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九阴九阳 > 第二十三回九阴九阳争高强

第二十三回九阴九阳争高强

作者:金庸新 发表时间:2018-12-06 20:39:16 更新时间:2022-08-08 03:16:31
  
    张宇初道:“兄弟,史姑娘乃丐帮的小公主,司徒姑娘原也是大有身份的人,肯叛师叛教事你,咱们也不能薄待了人家。你此番就三妻并娶,三妻并立,不分正侧,也免得别人说我们天师教仗势欺人。”
     这番话正说到段子羽心坎里,若让史青和司徒明月作侧室,实也太委屈了些。
     翌日一早,张宇初率人离开,不知又去对付哪家哪派了。段子羽送走他后,便与张宇真携手巡视起新庄园来。张宇真的四名贴身跟随便充作门房,仆婢百余人习练有素,不待吩咐,早将诸事料理得井井有条。
     巡视一过,段子羽暗吃一惊,不意张字初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但增筑了许多建筑,而且将这庄子完全按九宫八卦的方位设计而成,犹奇在若不窥完全庄,又精通五行阴阳之道,断难以看出来。“听雨轩”、“赏梅阁”、“琴棋小筑”、“玩荷亭,,等名固然风雅,四周景致嫣然,亦助人雅兴,但每处无不处于要冲,暗含杀机,每处皆有几名仆役照管。段子羽看后笑道:“真儿,我在你们府中也住了些日子,倒没发现,你们府中是否连切菜的厨子,扫地的杂役也都身负武功?”
     张宇真大有得色道:“虽不中亦不远矣,不想倒被你看出来了,只是他们那点庄稼把式,可难入段大侠的法眼。”
     段子羽沉吟须臾,苦笑道:“我本想避开一切,独自清静些,这不又入了你们天师教了。”
     张宇真横了他一眼,嗔道:“我就知道你会想这个,这些都是一直跟着我的人,我嫁过来,他们自然也到这儿来。”
     说着随口唤道:“阿喜。”
     一名粗手大脚,体健如牛的仆役闻声忙急趋至前,躬身道:“听候姑爷、小姐吩咐。”
     张宇真道:“阿喜,我大哥叫你们来时,有什么话没有?”
     阿喜恭声道:“禀小姐,少天师法旨,已将小人等逐出天师教,只奉命于姑爷、小姐,从此便是段府的仆奴。”
     张宇真随手挥去,笑道:“怎么样?不会有人说你贪慕天师府的权贵,这里也绝无天师教的人。”
     段子羽苦笑而已,他出道以来所结梁子甚多,现今又为天师教少天师的妹婿,天师教大举扫荡武林,自己已成武林众矢之地,欲得安逸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而张宇初在庄内遍布好手,隐含九宫八卦的布局,用意也无非在此。
     华山派人刚走,门房的赵开手捧贴子疾趋至前道:“主人,少林寺的几个和尚来拜庄,见是不见?”
     段子羽心道:“找场子的来了,少林寺讯息倒灵得很。”
     苦笑道:“人家是武林领袖,拜庄就是给你面子,没一路打进来就不错了,还不快清。”赵开恭声道:“主人若不想见,小人等将他们打发走便是。”
     段子羽凝神看了他有顷,道:“请。”
     圆觉、圆慧、圆音率三十六名罗汉僧鱼贯而入,段子羽迎上前道:“几位大师佛驾光监,有失远迎。”
     圆觉合什道:“段大侠,无事不敢擅造贵府,贫僧等来,乃是向段大侠结个善缘。”
     段子羽一怔,少林寺田地千顷,衣食丰足,从无化缘之举,不知他语意何在,直感匪夷所思,一时沉吟不语。
     圆觉续道:“有几位杀害本寺僧人的魔头,据查知藏匿贵府之中,段大侠侠义为怀,料来不会庇护这等凶徒吧。”
     段子羽笑道,“不知大师所指是哪个?”
     罗汉堂首座圆音喝道:“便是前魔教地字门门主司徒明月。”
     司徒明月和张宇真早已闻讯而至,司徒明月笑道:“喂,大和尚,你怕是弄错了,我杀的乃是山西‘碧云寺’的和尚,和你们少林寺有什么相干?”
     圆觉合什道:“碧云寺乃本寺分寺,寺内僧人也隶属本寺。女施主一手杀了二十几名僧人,总该还出个公道吧。”
     他手一挥,三十六名罗汉僧登即步履飘动,欲布阵围住三人。
     张宇真大怒,一拍手,随待在旁的四名门房赵开、卜仁、竹黄、钱宇四人分头迎上,每人立时咬住四名罗汉僧,厮斗起来。
     段子羽早知这四人武功不俗,此际亦欲一看高低,也不喝止。
     赵开一拳击出,反身一记肘槌撞向一僧,右脚一扫,一铲,又逼退二僧,这四式如流云行水,一气呵成,虽未伤到一人,却将四僧闹得手忙脚乱,躲避不迭。
     卜仁单刀霍霍,使的全是进手招式,刀刀狠辣刚猛,展、抹、钧、剁、缠、绞诸般刀法却又无不法度谨严,大具名家风范。
     竹黄一条竹节钢鞭使开来竟尔全无声响,或灵劲如蛇,或笔直似枪,远攻近打,罔不如意。钱字使一条流星月锤,两个西瓜大的锤头在空中呼呼飞舞,声势骇人。
     这四人虽只咬住十六名罗汉僧,但竹黄和钱字的长兵刃使得风雨不透,如同一面墙般,将三十六名罗汉僧尽数拦在外围,四人每人以少敌多,兀自攻多守少。
     圆慧愕然道:“江西四虎?怎的到这里作起门房来了?”
