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九阴九阳 > 第十九回三女同峰意参商

第十九回三女同峰意参商

作者:金庸新 发表时间:2018-12-06 20:38:57 更新时间:2022-08-08 03:16:31
  
    杨逍凛然道:“好功夫,待本座领教领教。”
     张无忌知杨逍少年时已为武林高手,晚年武功益加精纯,放眼江湖,已少有对手,又听他喝破这路武功,还道他已有对付的良策,便拉殷野王飘然退后。
     其实杨逍岂有万全之策,不过见这路神功威力太大,教主虽神功盖世,究非仙佛之体,万一有个疏虞,明教岂不尽数折在玉门关外,逞论入关与各派理论,消嫌解怨,共抗外敌了。
     便思牺牲自身,以毕生武功与之周旋百多招。纵然不敌毙命,教主也可窥出其武功路数来,有备而战,庶可胜之。
     段子羽眼见四周明教教众聚愈多,已有数百人之多,心中凛然,自己一方,除华山二老、宁采和、成楠、詹春尚可独挡一面外,其余弟子恐非群魔对手。自己虽功力猛增,与张无忌一战亦无胜算可言,其余人可绝非杨逍、殷野王之敌。倘若群殴起来,自己两派人取胜之数怕可屈指可数了。见杨逍上来,笑道:“杨左使,贵教人多,何不一起上来,这般一个个打将起来,何日方得打完。”
     张无忌冷冷道:“你只消胜杨左使一招半式,我们即刻走路,明教从不做以多凌寡之事。”
     段子羽知他一言九鼎,登即心神笃定,对付张无忌没有把握,对付杨逍可是游刃有余。
     司徒明月俏声道:“莫伤了我师傅。”便退了下去。
     杨逍虽已多年不用兵刃,此际却不敢托大,从一名教众手中要过一柄长剑,笑道:“杨某不才,领教段掌门的六脉神剑奇功,练武之人得死于这种神功下,也就死而无憾了。”
     段子羽笑道:“杨左使乃内人之师,晚生虽不得已得罪阁下,却还不致如此。”拔出倚天剑来,剑甫出鞘,已然寒气逼人,虽黑黝黝没有光泽,但明教中人大都认得,失声惊叫道:“倚天剑!”张无忌也纳罕,当年吴劲草和辛然只接续上屠龙刀,因倚天剑毙过不少锐金旗的教众,是以坚不接续,张无忌便将断剑还与峨嵋派,不知何以到了他手中,又接续得如是完好,俨然是新铸一般。
     段子羽朗声道:“武林传曰:‘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今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现令屠龙刀出,晚生又不欲听命于贵教,只得天倚以剑争锋了。“明教教众无不怒吭胸臆,段子羽之语俨然要独力对抗明教,张无忌也略略皱眉,暗道此子忒狂妄。
     杨逍须眉一轩,怒声道:“接招。”一剑陡然绽出十余朵剑花,剑身微颤,声作龙吟。段子羽并不格档,一剑刺向杨逍胸口,后发先至,所刺又正是杨逍这一剑的空门。
     杨逍“咦”了一声,侧身闪避,剑反刺他右肋,段子羽亦不转身,手腕一翻,剑已反手击出,隐隐雷鸣中,紫芒闪闪,真具雷轰电掣之威,杨逍剑至中途,段子羽剑芒已堪堪沾到他手腕,杨逍大骇,膝不曲、腰不弯,身子僵尸般蓦然向后滑开三尺。
     段子羽喝道:“好,素闻杨左使武功了得,见面犹胜闻名。”
     明教教众均知左使这一招虽使得俊极,却是落了下凤。
     眼见段子羽随手两剑,似乎漫不经心,随意所之,而左使居然全力闪避,均骇然心异。
     却不知段子羽这两剑均是凝聚独孤九剑和天雷剑法两大绝世剑术的精华而成,杨逍虽博通天下剑术,于此两门绝技可是一无所知,是以一上手便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张无忌一看便知杨逍绝非敌手,深恐他有个闪失,上前道:“杨兄且退,本座见两位神技相搏,技痒难熬,我与段少侠在京中一战,尚未分出胜负,这一场让与本座如何?”
