不及,发出两声惊叫,疾退开去,黑暗之中血雨飞洒,那两人至少有一个被削断了执刀右臂。
  
     回头看去,沈仝正和另外两个黑衣汉子动上了手,此时时间宝费,哪能缠斗?任云秋倏地横跨一步,挥手一剑朝另一个黑衣汉子刺去。
  
     那汉子武功相当了得,听风辨位,回头一刀,朝任云秋剑上砍落,他怎知任云秋这支细长长剑,削铁如泥,任云秋剑势朝上一挑,“嗒”的一声,那柄长刀立被齐中截断,剑芒一闪,惊叫乍起,那汉子的一条右劈连肩被削了下来,左手振腕一指朝正在和沈仝动手的黑衣汉子点去。
  
     那汉子刀势凌厉,才劈出第二刀,突觉左肩一麻,半边身子立时麻木不仁,右手刀势为之一滞。沈仝抖手--剑,穿心透过。
  
     这一段话,说来还嫌时间长了,其实只是两人扑上石阶一两个照面的事,那汉子口中喊出:“有奸细”三字,四个人业已惊叫不绝,先后了帐。
  
     这时突听殿上有人沉喝一声道:“什么人敢到这里来撒野!”
  
     随着喝声,人影闪动,便有四、五个人走了出来。
  
     任云秋目能夜视,一瞥就已看清这五人正是湘西五怪羊东山、祁辛、沙友德、来得顺,尚在周。(湘西七怪老三秦三思,老七董有田已死只剩下五怪了)不觉朗笑一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湘西五怪,快去叫但无忌出来。”
  
     随着话声,朝殿上跨了进去。
  
     羊东山喝道:“尔是什么人?”
  
     沈仝笑道:“总不会是黑衣教的人就是了。”
  
     就在此时,大殿四角忽然挑起四盏气死风灯,这一瞬间,登时灯光大亮。
  
     任云秋、沈仝已经大模大样的走上大殿。
  
     祁辛阴沉一笑道:“原来是游龙沈大庄主,和姓任的小子,你们居然摸到这里来了。”
  
     任云秋软剑早已入鞘,依然当腰带一般围在腰间,回头微哂道:“咱们不能来么?”
  
     尚在周怪笑道:“只怕你们来得去不得了。”
  
     任云秋大笑道:“若是在下和沈大叔失手成擒,咱们也要好好大吃一顿,才肯离去,绝不会像四位一样,饿着肚子负气上路,那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沙友德听得不由大怒,厉喝一声道:“小子,找死!”
  
     挥手一拳,朝任云秋迎面击来。
  
     任云秋大笑道:“你要和在下动手,还得跟你师娘再练上十年。”
  
     身形不避不让,左手一抬,朝他直捣过来的右腕拂去。
  
     这一拂手势极快,沙友德还没击到,任云秋的五指已经拂上了他的右腕。
  
     沙友德只“啊”了一声,整个人就像触电一般,动弹不得。
  
     羊东山怒声道:“二位到这里来撒野,当真太不自量力了。”
  
     手中锵的一声掣出了七星剑。老大这一拔剑,老二祁辛也撤出了双环,老五来得顺撤出一对短叉,老六尚在周从袖管取出铁尺,一下把两人围在中间。
  
     任云秋目光斜顾,冷笑道:“我视湘西五怪,小狗耳!”
  
     右手在沙友德肩上一拍,说道:“取出兵刃来,你们湘西五怪只管联手攻来,看我接得下接不下!”一面回头朝沈仝道:“沈大叔,你不用出手,只管给小侄掠阵好了,我要在五招之内,让他们识得厉害。”
  
     他这么说了,沈仝只好退下,心中暗道:“年轻人总喜欢逞强,这湘西五怪各有一身极高武功,五招之内要想胜得他们,只怕不容易呢!”
  
     羊东山哼了一声道:“好狂的小子,你亮剑。”
  
     任云秋双手一摊,从容笑道:“你们只管出手,剑就围在在下身上,这和在我手上一样,随时都可以取用。”
  
     这是说现在还不需要取用了。
  
     羊东山怒笑一声道:“好,咱们就不客气了。”唰的一剑斜刺出去。
  
     祁辛的双环、沙友德的单刀、来得顺的一对短叉、尚在周的铁尺,都早已蓄势而待,老大这一出手,他们四个人六件兵刃哪还客气,同时朝任云秋一个目标围攻上去。
  
     刹那之间,精芒耀目,杀气大盛,连同羊东山的长剑,七件兵器,各出奇招,合五人之力,这一招的威力,已是相当凌厉。
  
     尤其五个人分立了五个方向,这一联手发招,被围在中间的人,连想后退都不知道哪里是后方,可以说连退步都没有。
  
     不,各人堵住了一方,几乎没有丝毫空隙!
  
     湘西五怪出手何等迅捷,一攻而上,各自勇往直前,攻击的目标,是在中央,等到七件兵刃在中央会齐,差点互相撞上,站在中间的任云秋忽然不知去向。
  
     五人一招落空,急急往后跃退,定睛看去,任云秋正背负着双手,笑嘻嘻的站在原处,一动末动,含笑道:“你们怎么一回事?在下还没出手,你们就纷纷跃退了?”
  
     原来任云秋在他们攻到之时,施展九转分身法,从他们身边闪出,等他们跃退之时,又闪到了原来之处。
  
     须知武功一道,有不得一着高低,任云秋此一身法,出自九嶷老人,以湘西五怪这点能耐,自然看不清了。
  
     湘西五怪也只当自己退得太快,没有看清对方人在哪里,听了任云秋的调侃,五人心头不禁大怒,口中吆喝一声,五道人影一退即上,剑、环、刀、叉、尺七件兵刃同时出手,各自觑定任云秋的要害,猛攻过去。
  
     这回大家都看得清楚,任云秋确实站着没动,哪知兵刃攻到他身前,人影宛如一缕轻烟,又突然消失不见,七件兵刃又几乎撞在一起,赶紧收手,但这回五怪却并未往后跃退,只是把他攻出去的兵刃及时撤下,凝目看去,五人合围之中,哪有任云秋的影子?
  
     只听任云秋在羊东山身后笑道:“五位又是这样,连在下人在哪里都没看清楚,就大叫大嚷的出手乱杀一通,岂不是敌人还没看到,就自相残杀起来了。”
  
     羊东山听到任云秋在自己身后发话,心头一惊,急忙一个急旋转了过去,只见任云秋还是背负双手,站在自己背后,还不到三尺,不由怒道:“阁下仅是仗着身法轻灵,躲躲闪闪,又算得什么,有种就和咱们兄弟放手--搏。”
  
     “放手一搏?哈哈……”任云秋大笑道:“凭你们湘西五怪,还值得任某放手一搏?”
  