     段子羽也不知这四人何等来历,略略宽心,听圆意喝出“江西四虎”,也不知是什么来路。
     张宇真格格笑道:“什么‘四虎,,四条猫都不如,阿喜,你再让这和尚品鉴一下,是什么虎还是什么豹?”阿喜应声走到圆慧面前道:“主人有令,请和尚品鉴。”
     圆慧见他粗手粗脚,浑身筋肉虬结,似乎体内精力无穷,以他达摩堂首座的身份实不屑与人家的仆人过招,但“江西四虎”昔年在江西横行无忌,无论黑、白、绿林道均不买帐,专作黑吃黑的买卖,名头较之他当年犹响亮,不意竟尔屈居仆佣,这阿喜敢出来叫阵,料来也非庸辈。
     当下不敢怠馒,一掌拍出,喝道:“接招。”不料阿喜不躲不闪,一掌击实他胸膛,阿喜身子略摇了摇,旋即仍如根木桩子钉在那里。
     圆慧讶然道:“缘何不还招?”
     阿喜苦丧着脸道:“主人只令我让你品鉴,没让我还招。”
     圆慧气冲牛斗,冷然道:“尊驾是没将少林武功入在眼里,再接一掌。”登即全身动劲,骨骼咯咯作响,意欲发出七十二项绝技中的“须弥山掌。”
     段子羽瞥眼一看,赵开等四人与三十六名罗汉僧混战一处,四人喝声连连,口中犹喝叫着什么,大概是四人联手的暗语,仍是不胜不败之局,心中不禁喷喷称奇。见圆慧运劲声响,不禁为阿喜担忧,向张宇真看了一眼。
     张宇真浑不在意,笑道:“阿喜,那和尚要发须弥山掌,听说是少林七十二项绝技,你挡得了挡不了?”
     阿喜恭声道:“小姐,若是空智者和尚发这掌,小人挨不了十掌八掌,这和尚初学乍练,也就能有二成功夫,小人还挺得注。”
     圆慧一听,又惊又怒,惊的是这须弥山掌少林寺中也少有人练成,他乃空智之徒,故尔习成,不意这主奴二人一眼便瞧出,阿喜竞尔从他动功中看出他功力程度,厘毫不爽,端的匪夷所思。又听他藐视本寺绝技,愤怒至极。一掌拍出,意欲将之毙于掌下。
     阿喜胸脯一挺,一声闷响。结结实实击上,阿喜身如陀螺般原地急旋几十圈,嘎然而止,又如桩子定在那里,竟尔夷然无损;张宇真道:“和尚,你还要多久才能品鉴出来?”
     圆慧怒火中烧,还欲再打,圆觉拦住他道:“不用试了,燕京金钟门的高手在此,段大侠府上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燕京金钟门专习“金钟罩”“铁布衫”一类横练功夫,不单内练一口气,还每日以布袋、沙袋、木棍、铁棍逐个层次捶打全身,练的钢筋铁骨,这挨打的本领可谓是天下第一。
     是以圆觉见他挨了记须弥山掌,犹夷然无事,便知必是此门高手无疑。
     圆慧乃达摩堂首座,一身艺业精湛不凡,如与阿喜对敌,自然能赢他,但人家只挨打不还手,圆慧两掌无功,便无法继续打下去,出手打一不还手的人已然大失身份,又岂能接二连三,如同赖皮。但如此一来,圆慧已然作负,无法再出手了。
     张宇真笑道:“阿喜,和尚不打了,你也回去吧。”阿喜应偌,面色恭谨地走开。
     段子羽冷冷道:“方丈大师,你若不下令罗汉僧退下,小可要得罪了。”
     少林三十六僧平日习练精熟,只是一上手被这四人搅得布不成阵法,时候一久,便将四人隔作两处,十八人的小罗汉阵各围住两人,灰袍飘飘,禅杖,戒刀呼呼风响,赵开等四人已有不支之象。段子羽见情势危殆,故尔出语。
     圆觉只知段子羽退居华山别院,只道他与司徒明月几人住在庄内,不意庄内有恁多高手,心中连珠价叫苦不迭,早知如此,应带一百零八人的大罗汉阵来。焉能在他一言威喝之下,示弱收阵,淡淡道:“贫僧领教段大侠高招。”
     段子羽向张宇真道:“叫人破了罗汉阵。”一指点出,使出家学一阳指来。
     圆觉忽尔面带微笑,两指一捻,一缕罡风荡出,登时将段子羽的一阳指力抵消。
     段子羽讶异道:“拈花指?恭喜大师练成这等不世神功。”他口中说着,脚下飘飘,一阳指连连施出。他自给净思疗伤后,对家传一阳指领悟益深,有圆觉这等对手,自不放过练招的良机。他知庄内异人颇多,并不为赵开四人担忧。
     圆觉静若山岳,拈花指法展开,与一阳指斗了个旗鼓相当。圆觉面上霭然,心下却骇异,此番乃有备而来,俗以新习成的拈花指击败段子羽,不料只与他一阳指相当,听说段子羽还有六脉神剑,威力强逾一阳指数倍,自己料敌有误,不单寻仇不成,恐怕还要难以全身而退。