     杨逍本是一代武学宗匠,虽仅两招,已知功力相差许多,张无忌不过是替他找台阶下罢了,躬身道:“谨遵令旨。”
     适才那一剑已惊得他一身冷汗,无言退下。
     张无忌接过长剑笑道:“京师一战,我仗宝刀之利断你长剑,段少侠果然神通,找了柄削不断的宝剑来,这回张某不知要换儿回长剑了。”
     段子羽笑道:“仗神兵利刃之威,哪能显出武功高下。晚主若是无奈削断张教主兵刃,就算作晚生输了。”
     周围人无不感匪夷所思,两剑相争,岂能不相交,倚天剑锋锐无比,唯屠龙刀和圣火令能挡其锋锐,旁的兵刃一经交击便断作两截。段子羽如是说,无异于自套枷锁。
     张无忌也直感啼笑皆非,自己先时打遍天下无敌手,岂两人酣战良久,俱是愈战愈勇,内力不见消减,旁观诸人早已目眩神摇,膛目结舌,作声不得。
     段子羽蓦然长啸一声,运起全身功力作乾坤一掷之击,霎时间张无忌身前白气轰然迸散,张无忌一剑横搭,运起乾坤大挪移第七层心法,向外引去。不料段子羽这一击直如巨雷轰击,张无忌全力一引,居然只移动寸余,倚天剑疾刺左胸,张无忌心中大骇,却也临变不惊,倏出两指,夹住倚天剑,剑尖稳稳定在前胸上。
     杨逍等人吓得魂飞天外,忙忙欲上前抢攻。段子羽忽然弃剑道,“张教主果然神功,晚生佩服。”
     张无忌惊魂甫定,他一生中除与少林三高僧渡厄、渡动、渡难的金刚伏魔圈打个势均力敌外,从未遇这般险状。
     见段子羽弃剑而退,显是不愿以内力相拼,笑道:“段少侠神勇天纵,张某已然输了半招,这一场真是生平最快意一战,虽败犹荣。”两指拈住剑尖递了过去。
     段子羽接剑道:“张教主言重。这一场至多是平手,若比拼起内力来,晚生恐非对手。”
     两人相视而笑,登即起惺惺相惜之心,有如此对手,方不负所学绝技,亦可免独孤求败之叹。
     张无忌笑道:“段少侠似是去昆仑作客,可惜张某中原有行,不能尽地主之谊了。”
     段子羽道:“张教主既去中原,如能驾临华山,晚生定当好生款待。”张无忌笑道:
     “再大战一千回合?”两人哈哈一笑,相互心折不已。
     张无忌拱手为别,与一千人启程赶赴中原,段子羽和华山派入送昆仑派回其本派基地—
     —三圣坳。
     一路上,段子羽将西行到天龙寺和坠入悬崖侥幸不死又与司徒明月缔结良缘之事细述一遍,众人方始恍然,均想在绝谷之中,只有一男一女,又都才貌双全,不结成夫妻还干什么?
     高思诚笑道:“还是我老人家有先见之明,那天我就说司徒姑娘是老婆打老公,现今不真成了咱们掌门夫人了。”
     除岳霖外,众人均不明就里,忙问端的,高思诚最喜与段子羽打趣,当下洋洋洒洒细述一遍,听者无不解颐。
     段子羽和司徒明月俱感羞涩,岳霖本欲喝住师弟,但想大家知道也好,免得怀疑掌门人是登徒子之流。
     到了三圣坳,昆仑派尽全力款待华山派八日,段子羽便率众回归,詹春苦留不住,直送出三十里外,方洒泪而别。
     这一日,路经一片桃林,见桃林一片旷地上两男一女正斗得激烈。
     使剑的一男一女似是名门所出,均三十许人,男的蓝衫飘飘,女的着一身鹅黄绸衫,更是飘逸若仙。对手那位男子却是个中年乡巴佬,也不持兵刃,双拳疾晃,迎战刃剑。
     旁边四童,四鬟,捧着玉萧、瑶琴,也均清秀华丽。
     三人却对华山派人视若罔闻,兀自酣战连连,华山派人齐地驻马观瞧,看了半晌,都纳罕不已。
     段子羽见一男一女所使剑法甚是了得,双剑合壁之下较之华山的正两仪剑法和昆仑的反两仪刀法威力尤盛,招式搭配上可说天衣无缝,只是一到致敌要害之处,便倏然而止,眼见只消再将剑刃推进几分,便可伤敌剑下,二人却俱不作此举,似是对敌手大留情面。
     那位中年乡巴佬双拳舞动,更是怪异。拳法空灵虚飘,似不为打人而用,双手上招式截然不同,居然使出双手互搏术来,精妙无比。
     岳霖看了半晌道:“那男的所使剑法,似是全真剑法,可全真教衰落已甚,绝无这般高手,另两人招式却是看不明白了。”
     华山派中以他见闻最搏,他既看不出来,旁人更是莫名其妙。段子羽对武功的优劣自是一目了然,但对各门派武功是所知甚微,尚不如宁采和与成楠了。
