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铁剑丹心 > 第二十五章 悬岩勒马

第二十五章 悬岩勒马

作者:柳残阳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10 21:54:49 更新时间:2022-08-08 03:36:57
  
    杨森微微一笑,道:
     “红头蝎项昆,刚才杨某已轻领教,不过如此……你可用尽平生之力,再次撞来,不然,别怪杨某出手不客气了。”
     “红头蝎”项昆大吼一声,把头一低,第二次向杨森撞来。
     这一次,项昆撞向对方的部位低一些,顶向杨森的下盘……杨森也已有了准备,就在项昆离开两尺来光景,堪堪撞来时,一声:
     “来得好!”
     右臂衣袖挥处,“仙霞门”绝技“铁袖神功”骤然旋展而出。
     红头蝎项昆,发觉自己脑袋撞上一股柔韧无比的劲道,这股“劲道”孕含着威猛的弹性,把自己脑袋,震弹而出。
     项昆头部使出的力量大,那股弹性也跟着加大,一响“嘣”的声中,身子噔噔住后震退,一个拿桩不住,仰身翻倒地上……
     项昆倒地,反身又纵了起来。
     杨森起先看他是个浑浑噩噩的傻小子,是以仅施展擒拿,并不骤下重手。
     但项昆看来“浑噩”,却有心机,就在倒地纵起之际,恶念陡起……
     把头低下,看来是第三次撞来,身形逼近杨森之际,一个“探囊取物”之势,右掌疾吐而出袭向杨森下盘阴部。
     杨森若是这记挨上,阴囊给项昆撞碎,一身功力再强,这条命也留不下来。
     但杨森反应敏锐,立即觉察,一声冷叫:
     “你想找死!”
     轻轻一闪,身形挪移……出手三十六路“大擒拿”中一个“绊”字字诀,已把项昆袭向阴部的右臂抓住。
     一个“霸王拳鼎”向上一轮一抛……
     杨森看来是瘦怯的书生,便这一举手,已把红头蝎项昆两百多斤重,水牛似的身躯举了起来……
     臂肘一推一抛,一响“呼”的掠风声,项昆身子已若断线纸鸢,直向三丈外一块凸起的山岩巨石飞去,“嘣”的击撞声中,红头蝎项昆的这颗脑袋,跟巨石错落愣角,撞个正着。
     杨森双臂含劲出手,项昆这一撞上,脑袋裂碎,血糊一片,已横尸地上。
     “太极门”这边,见红头蝎项昆撞岩死去,响起两声“哇!哇”吼叫,就在“震山屠虎”宫奇背后,纵出两个粗壮大汉……
     这两个大汉,一个是“金刀耀虹”程庆,一个是“狼影客”朱庭。
     程庆使用一把厚背大环刀,朱庭手上一根锁龙三截棍……
     双双猱身欺上,一左一右,要把杨森夹在中间。
     江南武林这边,起一阵大喝声,道:
     “‘太极门’中休得恃众,以二对一,咱老和尚前来奉陪!”
     袈裟巨袖—扬,“月波寺”主持朝元禅师,恍若巨禽一头,飘落场中,截住“金刀耀虹”程庆,杨森迎上“狼影客”朱庭。
     “金刀耀虹”程庆,见朝元老和尚赤手空拳,大声喝道:
     “贼秃驴,咱程庆刀下,不斩空手匹夫,快亮出兵器动手!”
     朝元老和尚哈哈一笑,道:
     “贫僧是个出家人,不会舞刀弄剑,你进招吧!”
     程庆怒声道:
     “贼秃驴,那是你自己找死,别怪咱程庆刀下不留情!”
     话落,刀环“哗啦啦”一阵震耳大响,一个“独劈华山”之势,直向朝元老和尚光头上砍了下来。
     朝元老和尚一声:
     “来得好!”
     跳身一晃,程庆一刀斩了个空。
     朝元老和尚游身闪晃时,袍袖朝向程庆面门,出其不意,拂了一下。
     仅仅袍袖拂过,程庆面门其痛如割……
     “哇哇”一阵吼叫,倏地塌身,刀光一闪,一招“枯树盘根”,又向朝元双腿斩来。
     朝元老和尚一声长笑,身形一晃,已不知去向。
     程庆不由暗暗一惊,正在搜看时,背后传来一响声,道:
     “施主,咱老和尚在这里呢!”
