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九阴九阳 > 第 六 回力盖明教蛤蟆功

第 六 回力盖明教蛤蟆功

作者:金庸新 发表时间:2018-12-06 20:37:52 更新时间:2022-08-08 03:16:30
  
    船行之中,段子羽在小昭的柔语慰抚下,忽然一口气把自己的身世,苦闷一古脑说将出来。小昭听罢默然,这等人伦惨变便是老练世故,饱经风霜之人也很难承受得起,想象他自小便日日受这刻骨铭心的仇恨熬煎,不由得替他心伤。半晌小昭方道:“小兄弟,你今后怎样打算?”
     段子羽黯然道:“此处尚有一事未了,待了结此事后,便当回归西域,若不能查清父母被害真相,便老死父母墓前。”
     小昭虽想多劝慰他几句,却觉殊难措辞。吩咐大船靠岸,送段子羽上陆。
     段子羽站在船头,向小昭和十二宝树王拱手作别,从跳板上一步步走上岸去。
     大船启碇重行,段子羽望着渐渐过逝的小昭的身影,耳边又响起她清脆如珠玉鸣溅,复又凄凉苦苦的歌声;“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心中惆怅万分,信步向岸边的一处丛林走去。
     正走到丛林边缘,蓦地里脚上一紧,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身子一悬,已被吊在一颗树上。段子羽腰脊一挺,倒吊着的上身反卷上去,顺势掣剑向绳上所去。不知这绳是什么东西绞成的,一斫之下,竟丝毫无损,他连斫了几下,都是寸功不奏。
     忽听一人哈哈笑道:“小子,别费力气了,你家爷爷的金蚕丝刀剑无伤,你还是乖乖地吊着吧。”
     段子羽见草丛中钻出两个人来,一高一矮,俱是七旬上下年岁须发皤然,气苦道:“两位老爷子,开什么玩笑,快放我下来。…高老者走近前,就着日光他细端详了他一会,道:
     “师哥,这小子成吗?”矮老者道:“差不多吧,你没看到各教各派都为得到这小子忙个不亦乐乎吗?总算咱们运道不错,先得到手了,管他成不成的,先试用些日子,若是不成,一刀砍了便是。”高老者拍拍脑袋道:“还是师哥想的周到。”
     段子羽听得迷迷登登,但料来总不是好事。大声道:“你们要杀就快将我杀了,使这种诡计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高老者一听,跳了起来,大声嚷道:“你小子不识好歹,我们华山派的反两仪刀法你听说过没有?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矮老者喝道:“师弟,絮烦则甚。待我与这小子讲。”高老者搔搔头道:“你听着,不是我不跟你说,是我师哥不让我说,待会……”
     矮老者不耐,一把将他扯了开去,近前几步,神色郑重的道:“小子,你想死还是想活?”
     段子羽道:“想死如何?想活又如何?”
     高者者插嘴道:“想死我就一刀。”说着抽出刀来,虚砍一式。
     矮老者继续道:“人哪有不厌死求生的,你小小年纪更当如此。若是想活,便随我们兄弟回华山去。”
     段子羽奇道:“回华山作甚:“高老者急道:“回华山作华山派的掌门哪。到时你作了掌门,我们虽算是你师叔,也不好以大压小,更不会杀你。段子羽一愣,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向矮老者望去。矮老者庄而重之地点了几下头,脸上满是渴盼之色。段子羽真感此事匪夷所思,可言犹在耳,丝毫不假,两人脸上孩子般的赤诚之色更非惺惺作态所能伪装得了的,可心里却怎么也参详不出是怎么回事。矮老者见他满脸惊诧,矫舌难下的样子,自己也不由得大是尴尬,细想想自己兄弟两个也未免过于荒唐些。当下言道:“小兄弟,咳,咳,是这么回事,我们华山派从上任掌门鲜于师侄死于大光明顶上,数十年来我们华山派掌门之位便形同虚设,我们两兄弟忝为华山派长老,自对本派的兴衰大计忧心忡忡,这数十年来,我们两兄弟遍访天下贤人,欲为华山派觅一掌门,可惜人才难得,竟一无所获。”言下连声嘻嘘,摇头不止。
     段子羽暗道:“这两个老东西不知吃错了哪门子药,害失心疯了,从来只听过有满天下找武功传人的,已是骇人听闻,他们居然满天下找起掌门来了。”但见这二人并无恶意,自己性命已然无虞,倒是大松了口气。
     矮老者继续道:“前几天在渭阳紫阳观遇到一位异人,我们把心事对他说了,他为我们起了一课文王神卦,断言我们在这汉水河畔当能找到掌门,唉,这位异人真真了不得,这不我们兄弟到这里不过两个时辰,就把你,嗯、掌门师侄找到了。段子羽啼笑皆非,笑道:
     “两位老爷子,我可不是你们要找的贤人,我这人淡得很,一点点咸味都没有。”
     高老者皱眉道:“不会吧?遮莫是我们找错了?待我割下你一块肉来,尝尝便知端的,若是不咸,就放你走路。”
     说着挥刀近前,一副要割而食之的模样。段子羽不知他是真疯还是装傻,急急嚷道:
     “使不得,不用尝,我的肉酸得很,你一尝把牙都得酸掉。”
     高老者撇嘴一笑,道:“使得的,使得的。我老人家牙虽没剩几颗,为了本派的大业也只好豁出去了。你别怕,我会轻轻地割,只割一小点,不会很疼的。”一把抓住段子羽左腕,当真要割他臂上的肉。
     段子羽心中大骇,忙一翻手指,反扣高老者脉门。高老者“咦”了一声,缩手伸指点他腕背的“列缺”穴,段子羽反点其“合谷”穴,两人瞬息间以擒拿手和点穴法交换十余招,却是未分胜负。矮者者在旁看得甚奇,知道师弟虽然直肠白肚,毫无心机,武功却练得精纯,不逊于自己。不由得好奇心起,伸手向段子羽肩上扣来。
     段子羽倒吊着身子,与高老者这几招拆得已感吃力,见矮老者又来夹击,心中惶恐。这二人若是一刀将他杀了,他也并不甚惧,但见这高老者竟是要割而食之,惶恐陡甚,一剑刺向矮老者。
     矮老者见这一剑刺来,看似平平无奇,可自己偏生想不出好招来化解,只得跃退一步,也是“咦”了一声,心中啧啧称奇,他一生所遇强敌何所数计,被人一招逼退,却是首次。
     高老者见师哥被逼退,不由得好胜心起,右手伸指仍点段子羽腕上外关穴,左掌向其胸部拍来,段子羽缩臂躲过一指,臂弹如箭射,砰的一声,与高老者对了一掌,这掌用的是九阴真经中的功夫“摧心掌”。
     高老者腾腾彼震退两步,刚要说话,不料掌上余劲不衰,竟然扑通坐倒,从手臂直到胸口酸麻难忍,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张了几次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段子羽也被震得荡了起来。
     矮老者一惊,忙过来问道:“师弟,受伤了吗?”高老者抚摩胸部,半天麻痛之感方消,开口大喜道:“师哥,这小子成,咱们总算找到人了,也别管他是咸的还是淡的,抓回去让他当掌门吧。”
     矮老者见状知其无事,放下了心。笑道:“小友,我们是诚意聘贤,绝非戏弄。华山派虽微,却也忝列六大门派之中,这掌门一职也不算辱没了你,还望你应允。”
     段子羽虽一掌将高老者震退,但倒吊着身子,气血不畅,内力不能提至极致,是以高老者虽未尽全力,却也把他震得七晕八素,怒道:“你们还是把我杀了痛快,什么掌门,便是武林盟主我也不做,况且天底下有这样倒吊树上的掌门人吗?”
     矮老者忙道:“师侄莫怪,这都是我们求才心切,才出此下策,待我将师侄放下,再向掌门师侄赔罪,任凭掌门师侄处罚。”说着就要去解绳索。
     段子羽听他一口一个“掌门师侄”叫得亲热之至,心中气苦,本欲反驳几句,但这吊着的滋味儿委实难过,且到地面再说。高老者此刻甚有急智,忙道:“师哥,使不得,这小子若是落地反悔,再吊上去就大费手脚了。待我先在他脸上刻上”华山掌门“四个字,就不怕他反悔了。魔教、少林、峨嵋哪些人见咱们先定了货,也就不好意思来抢了。”
     矮老者一听,师弟所虑甚是,且先由师弟吓吓他再说。
     便真的刻上了也不打紧,“华山掌门”四字天底下不知有多少入想刻在脸上而不得,当下驻足观看。
     高老者见师兄赞同,大是得意,笑道:“掌门师侄,你师叔我别无所能,这刻字纵身是我拿手好戏。待我刻好后,再用金色一着,咱们华山派的掌门可比别派掌门威风多了。少林寺哪懂此术,他们要抓了你去,不过是给你剃光头发,烫上香疤,又费事又难看,不如我老人家远矣。”
     段子羽见这高老者疯疯颠颠,却不料他如此阴损。知他说得出来,多半也做得到。这二老武功俱不弱,自己倒吊着,绝非其敌,真要让他们制住,在脸上刻上几字,这奇耻大辱只怕是连死都洗刷不了。在他心中,自不觉华山掌门四字有什么诱惑力,语声发颤道:“别乱来,你再过来,我就自刎而死。”说着横剑胸前,只待这二人再度出手,便自行了断,免得受辱于凡夫俗子,辱没了祖宗声名。
     高老者慌道:“别,别。你既不喜欢,不刻在脸上,咱们在背上或屁股上刻也成。”段子羽怒道:“哪里也不成。”
     高老者大费踌躇,搔搔头皮道:“这可怎么办,若不刻上个记号,你被别派捉去,我们华山派就要不回来了。”
     忽然飓的一声,一物自远处飞至,插入地下仍颤晃不止,高老者和矮者者一见是柄小旗,一面大书“明”字,一面绣有红色火焰,高者者大叫道:“是光明顶的朋友吗?这小子已被我们华山派定下了,马上就是华山掌门人,识相的走远些,不要白费力气来抢了。”
     周围立时现出十几人来,一人喝道:“华山二老听着,我们五行旗今日是找这姓段的小子报仇雪恨,不是要寻贵派的晦气,敬请二位且站一旁,别溅了一身血。”
     高老者怒道:“直娘贼,夸你们胖你们还喘上了,这小子是我们新任掌门,岂是任由你们要杀便杀的,且先过我们华山二老这一关。”
     段子羽道:“两位前辈,先放我下来,此事只与我有关,你们二老何必插手。”高老者笑道:“掌门的事便是我们华山全派的事,我们身为长老,这关系更大得很。你且先吊着歇会儿,看你师叔的反两仪刀法如何?”