     湘西五怪听得气疯了心,他们出道江湖以来,还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真要如此不济,湘西五怪之名,早已没落无闻了。
  
     五人心意相通,喝了声:“上!”宛如卷起五股旋风,剑光、刀影、环、尺交加,同时攻到。
  
     任云秋大笑道:“也好,在下就让你们开开眼界!”
  
     话声甫出,陡听一声细长的龙吟起处,青芒乍现,紧接着但闻“嗒嗒”七声轻响,有如斩瓜切菜一般!
  
     等到青光敛去,五人才发觉手中兵刃比平时轻了一半,急忙低头看去,剑、环、刀、叉、尺七件兵器,全己被人家齐中削断,手中只剩了半截。
  
     这下直看得湘西五怪个个脸色大变,一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冷漠声音说道:“好剑法!”
  
     接着一阵橐橐履声,从走廊上传来,大殿前,又出现了五个人。
  
     这五个人,任云秋、沈仝都不陌生,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身穿青布衣衫,面目冷森的副教主晏天机,随在他身后的则是副总护法韩自元、副总管但无忌。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矮路神令狐宣,一个是昨晚夜袭茅屋,被沈仝、谢公愚、金赞廷联手击退的使一对判官笔的青袍老者。
  
     晏天机目光一动,冷冷的道:“今晚来的,只有你们两个?”
  
     任云秋傲然道:“在临川寺的,就是你们这几个了吗?”
  
     韩自元目芒飞闪,冷喝道:“任小子,这里还容不得你卖狂。”
  
     任云秋连看也没朝他看上一眼,哼道:“姓韩的,你忘了是任某的手下败将吧?”
  
     韩自元锵的一声拔剑在手,喝道:“小子,咱们走,到外面去较量较量……”
  
     晏天机右手微微一抬,说道:“韩副总护法,此子连败本教几位供奉,剑法果然颇有可观,本座倒想亲自跟他领教领教。”
  
     那使判官笔的青袍老者道:“杀鸡焉用牛刀,这小子哪配和副座动手?属下就可以把他拿下了。”
  
     晏天机道:“向兄要出手,须得小心。”
  
     游龙沈仝听他叫青袍老者“向兄”,不禁登时想了起来,忖道:“原来他就是人称向判官的向锦棠,昨晚竟想不起是他来!”
  
     向判官嗖的拔出双笔,朝任云秋面前一站,阴声笑道:“姓任的小子,拔剑吧,向某三十招之内,不把你拿下,就不叫向判官了。”
  
     任云秋怒他倚老卖老,心头不禁有气,傲然道:“你姓向,很好,任某九招之内,不把你两条臂膀卸下来,就不叫阎王老子。”
  
     向判官听得大怒,口中喝了声:“接招!”
  
     左笔斜飞,有笔直点,分袭任云秋胸前两处穴道。
  
     任云秋大笑一声:“来得好!”
  
     身形一个轻旋,就响起一声细长的龙吟,青光乍亮,朝向判官拦腰扫去。
  
     向判官暗暗一惊,心想:“这小子好快的身法!”
  
     人已不退反进,斜跨一步,双笔如风,又疾点而出。
  
     任云秋展开九疑剑法,一招之中,连发九剑,每一剑都势如匹练,寒锋逼人。
  
     向判官两支判官笔纵横江湖,博得向判官之名,笔上造诣极深,专点敌人三十六处大穴,使得神出鬼没,倏而又当五行剑使,点、打、敲、击、扎、刺,变化无穷,自诩出手神速,却没想到任云秋发剑也有如此快法,心头暗暗震惊,双手立即加紧施为,和任云秋抢攻。
  
     怎知任云秋施展九疑剑法的同时,也展开了九疑分身法,人影倏东倏西,捉摸不定,向判官一对判官笔纵是点穴利器,但总要和敌人面对面,才能觑准人家穴道下手,任云秋人影飘忽,他连人家的人影都看不清,教他如何取穴?但对方森寒剑光却一道接一道的刺来,一时之间只得摆动判官笔,紧守门户。
  
     这一来就变成了挨打的局面,任云秋闪到东发一剑,闪到西又发一剑,向判官藏头缩颈,矮着身躯,不住的像陀螺般转来转去,双目紧紧盯注着任云秋。
  
     任云秋人影闪动,大声说道:“姓向的,现在已经第几招了?”
  
     向判官冷冷的道:“小子已经第八招了,你还没砍得下向某的双臂来!”
  
     “好!”任云秋突然剑法一紧,从他身边飞出九道剑光,同时激射过来。
  
     向判官一惊,急忙挥笔封解。
  
     任云秋这九道剑光,八虚一实,其中一道剑光把向判官一对判官笔黏在门外,身如魅影,疾欺而进,左手反拂过去。
  
     这一记当真如惊雷疾电,快速到了极点,向判官判官笔被黏出,心知要糟,突觉右肩筋穴脉上一麻,已被任云秋截经手法所制。
  
     任云秋右手轻轻一振,剑光闪动,“嗒嗒”两声,把他一对判官笔削断,随着停下手来,站在向判官面前,含笑道:“这是第九招,任某虽没卸下你的两条臂膀来,但阁下已被我制住,别说两条臂膀,就是要取你性命,也易如反掌了。”
  
     细长长剑“锵”的一声回到鞘中,束到了腰上,回身退后几步,和沈仝站到一边。
  
     向判官经穴受制,动弹不得,只好站在原地,退不下去。
  
     晏天机面目冷森,哼了一声,说道:“但副总管,你去把向护法的穴道解了。”
  
     但无忌应了声“是”,走到向判官身边,举手在他肩头推了一把,向判官依然木立如故,一动不动。
  
     但无忌觉得奇怪,再用手在他肩头又揉又拍,却是无法解得开向判官的穴道,一张脸孔不禁胀得通红,嗫嚅的道:“这就奇了!”
  
     他怎知任云秋使的截经手法,并非点穴,他使的是解点穴的手法,如何解得开经穴?
  
     晏天机看在眼里,冷冷的道:“退下!”
  
     但无忌讪讪的退了下去。
  
     晏天机缓步跨上,目光一注任云秋,徐徐说道:“你使的是拂脉手法?点穴拂脉,功同法异,各家都有独特手法,阁下也毋须逞能,先请替他解了经穴再说。”
  
     “好!”任云秋举步走上,左手朝他肩头轻轻一拂,向判官穴道立解。
  
     要知向判官纵横江湖,几曾遇上过这样丢人出丑的事,心头怒火迸顶,经穴--解,口中大吼一声,双手化爪,朝任云秋直扑过去。
  
     任云秋冷笑一声:“在下已经饶你不死,你还要找死?”
  