     程庆怒极,吼声道:
     “贼秃驴,不容你脱身逸去……”
     一式“玉带围腰”,回身一刀,猛扫过来:
     朝元又是游身一闪,对方一招走空。
     程庆怒不可遏,霍地一转,施展出一套“大砍游魂刀”刀法,挥挥霍霍,卷起一道刀光,宛如长虹匹练。“月波寺”主持朝元禅师,大显身手,展门“轩玄门”本门“大擒拿功”……盘、打、挑、拍,压、勾、拉、转、吞、吐、撤、放,十二字“字诀”……
     一招一式,迅如风飘,身形不离程庆刀光的五尺以外。
     双方走了三十于回合,程庆虽然掏出压箱底的看家本领,却也无法在朝元老和尚身上,占到一丝便宜。
     朝元老和尚一声清叱:
     “着!”
     老和尚声随指出,戟指落向对方腿弯处涌泉穴。
     程庆身子一软,“扑通”倒了下来。
     这边“狼影客”朱庭,迎上杨森……
     “狼影客”朱庭所擅长的,却是一身小巧软绵功夫,还善于施展一门“飞星丧门弩”暗器,在江湖上是有名歹毒手辣的人物。
     朱庭见杨森身佩长剑,却赤手空拳来对付自己,心里已有了一个主意……
     如何除掉此“太极门”中,视作肉中刺、眼中钉的“仙霞剑士”杨森,自己在“太极门”也可以抖抖威风。
     双方并不打话,朱庭一声大喝,一个进步,“锁龙三截棍”哗啦一抡,一式“乌龙掠地”,直向杨森兜头兜面打去。
     “锁龙三截棍”是三节棍中一种,分开三截,每节之间有钢环套住。
     如高手使用三截棍,丈围圆内,舞出一片棍影,敌人万难闪躲,如用兵器相格,三截棍逢硬拐弯,端的利害无比。
     但使用三节棍此类兵器的人,本身要兼软硬两门功力、火候。差一点的人,反易为棍所累……“狼影客”朱庭,却是此道中的绝手。
     朱庭一棍打去,眼看敌人万难闪避……
     这位“仙霞剑士”杨森,闪身一挪,已身形杳然。
     朱庭纵目四顾,不由暗睹惊住……恁有如此迅捷的身法?
     突然肩背处给人拍了下,一缕冷冷的声音,道:
     “朋友,你这套棍法是向师妹学的……”
     “狼影客”朱庭大怒……
     一旋棍杷,哗啦声中,一式“苍龙旋空”,翻身猛扫过来。
     杨森闪身一个“流水步”,又在一丈以外……听任这个三截棍高手朱庭的目力,也无法看出对方如何闪避这记棍招的。
     朱庭两记棍招落空,已知道这个名传江南武林的“仙霞剑士”杨森,不是沽名钓誉之辈!
     朱庭一个箭步纵前,暗中已把“丧门弩”箭洞,悄悄扣上机簧……
     又是一棍,向杨森天灵盖砸下……
     杨森游身如电,抹到身后。
     朱庭已想好主意,如何除去“仙霞剑士’杨森……一招走空,倒拖棍把向后一跳……这是一副败回阵的神态。
     杨森身形一个闪转,衔尾急扑而去。
     “狼影客”朱庭,嘿的一声轻笑,骤然一个“怪蟒翻身”之势……
     右手提棍,一个盘打,直向对方足下猛扫……左手一扬,一阵“嗒嗒嗒”之声,十二支“飞星丧门弩”,宛如一蓬银雨,电射而去。
     朱庭施展这一手,兵器暗器同时出手,且是出于对方不意,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闪躲。
     但,偏偏遇上“仙霞剑士”杨森,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杨森颖悟聪明,反应机警……照面初交上手,已看到朱庭袖中藏有弩洞,知道是一种极歹毒的暗器。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林已决定要把此“狼影客”朱庭除去。
     杨森见对方棍招、暗器双双袭来,一声冷叱:
     “来得正好!”