     那十几人不再言语,呼啸一声齐舞刀剑而上。高、矮两老者,一在段子羽左,一在其右,舞动双刀,护住段子羽。
     当的一声,一名教从的剑被高者者震飞,矮老者顺势进刀,将一颗头颅砍上半空,刀回处,又磕开了攻自己的两剑一刀。这二者一生浸淫于这路反两仪刀法,委实精纯无比,两刀呼呼生风,将三人围得风雨不透。这十几名教众虽也是厚土旗的好手。却怎及得上二者功力之深,是以一上来便损折一人,被刀风逼退回去。
     这十几人相视一顾,人人脸上悍戾之色大作,复一拥而上。矮老者喝道:“混沌一破。”两柄刀一前一后,孤形合击,登时斩断两只持剑的手,矮老者又喝道:“太乙生荫,两仪合德。”刀风霍霍,迅疾无伦,一路刀法源源展开,如长江大河,布下一道坚不可破的刀网,厚土旗几名教众拼死冒进,立时被绞得臂折腿断,倒抛出去,惨叫之声大作,脚下的土地已被鲜血染红。两个回合下来,厚土旗教众已损折一半,余者退开几尺,一时不敢攻上。
     高老者得意道:“魔崽子,见识到你爷爷的手段了吧。”
     转头对段子羽道:“掌门师侄,这路刀法还过得去吧,过得几天,便传授于你。要不然,你不懂华山派的武功,这掌门做起来也不舒但。”
     段子羽见二老言笑晏晏间杀人如割草,这路刀法固是精妙,二老功力也是不凡,方才对自己出手显然是留有余地,也不禁佩服,但听他一口一个掌门师侄,俨然自己真当上了他们掌门一般,心中气苦,道:“你们快放了我是正经,什么掌门我也不做。”
     高老者嘿嘿一笑道:“你说得轻松,我们华山二老为你破了二十年的杀戒,又结下这等梁子,你若不是掌门,我们何苦如此做。”话犹未了,一枝短矛破空飞来,日光下耀眼生辉,气势骇人,矮老者挥刀一格,挣地一声,矛掉头飞回,刚格开此矛,空中忽然一暗,只见数十柄矛四面八方一齐打来,如满天花雨一般,高者者惊道:“乖乖不得了,魔崽子们下毒手了。”两人奋力舞动双刀,顿时劈啪之声不绝于耳,所幸这二人刀法纯熟,功力深厚。
     数十枝短矛竟尽数拦格在外围。二人也感手臂酸麻,虎口作痛。
     矛方落地,又是风声大作,数十柄短斧齐飞而至,二老无奈,故技重施,双刀舞成一道光幕,叮叮当当,将短斧又格出圈外,顿时手腕酸痛几不能举,虎口被震出裂纹。
     段子羽急道:“快放我下来,我与你们一起御敌。”高老者摇头喘息道:“不成,只要你不答允,就在这树上吊着吧。”
     说话问,周围二丈远处已密密麻麻站满了身穿明教服饰的人,不用计算也知道不在百名之下。段子羽气道:“再下放我下来,咱们三人都得被砍成肉酱,我做不做掌门又育什么相干。”高老者喘息道:“任你说破了天,也是无用。华山二老言出如山,说不放就是不放,被砍成肉酱也不放。”
     段子羽颓然长叹道:“罢了,我服了你们了,这掌门我做了,快放我下来。”
     高老者大喜,拱手道:“谨遵掌门人法旨。”跃起半空,在他足踝上一牵一抖,那纠缠固结的绳索已然解开,手法麻利之至。
     段子羽手一拄地,身子一折,已稳稳站在地上。矮老者也抱刀一礼道:“恭喜掌门人。”段子羽哼道,“我是满肚子的冷气,何喜之有。”矮老者面色一红,却也颇有得色。
     这两兄弟只感华山派人才凋落,门中弟子无一能成大器,更莫说负起中兴华山派的大任,这二者于派中威望武功都是最高,竟一反常例,不立门中弟子为掌门,不惮劳苦,跋山涉水,行遍江湖,立志要为华山派寻一有胆有识,天赋武功俱属上乘的人来继任掌门。多少年来,阅人虽如恒河沙数,却无一是最佳人选。到得最后,竟听一江湖术士之言,跑这汉水河畔捉掌门人来了。目下夙愿得偿,欣喜逾恒,虽在重围之中却也毫无惧意。
     明教人群中有一人扬声喝道:“姓段的小贼,你畏头缩尾,靠华山派两个老不死的庇护,能躲到几时?”