     三人酣战良久,段子羽愈看愈奇,那男人所使剑法还则罢了,那妇人所使剑法飘飘若仙,姿式娴雅,却美绝丽绝,大如佛经中所云:“容仪婉媚,庄严和雅。端正可喜,观者无厌”。两种剑法单一而论,较之天雷剑法和独孤九剑逊色多了,但双剑合壁,却有点铁成金的妙处,双剑合舞,浑无破绽可寻。暗暗点头称羡,自忖惟有六脉神剑使出,方可取胜。
     那中年乡巴佬托地跳出圈子,拱手抱拳道:“贤伉俪双剑合壁,的是天下第一,兄弟佩服。”
     那一男一女双剑齐收,女子笑道:“周兄的七十二路空明拳,左右互搏之术方是天下守式中第一。”
     高思诚听了不忿,大声道:“师哥,这又冒出两个‘天下第一’来。”
     岳霖冷冷道:“师弟,人家关起门来自封字号,关你甚事,休得多言。”他明是叱责师弟,暗下却满是讥刺。
     三人一闻此言,齐地向这面望来。那一男一女已了段子羽,都微笑不已,中年乡巴佬姓周的却是面色疾变,冷笑道:“是哪路英雄降临,周四手的三脚猫功夫当然不成气得很,却愿向各位领教一二。”
     段子羽等听他自称“周四手”,俱哄笑不已。段子羽对这三人甚感亲厚,忙飘身下马,一揖道:“说笑之言周兄切勿见责,莫说比试,这双手互搏之术小弟练了数日;仍不得门路而入,周兄使的出神入化,我等佩服。这一套七十二路空明拳更是开拳法之别径,令人眼界大开,倾服不已。”
     周四手听他大赞自己武功,登时霁颜欢笑,犹横了华山二老一眼,气犹未泄。
     那女子抿嘴笑道:“周大哥,这位少侠便是鼎鼎大名的华山掌门段子羽先生,段世兄先人便是南帝一灯大师,与令先沮大有渊源。”
     周四手一听,登即喜不自胜,抓住段子羽的手连摇不已,大见亲热,笑道,“是段世兄,礼数怠慢,勿怪,勿怪。”
     段子羽讶然道:“这位大姐何以认得小弟,恕小弟眼拙,实是想不到曾在何处识荆。”
     他记性奇佳,凡见过一面的人便是隔多少年,也能想起,眼前这对神仙伴侣却委实记不起来了。
     那女子嫣然一笑道:“从你十岁时,我就认得你,你不认识我倒是不奇。段世兄神功大成,段氏一脉后继有人,我等也无愧了。”说罢与那名男子拱手向段子羽一别,飘然而去,叮叮咚咚的瑶玲和呜呜咽咽的玉箫声渐行渐远,片刻间已渺不可闻。
     段子羽诧异莫名,直感匪夷所思,苦笑道:“周兄,这两位大哥大姐是何方高人?”
     周四手嗫嗫嚅嚅道:“这个,这个么,他们不说,必有缘故,让他们自己告诉你好了。
     段世兄,后会有期。”一拱手,也溜得没影了。
     段子羽怔在当地,百思不解,司徒明月过来笑道:“段郎,不过是几个疯子,理会他们作甚?”
     段子羽本欲与这三人结交,哪料片刻间如昙花一现,迅即鸿飞冥冥,心中大是怅惘。
     而这三人以“世兄”相称,显是与先祖大有渊源,却又不明言相告,更感匪夷所思。
     一行人继续前行,段子羽一路仍是参悟不出,只得罢了。
     途中离欧阳九墓所不远,段子羽便欲祭拜,折向三清观而去。
     离三清观尚有数里之遥,已见远处烟火腾突,估算地点必是三清观无疑。段子羽心头陡震,喝道:“你们随后跟来。”如箭离弦般射出马背,电闪般向三清观疾驰。
     尚未到得近前,已听得叱喝惨叫之声不绝,段子羽忧心如焚,惟恐欧阳九庐墓再遭荼毒,身子平平直飞而驶,已臻御风而行的境界。
     片刻间即已驰至墓前,但见两名明教教众正往欧阳九墓上喷油,意欲点火焚烧。
     段子羽急怒并迸,十余丈远处六脉神剑齐射而出,剑气如电,两名教众登即中剑毙命。
     段子羽但见黑压压明教教众数百人,乃是锐金旗和烈火旗教众,孙碧云长剑狂舞,道髻散乱,浑似疯人一般,与二十余名道士被困在观门前。
     段子羽厉啸一声,冲入人群,两手九阴白骨爪随手抓出,每一爪出,必有一名教众头骨透穿而毙。他再不容情,片刻间已抓死三十余人,这些教众几十般兵刃向他攻到,但他步法玄妙,每如游鱼般从兵刃网中滑脱而出,却又飘逸若闲庭散步。
     段子羽脚下飘飘,身形如鬼似魅,一闪一晃之际便有人中爪而亡;诸般兵刃堪堪欲打到他身上,被他如泥鳅般滑脱,反倒伤了不少自家人。