     于是……
     右手招走“天遁铁禽掌”“迅雷击顶”一式,震退对方“锁龙三截棍”……
     左手袍袖挥处,“铁袖神功”出手……一股威猛无比的劲道,电射而出,顶上朱庭袭来的十二支“飞星丧门弩”。
     十二支丧门弩撞上“铁袖神功”所散发出的威力,纷纷朝原来方向弹回……
     这一“弹回”,接着一阵凄厉刺耳的惨号声起……“狼影客”朱庭“照数收回”,十二支丧门弩一支不少,袭中他身上。
     朱庭所便用的丧门弩,剧毒无比,人体挨上一支,这条命已留不下来,此刻十二支震弹而回全数射到身上,显然已走定阎王路了。
     “太极门’出阵之人,丧了两条命,已是声势汹汹,人群中一阵骚动……“唰!唰!唰!”人影闪晃,一连纵出三人。
     第一个,就是“太极门”江南坛坛主“震山屠虎”宫奇。
     衔尾而出的,是个六十开外,短小精干的人物,江湖上有“双笔文魁”之称的余浩川……判官笔有双笔,单笔之分,余浩山便用双笔,是以才有“双笔文魁”此一称号。
     第三个是一位老全真,就是“慈云观”观主“玄清真人”法通,手中握着一支“吴钩剑”。
     “吴钩剑”这种兵刃,相传是昔年伍子胥所创,后来渐渐失传,江湖上会使用“吴钩剑”的人已寥寥无几,这位“慈云观”观主法通道长,却精于吴钩剑招数。
     这边三人一出场,茹真老师太正要跳身而去时,“铁木叟”乔欣哈哈一笑,道:
     “茹真道友,让乔某和杨少侠,朝元老和尚一起,凑凑这场热闹!”
     话落,飘身而出。
     这一来,双方恰巧三个斗上三个……
     “震山屠虎”宫奇,跳身迎上“铁木叟”乔欣,照面交手起来。
     “双笔文魁”余浩川,舞起双笔,直取“仙霞剑士”杨森。
     “玄清真人”法通,目注朝元禅师道:
     “大和尚赤手空拳来接贫道手中‘吴钩剑’,贫道岂不占了便宜……”
     朝元老禅师哈哈一笑,道:
     “老道长说得也是……是贫衲平时少有使用兵器,是以赤手来此怀玉峰……”
     法通道长接道:
     “既然大和尚赤手空拳,贫道收起‘吴钩剑’陪你走上几招就是!”
     话落,右臂一招,准备把“吴钩剑”抽回背后。
     朝元禅师一挥手,道:
     “且慢,老道长……特贫衲找件替代兵器的东西前来奉陪!”
     玄清真人法通,不知道老和尚找些什么,作为手上兵器,也只停住下来。
     后山“迎天坪”这块偌大的空地,“慈云观”遇有重大的醮会法事,就在这里进行的。平时空空荡荡不但人迹空空,连做醮会法事的高台也拆除。
     高台的台板拆去,就剩下四根有碗钵粗,五六尺高的石柱。
     朝元老和尚走到其中一根半截深入泥地的石柱处,哈哈笑道:
     “不错,这倒是件称手的兵器,特咱老和尚不妨借来一用!”
     老禅师卷起衣袖,扎个四平大马,舒开两臂,抓住石柱两侧,喝声:
     “起!”
     这根偌大、浑粗、沉重的石柱,给老和尚双臂一兜,给兜了起来。
     石柱给老禅师双臂兜起,埋入地下一截的泥土也给带了起来,簌簌落落遍散如雨。朝元禅师大喝一声,身形一挫,连人带石跳起一丈多远,就在空地上挥舞了几下。
     这情形看进这位“慈云观”观主老全真法通眼里,脸色骤变……
     这四根之一的石柱,当初匠工半截埋入地下时,曾称过份量,足足有七百多斤重,而且一头埋入地下,入深两尺。
     如要将此石柱连根拔起,双臂非要有千斤之上的神力不可,而且还须要有童身未破的“童于功”,扎下内家浑厚的根基。
     眼前这位老禅师朝元和尚,不但把整根石柱,连根拔起,而是拈在手上,浑如灯草似的舞弄……这又是一门内家功夫中“拓天开山”神功。
     这位“慈云观”观主,原来是一位见闻瀚博的武林中人物。
     此刻朝元禅师露了这一手,这位老全真法通已知道,江南武林中,除了“仙霞剑士”杨森,尚有诸多高手。
     法通知道创业艰辛,“慈云观”自第一代始祖开观以来,经过不少风风雨雨,才有今日如此的景象。
     若因受“太极门”怂恿,与江南武林敌对而峙,“慈云观”被毁之时,指日可待。
     “慈云观”观主玄清真人法通,心念一阵游转,缓缓点头,替自己有了个决定。
     就以眼前来说,此老和尚显然怀有超凡入圣,“大力千斤掌”这类功夫。
     如若此根石柱施展开来,自己手中“吴钩剑”触上,立即崩飞脱手。
     老全真法通,心里思忖之际,又缓缓一点头……唱诵一声“无量寿佛”,稽首一礼,道:
     “大和尚真乃西方金身罗汉下凡,昔年西楚霸王项羽,亦不过如此……贫道为之心折!”