     张宇真叫道:“柴叔,您老快出来,这群和尚在庄里闹事。”
     柴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弯腰驼背的老者,口中咳嗽连声,直令人担忧他随时会一口气上不来,就此寿终正寝。他手中捧着一截圆木,耷拉下来的眼皮一翻,喃喃道:“这些不长毛的没几个好东西。”说着右手并指如刃,向圆木上削去,但见一片片木片既薄且匀,如雪花般向三十六名罗汉僧打去。
     一名罗汉僧听背后风声飒然,忙挥戒刀析去,他听风辨器之术颇佳,一刀正祈在木片中间,将之剖成两片;不料削断后的木片余劲不衰,直嵌他后背,痛叫一声栽倒于地。
     其余僧人也纷纷击打木片,霎时间已有数人身中木片倒地,虽是薄薄的木片,直与利刃无异。罗汉僧登时大乱,赵开四人乘机反扑,片刻间又击伤几人。
     圆音一见,一挺手中禅杖迎上,使开“达摩杖法”击打木片,但老者运掌如风,木片多如雪花,劲似强弯,圆音虽击打开大半,仍有不少打向罗汉憎,喀刺,呀哟之声不断。
     张宇真拍手笑道:“柴叔,您者真是老而益壮,雄风不减当年。”
     柴叔笑道:“小姐,你柴叔老了,退回几十年,凭这几个不长眼的和尚也敢在你柴叔面前撒野。”他手上丝毫不停,一段圆木堪堪削完,瘦得皮包骨的手一伸便将圆音的禅杖抓住。
     圆音杖法正使到精妙处,不虞这老儿从杖影中举重若轻地将禅杖抓住,骇得如遇鬼魅,忙动力反夺。柴叔在杖端一用力,喝道:“去吧。”两股大力并作一处,圆音肥大的身躯立时如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直落庄外。
     段子羽虽在急斗中,仍不禁大喝道:“好!”这手劈木成片,作暗器打人的手法,他自忖虽也能办到,但如柴叔这般闲洒飘逸,削得片片均匀,每一片都打向一人要穴,手法之精妙自己可万万不及。
     柴叔笑道:“谢主人夸奖,这些秃驴不知主人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张宇真抢着道:“柴叔,您把他们扔出去算了,留几个死和尚又不能吃,又不好玩,没的脏了地。”
     柴叔咳嗽连连,步履蹒跚走上前去,一手一个,抓住便抛出庄外,这些罗汉僧乃是从少林弟子中精选而出,个个根基扎实,艺业不凡,见他随手抓来,忙舞动禅杖或戒刀,却无不被他一手抓住,如扔稻草般扔了出去,不大会工夫,三十六名罗汉僧尽数被抛出庄外。
     张宇真和司徒明月大声喝彩,柴叔扔完罗汉僧,笑眯眯地走到圆慧面前,咳嗽道:“你也出去。”
     圆慧早被他这手骇得矫舌不下,正苦思冥想武林中有哪号人物具如此神通,见他瘦似鸡爪的手抓到,忙一记“龙爪手”抓出,柴叔掌式一翻,电光石火间已擒住他手腕,随手一抛,圆慧也直飞出去。
     圆觉骇然若死,一疏神间被段子羽一指在僧袍上穿个大洞,他纵身拔起,向后飞掠丈余,惟恐也被这老儿如法炮制,扔将出去。合什道:“老前辈尊姓大名?也好令贫僧得知败在何方高人手下?”
     柴叔喘息道:“小老儿不过是砍柴烧火的杂役,哪里是什么高人。少林寺自空见一死,再无能人。你小和尚还是回去多练练武功,少出来丢人的好。”言罢,蹒跚而回柴房去了。
     圆觉羞怒交迸,但眼见一个劈柴的老头已然如此厉害,庄内不知还有何等高手,而抛出去的人一个也不见回转,心忧之下,忙一跃出庄,连场面话也忘了交待。
     他一出庄,却见庄外横七竖八躺倒一地罗汉僧,圆音正自推拿连连,好半天才解开一人穴道,原来这些罗汉僧被人抓住即封了要穴,封穴手法诡异,解穴煞是大费周章。
     圆觉回思那老者随随便便一抓一抛之间,居然所抓全是要穴,心中机伶伶打个冷颤,实不知这老者是人是鬼。
     当下亲手为罗汉僧解穴,连换二十几种解法仍然无功,只得也与圆音一样,用醇厚的内力化解封穴的劲力,如是也费了好长时间才将罗汉僧的穴道化开。饶他内力精湛,也累得全身是汗。
     一行人含羞抱愧而去,少林立寺千载,如此惨败实属罕见。
     庄内,段子羽问张字真道:“真儿,这位柴叔是什么来历?”