     明教此番在大光明顶集结后,便由张无忌统率,进中原与各大门派消释过节,以期联手对敌,共襄盛举,推翻朱元璋的帝业。
     明教各分属与武林各派积怨已深,是以分批潜入,以免化解未成,反先打个七零八落。
     五行旗烈火旗和锐金旗由青翼蝠王韦一笑带领,行至三清观时,前仇旧恨不免齐上心头。
     韦一笑首次铩羽便是在这三清观前,厚士旗掌使颜垣与教中二十余名好手更是尽数毙命于兹,三清观又为天师教所据,张无忌虽云与各派消释前嫌,实则是为对付天师教,是以韦一笑与吴劲草、辛然计议之下,便倾众来此,意欲举手灭之。
     段子羽因得张正常器识,三清观中惧是天师教佼佼出群者,孙碧云更为张宇初首徒,文资武功亦得师傅所传大半。韦一笑等若非乘其不备,偷袭得手,一对一地决斗,实不知鹿死准手。
     烈火旗众一潜入即以喷筒射出油漆,此乃西域所产石油,随即以火筒点燃,登时三清观陷于火海之中。
     三清观道士虽俱好手,但武林中鲜有敢至此处撤野火的,时日一久,自不免疏于防范。
     猝变之下,纷纷抢出观来,却被锐金旗众几百柄长矛、短斧、几千枝利箭打了个不亦乐乎,接仗之下,人手已折损一半。
     孙碧云知守墓乃张宇初重命所寄,若弃而逃走,必遭严惩,是以抱定必死之心,浴血苦战,半日下来,仅余二十几名弟兄,虽死战不退,却已覆灭在即。
     所幸段子羽如神人天降,九阴白骨爪更是凌厉无俦,所向披靡,明教眼见得手,哪料杀出他来,见他威猛如虎,飘飘若龙,一双九阴白骨爪上下翻飞,纵横驰骋,直如入无人之境。
     韦一笑见他到来,登即迎上,意欲缠住他须臾,便可将孙碧云等尽数击毙,再将之乱刃分尸。
     段子羽轻功此时较他犹盛一筹,并不与他恋战,身影飘飘,专向教众们下手,韦一笑随后紧追,却总是半步之差被他滑开,明教教众哪里是他对手,人群拥挤,几项法宝尽皆无用武之地,盏茶工夫,已被他抓毙百人有余,人人脑浆流出,红白相杂,死相奇惨。
     孙碧云等见强援已到,喜出望外,蓦然间精力倍增,长剑呼呼,击杀出来。
     段子羽一爪抓毙一人后,蓦感后背一痛,冰寒彻骨,便知已中了韦一笑的寒冰绵掌。心中一怒,陡然回身,姆指一伸,少商剑法劲射而出。
     韦一笑心骇若死,普天之下除张无忌外无人能中了寒冰绵掌还能发招,蓦见剑气如紫电,身子一仰,顶上头发被剑气横削一片,总算应变奇速,否则必被击穿脑额。
     段子羽剑法使开,大开大合,打得韦一笑左窜右伏,狼狈不堪,尚幸在他身法迅捷,段子羽连发五剑,均被他避过,最后一剑竟尔不得已着地疾滚,名家风范也被打尽无余。
     段子羽忽感后背一痛,反手一爪捞出,正中那人肩骨。
     却是吴劲草乘隙偷袭,一拳得手,不料没伤到敌手,反被九阴白骨爪抓穿肩骨。他病彻骨髓,却坚忍不出声,一双眼中也泯然无畏。
     段子羽哪管他怕或不怕,又一爪出,直透他前额,随手一抛,打倒一名教众。锐金旗下教众登即如疯虎般涌上,个个目毗欲裂,状似疯虎。段子羽呛嘟一声掣出倚天宝剑,横砍直劈,无论兵刃还是肉躯,遇之无不立折剑下。片刻问已将三十几名锐金旗众剑下分尸。
     众人见他如佛教传说中的修罗王一般,杀人如麻四字似乎犹不足以形容,直如天威电扫,沛然莫可御者。
     夕辉中,但见段子羽浑身血染,兀自仗剑劈杀,黑黝黝的剑身上紫芒绚丽,剑声如雷,剑扫似电,有些人不待剑刃加身,便已胆碎而亡。
     华山派人早到,见此景象全都心头狂震,华山二老闯荡武林一生,也从未见过如此凶杀场面,人人驻马观瞧,并不上前相助。司徒明月面色惨白,泪眼莹莹,怎么也想不到夫君竟尔变成了杀人魔王。
     孙碧云等也收剑观看,均自骇然若死,实想不出这究竟是“人”还是“神”。
     韦一笑长叹一声,拉住欲上前拼命的辛然道:“逃得一个是一个,来日再报此血仇。”
     两人疾向西北角逃窜,华山二老虽截不下韦一笑,却可截住辛然,但此际人人心中均有不忍之感,望着明教教众似待宰羔羊,平日虽嫉恶如仇,此时却都发了恻隐之心。
     司徒明月蓦地里喝道:“段郎,你还杀得不够吗?”