     朝元老和尚哈哈大笑,道:
     “老道长,贫衲粗手粗脚不成器的玩意儿,您可别见笑!”
     话落,把手中石柱一送一抛,这根千斤石柱,宛若金弹银镖,飞出两丈还远……
     轰然一声震耳巨响,石柱坠地,把地面敲了一口大土坑。
     老全真法通,又唱诵一声“无量寿佛”,再次向朝元老和尚稽首一礼,撇下场子上的“太极门”中人,径自回前面,“慈云观”而去。
     “太极门”中尚有一个高手尚未出场……此人乃是“铁驼翁”崔荣,见“慈云观”观主法通道长,撇下“太极门”中人径自离去,只是冷冷一笑。
     老禅师朝元和尚,回来自己这边,袖手向场子作壁上观……
     当“月波寺”主持朝元禅师,在“慈云观”观主法通前,使出有楚霸王举鼎之力,施展神功之际,“震山屠虎”宫奇,和“铁木叟”乔欣二人,打了个势均力敌……
     两人所怀之学,相差无几。
     “震山屠虎”宫奇,身列“太极门”江南坛主,在众“太极门”弟子眼前,不能丢这个脸,是以“铁木叟“乔欣,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两人这一照面交上手,已有三十多回合。
     “双笔文魁”余浩川,遇上这位“仙霞剑士”杨森,却无法抖出威风来……
     本来,“双笔文魁”余浩川手中这封判官笔,挑、点、拍、印,小巧轻软,全是点穴功夫。
     但,此刻遇上“仙霞剑士”杨森,这位器宇轩朗的年轻书生,那是点穴大行家。
     “双笔文魁”余浩川,在杨森面前玩出这手,无意“班门弄斧”……
     “仙霞门”擒拿冠绝天下武林,杨森乃是“仙霞门”辈份尚在掌门人之上的九如上人嫡传弟子,对“点穴”、“打穴”“拍穴”,“拿穴”四大功夫,都是深得其中三味。
     以“双笔文魁”余浩川,粗浅的点穴功夫,如何能点得到他。
     一连十数个照面过去,都给“仙霞剑士”杨森,就像走马灯似的,左挡右跳,避过。
     这时,壁上观的“铁驼翁”崔荣,看到眼前这情形时,心里暗暗思忖。
     “如果我‘铁驼翁’崔荣再不出场,今日怀玉山‘迎天坪’之役,看来‘太极门’十有九败。”
     这位“铁驼翁”崔荣,乃是大巴山“太极门”总坛的高手。
     崔荣奉掌门人之谕,前来协助“震山屠虎”宫奇,使“太极门”江南坛东山再起。
     “铁驼翁”崔荣,暗中调匀了下丹田之气,霍地上前数步,来到场子,道:“宫坛主,余道友,两位请暂且退下,让老夫‘铁驼翁’崔荣前来挡此场面!”
     “震山屠虎”宫奇,与“铁木叟”乔欣交上手,已累得满头大汗。
     这边的“双笔文魁”余浩川,这对判官笔在杨森面前,成了英雄无用武之地,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两人已经累得精疲力尽,明知自己再打下去,有败无胜,说不定把命送掉。
     两人听到“铁驼翁”崔荣此话,如释重负,立即虚晃一招,双双纵向后面。
     “仙霞剑士”杨森,和“铁木叟”乔欣二人,也停手下来。
     “铁驼翁”崔荣,目光从杨森、乔欣两人,移向场子这边的“玉面菩提”茹真师太等众人身上……嘿嘿嘿笑了几声,道:
     “江南武林,跋扈嚣张,目中无人,所怀之学不过如此,待老夫慈悲‘铁驼翁’崔荣,一个个送你等归西天……”
     “仙霞剑士”杨森,冷然一笑,道:
     “老头儿,慢点冒大气,说大话……此刻还不知这是谁送谁归西天呢!”