     段子羽迫于形势,被逼答应做华山掌门,直觉此事荒唐不稽,如同儿戏一般,又被吊了许久,心里一肚子气,殊无欢愉之感,吃此人一骂,大怒道:“是谁躲在人群里胡沁,有胆的出来与段某大战一场。”
     音犹未落,一人越众而出,手摇摺扇,施施然而来,其时正是九月,已是“秋扇见捐”
     的季节,此人持扇在手,却不打开,显是以此为兵器。
     段子羽见此人不过二十四五岁,面白无须,身材高挑,秀气中不失英气,脚下步履飘飘,如踏水而行,显是轻功甚佳。
     段子羽掣剑在手,剑尖指地,立好门户,喝道:“通名受死。”
     那人肃声道:“大光明教地字门门主司徒明月在此,小贼纳命来。”一扇点来,却是走的打穴笔一路。
     段子羽身子斜转,一剑刺向他肩后井穴,那人手一挥,扇子径向剑上格去,两人出手俱是快极,刀剑相交,金铁锵鸣,各退一步,段子羽这才知道扇骨乃精钢所铸。虽不知地字门门主是何等人物,但从这一击这中已感到是一劲敌。
     段子羽一剑斜到,剑到中途,脚下一错,从“明夷”踏到“未济”,方位猝变,剑尖已刺至司徒明月左肋。司徒明月不料他变招如是之速,几乎被攻了个措手不及;扇子一抖,扇面倏然展开,遮住左肋,段子羽进步一绕,一至他背后,左手一爪抓向他后脑玉枕穴,司明月中心中大骇,不及还招,身子一晃,疾冲出去,爪风刺得发皆为之竖。
     明教人群中一人朗声道:“司徒门主,退下来吧,这是我们五行旗的事,让我们五行旗与他了断。”
     司徒明月道:“吴旗主,我是奉教主令旨而来,并非强行替你们出头。”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听他搬出教主来,便不作声了。
     司徒明月武功得自杨逍真传,是杨逍老部属天、地、风、雷四门的头号人物,向来自负,现今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招受挫,不由得羞恼成怒,反手一掌击出,不待还招,铁扇后发先至,竟是刀法中的“力劈华山。”
     段子羽侧头避过铁扇,挺剑刺向他掌心劳宫穴。两人你来我往,顷刻间拆了二十余招。
     司徒明月步法迅捷飘忽,绕着段子羽周匝游斗,一柄扇子忽而直点如点穴撅,判官笔,忽而如剑刺刀劈,使得变幻万干,出神人化,左手或指戮,或掌击,诸般手法奇招纷呈,如满天花雨令人眼花缭乱,明教中人也大多是首次见到他的真实武功,不禁欢呼喝彩,彩声如雷。
     段子羽仗着脚下禹罡步法神奇莫测,当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手中蹈暇抵隙,他自与七手童子、四散人、方东白等交过手后,剑招益发纯熟。
     司徒明月的武功较诸四散人为高,却不及方东白之功力精纯,只是一上手便以狂风暴雨之势倾泻而出,大有沛然莫能为御的气势,表面上却是占了上风,殊不知段子羽剑上的夭雷剑法,以谦抑为本,讲究舍已从人,后发先制、以柔克刚,纯是道家宗旨,其威力即蕴藏于清淡无奇的招术中。遇弱则弱,逢强则强,是以二十余招中段子羽闪、展、腾、挪,潇洒飘逸地避过这一轮猛攻。
     旁观众人见这二人如鹰隼扑击,往来似电,无不看得惊心动魄,膛目结舌,司徒明月身在局中,却是叫苦不迭,这二十余招实是他全身功力之所聚,所学武功中精萃尽出,却奈何不了对方分毫,心中暗自后悔,不该自负过甚,硬向杨逍讨来这份差事,眼下竟成骑虎难下之势,但事至如今,也只有强行撑持了。手上招式依然源源递出,只是内力已渐感不足。
     段子羽立时感到对手压力减弱,乘机一剑刺向司徒明月小腹,司徒明月挥扇砸去,段子羽清啸一声,如鹤唳中天,剑尖蓦然上挑,越过铁扇直刺咽喉下无突穴,这一变招岂止迅疾无比,更是匪夷所思,高手对招,对招木的老嫩料得极准,对虚招、实招更需辩别清楚,司徒明月眼见刺向小腹的这一剑还既疾又狠,内力已运至极致,根本不能中途转向,哪料段子羽居然在极不可能的状况下蓦然变招,顿时惊得面如土色,危急中不及回扇挡格,头尽力一侧,两手上举,胸腹空门全露,段子羽岂肯错过良机,不暇思索,左掌疾出,按在司徒明且胸上,意欲以摧心掌震碎他的心脏。甫料入手处绵软一团,颇富弹力,段子羽顿时明白,脸上一红,掌剑齐撤,跃后几尺,自己心中怦怦乱跳,如同作了亏心事一般。
     司徒明月死里逃生,却也是涨红满面,忽然嘤咛一声,掷扇入地,掩面疾奔,穿入明教人群中便已不见。
     华山二老阅事丰瞻,司徒明月一出场,他们便知是女着男装,只是她儒中宽袍,又满面英气不让须眉,段子羽却是看不出了。高老者见掌门颇是尴尬,打哈哈道:“掌门人神威大震,魔教小丑大败而逃。”他功力深厚,中气十足,这番话平平说出,周围人听着都觉得是在自己耳边说话,清晰异常。