     张宇真笑道:“他是我爹的师弟,我爹那一辈上也只剩他一人了。”
     段子羽愕然道:“既是如此,怎能让他老人家作劈柴的杂役?”张宇真道:“他中年时练功做了肺,说是肺气太盛,肺属金,金克木,便每日劈柴以泄肺气,他愿意作,谁能拦得了他。”
     段子羽和司徒明月相对苦笑,实不知这道理通也不通。
     想起他那手劈木伤人,抓人抛人的绝技,亦心骇不已,啧啧称奇。
     司徒明月笑道:“段郎,我以前追踪你时,着实杀了不少人,你欲在这里求清静,怕是不易。”
     段子羽笑道:“我退出华山不过是想自由自在些,哪个真的茹素吃斋了,有胆子的尽管来便是。”
     张宇真忿忿道:“这群和尚也真不是东西,你当华山掌门时,闹了两回少林寺,也没见他们找场子,寻过节,你刚一退位,他们就巴巴地寻上门来。”
     段子羽淡淡一笑道:“武林中强存弱亡,少林寺名垂千载,靠的是七十二项绝艺,未必与侠义有关。现今我无官一身轻,倒要作几桩辣手事给江湖人看看。”他脸上紫气一现即隐,满蕴杀机。
     少林铩羽而归,庄中着实清闲了几日。陕西境内的鼠窃狗盗之辈自不敢来此捋虎须,段子羽每日与两位夫人演剑习武,自娱自乐,他将家学一阳指传与二人,司徒明月练的颇为勤奋,张宇真一日不到便兴味索然,只嘻嘻笑着看着他二人演练。
     这一日段子羽正教司徒明月“一阳指”第四路指法,赵开忽然疾趋至前道:“禀主人,外面传讯,魔教与少林,武当等合攻华山。”
     段子羽一怔,道:“不会吧?张无忌亲口答应与华山派梁子一笔勾消,余下的只是我个人与他们的仇怨,张无忌乃天下英豪,不会言而无信。”
     司徒明月想想道:“张教主未必有恶意,只是你先前在华山颁令,凡遇魔教中人一体格杀,华山派人自是奉如佛音纶旨,两方大起冲突也是必然。”
     段子羽憬然有悟,道:“真儿,咱俩速去华山,或许可以解围。”司徒明月道:“我也去。”
     段子羽道:“你还是不去的好,免得看我杀魔教人不忍心,”你又立誓不与他们对敌,难道去了光挨打不还手吗?“司徒明月叹道:“既已叛教,立成水火,我虽不能杀他们,总能助你一臂之力。”
     段子羽与她双修已久,彼此内力可以互用。有地在一旁,自己不啻又多了几成内力,当下答应,几人忙忙上马疾驰,赵开四人与阿喜紧紧跟随。
     骏马如龙,两地相距又近,工夫不大便已驰至华山脚下,但见山脚下黑压压数不清的人头攒动,却无金铁交鸣之声。
     临到近前,段子羽大是诧异,但见魔教教众与华山弟子间,有一座少林一百零八人罗汉大阵和两座武当派的真武七截阵,将两方隔离开来。
     听得俞莲舟高声道:“宁掌门,明教张教主此来只为与贵派携手共抗天师教,绝无恶意,贵派纵然不欲携手,也无需刀兵相见。”
     宁采和厉声道:“华山派只有魔教一个对头,华山门规,华山弟子遇魔教中人,立地格杀勿论。余者免谈。俞掌门,圆觉方丈,请你们撤了大阵,看华山派与魅教贼子一决雌雄。”
     段子羽心下激荡,自己的一道令居然被列入门规之中,可见华山上下待已之重。
     忽听一人尖声笑道:“哈哈,你宁采和什么东西,也配说与我们一决雌雄,若非我们教主仁义为怀,不愿伤了与中原武林同道的交情,我天鹰旗便可灭你们华山。”
     这声音尖细如针,每人听了都觉难受之至,不用看便知是“鹰玉”殷野王。
     宁采和大怒道:“殷老儿,且莫大言炎炎,放马过来,咱们先斗上三百合。”
     但见一条人影倏闪几下,遍绕过真武七截阵来到华山派前,他脚下飘飘如踏水而行,点尘不起,正是殷野王。他知段子羽辞去华山掌门,心中对华山派轻视之极,故敢一人独闯华山派。
     段子羽在马上冷喝道:“殷野王,你也配向华山叫阵。”
     众人闻声方知这几人来到,俱是大惊。
     华山派欢声雷动,齐声叫道:“段大侠!”风清扬越众而出,跪倒尘埃,拜见师傅。段子羽飘身下马,扶起他来。
     武当四侠也过来见礼,段子羽躬身回拜。宋远桥道:“段大侠来的正好,峨嵋山上段大侠金口允诺,与明教携手,你和宁掌门解释一二。”
     段子羽笑道:“宋老前辈怕是记错了,小可那时说华山派去向由华山派自决,那时我已声明辞去掌门,焉能代华山派允诺什么。”
     宋远桥想想确是不错,笑道:“老朽年迈,当真是记错了。”
     张宇真高声道:“圆觉大和尚,我柴叔告诉你多练点武功,少出来丢人,你怎地不听,又跑到这儿来了?”