     段子羽一闻此语,如西湖灌顶,陡然醒觉,他无名火下,杀人已是不自觉之事,若非司徒明月一喝,当真要欲罢不能了。
     数百余教众被段子羽天威横扫,仅余四十余人,个个面如尘土,抖战不已,死固然可惧;但这等惨象较诸死犹可怕百倍、千倍。
     夕阳如火,照得满地是血红一片,尸体狼籍,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微风吹来,人人心中均打了个机伶,不知这是修罗屠场还是人间地狱,十八层地狱中怕也无此惨象。
     余下的教众如白痴般,既不战,亦不逃,两眼发直,高思诚喝道:“你奶奶的,饶了你们还不快滚。”
     有十几人闻言跌跌撞撞地逃去,有几人已被骇死,吃他一喝,委顿于地,另外二十余人兀自立于当地不动。孙碧云大奇,近前端详一遍,惨然道:“他们都吓成白痴了。”
     说罢,一剑一个,尽数刺死,人人均觉此是一番善举。
     段子羽也被自己的杰作震呆了,实不敢相信这惨烈场面是自己一手造成,半晌无言。
     当下三清观道士扑灭余火,抬死治伤,华山派人默默将明教尸体集殓一起,举火焚烧,明教教众遗下不少油筒,火筒,尸体虽累积如山,焚烧起来倒不费事。
     司徒明月跪在火堆旁,双手在胸前捧作火焰状,诵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上。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她虽一心跟定段子羽,叛教叛师,但多年积习终究不能尽去,便为这些教众念诵悼亡之词。
     段子羽已洗去血迹,换了衣裳,复又焕然如玉树临风,听她念诵,便也扣剑相和,高声念诵。
     司徒明月诵完毕,怒气不解道:“人都是你杀的,这会子充什么善人。”
     孙碧云笑道:“姑娘,段公子一杀了魔教中人,便为他们超度亡灵。”司徒明月忿忿道:“假惺惺。”
     段子羽冷然道:“他们活着是我仇人,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我还不至与死人为仇。
     韦一笑枉称豪杰,居然连墓中人都不放过。”
     司徒明月也知韦一笑欲纵火焚烧欧阳九陵墓,才致段子羽凶性大发,毙杀如是多人,黯然不语,待火尽尸化,便挖墓葬下。
     三清观已被焚烧大半,所幸观后精舍无恙。华山派人与三清观道士便在精舍休息,段子羽和司徒明月却到地下密室过夜。
     密室中,段子羽睹物思人,伤感不已。遂向司徒明月细述欧阳九如何拼命将自己救出,万里逃避追杀,来到这里,抚养教诲,百般思德,虽是仆人,何异于父母,每至感伤处,辄哽咽不能成语。
     司徒明月此时方识清其赤子之心,对欧阳九云天高义心折无已,才知韦一笑等实是触犯大忌,遭此屠戳亦是自食恶果。心中释然,反悔自己怪责段子羽了。见他泪眼不干,大是不忍,取帕拭泪道:“我实是不知,错怪你了。”
     段子羽叹道:“天幸九叔陵寝无恙,他老人家若死后复遭荼毒,我段子羽百死何赎!”
     司徒明月偎体入怀,劝慰道:“你今日大展神威,九叔于墓下也必当欢颜,何憾之有。”
     两人情话绵绵,絮烦半宿,方解衣登榻,效于飞之乐,司徒明月屈意奉迎,绸寥倍至。
     第二日,段子羽亲手将欧阳九陵寝洒扫干净,焚香礼拜,尽哀方止。
     天师教陕西分坛闻讯,连夜增派人手,重修三清观,对陵寝防守益严。
     段子羽等告别启程,半日已抵华山。不想张宇真早已在山上守候,见他带上个美人,已料知八九分,笑道:“好啊。你自己出外拈花惹草,倒叫我给你看家。”
     司徒明月早知张宇真和史青之事,那时两人在绝谷中焉知有聚首之日,此地蓦然撞见,羞得无地自容,段子羽也大是尴尬,不想真来个三堂会审。门下弟子早已识趣远避。
     张宇真倒是落落大方,拉着司徒明月的手甚是亲热,端详片刻后笑道:“羽哥,果真法眼无讹,这等仙女似的美人你在哪寻到的?”
     段子羽知一言难尽,先将司徒明月送至一间精舍,令两名女弟子照顾饮食,便回至自己寝居来。
     张宇真翘着脚,见他进来,恨恨道:“你这人忒不老实,明知我并不嫉妒,上回怎的只招出一个,还不跪下请罪,尽数招来。”见段子羽只是苦笑,气道:“你也忒煞作怪,我身边两个美人送给你都不要,倒费心巴力地到外面去找,何苦来哉。”
     段子羽不由分说,把她抱在怀里,将这半年遭遇讲与她听。张宇真吓得几欲丢了魂,些微醋意更是影都没有了,抱住段子羽再不肯放开,生伯他真的平空里飞去了,心头兀自怦怦跳个不停。
     半晌,她才定下神来,又叽叽咯咯地与他说笑,道:“你哪天把史家大妹子也接来吧,扔了人家近一年了,史家大妹子万一等不及,嫁了旁人,你可如何是好。”段子羽笑而不答,却也暗自思忖该当央请武林中大有声望的前辈作媒人,前去丐帮提亲。
     张宇真又笑道:“皇上真把玄武湖给了你了。现已动工备料,只待你定下样子,便破土建府了。”
     段子羽对此事浑不在意,午后两姐妹相见叙话,张宇真委实不着恼,司徒明月见事已至此,亦无可奈何,张宇真又着实亲热,她倒有个说话的人了,二人倒也相处晏然。