     明教人群中登时起了哄,署骂声,吼叫声,乱成一团。
     这起人中职事最高的是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和烈火旗掌旗使辛然,五行旗各掌旗使中原以颜垣武功为高,厚土旗的实力也居五旗之首,只是颜垣及二十余名好手尽数丧命在段子羽的九阴白骨爪下,厚土旗群龙无首,实力上也大大打了折扣。吴、辛二人此番纠众前来,正是要搜杀段子羽,为颜垣等人复仇,他们自知武功不及颜埕,也并不作单打独斗的打算,是以一上手便是几十柄短矛,几十柄短斧,抛掷矛、斧的是锐金旗中青力强雄的教众,哪知华山二老实非等闲。这一番翻江倒海般的攻势被二柄单刀化解无遗,余下便是几十支强弓硬弯,还未及发射,却被司徒明月拦住。
     天、地、风、雷四门在教中本不及五行旗地位高,但却是杨逍嫡系部属,杨逍继任教主后,这四门人众俨然是天子门生,竟然有凌驾五行旗之上的势头,司徒明月近年来更是杨逍全力栽培的头挑人物,吴劲草和辛然心中虽然不服,表面上对她却是容让三分。此刻见司徒明月大败而逃,心中不无幸灾乐祸之感,但见段子羽武功果然不凡,又有华山二老为其羽翼,对付这三人也实感棘手。
     这壁厢吴、辛二人尚未计议妥当,段子羽和华山二老也在急急筹思方略。眼见四周几十名头裹白中的教众弯弓搭箭,引满待发,三人对这乱箭夷然无惧,但一看到这几十人身后的二十余名头裹黑中的教众,手持黑黝黝斩喷筒,却不禁胆寒,喷筒中所盛乃是腐蚀力极强的毒水,沾身即烂,绝无幸理,这些都是洪水旗教众,奉掌旗使唐洋之命参加围杀之战的。
     段子羽忽然朗声道:“明教朋友中哪位是龙头老大,请站出来讲话。”
     吴劲草、辛然相视一眼,面露诧异,暗道:“这小子莫不是怕了,要乞降活命?当下二人并肩而出,齐声道:“你有何话说,快讲吧。”
     华山二老中的矮老者走上几步道:“吴旗使,辛旗使,贵教和我中原武林百多年来干戈不断,但从来都是依照武林规矩办事,约时,约地,约人,摆出道儿来决斗,从无今日这般群殴乱砍的,怎么贵教近些年来声势日隆,行事却日益卑下,浑如市井无赖一般,不知是何道理?”
     吴劲草一愕,倒没想到这老儿先行兴师问罪来了,说的却也有理,明教中人虽然行事偏激,手段毒辣,为中原武林所不容,但向来确是依照武林规矩比武决斗,不肯坏了自己的名头,是以杨逍、范遥、殷野王、韦一笑等虽是声名籍籍的魔头,在这点上也绝不肯落人口实。矮老者是成了精的老江湖,觑准此点,先行发难,竟欲以言语挤兑住吴、辛二人,单打独斗已方三人自是稳操胜券。
     吴、辛二人自是一点即透,心下大是踌躇,司徒明月尚且输得狼狈不堪,自己一方人数虽多,却无高手可与抗衡,可若一涌而上,也并无绝对的胜算,已方所仗恃者一是人多,可这在武学高手而言,殊不足畏,二者便是那二十余筒毒水,可一旦成混战局面,毒水施放出来,多半要伤到自家人身上,何况即使豁出这百把弟兄,把这三人置于死地,日后江湖上传扬开来,人人都人说明教倾五行旗全力对付华山派的三人,五行旗在江湖上便永无抬头之日了。吴、辛二人相处既久,心意也隐隐相通,这番计较在心中翻来倒去,四眼相望,竟尔不能定议。
     高老者见师兄一句话便把吴、辛二人责问得哑口无言,大是佩服,而自己忝列华山二老之尾,面子上也与有荣焉,得意洋洋道:“是啊,二位怎么不说话呀?咱们都是武林中人,哪能不按武林规矩行事。若是一味地混砍乱杀,不是连绿林土匪都不如吗?”这几句话辞锋咄咄,却也合情入理,令人难以驳斥。
     辛然冷冷道:“既是如此,你们不妨划出道来,我们五行旗奉陪到底。你们若是怕了,不妨另择时日,地点,约齐了帮手再战。”他知道华山二老虽说有时行事荒唐些,却是武林中颇罕声望的名家耆宿,向来言出必行,有诺必践,段子羽既已当上了华山派的掌门,这段梁子便是华山全派人人有份,而明教和华山一派势不能并存于天地问,如此一来,倒不急于诛杀段子羽一人了,即便对方另择时日交手,也绝不怕他们躲起来找不着。是以这番话说得堂堂正正,颇具大家风范。明教中人登时喝起彩来。
     矮老者对辛然的武功向来不瞧在眼里,但对他的气度也颇为心折。大指一竖赞道:“辛旗使果然是铁骨挣锑的好汉子。我方共有三人,久闻烈火旗有一个六人旗阵,很是了得,我兄弟俩不才,斗胆想领教一二。辛旗使若欲单打独斗,我们掌门自然接着。咱们三场定输赢,若是辛旗使得胜,我们华山派任由贵教驱使,决无反悔。若是老朽等侥幸胜个一招半式,咱们便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如何?”