     圆觉面上一红,虽恚怒至极,也不好说什么,转过头去不理她。别派人众自不知是何典故,俱感匪夷所思。
     张无忌纵身一跃,翻过真武七截阵来至近前,他惟恐段子羽对殷野王立下杀手,知六脉神剑一出,殷野王未必躲得过十招,殷野王乃他嫡亲舅舅,是以急急上来遮护。
     段子羽笑道:“张教主,峨嵋山上我已将与贵派的仇怨揽到身上,你也亲口答应不找华山派的过节。因何不径去舍下寻仇,而到此滋事?”
     张无忌凛然道:“张某素以国家大计为重,从不计较个人私嫌,来此无非欲与华山派携手,以挽武林垂亡之祸,并非滋事生非。”
     段子羽听他说得大义凛然,也不禁伸指赞道:“好,张教主仅此一端,段某自愧不如。”言下之意,你别的方面段子羽可不佩服了。张无忌淡淡一笑,自不与他计较。
     段子羽转头道:“宁掌门,殷法王成名数十载,号称‘神拳天敌’,你有此良机向他请益,倒也不可放过。”说完,向一边走去。华山派人早搬了几块光滑大石,请他和司徒明月,张宇真坐下。段子羽虽怕宁采和非殷野王之敌,但有自己在此,殷野王未必敢辣手伤人,是以安然坐在石上。
     宁采和长剑斜挑,亮出华山三十六路剑法的起手式“摘星望月”,沉声道:“殷法王请。”
     殷野王虽是前辈高人,但宁采和乃一派掌门,是以于礼数上倒应他先发招。只是经段子羽一说,一场生死之博变成了比武较技,自己只求胜得一招半式,挫挫华山派的威风也就是了。
     当下双掌一错,一招“五丁开山”向宁采和抓来,宁采和斜身一避,反手一剑“百花争艳”,刺向殷野王左肩,剑身微颤,嗡嗡似龙啸凤吟,数十朵剑花荡起,齐涌向殷野王肩、胸。
     段子羽击掌喝彩,张宇真等更是彩声大作。段子羽心下放宽,眼见宁采和已尽得这路剑法精髓,纵然自己使,也不过内刀强些,招式的精妙上也不过尔尔。
     武当四侠俱是剑道宗匠,虽仅见一招,亦不由大声喝彩,相视骇然,不知宁采和一介庸手如何得有这等造诣。待看得十几招,更感匪夷所思,华山剑法他们素所捻知,可宁采和使出时与原有剑法大同小异,而精妙却强逾原来剑法百倍。要知一套剑法自创成而至大成,不知需多少代高人宗师千锤百练方得功行圆满。原有的华山剑法精妙之处虽不乏,但破绽不少,在一流剑道高人眼中,只消有一处暇疵,便可一攻而破。
     但见宁采和剑招源源不绝,每一招均攻守兼备,攻固然凌厉狠辣,守也守的门户紧严,水泄不进,虽不着武当太极剑法之深奥通玄,亦可谓是一流剑法。
     武当四侠不意宁采和剑技一精如斯,瞥见段子羽向几位华山弟子解说指点,方始恍然。
     这路剑法必是经段子羽大力锤练,方得精妙如斯。当世之上,若论剑道之造诣,段子羽纵非第一,也绝无人敢将之排在第二,而功力之强,更无人可望其项背。
     顷刻问,殷野王身周皆是耀眼剑花,殷野王拳出如山,掌劈似斧,宁采和运剑如风,变招迅捷无伦,殷野王拳打掌劈,一式式凝重迟滞,初看似乎浑无章法,实则是以短制长、以拙制巧的上乘武功。宁采和长剑虽利,但被殷野王掌风激得偏离方位,更不敢被他拳掌砸上,情知内力迎非其敌,便斗巧不斗力,将三十六路剑法使得出神入化,大式套小式,小式中蕴藏数十种变化,虽仅三十六路,使开来剑招绝无重复,倒似无穷无尽一般。霎时间攻出一百余招,虽伤不到殷野王皮毛,殷野王却也无奈之何。
     两人翻翻滚滚拆至二百招,殷野王不禁心中毛燥,他虽是明教法王,江湖上等闲门派的掌门亦非其敌手,宁采和于江湖上名声甚微,自己二百招尚拾夺不下他,于自己威誉大大有损,登即拳掌加力,脚下每一步踏出,都有五寸许的脚印。
     张宇真在段子羽耳旁道:“羽哥,你这位师兄可要不济,怕支持不到三百招。”段子羽点头不语,张宇真武功虽不甚强,但见闻之广,眼力之高,段子羽自叹不如。眼见宁采和剑招愈见迟滞,遇非初时之啄厉风发,暗下思忖:“如何使宁师兄免于一败,新任华山掌门岂能接任伊始便弄个大败而归。”但周围无不是武学名家,自己若暗中相助,必然难逃这些人的法眼,反倒自贻伊戚。思垦半晌,大费周章,也没想出良策。
     宁采和渐觉剑上压力加重,一柄剑三斤、五斤、二十斤,直加至几十斤重,一条右臂竟似使不动长剑,招式愈见粗疏,殷野王一掌劈到,喝道:“丢剑吧。”宁采和自身后跃,右臂吃他掌风扫到,剑虽未出手,手腕已酸麻难举。