     段子羽大集派众于议事大厅,吩咐道:“此番魔教大举进入中原,虽云与各派化解旧怨,但魔教向来狡诈阴险,其言亦不足信。今后如遇魔教中人,立地格杀,不得容情。但对地字门众女不妨网开一面。”
     众人凛然听命,这些弟子与魔教中直接成仇的并不多,但师长先辈多有丧命于众魔头之手的,对魔教开战自是人无异言。
     是夜,段子羽与张宇真睽违半年,久别胜新婚,自是恩爱无比。况且段子羽身遭大劫,得以还归,实属天幸,张宇真更加平空里得了至宝,一夜爱抚温馨,远胜往日,直恨不得化在他身上,永不分离。
     二人尽力缱绻数日,张宇真不欲在华山久留,遂与从人回南京去了。
     段子羽知此番尽屠锐金,烈火两旗,大仇已成,再无化解可言。遂日夜督促弟子练剑,以备明教寻仇。
     这一日他正督练剑阵,弟子传报百劫师太上山拜访。段子羽一怔,忙迎出山门,见百劫师太左手挽着净思,右手拉着史青,飘然而到。
     段子羽蓦然得见史青,真是喜上之喜,与百劫施礼后,笑道:“好妹子,你几时与师太相遇的?一年不见,妹子益发清秀了。”
     史青面色苍白,见他笑嘻嘻上来拉手,伸手便给他一记耳光,甚是响亮。段子羽岂料有此,被打得七荤八素,兀自不解何故。
     百劫在旁笑吟吟不语,华山二老、宁采和、成楠俱掩口而笑,掌门人德威毕竟有限,现今也碰个硬钉子。好在掌门人神功非凡,面皮上的功力自也非同小可,不怕其承受不起。
     史青还欲再打,净思看不过,忙将她拉住。段子羽众目睽睽之下吃此一掌,脸上虽不疼痛,面上也觉无光,见史青泫然欲泣的神态,忖思她必是恼自己近一年不去找她,亦自感愧疚,汕讪地邀百劫至客厅坐地。
     百劫笑道:“段掌门,人可给你带来了。这小丫头死缠着我非要在峨嵋出家不可,我可没胆子给她落发,是以到华山请你定夺。”
     段子羽闻言大骇,苦笑道:“好妹子,好端端的去出什么家?”史青瞪他了眼,听他一句句“好妹子”叫着,外人面前也不避嫌,心中一软,百感交集,伏桌痛哭起来。
     净思将史青拉至段子羽房中安抚,百劫才对段子羽细述根由。
     原来史青自他君山一别,便鸿飞冥冥,再无消息,江湖中倒盛传华山掌门段子羽做了天师教乘龙快婿,史青闻讯,羞愤欲死,幸而史红石百计防范,未出大事。
     史青心神稍走后,以为段子羽必重返君山,遣人作媒,虽以丐帮干金之尊效那娥皇之举,未免太过委屈,但心中一想到段子羽飘逸风神,软语体贴,便想煞爱煞,也就认了。
     哪知段子羽一去经年,再无半点消息,心灰意冷之下,便坚执要在百劫门下出家,百劫待段子羽如子,那肯给她落发。史红石也百般死劝,无亲她铁定一条心,不许出家便以死相胁,史红石泪眼涟涟,也不敢过于逼她。百劫哄了她几日,恰闻段子羽在三清观大战魔教,知他回归华山。
     便带史青到华山来,允诺说如她与段子羽见过后仍欲出家,便替她落发。
     段子羽听后,良久无语。
     百劫皱眉道:“你这孩子忒爱胡闹,这等人生大事也是闹着玩的。少年风流固然无妨,却也不能大过。”段子羽慢慢将这一年的事概述一遍,饶是百劫师太定力绝高,也不禁怦然心动,良久方镇定下来。不由叹道:“这就怪不得你。了,我也早知事出有因,你断不是天性凉薄,寡情少义之人,此次大劫得度,实乃天幸,”便亲自找史青讲明情由去了。
     高思诚笑嬉嬉凑上头来道:“掌门,素闻丐帮降龙十八掌乃掌功第一,你受了一掌连皮都没碰破,可见……”不待他说完,岳霖一把抓住他后颈,扬手抛出厅外。
     有顷,百劫师太回至大厅,笑道:“羽儿,该说的我都说了,这小妮子面皮嫩,还得你再去哄哄。范巫佑疠氲叵肫穑阊肟野儆资Υ笞髅剑叭ヘぐ锾崆住0俳儆挠牡溃骸安*想我离俗二十余载,反倒又要作起月下老了。”一诺无辞。段子羽大喜,以百劫师大的声望,从中作媒,这段婚姻也可算风光了。
     段子羽回至寝居,净思恰好出来,嘻嘻笑着,刮脸羞他。段子羽作个金刚怒目势,净思便笑着跑开。
     段子羽进屋,见史青兀自面壁而坐,垂泪不止,笑道:“妹子怎地学起达摩老祖来了,参禅打坐。”史青亦不理他。
     段子羽无奈,只得把“好妹子”喊了几干遍,史青方回转头来,收泪不哭。她既得知缘由后,心中早已将他恕过,只是苦挨了一年岁月,就中辛苦又向何人道来,不免故作些张致,拿捏他一番,以渲泄胸中块垒。
     段子羽见她面上仍有泪珠,两颊已转嫩红,恰似出水芙蓉一般,艳丽不可方物。心中爱煞,轻舒猿臂,将她揽人怀中,史青就势在身上乱擂一阵,伏在怀中又哭一场,心中方始释然。
     两人嫌隙既释,不免旧情重萌。是夜,二人鸳梦重温,颠鸾倒凤,绮旎百态,自难尽述。
     第二日食毕,百劫笑对史青道:“史姑娘,随我回峨嵋落发吧,凭你的武功才智,将来倒可承继我衣钵,峨嵋也不愁后继乏人了。”史青娇羞不胜,扯着百劫厮闹得不亦乐乎。
     百劫笑道:“好了,我可禁不住你的降龙十八掌。你便有心落发,我也没这胆子,段掌门不把峨嵋山掀过才怪。”
     大家说笑一场,便去练武场观看四人剑阵。
     几人正议论间,执事弟子跌跌撞撞,慌慌张张跑上来,喘气道:“掌门,有人打上山来了。”
     众人齐地愕然,段子羽拔剑笑道:“莫非是魔教又来了,待我将他们拦在山门外。”
     执事弟子苦丧着脸道:“不是魔教,是丐帮史帮主带人杀上山来。”
     众人闻言都是苦笑,知道史红石替女儿出气来了。史青忙道:“师太,您和我妈说清。”扭身跑入屋里。