     吴劲草、辛然二人俱是愕然,没想到这老儿开出的条件如此悬殊,华山派把一派的命运都压在注上,赌其必胜,而五行旗输了却什么也输不掉,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二人转念一想,又是大怒,这老儿分明没将自己这百多号人放在眼里,才敢如此大言炎炎。
     辛然不怒反笑,仰天打个哈哈,道:“二位是武林前辈,所谓‘长者命,不敢辞’,就依前辈所说的办吧。”当下一挥手,一名手下快步近前,躬身呈上一面大旗。辛然单手持旗,迎风一抖,大旗于秋风中猎猎飘舞,旗面上的火焰在日光下鲜红欲滴,令人目眩神摇。
     随之又有五名头裹红中的烈火旗教众手舞大旗,越众而出,这五人手中大旗与辛然的一般无异,六面大旗汇在一处,呼呼作响,如松涛海浪,威势骇人。
     明教教众习练有素,此时不待号令,便已退后十几丈,腾出一个老大的场子,吴劲草率旗下几人在旁掠阵。
     段子羽见辛然六人两两相对,顷刻间旗阵立成,方待持剑入阵,矮老者一把拉住他道:
     “掌门师侄,你现今为一派之尊,哪能事事躬亲,些微阵式,待我们兄弟将之破了,你在旁观瞧便是。”高老者应声道:“是啊,师侄。待我们两个老人不成,你再上也不迟。人家不都说,打了老的,不愁小的吗?”段子羽不禁芜尔,这高老者说话颠三倒四,几句话上便本性毕露。矮老者顺手塞给段子羽一方硬硬的东西,携师弟施施然步人旗阵。
     段子羽二看手上东西,与古币差相仿佛,一面绘有一座涌起的山峰,虽然线条粗略,却也峻峭非常,当是西岳华山无疑,另一面是一篆书“令”字,段子羽料想这必是华山派掌门信物,心中一股暖流涌出,他虽不想做什么掌门,但华山二老如此推心待他,也令他大是感动。
     辛然旗杆一抖,硕大的旗向华山二老铺面卷去,登时旗阵发动,六面大旗齐向核心卷来。华山二老不敢怠忽,两柄单刀向旗面斫去。旗面乃丝绸所制,浑不受力,二老只将旗面荡开,却未能将之割裂。
     辛然陡喝一声,旗杆笔直,向高老者刺到,使得却是大枪路数。五行旗与元兵对阵之际,屡经战阵,辛然更是一员骁将,千军万马之中,手中一杆大旗杀敌无算,威风八面,此刻重振雄威,这一刺之势实非等闲。另五人也齐地发一声喊,五枚旗杆分从四面掷至。
     高老者挥刀荡开一技旗杆,左手蓦地抓住一枝,用力一荡,又荡开两枝,四名教众俱感虎口酸麻,险些握不住旗杆,蹬蹬蹬震退几步。矮老者一记豹尾脚踢开一枝旗杆,刀在辛然的旗杆上一格,欺身直上,单刀顺着旗杆砍落,直削辛然握旗的十指。辛然两番极尽全力向上抖动,意欲将矮老者震脱,可矮老者一柄刀直如泰山之重,哪里抖得脱。
     眼见人刀俱抢进中门,若不松旗,十指必被斩落,若是松开大旗,这旗阵又要破了。
     另五人见掌旗使处境不妙,齐来救援,高老者单刀使开,当当当几声将五人拦格开来,五人极力抢攻,叵耐高老者刀法精妙,身法灵活,此刻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守得严密坚实,五人豁出命来抢攻,竟是寸步难进。
     辛然眼见刀锋滑至,迅急如电,只得弃旗变拳,击向矮老者面门。矮老者一刀上掠,护住上盘,左手一记掖掌,撞向辛然肋部,辛然蓦地沉腰扎马,吐气开声,拳掌相交,砰的一声,辛然被震飞出。矮老者身形一闪;已绕至另五人背后,刀砍、掌劈、指点,游走如凤,片刻间将这五人点倒在地。
     辛然倒飞空中,落地后却甚稳健,略一运气查察,并没受内伤,大是诧异,又见一名弟兄虽委顿于地,却只是被点中穴道,心知对方是手下留情,没想到久负盛名的烈火旗阵在华山二老手下竟如是不堪一击,沮丧至极。
     矮老者在地上五人身上拍击几下,这五人穴道得解,起身拾起大旗,面有愧色,一声不响回归本旗中。
     段子羽走到场中,抱拳拱手道:“还有哪位朋友下场指教?”