     左手凝聚九阳神功,迎着来势,当胸拍去。
  
     向判官纵有一身极好武功,但岂能挡得住任云秋掌上含蕴了九阳神功的一击?一道人影堪堪扑到,就口发闷哼,往后直飞出去,砰然一声,撞上合抱石柱,一个人就缓缓倒了下去。
  
     这下直把黑衣教的人看得耸然动容,谁都想不到任云秋轻轻年纪,居然会有如此雄浑的掌力!
  
     晏天机沉嘿一声道:“好掌力!”
  
     他目注任云秋腰际,缓缓说道:“你这柄轻霜剑是哪里来的?”
  
     任云秋根本不知道这柄软剑叫做轻霜,冷道:“你管我哪里来的?”
  
     晏天机沉哼道:“你不愿说算了。”
  
     任云秋道:“我表叔春申君可是你劫持来了?”
  
     晏天机道:“是又如何?”
  
     任云秋道:“我要你们立刻把我表叔释放出来。”
  
     晏天机道:“如果不释放呢?”
  
     任云秋道:“这姓向的就是榜样,不释放我表叔,我会把你们这些人,剑剑诛绝。”
  
     晏天机冷哂道:“口气倒是不小!”
  
     任云秋道:“你可要试试?”
  
     晏天机道:“晏某正要试试你的掌力如何,这样吧,你只要接得住晏某三掌,我就立时要他们释放春申君,你敢不敢答应?”
  
     沈仝叫道:“任老弟……”
  
     任云秋不加思索的道:“好,在下同意,接你三掌,有何不敢?”
  
     晏天机目露杀机,沉笑一声道:“那你接着了!”挥手一掌拍了过来。
  
     任云秋早已运起九阳神功,右掌竖立,迎了出去。
  
     双掌交击,响起蓬然一声轻响。任云秋但觉对方掌力相当重,但自己有九阳神功护体,自然并不十分吃力,就接了下来。两人各自后退了半步。
  
     晏天机不容任云秋有喘息的机会,身形不退反进,右手甫交左手又是一掌迎面击到。
  
     任云秋岂肯示弱,同样左掌一立,向前推出。
  
     这一掌晏天机发出的掌力,比起第一掌已增强了许多,双掌乍接,又是蓬然一声,晏天机凝立不动,任云秋却身不由己后退了一步半,才算站住。
  
     就在此时,突听左首传来一阵又尖又急的竹哨之声,晏天机脸色微变,左手大袖往后一挥,韩自元喝了声道:“快走!”率同矮路神、湘西五怪匆匆退出大殿,朝左首奔去。
  
     任云秋耳中听到有人低喝:“快退。”
  
     晏天机看他接下自己第二掌,已经有些勉强,心头暗喜,口中沉喝道:“这是第三掌了。”
  
     右手又是一掌直劈过去。
  
     任云秋道:“第三掌就第三掌。”立即右掌一推,朝前硬接。
  
     哪知晏天机劈出的有手才到半途,突然收了回去,由左手接替,疾快的朝前印来。
  
     对方临时换了一只手,任云秋却并未更换,仍然是右手迎击过去。
  
     双方掌势乍发,只听殿外有人喝了声:“任少侠速退,接不得……”
  
     但出声已经迟了半步,任云秋竖立的手掌己经推出,岂会闻声收回?何况先前两掌,已经试出晏天机内力虽然极强,但自己并未接不下来?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两只手掌一来一往,何等迅速,但听“啪”的一声,两个掌心乍然一接,任云秋立时感觉不对,对方这一掌上,掌力之强,比一、二掌差不多加强了数倍力道,一股无以伦比的震力,直压过来,自己纵有九阳神功护体,也几乎被这股震力震散。
  
     刹那之间,全身百脉震动,两眼一黑,一个人登登的连退了四、五步,一阵天旋地转,砰然往地上跌坐下去。
  
     沈仝见状大惊,急忙闪身抢出,但他自然没有对面晏天机的快速,只听晏天机口中发出一声慑人的阴笑,身发如风,一欺而上,右手又是一掌,朝任云秋当头击下。
  
     此刻抢出去的沈仝还没来得及抢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听一声清叱,一道亮如明月的刀光,比闪电还快,直向欺来的晏天机激射过去,大殿上寒锋逼人,来势奇强!
  
     晏天机来不及伤人,急急向旁掠出,目光一瞥,只见来人是一个蒙面青衣人,他一刀逼退晏天机,双手迅疾抱起任云秋,转身朝沈仝低喝一声:“快走。”
  
     双足一点,朝殿外穿射出去。
  
     沈仝连拔剑都来不及,眼看任云秋被人救走,也立即跟踪朝殿外掠去。
  
     晏天机大喝一声:“哪里走?”
  
     纵身急扑出去,但无忌同时掣剑在手,跟了出去。
  
     那蒙面青衣人从大殿退出,落到天井之中,双足再点,便已扑上墙头,他手上抱着一个人,行动之速,犹胜过沈仝,沈仝急起直追,跟着越出围墙。
  
     青衣人已在墙外等候,转身道:“沈大侠快把他抱过去,我来断后。”
  
     沈仝堪堪接过任云秋,墙上人影闪动,晏天机、但无忌相继跃出。
  
     晏天机大喝一声:“你们都休想逃走。”
  
     他此时手中又多了一支长剑,正待出手。
  
     突听墙上又是嘶嘶两声,两道人影飞身落地。
  
     韩自元大声道:“副座莫让他们逃脱,春申君已被他们同党救走了!”
  
     青衣人手中长刀一横,回头道:“沈大侠只管走。”
  
     沈仝眼看任云秋双目紧闭,脸如白纸,心头大急,依言朝外奔去。
  
     晏天机一挥手喝道:“你们去把沈仝截住,此人自有本座对付。”
  
     韩自元、但无忌、令狐官三人各持兵刃,立即飞身扑起。
  
     青衣人大笑一声:“你们都给我站住!”
  
     手中长刀嘶的一声朝三人横扫过去,但见青虹横卷,一道刀光宛如横澜千里,划在三人身前,就像一道滚滚巨浪,卷了过去,逼得三人后退不迭!
  
     晏天机左手一掌凌空拍出。
  
     青衣人冷哼一声,刀光矫若神龙,朝掌风迎劈过去,但听“嗤”的一声,青虹劈开掌风,一道寻丈喜光,朝晏天机当头射落。
  
     晏天机大吃一惊,赶紧吸气疾退。
  
     青衣人横刀凛立,冷笑道:“你们有谁还敢过来?”
  
     韩自元、但无忌、矮路神自知接不下他的刀招,脚下趑趄,哪敢逼过去。
  
     青衣人冷冷一哼,转身疾纵而去。
  
     晏天机面情凝重,徐徐说道:“此人刀法凌厉无比,不可轻敌,随他去罢!”
  