     百劫笑道:“丈母娘打女婿,这场架可难劝得很。”
     段子羽收剑还鞘,忙忙向山门迎去。
     甫至山门,史红石已杀气腾腾赶到,劈头看见段子羽,不由分说,左掌一圈,右掌直击而出,一记“亢龙有悔”结结实实打在段子羽胸上,怒道:“我先毙了你这不义之人。”
     段子羽既不敢还招,又不敢运力反弹,只得以内力消解。后面跟来的百劫师太喝道:
     “史帮主且住手,贫尼有话讲。”
     史红石知百劫与段子羽交好,她一赶至,自己便出不了手,喝道:“这奸贼害我女儿一生,无话可说。”说话间,运掌如风,什么“见龙在田”“利涉大……潜龙勿用”“利见大人”十八掌尽数结结实实打在段子羽胸腹后背之上,每一掌均全力而发,却掌掌如中败革,连砰砰之声都没有,待得百劫赶至,十八掌已打完,段子羽浑若无事般站在那里,待她打完,方躬身道:“晚辈段子羽恭迎帮主大驾。”
     众人见此,无不骇异,直感匪夷所思。丐帮降龙十八掌何等威力,纵然以百劫之能,也绝不敢以胸腹硬受一掌,何况十八掌之多。
     史红石更是诧异,自己功力虽尚未臻极境,但十八掌之下,纵然铁铸的人也要打得不成模样,不料他硬受之后不但夷然无事,还能施礼说话,急怒交迸,喝道:“好贼子,我杀不了你,你便杀了我吧。”
     丐帮降龙十八掌毕竟非同凡响,段子羽硬挺下来,胸中气血沸腾,施礼毕再也讲不出话来。成楠见状,忙上前伸掌按在他灵台穴上,内力输入,段子羽得他紫霞神功之助。片刻间即已调息如常。
     百劫将史红石拉到一边,苦笑道:“史帮主,你忒也莽撞,真要将他打死,青姑娘非跳崖不可,”当下将段子羽身罹大劫、侥幸得脱,与史青情好如初,并央自己作媒之事略述一遍。史红石急怒之下又转狂喜,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她知段子羽武功高强,自己恐非敌手,是以将传功、执法、掌钵几大长老并各分舵主中武功佼佼者一并带来,意欲与华山拼个你死我亡,哪知事态突转,变成这等局面。
     丐帮几大长老和分舵主敌意甚深地环列在旁,虽知段子羽一人已难应付,现又有百劫助拳,恐怕讨不了好去,是以帮主不下令,谁也不敢动手。眼见帮主急怒转笑,俱心中纳罕,直感匪夷所思,不知百劫以何等大慈大悲的佛法点化了帮主。史红石一时啼笑皆非,实感难以收场,正忖思如何开口,忽听一人吼道:“好小子,欺负到我徒儿身上了。”人尚未见,空中暗器之声劲厉呼啸,八百枚暗器齐向段子羽打来。
     众人齐声喝道:“不可,小心。”蓦见空中紫气纵横,遮天蔽日的暗器霎时不见,却见段子羽手挥倚天剑,剑上沾满了各式各样、奇状百态的暗器,阳光中蓝汪汪的,显是喂了剧毒。屠龙刀和倚天剑乃海中千年玄铁精英所铸,不单锋锐无匹,且磁力极大,是各门暗器的克星。
     众人定神一看,跃上位三尺童子,面目肢体俱与成人无异正是七手童子。
     史红石又怒火攻心,江湖上本就人言可畏,这鬼东西却死缠着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一片痴心自也可嘉,否则早将之除去了。见他上来便施辣手,虽然段子羽无恙,却也着实替他担着心。一步跃上去,伸手就是一反一正两个大耳刮子,骂道:“谁让你来多事,跑到华山来丢人了。”
     七手童子被打得滴溜溜连转十几个圈子,他可没段子羽那份挨打的神功,登时两颊高高肿起,头本来便大,这一下头和颈下直可分庭抗礼了。
     他本是一片好心,听得史红石要与华山拼命,忙忙地来与意中人生死与共,不想莫名其妙地挨顿耳光,兀自不解其故。
     周遭的人却惨了,见此状均忍不住要捧腹大笑,却知这是丐帮的忌讳所在,人人强忍,故作庄严肃穆之状,这份活罪也着实难受,心中都道:“史氏母女降龙十八掌不算第一,打人耳光的本事可是强无故手。”
     史红石怒道:“还不给我滚下山去。”段子羽看不过,大有兔死狐悲之感,上前拱手道:“吴师傅大驾光临,华山派蓬荜生辉,还请里面坐地。”
     百劫也把史红石拉开,七手童子仍晕头转向,不知所之,实不知自己错在何处,见段子羽笑脸相迎,更感匪夷所思。
     众人齐至客厅坐下,饮茶间,百劫师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并即刻向史红石提出亲事,史红石心下早已喜不自胜,此刻有百劫作保,更觉与有荣焉,一诺无辞。
     大家转眼一看,都是一怔,七手童子高肿的面颊已退消如初。其实七手童子挨史红石的老拳何止十回八回,早已有备,身上带有各种治伤灵膏,趁众人不注意,涂在脸上,片刻即消、丐帮众人本为拼命而来,不意却成了儿女亲家,当即宴开百席,酒肉流水价摆上,百劫自是另备一席素斋。
     史青虽害羞不过,也不得不出见,史红石把她抱在怀中,不由得籁籁泪落。众人均知史青有母无父。是以随母姓,她父亲究竟是谁,此乃武林中一大秘辛,丐帮势大,自无人敢触犯大忌,持此虎须。
     大家欢宴一场,尽兴而散,史红石携女率丐帮人离去,百劫和净思也回转峨嵋。
     送客完毕,已是夜雾弥漫。段子羽心事尽了,襟怀大畅,回到寝居,却见司徒明月伏在枕上饮位,忙上前抚慰。
     司徒明月道:“人家都有父母师长之命,可我有什么?”