     “铁驼翁”崔荣,不再开腔回话,缓缓往后退落十来尺外……
     就在这短暂之间,这个“铁驼翁”崔荣,声势、形相突然变了过来……
     崔荣面向着杨森、乔欣,和场子边的茹真师太,华瑜冷艳秋、游亭,朝元禅师等众人这边。
     两条长臂,向下一垂,偻腰驼背,蹒跚地走来……眼前此“铁驼翁”崔荣,看去就像一只猿猴!
     原来一双灼灼如电的眸神,突然愣愣发呆……眼皮半掩,人若僵尸……
     背上彷拂负着千斤重物,举步移走之际,显得十分迟钝费力。
     边沿的“凌虹玉燕”华瑜看来不由感到出奇,向旁边茹真师向道:
     “茹真前辈,这老头儿好像在演戏似的,这是怎么回事?”
     茹真师太摆手示意……叫她别出声。
     这位武林有“玉面菩提”之称的空门侠隐,看到“铁驼翁”崔荣这副神态时,脸色神情接连数变,似乎从回忆中,渐渐找出其中端倪……
     跟前的“铁驼翁”崔荣,左一摆,右一摆,向场子中的杨森、乔欣,缓缓欺近。
     杨森站在前面两步,较近崔荣缓缓移近过来的方向……这个身怀绝技,踪游江湖未久的“仙霞剑士”杨森,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惊诧之余,已给怔住。
     “铁驼翁”崔荣,身形缓缓移近,相隔杨森已在两三尺之间。
     玉面菩提茹真心念游转,混身激灵灵猛打了个冷颤,已给想了起来……
     厉声大叫,道:
     “森儿,乔道友,快退,这是西陲‘赤练掌’……”
     “铁木叟”乔欣看到崔荣这副离奇诡秘的神态,心里正在搜思猜疑……
     听到茹真师太说出了“赤练掌”之字,一手拉上前面杨森背领,大声道:
     “杨少侠,快退……”
     杨森反应敏锐,听到恩师、乔欣两人前后此话,而乔欣掌指已搭上自己背领,立即仰天一个空心跟斗,随同乔欣斜斜飞出两丈外。
     几乎在同一个电光石火之际……
     “铁驼翁”崔荣一声霹雳似的暴喝,身形暴涨数尺,尤其右掌粗若一把蒲扇,向杨森,和乔欣二人,身形翻退方向扬来!
     也就在这同一短暂刹那之间……
     玉面菩提茹真,身形暴递……双脚犹未沾地,凌空以十成劲道,向“铁驼翁”崔荣展出“仙霞门”绝技“铁袖神功”。
     一股“砰”的震耳巨响……
     “铁袖神功”擒住崔荣出手的“赤练掌”……
     “赤练掌”掌劲,撞上激厉、浑雄的“铁袖神功”,逆转而回,弹向崔荣自己这边!
     锋利刀剑,能置人於死地,但也能杀了自己……“赤练掌”逆转扑向崔荣……
     崔荣“啊!啊!”连叫,噔噔暴退……退到两三丈处,仰天翻倒地上,口鼻耳口七孔鲜血汩汩直流……四肢抽搐了几下,僵地死去。
     众人走近“铁驼翁”崔荣尸体看去,一股腥臭怪味,犹缭绕在四周。
     老禅师朝元和尚道:
     “此西陲‘赤练掌’果然利害……若非茹真道友提醒,咱老和尚还真想不起来……”
     茹真师太喟然道:
     “‘赤练掌’固然歹毒,霸道无比,但此‘铁驼翁’崔荣,却丧命在自己掌下。”
     杨森纵目回头一匝……
     除了横在地上几具尸体外,“震山屠虎”宫奇等众人,已鸿飞冥冥,不知去向……不由跌足抱屈,道:
     “恩师,‘震山屠虎’宫奇等,给他们漏网脱走了!”
     茹真师太尚未回答,朝元老和尚轻念一声“阿弥陀佛”道:
     “杨少侠,天地就是个‘网’,作恶多端的人,逃不出此一罗网!”
     (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该信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铁剑丹心】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