     再说沈仝抱着任云秋,急急退走,来至林前,陆浩川、陆大娘、江翠烟三人迎着问道:
  
     “沈大侠,人救出来了么?”
  
     沈仝道:“是任老弟负了伤。”
  
     江翠烟急急问道:“大哥怎么了?”
  
     沈仝道:“任老弟和姓晏的老贼连对三掌,可能受了老贼的暗算,幸亏危急之际,有一蒙面侠士相救,咱们快些走吧!”
  
     江翠烟道:“沈大叔,你把大哥交给我吧!”
  
     沈仝道:“不要紧,临川寺中高手不在少数,目前正由那位蒙面侠士替咱们挡住了,此刻先离开此地再说。”
  
     三人听他这么说,只得任他抱着走在前面,陆浩川夫妇和江翠烟跟在他身后保护。
  
     一路奔行了里许光景,沈仝脚下稍停,回头道:“那蒙面侠士怎么还没退出来呢,莫要被他们围住了,无法脱身?”
  
     陆浩川道:“咱们要不要赶回去支援他呢?”
  
     陆大娘道:“不错,人家救了任少侠,咱们总不能让他落入贼党之手。这样吧,江姑娘抱着任少侠先回去,咱们三个赶去临川寺瞧瞧。”
  
     沈仝道:“二位说得极是,江姑娘,你抱着任老弟回去,咱们这就……”
  
     话声甫落,只听有人接口道:“你们不用去了。”
  
     陆浩川喝道:“什么人?”
  
     只见人影一闪,四人面前多了一个蒙面青衣人。
  
     沈仝喜道:“方才就是这位侠士救了任老弟,不知这位侠士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蒙面青衣人道:“晏天机只是暂时被在下唬住,此人城府极深,咱们此刻还不是寒暄的时候,几位请随在下来。”
  
     说完,展开脚程,走在前面引路。
  
     沈仝抱着任云秋、和陆浩川夫妇、江翠烟四人也同样展开轻功,一路跟着蒙面青衣人奔行下去。
  
     约摸走了二十来里光景,蒙面青衣人朝山麓间一座大庄院奔去,到得门前,也不去叩门,回头说了句:“几位请跟我进去!”双足一点,越墙而入。
  
     沈仝、陆浩川四人只得跟他越过围墙,飞身落地,那是庄院的第二进。
  
     蒙面青衣人领着四人,穿行回廊,来到一间有灯光的厢房之中,才脚下一停,说道:
  
     “任少侠伤势不轻,急需救治,沈大侠把他交给在下吧。”
  
     沈仝只得双手抱着任云秋,交给蒙面青衣人。
  
     蒙面青衣人双手托着任云秋,说道:“四位请坐,在下先把任少侠送进去,再来奉陪。”
  
     江翠烟道:“我随这位侠士进去,也可伺候大哥。”
  
     蒙面青衣人道:“姑娘请在这里稍候,进去实有不便,不用进去了。”
  
     沈仝虽觉蒙面青衣人举止有些诡异,但在危急之时,是他仗义出手,救了任云秋,又把自己几人带到他家里来,自然不致有什么恶意,这就朝江翠烟道:“这位侠士既然说进去实有不便,江姑娘就不用进去了。”
  
     蒙面青衣人抱着任云秋,转身自去。
  
     江翠烟心中暗暗犯疑,忖道:“这人仗义相救,自是一番好心,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呢?
  
     再说他脸上蒙着黑布,说话声音,听来也甚为生涩,似是故意装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装得如此神秘呢?”
  
     但这话却只是心里想想,不好说出来。
  
     这时门口走进一个青衣使女,手托银盘,端四盅香茗走入,放到桌上,说道:“四位请用茶。”
  
     沈仝想起方才任云秋和晏天机动手之时,响起的一阵竹哨之声,后来韩自元追了出来,曾说春申君已被自己同党救走,不知是不是真的救出来了?心念一动,忍不住朝那青衣使女问道:“请问姑娘,春申君陈庄主是否也在这里?”
  
     话声甫落,只听门口有人大笑一声道:“兄弟已经来了。”
  
     随着话声,春申君已经跨进门来,连连拱手道:“为了营救兄弟一人,累了沈兄几位了。”
  
     目光一动,看到陆浩川夫妇两人,不觉一怔,忙道:“二位是……”
  
     沈仝含笑道:“这位是陆浩川陆老哥,这位是陆老嫂子。”一面又朝陆浩川夫妇笑道:
  
     “这位就是春申君春华兄。”
  
     春申君和陆浩川拉着手,连说:“幸会。”
  
     四人一齐落了坐。沈仝问道:“春华兄,咱们这两天来到处奔波,却仍没有把你救出来,不知是哪一位侠士把你救出来的?”
  
     春申君道:“这个兄弟也不大清楚,今晚救兄弟的是一位武功极高的蒙面侠士,兄弟请问他姓名,他只说日后自知,刚才把兄弟领到这里来之后,就走了。”
  
     沈仝道:“刚才领咱们来的也是一位蒙面侠士,他也不肯多说。”
  
     江翠烟道:“我看这两位蒙面侠士,把我们领到这里来,大概是这座庄院的主人了。”
  
     春申君看到江翠烟,忽然问道:“谢兄、金兄和云秋都没有来么?”
  
     沈仝道:“谢兄、金兄留在双板桥附近一处茅屋之中,兄弟和任老弟、江姑娘是跟踪两个贼党来的,刚才找去临川寺,任老弟伤在晏天机掌下,是一位蒙面侠士抱着任老弟到后面疔伤去了。”
  
     正说之间,那青衣使女又端着一盏茶送上,说道:“敝主人要小婢转告陈庄主几位,任少侠伤势已无大碍,时间不早,几位也可以休息了,小婢已经收拾好几间客房,就在后面,陈庄主几位请随小婢进去看看,还缺些什么,只管吩咐小婢好了。”
  
     她话声一落,转身走在前面引路。
  
     从这间客厅进去,后面是一个小天井,长廊左首,有着一排六间房间。
  
     青衣使女逐一打开房门,说道:“陈庄主几位的房间就在这里,只是敝主人要小婢转告诸位,除了前面客堂,和这里之外,其他的地方,诸位最好不要出去,敝主人有不得已的苦衷,务请诸位原谅。”
  
     春申君只觉这庄院主人好像很神秘,但至少自己是他救出来的,这就含笑道:“姑娘请覆上贯主人,咱们不会随便走动的。”
  
     青衣使女道:“有陈庄主这句话就好。”
  
     几人看过客房,正好每人一间,依然退出客堂,青衣使女欠身一礼退了出去。
  
     沈仝笑道:“这里主人,也有些奇怪,既然把咱们领来了,还掩掩藏藏不肯和咱们相见。”
  
     江翠烟道:“是啊,连我想跟他进去看看大哥的伤势,他都不让我进去呢?”
  