     段子羽道:“我们是天地为媒,日月为证,这不不够吗?”
     司徒明月听他情意殷殷,方始释然。段子羽烛光下见她绸衫薄薄,玉体掩映,大红抹自上椒乳半露,如羊脂白玉般,眉梢眼角更是春意荡漾,遂掩闭房门,与之同入囊枕,练起夫妇双修的功夫了。
     段子羽在华山久候明教不至,便想起大力金刚指之事,此事一直横在心中,便与二老计议,留二老坐镇华山,自己率成楠等十几名弟子去少林寺查清此事,司徒明月男装打扮,充作华山弟子紧随左右。
     一行人出潼关,不日即到河南蒿山。甫到山门,少林寺内得报,圆觉方丈携同几位长老、首座迎了出来。
     圆觉虽知他来意非善,但见他只带十几名弟子,并非存心闹事的样子,便也礼数周到,接至寺内奉茶。
     段子羽将来意说明,笑道:“此事关乎晚生血海深仇,还望诸位大师指点迷津,感激不尽。”
     圆觉等俱是一怔,本寺练成大力金刚指的屈指可数,若说这几人二十年前远赴西域杀人灭门,以夺秘藉,断无可能。可大力金刚指不传俗家弟子,此事确是匪夷所思。
     空智道:“多年前,武当殷六侠,张三侠俱遭过此毒手,武当派也多次来察问,那时空闻师兄为本寺住持,多方查寻,也未有结果。本寺曾遣人去莆田打探,方知莆田下院此功失传已久,无人习得,确是咄咄怪事。”
     段子羽冷冷道:“依大师之言,除贵寺外无人习得大力金刚指了?”少林的嫌疑使坐实了。但若说不是,又于理不合,空智生平不打逛语,沉吟道:“理当如是,只是段掌门不妨再多方查察,大力金刚指既源出本寺,本寺自要查明真相。”
     段子羽面罩寒霜,冷冷道:“既然如此,何须找到外面去查,只消大师在贵寺内查明即可,又何消远涉江湖。”
     空智怒道:“段掌门认定凶手是本寺中人了?老袖亦会几手大力金刚指,遮莫老衲会远赴西域夺你家的秘藉?”
     段子羽笑道:“这是大师自己说的,晚生不敢这么肯定,会与不会大师自己明白。”他一记顺水推舟,直将罪名栽给空智了。
     空智霍然而起,森然道,“段掌门是存心与老衲过不去了?”段子羽淡淡道:“这倒不敢。不过大师若欲以大力金刚指赐教,晚生便以家学奉陪,先父母死于大力金刚指下,晚生若追随先父母而去,倒也无憾。”这几句话直将空智说成害他父母的凶徒了。
     空智武功虽高,位列四大神僧之中,犹精干大力金刚指功,但他涵养极差,躁烈如火,不想几句活上被段子羽平自套上凶徒之名,登时无名火腾起万丈,原本苦丧着的天命脸杀气陡盛,一指向段子羽戳来,用的正是大力金刚指。
     段子羽食指一挺,一阳指发出,两股指劲相撞,嗤嗤声响,一时难分高下。
     圆觉双眉一轩,虽觉师叔过于直率,中了人家的套儿,却也觉段子羽逼人太甚,一指伸出,向两道指劲中端打去,用的是一指禅功,笑道:“且请罢手,有话慢谈。”
     段子羽听空智承认只有蒿山本院内有习得大力金刚指的,登即起了尽杀少林寺内精于金刚指的高手之心,见圆觉以一指禅功解斗,另一手食指伸出,内力激射,与圆觉的一指禅指力撞在一处,竟欲以一敌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九阴九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