     他正欲开口认负,蓦然后背几处大穴一股浑厚、温热的内力涌入,周身立感轻松,这股内力于体内一转,精力陡增。
     殷野王箭步跃到,一拳击出,喝道:“再接我一拳。”宁采和刷刷连出三剑,剑气嗤嗤声响,殷野王不虞他衰竭之余犹有此能,一丝疏虞,长袖上被刺穿三个洞,若非他应变奇速,左手的鹰爪擒拿迫得宁采和连变出剑方位,手腕非被刺穿不可。吓得他疾身后跃,已然骇然汗流。
     宁采和这三剑端的精妙无伦,居然在殷野王鹰爪擒拿手封格下,从诡异莫测、匪夷所思的方位进剑,在殷野王长袖上连刺三洞。
     段子羽最先喝彩,华山派人自不好自吹自擂,武当四侠不虞电光石火间形势猝变,殷野王虽一拳直击,但既劲且疾,宁采和已然躲避不过,除了弃剑认输便是伤于拳下,舍此绝无他途。哪料他陡发神勇,均想不通是何缘故,遮莫宁采和故示疲弱,卖个破绽,以诱殷野王上当?直感匪夷所思。
     张无忌也大声喝彩,道:“段大侠好功夫。”他虽未见段子羽动何手脚,却也知必是他从中大捣其鬼,与自己在君山助范遥相似,只是手段高明些。
     殷野王羞恼交迸,方欲复上。宁采和却知见好即收,长剑竖胸道:“殷法王,承让。”
     飘然退下。
     殷野王虽也明知此中有鬼,但既指证不出,也无法硬赖,自己已然输了一招,欲上去讨回,又失了对手,只得恨恨退回。
     张宇真在段子羽耳旁小声赞道:“好手段。”
     段子羽在袖中发指,他内力雄浑,发出的劲力又柔和如春风,既无破空之声,亦无形迹可测,饶是武当四侠神目如电,也没发现,张无忌也不过臆测耳,终不敢咬定。
     韦一笑知殷野王败得再委屈不过,也猜测是段子羽捣鬼,但既无实证,也只得认栽,心下终是不忿,但见他青影一闪,如道烟般溜至华山派前,端的如鬼如魅,宛如有形无质一般。
     武当四侠和少林圆觉等齐声喝彩,蝠王轻功实臻化境,此等轻功泰半由于天资禀异,绝非人力苦修所能达到的。
     段子羽起身笑道:“韦法王要寻在下比试轻功吗?”他知韦一笑狡诈多端,殷野王虽然狠辣刚烈,仍不失为诚君子,韦一笑可较之难对付十倍,忙忙起身欲接过这场。
     韦一笑听他居然向自己最精擅的轻功挑战,火冒三丈,几欲脱口答应。但转念一想,这小子与自己对敌数次,轻功之佳,身法之快实较自己胜上一筹,自他一出,自己这轻功第一的名头算是砸了。况且比试轻功非长途不可,他若提出到昆仑走一趟,胜负姑且不论、半途上他向自己下手,自己打既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岂非中了他的诡计。
     是以,笑道:“段大侠,韦某乃是向华山派讨战,段大侠有此雅兴,改日定当奉陪。”
     又喝道:“华山朋友哪位指教韦某一场?”
     华山派虽忌惮他威名,焉肯示弱,成楠排众而出,道:“成某不才,领教韦法王高招。”
     段子羽不料以韦一笑之高傲,居然肯在恁多英雄面前示弱避战,大感意外。见成楠出来,笑道:“成大侠,韦法王吸人颈血的绝技煞是高明,待我先告知你防范之策。”走至成楠面前,附耳喃喃,下面握住他手,一股内力透将过去。
     众人见段子羽临敌授策,均感好笑,张无忌也疑窦丛生,怀疑他输送功力。但这等输送功力法须是手始终不离对方身子方始有效,纵然内力已臻化境,亦不过能遥隔几丈输送功力,只消手一离开,功力便失。是以实揣摩不透他意旨何在。
     殊不知段子羽体内真气乃九阴、九阳两大奇功龙虎交会而成,便如天地乾坤所蕴化而成的春风,人人均觉温煦宜人,是以这股内力一入成楠体中,便与成捕的紫霞神功融为一体,成为身家之物。
     段子羽嘴唇微动,什么话也没有,待觉得功力已足,便跃开笑道:“这三式九招,成大侠务必牢记,切莫中了他的道儿。”
     成楠只感体内真气如长江大河般汹涌奔流,直欲涨出经脉而漾溢出来,心下感激无已,躬身道:“多谢段大侠指点成某铭感肺腑,没齿不忘。”
     众人均哄然大笑,暗道对付韦一笑的几招又何须铭记终身,直感匪夷所思。殊不知段子羽这股内力真令成楠终身受用无穷,倒是想忘也忘不了的。
     韦一笑冷冷道:“华山派人上阵,却要向别人讨教,不怕坠了华山的声名吗?”