     春申君道:“江湖上的事儿,各有各的秘密,不愿人知,咱们也不用多猜了。”
  
     陆浩川道:“也许这里主人,确有什么困难,否则不会如此的。”
  
     春申君刚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只见那青衣使女匆匆走入,说道:“陈庄主,黑衣教的人,很可能对咱们庄上,起了怀疑,有人跟了下来,在远处徘徊,敝主人当然不会怕了他们,但为了诸位安全起见,最好请各自回房休息,早些熄了灯火……”
  
     陆大娘哼道:“黑衣教又不是生了三头六臂,谁还怕他们来了?贵主人虽是一番好意,但却似咱们怕了黑衣教了。”
  
     青衣使女欠着身忙道:“老夫人千万不可误会,皆因……皆因敝主人不好和他们破脸,诸位是敝主人的贵宾,不便之处,务请诸位多多包涵!”
  
     陆浩川点头笑道:“我内子生来是火爆脾气,姑娘不用介意。”
  
     青衣使女躬躬身,退了出去。
  
     沈仝道:“时间委实不早了,大家奔波了几个更次,还是早些休息吧!”
  
     任云秋从迷迷糊糊中醒来,睁开眼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锦榻之上。
  
     榻前点着一盏银红,一个脸蒙黑布的人侧身坐在床前,从两个眼孔中透射出来的目光,正凝视着自己,看到自己睁开眼来,不觉喜道:“任少侠醒过来了。”
  
     这句话中,充满着喜悦。
  
     任云秋不知这蒙面人是敌是友,心中暗暗觉得奇怪,要待翻身坐起,突觉胸口疼痛如裂,口中不觉“啊”了一声。
  
     那蒙面人急忙伸手轻轻按在他肩,说道:“任少侠,你伤势不轻,快躺着别动。”
  
     任云秋一看房中摆设,生似女孩儿家的闺房,连枕头上都可以隐隐闻到一股幽香,心中更觉奇怪,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人?”
  
     蒙面人淡淡一笑道:“任少侠重伤初醒,要安心养息,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
  
     任云秋慢慢的想起自己和晏天机对掌之事,问道:“在下伤在晏天机掌下,是兄台救了在下?”
  
     蒙面人道:“是的,你不可多说话了。”
  
     任云秋道:“在下至少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兄台可以告诉我么?”
  
     蒙面人道:“这里离临川寺已经很远了。”
  
     任云秋又道:“沈大叔他们呢?”
  
     蒙面人道:“你少说几句好不?你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好了,沈大侠几位,也都来了,还有你表叔春申君,也救出来了,也在这里,他们都在前院,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任云秋听说表叔也救出来了,心中不觉大喜,说道:“我表叔也是兄台救出来的?”
  
     “才不是呢!”蒙面人道:“那是……我……叔叔去救出来的,正好你们在前面吸引住晏天机等人的注意,所以我……叔叔很顺利的就把春申君救了出来。”
  
     “真谢谢你们。”任云秋感激的道:“只不知令叔如何称呼?”
  
     蒙面人轻笑道:“如果可以告诉你,我也不用蒙着脸了。”
  
     他不待任云秋再说,接着道:“好了,现在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是闭起眼晴来,好好养神吧。”
  
     任云秋道:“在下伤得很厉害么?”
  
     蒙面人道:“还算好,我叔叔说的,你给晏天机这一记掌力,几乎把内腑震损,差幸你练的内功,有护身之功,因为火候尚浅,才被他震伤的,目前刚服了一颗少林寺的大旃檀丸,已把伤势稳住,最快也要两三天才能复原,所以要好好休息,好了,你快闭上眼晴吧!”
  
     任云秋听他这么说了,只得缓缓阖上眼皮,口中说道:“兄台既把在下救来,自然是友非敌,怎么不肯告诉在下,你是什么人呢?”
  
     蒙面人道:“目前不能告诉你,不过任少侠日后自会知道。”
  
     任云秋道:“兄台既不肯把姓名见告,为什么还要蒙着脸呢?”
  
     蒙面人轻笑道:“蒙着脸,自然有原因的了。”
  
     任云秋忽然哦了一声道:“对了,兄台一定是在下的熟人了,如果不蒙着脸,在下一定就认出来了。”
  
     “不是的。”蒙面人道:“我们不是熟人……”
  
     任云秋笑道:“没错,兄台的声音,听来很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蒙面人道:“你现在养神要紧,不可胡思乱想了,我不和你说啦!”
  
     任云秋道:“不说话这样躺着多无聊?”
  
     蒙面人果然不再开口说话。
  
     任云秋道:“兄台真的不再和在下说话了?”
  
     蒙面人依然没有开口。
  
     任云秋心中暗道:“他不肯多说,那是怕我听出他的口音来了,可惜我方才没留意他的口音,现在要怎样才能引得他开口呢?”心念转动,忽然口中“啊”了一声。
  
     蒙面人急忙站了起来,俯身问道:“任少侠,你怎么了?”
  
     任云秋攒着眉头,说道:“胸口有些疼痛。”
  
     蒙面人道:“你躺着不可动,震伤了内腑,一动自然会痛的了。”
  
     任云秋虽然闭着眼晴,但脸上不期绽起一点笑意。
  
     蒙面人看他脸上有了笑意,心知上当,轻哼一声道:“原来你也不老实,我走啦!”
  
     说完,果然转身往外行去。
  
     任云秋忙道:“兄台留步,在下……”
  
     蒙面人道:“我是奉叔叔之命,来守着你的,你再说个不停,我只好点你睡穴了。”
  
     任云秋忙道:“在下不说就是了。”
  
     他总是重伤之后,闭上眼睛,没人和他说话,就沉沉睡去。睡意朦胧之际,忽然听到一阵极轻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蒙面人站了起来。
  
     进来的那人轻轻问道:“任少侠伤势怎样了?”
  
     蒙面人道:“喂他服下大旃檀丸之后,伤势好像稳住了,刚才清醒过一次,后来又睡熟了。”
  
     进来的那人道:“晏天机似乎己经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咱们庄外,居然还有人在远处张望。”
  
     蒙面人道:“为什么不把他们抓起来呢?”
  
     进来的人轻笑道:“我还会和他们客气吗?冉嬷嬷出去就把他们逮来了。”
  
     蒙面人道:“他们招供了,是来踩盘子?”
  