     辛然和吴劲草相视黯然,虽讲明三阵定输赢,其实还是将赌注押在这旗阵上,除此之外,实无更好的御敌良策。
     段子羽又连喝三声,明教教众虽人人义愤填膺,但不得掌旗使之命,谁也不敢贸然出战,人人都想,自己生死事小,本旗的声名要紧,吴劲草沉吟须臾,迈步欲出,辛然拦住他道:“吴兄,咱们认栽,改日再找回这场子。”他知吴劲草武功较已尤逊,若是出战,纵然不死,也得闹个灰头土脸,倒不如索性大大方方的认输,改日会齐人手再找华山派一雪今日惨败之辱,吴劲草长叹一声,方欲开口认输,忽听有人道:“吾来接尔几招。”
     这声音僵硬,倒似舌头不会打弯儿,话也是不伦不类。
     大家循声望去,从锐金旗教众中走出三人来,高鼻深目、碧眼黄发,穿着打份却与中土无异。大家注目场中多时,谁也没发现这三人何时到来,一时间人以为异,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猜测这三人的来历。
     吴劲草诧异道:“阁下等是何方人氏,来此何为?”
     一人道:“吾等乃波斯总教风云三使者是也,与尔等同是明座下弟子,莲花白藕都是一家人也。吾乃流云使,此乃辉月使,彼乃妙风使也。”
     吴劲草更是诧异,波斯总教他当然知道,除总教主外,有十二宝树王,风云三使是其主脑人物,可总教与中土明教向无往来,这三使怎么会从天而降?
     原来风云三使与小昭等人京都分手,一从水路,一从陆路,分头并进,四处打探张无忌的消息。这一日风云三使见百多人围在一处,其中大多数穿着明教服饰,心中甚喜,挤入人群中观察情由。这三使汉话虽说得生硬拗口,听还是听得明白的,眼见五行旗无人敢应战,不禁大是着恼,便应声而出。
     段子羽一看,却是大感亲切,上前道:“三位是大姐姐身边的人吧?”
     流云使一怔,反问道:“尔等是何人?吾不认识尔之大姐姐?”
     高老者早就在左一眼,右一眼,上上下下端详了半天喃喃道:“哪座山里跑出来的怪兽,也人模狗样他说起人话来。”
     流云使大怒,从衣袍下翻出两块黑黝黝的牌子,蓦地向他打来。高老者不防他说便打,毫无朕兆,身法又诡异快捷,这一下竟没避开,恰恰打在左肩上,幸好他内功精湛,一个趔趄退了两步,肩上肌肉虽痛如针刺,到没伤到筋骨。高者者何时吃过这等亏,哇哇大叫道:
     “你奶奶的,怎么说打就打,连声招呼都没有!”举刀便砍。
     辉月使和妙风使呼啸一声,也各掣出两块牌子,打向段子羽和矮老者。
     段子羽本待解释几句,但见牌子迎头打至,只得侧身闪避,不料妙风使身法怪异之极,牌子明是从上打下,不知怎么一闪,竟绕至背后,击向他的后背。段子羽一惊,忙忙拨身而起,避过这诡异莫恻的一击。
     流云使和辉月使攻向华山二老,二老展开反两仪刀法,不时刀牌相交,叮当作响,二使身法也是快捷飘忽,如鬼似魅,但再要击着二老,却也甚难。
     吴劲草和辛然一见那牌子,心中大震,怪道:“这三人手中怎么会有圣火令?”再一细瞧,才知这牌子只是和圣火令外表仿佛,却无花纹字迹,三使者学的是圣火令上所刻的武功,也向以圣火令为兵器。圣火令被张无忌夺得后,三使者便仿其样式,另铸了六枚铁牌。
     吴劲草皱眉道:“辛兄,这总教三使者怎么会到了这里?”辛然苦笑道:“鬼才知道。
     不过这三位使者武功确是不错,。或许能打败那三人,给咱们出口恶气。”吴劲草道:“华山派虽是咱们对头,好歹也是华夏子孙,若让这几个胡人打败,咱们也面上无光。”辛然道:“这倒不然,他们虽是胡人,可毕竟都是明尊圣火下弟子,吴兄此言兄弟不敢苟同。”
     其实明教中人泰半和吴劲草一个想法,是以流云使虽击中高老者一记,却无人为他喝彩叫好,心里反倒隐隐希望段子羽等获胜。
     段子羽脚下禹罡步法已然熟极而流,不用思索,一动念间便自然而然地踏上方位。在妙风使的快攻下,十余招后才稳住阵脚,蓦见铁牌飞来,一伸手扣住铁牌,妙风使心中一喜,连运“透骨针”劲从铁牌上传过来。段子羽一见他作势运力,也忙运功抵御,牌上传来几下丝丝的冷气,但一到手上,便消失无遗,段子羽还道他有后劲将至,不料几下之后却无了下文。
     妙风使心中大骇,他内功虽不甚高,但这门“透骨针”劲却是厉害得很,那是集全身阴寒之力凝作一点透射,即便内力强过他一倍的人也难抵御,不想段子羽连受了几下,竟尔夷然无事。
     他哪知段子羽所练的九阴神功乃天下武功至阴至柔之颠峰,他这几下“透骨针”劲,一入段子羽身上,便如小溪入大海,登时无影无踪。