     成楠朗声道:“段大侠与我,名为兄弟,实为师徒,徒弟向师傅讨教,乃天经地义。”
     众人见他以师兄而甘居弟子,俱感诧异,但细思华山近年来武功大进,声望之隆,俨然有凌驾少林、武当之势,段子羽之功莫大焉。无怪段子羽被迫退位,华山派如丧考妣,对武林各派无不忌恨三分,连武当四侠都被轰下华山。
     韦一笑忽然仰天打个哈哈,道:“不意我韦一笑竟与此等鼠辈动手。”语气甚是苍凉,他纵横武林一世,瞧在眼中的屈指可数,若非执意为殷野王找场子,实不屑与成楠动手过招而自贬身份。
     武当四侠听了也颇为他心酸,数年之前,宁采和、成楠之名何足论数。弹指一瞬间,一个执掌华山门户,剑败殷野王,一个敢与韦一笑对阵,实不意令此辈竖子成名。成楠喝道:
     “有僭了。”一掌拍出,韦一笑意绪萧索,随手一记“寒冰绵掌”迎上,成楠神功有成,便浸淫于四十六路华拳,拳脚功夫颇为了得。左脚斜进,一记“弯弓射月”,拳如箭矢,击向韦一笑胸口。韦一笑身影一晃,已然到他背后,又是一记“寒冰绵掌。”
     成楠四十六路华拳使开,旋身一记豹尾脚踢向韦一笑腹部,接着拳、掌、钩、爪源源而出,冲、推、栽、切、劈、挑、顶、架、撑、穿等手法纷呈,沉稳如象踞虎蹲,迅捷如鹰搏兔脱,招式变化问浑无迹象可寻,一连二十几招打出,一气呵成,的是名匠风范。
     饶是韦一笑变化之速,趋避若神,二十几记寒冰绵掌也尽数走了空,韦一笑“咦咦”连声,直感匪夷所思,华山门下从无这等拳脚高手。
     成楠身形飘动,避实击虚,只避开韦一笑的“寒冰绵掌。”堪堪斗至五十余招,韦一笑轻视之念顿消,凝摄心神,若非自己身法如电,倒要吃上三拳两脚,姑且不论承受得起否,只消被对方打中一拳一脚,自己一世英名便不免付诸流水。
     韦一笑清啸一声,冲天而起,双脚迅捷无伦地连踢成楠胸、肩、头脸,他轻功极佳,脚上功夫自是不弱,只是他向以“寒冰绵掌”威震武林,旁的功夫便不大有名,众人见他倏然间连环十六腿踢出,均大声喝彩。
     成楠头面微仰,掌劈爪钩,霎时间还了十六招,韦一笑十六腿无功,身子摹然倒折,头下脚上一记寒冰绵掌拍到,这一招端的诡异之极,众人眼见他十六腿踢出,已然成强弯之未,非飘身后掠不可,殊不料他这十六记精妙绝伦的腿法乃是虚招,全力却放在这一掌上,直感匪夷所思,暗下啧啧称奇。
     成楠全力应付韦一笑这十六腿,已然蝉精竭虑,韦一笑一掌拍至,正是他旧力方断,新力未生之际,欲待闪避。
     已然不及,只得深吸一口气,两掌上举,砰的一声,韦一笑蓦感他掌上力道极是浑厚,身子倒翻出去,空中连折三个斜斗,化解掌力。
     成楠亦感寒气浸骨,霎时间如置身冰雪中,蓦地一股热气从丹田涌起,汹涌激荡,顷刻间将寒毒化尽。
     韦一笑如鬼魅般疾飘而上,喝道:“再接一掌。”一掌直拍向成楠胸膛,他以为成楠吃了一记寒冰绵掌,一时三刻间难以动转,意欲再加一掌,将之冻僵而毙。
     宁采和抢身而出,欲救下成楠,但他身法不逮韦一笑远矣,方抢出两步,只听砰的一声,却是成楠一掌推出,两掌相撞,各自退出三步。
     韦一笑被震退后,怔在当场,怎么也想不明白成楠何以挨了一记寒冰绵掌后,竟尔夷然无损,成楠复对一掌,亦感身子僵冷,段子羽上前道:“成大侠果然出手不凡,武林中能连接韦蝠王两掌的人可屈指可数。”说着在他肩上拍了两下,成楠登感身体暖热。
     这一番华山派可是扬足了威,露尽了脸,少林,武当还有慕张无忌之名而入盟的武林大豪无不骇然失色,曾几何时,华山派弟子行走江胡,无不遭人白眼冷落,现今真要刮目相待了。
     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你所习九阳神功,在下略懂九阴真经的皮毛,这两大神功并现于世,诚乃千载难逢,在下欲向张教主请益。”他怕张无忌再向华山讨战,自己作了一番手脚,总算使华山一胜一平,荣光无限,倘若张无忌出手,自己作何手脚俱属枉然,遂以九阴、九阳之名先行向张无忌讨战,也免得他高挂兔战牌。
     众人登时群相耸动,九阴、九阳两大神功素称武学双壁。见一而为难,如能得睹两大神功较量高下,实是千载难逢之胜会,无不哄然附和。
     张无忌未退出江湖前便已荣膺“天下第一高手”的美誉,一人学成武功,却没了对手,委实有求败难之叹。九阴真经他自是久闻,也欲一窥其秘奥。当下道:“段少侠有此雅兴,张某自当舍命相陪。”