     进来的人笑道:“他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承认。”
  
     蒙面人道:“晏天机这人极工心机,我们还是提防着些的好。”
  
     进来的人冷冷一笑道:“凭晏天机,他敢对我怎样,如果再派人来,来一个抓一个,都给他废了赶出去,他也只好哑吧吃黄莲,往肚里吞。”
  
     蒙面人道:“陈庄主知不知道是咱们把他救出来的?”
  
     进来的人道:“目前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我想明天就离开此地……”
  
     蒙面人道:“他伤势……”
  
     进来的人道:“不要紧,他伤在晏天机的般若掌下,差幸他内功根底好,换了普通人,只怕内腑早被震碎了。”
  
     蒙面人吃惊道:“般若掌会有如此厉害?”
  
     进来的人道:“般若掌名列少林七十二艺之三,这老贼我早就怀疑他……少林寺有关,被般若掌震伤的人,只有少林大旃檀丸可治,他服了大旃檀丸,经过十二时辰,就该有八成痊愈了,咱们明晚起程,把他们送到双板桥,然后由长沙去岳阳……”
  
     蒙面人道:“只怕路上……”
  
     “我自有道理。”进来的人笑道:“你也该去休息一会了,叫秋儿来陪任少侠就是了。”
  
     蒙面人道:“我不累,我这样很好。”
  
     进来的人笑了笑道:“也好,你既然要守在这里,明天白天再好好睡一觉也是一样。”
  
     说着,转身往外行去。
  
     任云秋睡梦之中,依稀听到两人的谈话,但眼皮沉重,迷迷朦朦的又睡去了。
  
     第二天,任云秋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回头看去,本来坐在床前的蒙面人已经不在,他缓缓吸了口气,觉得伤势已经好了许多,正待坐起。
  
     只见房门口人影一闪,一名青衣使女匆匆走入,叫道:“任少侠,快躺着别动,我家主人说的,任少侠的伤势,至少要过了十二个时辰,才能无碍,要到今天晚饭之后,方可行动,现在挣动不得,任少侠如果肚子饿了,小婢就去端稀饭来。”
  
     任云秋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青衣使女粉脸微酡,说道:“小婢叫云儿,任少侠就叫小婢云儿好了。”
  
     任云秋问道:“昨晚那个脸上蒙着黑布的兄台是谁?”
  
     云儿娇黠一笑道:“他没告诉任少侠,小婢可不敢说。”
  
     任云秋又道:“那么你们主人是谁,总可以说了。”
  
     云儿吐吐舌头,说道:“主人,小婢更不敢说了。”
  
     任云秋笑了笑道:“好,算我白问。”
  
     云儿道:“任少侠日后自会知道的了。”
  
     说到这里,轻哦一声,又道:“小婢这就去端稀饭,等任少侠吃过早餐,小婢还要去请陈庄主他们进来看你呢!”
  
     说完,转身自去,不过一会工夫,云儿果然端着一个紫铜小锅进来,装了一碗,侧身坐到床沿上,说道:“任少侠只管躺着别动,小婢会喂你吃的。”
  
     她用汤匙舀了一匙稀饭,用口轻轻吹凉了,喂着任云秋吃。
  
     任云秋自知伤在胸臆,挣动不得,只好任由他喂着,稀饭是用莲子炖的,入口甚是香甜,任云秋连吃了两碗。
  
     云儿收过碗盘,一面说道:“这莲心粥里还放了什么东西,任少侠吃得出来么?”
  
     任云秋道:“入口极为清香,还放了什么,在下倒是吃不出来。”
  
     云儿道:“莲心粥里,还放了五颗雪莲子,那是我家主人昔年从大雪山带回来的,颗粒大的可以入药,这是颗粒较小的,但也大补真气,清心宁神,光是莲子粥,哪有这么香的?”
  
     任云秋道:“在下该谢谢你家主人。”
  
     云儿笑道:“我家主人说,都是自己人咯,任少侠也不用客气了。”
  
     “自己人?”任云秋还待再说。
  
     云儿道:“小婢要走啦,陈庄主他们急着要来见你呢!”
  
     人就像一阵风般走了出去。
  
     任云秋心中暗道:“他们主人说是自己人,既是自己人,又何用蒙上了脸?唔,不错,昨晚那个蒙脸人,一定是熟人无疑,只是既是熟人,又何必这般神秘兮兮?”
  
     只听云儿在门口说道:“陈庄主、沈庄主,几位请进。”
  
     任云秋急忙抬目看去,只见表叔春申君、沈大叔、陆浩川、陆大娘、江翠烟几人,都走了进来,急忙叫了声:“表叔。”
  
     春申君连忙摇手道:“云秋,你不可挣动,只管躺着。”
  
     江翠烟走近床前,关切的道:“任大哥,你好些了么?”
  
     任云秋道:“好多了,据这里主人说,要过了十二个时辰,方可行动。”
  
     春申君问道:“你见过这里的主人了?”
  
     任云秋道:“小侄见到的是这里的主人的侄子,他也蒙了脸,不肯以真面目相见,这里的主人,小侄却没有见到。”
  
     春申君昨晚已听沈仝说过蒙面人使的是一柄长刀,刀法甚是神妙,此刻目光一掠房中的陈设,极似女孩儿家的香闺,心中约略猜到了几分,却也不说,只是颔首道:“既然这里主人说你伤势要过了十二个时辰才能行动,那也不用性急了。”
  
     沈仝道:“只是谢兄、金兄看咱们一天一晚没有回去,心里一定急得不得了,万一他们找上来,遇上黑衣教的人,晏天机一行,人多势众,这可怎么办?依兄弟之见,春华兄和江姑娘暂且留在这里,兄弟和陆老哥、老嫂子先赶到双板桥去,这样才不至于再出漏子……”
  
     春申君沉吟了下道:“这里只要江姑娘留下来照顾云秋就好,兄弟和大家先赶回双板桥去。”
  
     说到这里,朝云儿拱拱手道:“姑娘可否转告贵主人一声,陈某几人有事须要先走一步了。”
  
     云儿道:“陈庄主请稍候,容小婢进去禀报敝主人一声。”
  
     说完匆匆退出身去。
  
     沈仝低声道:“春华兄,你看这里的主人是谁呢?”
  