     段子羽不知他闹什么鬼,一用力竟将铁牌夺了过来,也没料到能如是之易。妙风使兵刃被夺,面色倏变,着地滚进,另一铁牌向段子羽足踝敲去。段子羽起脚向铁牌踏去,妙风使就地一滚,身子一挺,如肉球般直弹起来,合身向段子羽扑去。这一式起身猛扑犹如身上装了弹簧似的,直是匪夷所思,段子羽向左一闪,却被他一记时锤打在左肩上,左臂一痛,妙风使以手中铁牌搭在段子羽手中铁牌上,奋力一夺,竟把铁牌吸了过去。
     这两式招法怪异,快捷如电,明教中人不禁大声喝起彩来,吴劲草也连连点头。
     段子羽也暗喝一声彩,飓飓飓三剑刺向妙风使。妙风使在波斯总教中武功仅次于十二宝树王,向来只以一对铁牌夺人兵刃,百不失一,现今反被人家夺去;虽连使险招夺回,心中也大是骇异,见这三剑嗤嗤声响,劲力非凡,忙急闪几下,避了过去。
     忽听华山二老一声闷哼,瞥眼一看,华山二老双刀直飞空中,二老也跌坐地上,手抚胸口,眼见流月使和辉月使四枚铁牌向二老头顶砸落,段子羽大惊失色,陡喝一声,不及思索,手中长剑化作一道白光直射流云使后心,人借掷剑之劲,一掠而至,两手箕张,抓向辉月使后脑。这一式横掠,犹如御风而行,竟不慢于掷出的长剑,围观人群中登时彩声如雷。
     流云使的铁牌已砸至高老者头顶寸余,听得背后劲风疾至,忙忙回转铁牌向剑上砸去,当的一声,剑落地上,人却被剑上大力震飞出去,在空中连翻十几个筋斗,才把这股大力化去,落地时犹感气血翻腾,头晕脑涨。
     辉月使两枚铁牌向后挡格,段子羽人在空中,变爪为掌,竟使出欧阳锋的蛤蟆功向铁牌上击去。轰然一声巨响,辉月使如根木桩被打入地里,直没至膝,辉月使秉性强悍,虽感全身如同散了架般,两块铁牌却不肯撤手,一时间全身虚乏脱力,竟不能破土而出。
     段子羽足方落地,妙风便已随后赶至,两块铁牌分从左右向他两肾打到,段子羽也被辉月使的反震之力震得手臂酸麻,只得再度跃起,从辉月使头上掠了过去,落在华山二老面前。
     妙风使并不追击,伸铁牌搭在辉月使的铁牌上,一运内力,将辉月使硬生生从地里拔了出来。两个人如一条直棍儿般沾在一起,这一手露将出来,旁观诸人无不目眩神驰,欢呼叫好,一时也忘了汉胡之别。
     段子羽两掌分按华山二老背心灵台穴,催动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过去。华山二老的武功本高出流云使和辉月使一筹,双刀上的反两仪刀法更非二使所能攻破,只是这二使身法。
     招式俱诡异莫测,更有一手以铁牌夺人兵刃的绝技。酣斗中,四枚铁牌与双刀相交,四人齐运内力相攻。
     流云使和辉月使各以透骨针猝然激射。华山二老顿时感到一股似刀、似匕、似剑、似有形、实无质的阴寒内力直透胸口膻中穴,饶是二老内功精深,穴道也同时彼封住,双刀离手,跌坐于地,不由得魂飞魄散。
     待见段子羽如天人般激射而至,把流云使和辉月使一个震飞空中,一个打入地里,才松了口气,然而胸口那股阴寒之力仍亘塞那里,两人蓦地感到从段子羽掌上传来一股至阴至柔的内力,两人忙摄住心神,导引外力攻人胸口,只觉段子羽的内力一至,胸口的阴寒之气如汤沃雪,立时消释涣然,影踪不见。
     二老大喜,心中更是感佩万分,一跃而起,拱手施礼道:“掌门神功惊人,老朽等佩服。这救命大恩倒不敢言谢,了。”
     段子羽闪身避开,以示不敢受这二老的大礼,笑道:“些微小事,何足挂齿,”高老者从地上拾起刀,大骂道:“直娘贼,兀那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敢暗算你家爷爷,快来与你家爷爷大战三百合。”。
     此刻辉月使被段子羽的蛤蟆功震得口沁鲜血,五脏离位,面如金纸,气似游丝,神情萎顿之极。段子羽的蛤蟆功原只练至三成,威力并不甚大,但他近些日子服食“先天再造丹”,被百劫师太以灌顶大法打通小周天,内力已突飞猛进,即便随手一掌打出,等闲之辈也抵御不住,以蛤蟆功的运功法门打击,更是人所难当,几已直追当年的西毒欧阳锋。流云使和妙风使忙于为辉月使服食伤药,推摩周身穴道,哪有闲心理会高老者的痛骂。
     辛然脸色黯然,走到场中,拱手道:“段掌门,这场比试你们赢了,不过颜旗使和一千弟兄的血仇不能算完,五行旗纵拼至最后一人也当与华山派周旋到底。你们三位请吧。”
     高老者还待怒骂叫战,矮老者急急扯了他一下,与段子羽拾起刀剑,向外围走去。
     辛然手中大旗一挥,明教中人向两旁一闪,让出一条通道容三人走过。明教教众虽人人目毗欲裂,都思奋不顾身上前拼命,但五行旗号令极严,谁也不敢妄动,眼看三人从容离去,每人脸上都是悲壮肃穆之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九阴九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