     杨逍步出道:“段少侠,此番既是九阴、九阳之争,你那一阳指、六脉神剑可不许用。
     否则便以犯规作负判。”
     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也只用九阳神功的功夫吗?张无忌登时大费踌躇,段子羽习过九阳真经,知道其中不过是练气、养气的无上法门,并无武功招式,故尔难他一难。杨逍不明此理,惟恐六脉神剑过于厉害,是以先用言语挤兑住段子羽,不想弄巧成拙,反令张无忌陷入尴尬境地。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乃明教之尊,在下先前也作过华山掌门,内力咱们便限于九阴,九阳,招式上不妨用本派武功,在下便借用华山派的精妙武功。”他一意使华山扬名,便划出这个折衷的道儿来。
     杨逍大喜,如此一来张无忌占尽便宜,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功也是世上神功之一,焉是华山武功之可比,笑道:“段少侠素称心狠手辣,不意心地如是广博,”段子羽笑道:“在下心狠手辣是实,毋庸讳言,却绝非心地狭厌,口是心非的小人。”
     杨逍欣喜之余,一礼退下。只要段子羽不用六脉神剑,张无忌便稳操胜券。
     张无忌沉吟须臾,苦笑道:“段少侠,你弃长用短,让与张某的便宜可太大了。”他是前辈高人,对敌之际本应容让晚辈一些,如此大占便宜心中很是不安。
     段子羽笑道:“久闻张教主乾坤挪移神功妙绝天下,在下欲一并领教。华山立派数百年,自有其武功精华在,也未必输于别门别派。”
     华山派上轰然叫好,面上均与有荣焉。张无忌笑道:“段少侠坚执如此,张某也只有从命了。请段少侠进招。”
     段子羽心中暗道:“你们可失算了,我现今所习并非纯粹九阴神功,脚下更要借用先天禹罡步法,且给你些便宜,也叫你上次当,两下扯平,也别说我口是心非。”
     当下脚下一飘,行云流水般游走起来,并不急于进招,他近来武功实臻化境,已毋需一招一式拆解,只消窥准对手弱点,便可一举奏功。
     张无忌心下凛然,脚下虽不迈动,却不断变换身形,知他不发则已,一发必是雷霆般一击,自己虽然精于太极神功,讲究后发制人,但对段子羽这等高人,实无把握后发先至,克敌制胜。
     两人一如虎踞,一如鹰旋,盏茶工夫尚未交上一招,武功较低的人不免兴致大减,武功高的却无不凛然心惊,但见段子羽虽在游走不停间,周身上下一气贯串,手、脚、眼所对处无不是对方空门所在,只消避得稍迟刹那,便难当他雷霆一击。众人见他技精如斯,无不螳目结舌,暗暗为张无忌担忧。
     段子羽身形飘动,张无忌也连变身形,他高韬海外多年,无事便精研武功,实已到了化神返虚,若有若无之境,段子羽游走虽快,寻其暇隙,他只略略掉换身形,便防范得天衣无缝,他动作虽小,却处于守势,所耗心智实较段子羽为大。
     段子羽忽尔厉啸一声,如虎啸林冈,震得远处树叶籁籁而落。张无忌不甘示弱,也撮口清啸,两股啸声于空中激荡。众人仿佛置身钱塘江边,观看那如山涌荡的大潮,功力弱的已感头晕心跳,忙撕下衣襟塞住耳朵。
     段子羽游走有顷,本欲以身法迅捷取胜,叵耐武当心法守御功夫天下为最,张无忌尽得张三丰心法之真髓,段子羽虽攻如骇浪,他却稳操小舟,难以攻破。段子羽不耐,使以内力挑战。
     两人口中啸声不断,空中直如惊涛骇浪,汹涌澎湃,两股啸声杂合一处,亦不分胜负。
     段子羽蓦地里一掠攻上,电光石火间连发二十几记九阴白骨爪,攻势凌厉狠辣,却尽是虚招,意在诱张无忌出手,露出破绽。
     张无忌掌指倏动,欲以乾坤大挪移功破其九阴白骨爪。
     段子羽一沾即走,张无忌出手虽快,亦难沾到其手爪。
     这一番攻守快如电光石火,杨逍、武当四侠等已感失目眩然,功力弱的看了几式,便觉天旋地转,颓然跌坐于地,虽心中百般不愿,亦不敢再看。
     张无忌忽然纵然拔起,臀部直向段子羽坐下来,这一式诡异莫测,并非中土武功,乃是圣火令上的武功。如若别人以此招对付段子羽,段子羽毫不犹豫,一掌便打得他臀开肉烂,可张无忌用出此招,段子羽不敢小觑,一掠避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九阴九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