     春申君笑道:“这里的主人,如果愿意和咱们见面,早就和咱们见面,也许另有原因,咱们就不用猜了。”
  
     陆浩川点头道:“陈庄主所说甚是,这里主人,依兄弟之见,八成和大家是熟人,他不愿和大家见面,必有深意。”
  
     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云儿三脚两步的奔了进来,说道:“陈庄主,我家主人说,已经派人去了双板桥,要谢、金二位庄主在那里等候,今晚等任少侠伤势好了可以行动,几位就可以一起走了,几位不嫌待慢,务请等天黑了再走。”
  
     春申君颔首道:“多蒙主人费心,看来咱们只好再打扰一天了。”
  
     一天时光,很快的过去。
  
     晚餐之后,任云秋果然已可下床行走,大家自是十分高兴。
  
     没过多久,云儿走了进来,她己换了一身青色劲装,背插双剑,看去婀娜刚健,已不似先前那样弱不禁风,朝春申君等人欠身道:“陈庄主,车子已在院中,请大家上车了。”
  
     春申君等人跨出院中,果见大天井中停着一辆双辔马车。驾车的是一个阔帽黑衣大汉,手持卷成一圈的长鞭,掀起车帘,等候着大家上车。
  
     春申君、沈仝、任云秋、江翠烟、陆浩川夫妇相继上车。
  
     云儿随着跨上车厢,放下车帘,然后说道:“我家主人吩咐,要小婢护送诸位一程,以诸位的武功,高出小婢百倍,这护送二字,实在不甚恰当,但因敝主人另有困难之处,遇上有人拦截,诸位不便出面,才要小婢随着前来,以便应付,还望诸位见谅。”
  
     春申君含笑道:“贵主人仗义援手,咱们竟尔无缘拜识,当面致谢,实在过意不去。”
  
     云儿娇笑道:“陈庄主不用客气,我家主人对陈庄主甚是钦佩,日后自有见面之日,要小婢向陈庄主致意,区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她口齿伶俐,说来甚为婉转。
  
     在说话之时,车子已经辘轳起程,出了庄院,车行渐速,但车厢封得极密,车中人无法看到车外的景物。
  
     其实此时正当黑夜,四外一片黝黑,即使打开车蓬,也看不到什么景物了。
  
     夜雾很重,夜色更显得迷濠,但这时在夜雾中出现了一串十数盏红灯,辕绰绰的在大路上浮动。
  
     那是十六盏六角形的红纱宫灯,由十六名黑衣少女提着而行。
  
     这十六名少女一个个生得明眸皓齿,纤影苗条,像春云般的秀发,披在肩头,绾以黑纱,结着蝴蝶髻儿,临风栩栩欲飞,纤细的腰间,柬着阔带,佩一柄象牙为柄,绿鲨为鞘的柳叶银刀,三寸弓鞋,鞋尖上镶着一颗明珠,一手提灯,一手持一方尺许长的红绡帕儿,看去体态轻盈,妖娆多姿,还透着几分神秘!
  
     在这一十六名少女后面,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嬷嬷,看去年岁已经不轻,一头花白头发,包着黑色的包头,一张马脸,绷得没有一丝笑容,身材高大,几乎和男人一样,腰插双锏,健步如飞。
  
     她身后则是两辆黑色油蓬双辔马车,蹄声得得,跑得也不算慢。
  
     车后还紧随着四名黑衣劲装少女,背插双剑,同样婀娜刚健。
  
     这一行人车,有如迎神赛会一般,排场不小,江湖上只要看到这一行人就像看到瘟神一般,避之惟恐不及,因为江湖上有这么一副排场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黑衣观音凤箫女,如今又是黑衣教的副教主身份,当然更增添了气势。
  
     就在这一行人奔行而来,快到一处树林前面的时候,十六名提灯少女手中纱灯,忽然由第一个起,一下高举过顶,一下又垂及地面,十六盏红灯,这一起一伏,宛如波浪一般,煞是好看!
  
     这是前面遇警的讯号,告诉后面的车把式,注意及时停车。
  
     红灯这一起一伏之后,随着突然熄没,在路上登时一片漆黑。
  
     车前的黑衣嬷嬷拉长一张马脸,目注树林,喝道:“哪来不长眼晴的东西,胆敢躲在林内鬼鬼祟祟的偷觑,还不给我拿下?”
  
     她喝声甫出,树林中已走出三个黑影来。
  
     哪知十六名提灯少女,在熄灯之后,早已散了开来,她们久经训练,红灯一熄,就插到后腰上,有手一按,柳叶银刀悄无声息的出鞘,左手挥起红绡,两人服伺一个,两柄银刀业已交叉架在一人的颈上,两方红绡也正好蒙住了对方头脸,丝毫挣扎不得,口中喝了一声:
  
     “走!”
  
     六名少女押着三个人来至车前。
  
     黑衣嬷嬷冷哼一声道:“该死的东西,胆敢冲犯咱们副教主,那是奸细无疑,丫头们,给我砍了。”
  
     六名少女“唷”一声,只要两把银刀一绞,三颗脑袋就得骨碌碌滚下来。
  
     那三个被擒的人,有两柄银刀叉着喉咙,再经两方红绡蒙住头脸,一股香喷喷的气味,吸进鼻孔,一个个神志浑淘淘的,想张口呼救,都已作声不得。
  
     就在此时,只听有人从树林中慌慌忙忙的奔出,口中叫道:“冉嬷嬷,刀下留人,杀不得……”
  
     黑衣嬷嬷又喝声:“拿下!”
  
     两个提灯少女(灯已插在腰后)像一阵风般一左一右欺了过去,左手红绡方待扬起!
  
     那人急叫道:“姑娘请住手,在下但老忌。”
  
     但无忌是黑衣教的总管堂副总管,两个提灯少女自然认识,扬起的左手,不觉停得一停。
  
     这时虽是春寒料峭,但这位副总管但无忌却满头大汗的朝黑衣嬷嬷抱着拳,陪笑道:
  
     “冉嬷嬷,这是误会,完全事出误会,这三个人都是自己人,你老请看在兄弟薄面先放开他们……”
  
     冉嬷嬷冷笑一声道:“但大副总管交代下来的事,老婆子怎敢不遵命,但老婆子负责副教主的安全,奉有副教主的金令,不论任何人,在车前三丈之内,既然不预先报名,又不急速后退者,一律拿下,格杀毋论,这三个人就隐伏在三丈之内,并不预先报名,也不悄悄退后,这是觑伺副教主行踪,形同奸细,就该格杀,请问但副总管,老婆子应该听你的,还是听副教主的?”
  
     但无忌拭拭汗水,连连作揖,陪笑道:“冉嬷嬷,这是他们不对,只是……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副教主的规矩,不知不罪,冉嬷嬷就多担待一点……”
  
     冉嬷嬷冷声道:“他们不知道规矩,你但大副总管也不知道吗?”
  
     但无忌道:“那时兄弟还在远处,看到副教主出巡的灯号,要知会他们己经来不及了!”
  
     冉嬷嬷道:“这档事,老婆子也作不了主,你自己去禀报副教主吧!”
  
     但无忌连应了两个“是”。
  
     冉嬷嬷回身走到第一辆车前,欠身道:“启禀副教主,但副总管求见。”
  
     车帘搴处,凤箫女问道:“但副总管,有什么急要之事么?”
  
     但无忌走近车前,躬着身道:“启禀副教主,刚才事出误会,犯驾的是教中三名护法沙友德,来得顺,尚在周三人,恳请副教主开恩释放。”
  
     “嗯!是湘西三怪!”凤箫女徐徐说道:“是你率领来的?”
  
     “不,不是。”但无忌道:“他们先来,属下刚才才赶到。”
  
     凤箫女道:“他们是奉什么人之命,躲在林中,觑伺本座来的?”
  
     但无忌道:“回副教主,这是误会,他们奉晏副教主之命在这里埋伏,已经有三天了。”
  
     “哦!”凤箫女道:“你们是在等候什么点子?”
  
     但无忌道:“回副教主,三天前春申君被人救走,晏副教主就派出几路人马,分头追踪,这里是几处埋伏之一。”
  
     凤箫女道:“这么说,他们不是在这片林子里觑伺本座行踪的了?”
  
     但无忌道:“他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觑伺副婺主的行踪。”
  
     凤箫女道:“好,冉嬷嬷,把他们放开了。”
  
     冉嬷嬷回身一挥手道:“副教主有令,放开他们。”
  
     六名提灯少女先收红绡,再收银刀,倏然退下。
  
     沙友德三人如梦乍醒,急急后跃。
  
     只听远处传来晏天机的声音笑道:“当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凤副教主这一般随从,果然久经训练,个个身手矫捷,远胜须眉,嘿嘿,了不起!”
  
     凤箫女一怔,抬目道:“是晏副教主来了么?”
  
     晏天机道:“正是兄弟。”
  
     冉嬷嬷挥了下手,十六盏宫灯立时亮了起来,十六名少女分列两行,一齐躬身为礼。
  
     只见大路上由青袍飘忽的晏天机为首,他身后还跟着麻一怪和矮路神令狐宣,稍后还跟着十二名手持长刀的黑衣劲装汉子。
  
     但无忌、沙友德、来得顺、尚在周四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见过副教主。”
  
     凤萧女在车中含笑道:“晏副教主怎么也会在这里,这倒真是巧遇。”
  
     晏天机目光森冷,微微一笑,拱拱手道:“兄弟是闻讯追缉在逃的春申君陈春华和负伤不轻的任云秋来的,据说这两人可能就隐匿在附近,这是教主下令,务必擒到主要敌人,兄弟不得不亲自赶来,沿途搜索,绝不能放过一可疑人物,却没想到凤副教主也会到了这里。”
  
     说话之时,一双深沉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后面一辆车上看了一眼。
  
     凤萧女道:“小妹奉教主之命,巡察各地,晏副教主是知道的,小妹都是在夜晚行动的,否则如在大白天,只怕连官府都要惊动了呢,好,小妹祝你马到成功,咱们还要赶去长沙,起程。”
  
     车帘缓缓放下,十六名提灯少女手提红灯,首先列队上路。
  
     晏天机阴恻侧的道:“凤副教主且慢。”
  
     凤萧女在车中道:“晏副教主还有什么见教?”
  
     晏天机道:“凤副教主车后面这一辆车中,不知是什么人?”
  
     凤萧女倏地掀起车帘,冷冷说道:“晏副教主,你问本座什么?”
  
     晏天机冷峻一笑道:“兄弟只是随便问问。”
  
     凤萧女哼了一声道:“晏副教主可是怀疑本座么?”
  
     晏天机森笑道:“这可是凤副教主自己说的了,兄弟怎敢对堂堂凤副教主心存怀疑?”
  
     凤萧女一声娇笑,说道:“晏副教主如果对我两辆蓬车,想要搜查的话,只管请搜,冉嬷嬷,你把两辆车子的车蓬都掀起来,让晏副教主仔细瞧瞧。”
  
     她说两辆蓬车,那自然是前面一车先掀了。
  
     冉嬷嬷应了声“是”又对晏天机轻“哼”了一声,果然伸手要去掀开车厢的皮蓬。
  
     晏天机连忙摇手笑道:“冉嬷嬷,快不可如此,本座只不过随便问了一句,凤副教主居然认起真来,哈哈,凤副教主请吧,兄弟少陪了。”
  
     凤萧女冷哼一声,喝道:“走!”
  
     十六名提灯少女首先上路,两辆蓬车也依次启程。
  
     晏天机望着两辆蓬车,目光闪动,紧闭着嘴唇一声不作,直待蓬车去远,他才朝沙友德招招手。
  
     沙友德走上几步,垂手道:“副座有何吩咐?”
  
     晏天机低声道:“你给本座远远跟踪下去,记住,不可离得太近,看后面那一辆车,是否中途留下,或和前面一车分道而驰,如果分道而驰,你必须跟住那一辆,沿途留下记号,本座自会另行派人与你联络。”
  
     沙友德听得面有难色,说道:“凤副教主……”
  
     晏天机道:“你轻功较佳,距离不妨远一点,就不碍事了。”
  
     沙友德道:“属下遵命。”
  
     晏天机又叮嘱道:“你不可让他们发现了。”
  
     沙友德道:“属下省得。”
  
     晏天机一挥手道:“快去。”
  
     沙友德领命,立即展开脚程,远远跟了下去。
  
     身在第二辆车上的春申君、沈仝等人,一来蹄声得得,只觉得车行渐缓,二来和前面一辆车有着一段距离,何况车厢中皮蓬甚厚,放下之后,几乎内外隔绝。因此前面发生的事,车上诸人均一无所知,只觉车子停了一回,又驰得渐渐快了。
  
     这样不知驰行了多少路程,前面十六名提灯少女在经过一座石桥之后,忽然间灯火齐熄,迅疾朝四周散了开去。
  
     前面一辆蓬车缓缓的靠边停住。
  
     第二辆车上,驾车的轻轻叩了三下,云儿坐着的人忽然站了起来,说道:“陈庄主、沈庄主诸位,小婢送到这里为止,要下车了。”
  
     春申君道:“谢谢姑娘,请代向贵上致意。”
  
     云儿道:“不用谢,小婢告辞了。”
  
     掀启车蓬,一个人像乳燕穿帘,翩然飞身而下。
  
     车子却丝毫不停,反而快马加鞭,疾驰而去。
  
     这时从左首一条小径上,驰出同样一辆黑色皮蓬的双辔马车,缓缓停住,云儿很快的奔了过来,招呼冉嬷嬷和本来跟在车后的四名黑衣少女,一起上了蓬车。
  
     前面十六名提灯少女亮起红灯,轻快的列队而行,两辆黑皮蓬车又跟着上路,好像她们只是在这里憩了憩脚,重又上路一般!
  
     -------------
  
     银城书廊 扫校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新月美人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