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
新网页站:beijing.mid.ru
ПК-3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欣赏这里独特的自然风光。美景确实令我们陶醉,但我向你们保证,这不会影响我们极其务实且具体的会谈。我们在传统友好和信任的气氛中进行了会谈。

我们再次明确指出,尽管新冠疫情大流行,俄罗斯和中国仍然在各个务实领域、在国际舞台上,也就是在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沟通时确定的所有优先方向上继续开展密切和卓有成效的合作。

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我们详细讨论了在当前防疫限制措施下进一步推进务实合作的途径。

我们特别关注了筹备俄中最高层和高层接触的情况。我们向伙伴转交了两国领导人关于《俄罗斯联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的联合声明草案。

我们秉着一致立场审议了当今的关键问题。莫斯科和北京主张在相互尊重和考虑彼此利益、公正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上建立国家间关系。我们拒绝地缘政治的零和游戏,以及我们的西方同行使用越来越多的单方面非法制裁。

我们一致认为,俄中的外交互动仍然是世界事务中最重要的因素。我们注意到,美国的意图具有破坏性,它立足于冷战时期的军事政治同盟,并本着同样的思维建立新的封闭性同盟,以破坏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法体系。我们强调,在西方频频尝试推广其所谓的“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理念的背景下,俄罗斯、中国以及一系列国家为维护现代国际法体系所做出的共同努力,愈发具有迫切意义。

我们高度评价了双方在各种多边平台(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俄印中三国机制、亚太经合组织,以及东非共同体和其他在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基础上建立的地区协作机构)上所达到的协调水平。我们谈到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峰会的筹备情况,组织该峰会是普京总统提出的倡议,该倡议得到了习近平主席的大力支持。

正如王毅外长已经说过的那样,我们签署了联合声明,该声明反映了俄罗斯和中国对民主、人权、国际法和采用集体方式解决世界问题的必要性等迫切问题的看法。

我们签署了部际磋商年度计划,其中规划了今年在外交部副部长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层面的众多接触,以实质性地讨论全球和地区议程的广泛问题。

我想再次代表我国代表团向中国朋友的盛情款待和富有成效的联合工作表示由衷地感谢。

问:俄罗斯计划如何摆脱使用西方控制的支付系统?是否与中国达成了建立制衡西方的共用系统的具体协议?该系统可能基于俄罗斯“和平”卡,还是基于中国“Union Pay(中国银联)”来创建?

谢尔盖·拉夫罗夫:这项工作早就已经在各个方面开展了。我们有自己的金融信息传递体系。俄罗斯和中国相应的财政部门正在考虑扩大其应用范围。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将越来越大比例的相互贸易转为用本币结算。我们有相应的机制,而且运作得相当成功。我们在与其他主要伙伴的贸易中,也正在向本币结算过渡。

这是时代的要求。那些创建了当今世界货币金融体系的人,突然决定他们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使用这种体系感到不满。中国只是在西方的地盘上击败西方。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现在有这样的反应。王毅已经详细地阐述了这一点。靠下最后通牒和实施制裁,以及迫使其他国家就范是行不通的。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令人遗憾的是,美国还没有学会这句话,还在反其道而行。

我坚信,俄罗斯和中国将竭尽全力确保双边关系的安全,确保它不会受到来自对我们不友好国家的任何威胁,包括采取发展贸易、实施本币结算和其他一切能够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的方式。

问(译自汉语,对王毅的提问):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向世界数十个国家提供疫苗。有人说三道四,说中国搞“疫苗外交”,说俄罗斯正试图扩大自身影响。您对此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王毅回答后补充):我完全支持王毅所说的。从疫情大流行一开始,俄罗斯和中国就成为了开放、合作与互助的典范。这种互动一直在持续,包括疫苗的生产和分配。我们两国的相关机构正在就这些问题进行沟通。

今年3月22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主持了一次有关疫苗生产和分配的会议。他明确指出,在这些问题上,每个人都只应本着人道主义思想和挽救生命的重要性,而不是遵循地缘政治利益和采用抑制竞争的非商业方法。所有人都必须记住这一点,包括我们的西方伙伴,他们正试图将俄罗斯和中国列为搞“疫苗外交”的冒险家。而这不符合事实。

问:中国和俄罗斯正承受着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和欧盟)的制裁压力。两国是否计划交流对抗它们的经验?有人认为,两国与西方列强的紧张关系迫使他们彼此走得越来越近,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制裁,以及俄罗斯和中国对这些非法的单方面限制的回应,我们今天已经谈过了。我们的共识是:在国际生活中采用这种方法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已多次明确了对此事的立场,包括在已经签署的《联合声明》中。我坚信,在两国领导人即将批准的关于《俄罗斯和中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的文件中,也将清楚、明确地对这一议题进行阐述。

除了在公开文件中规定的原则性方法以外,我们还与联合国许多国家密切合作,对抗这种做法。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单方面限制问题特别报告员已经在联合国表明了立场。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实际步骤,说明了这种政策是不可接受的。实际上,美国、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用这些将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其他所有人的手段取代外交,他们正在丧失外交的艺术。他们认为,他们才应该成为世界秩序的基础,而不是国际法。制裁就是这些规则的种类之一。

俄罗斯和中国彼此友好,不针对任何人。我们的地理位置处于欧亚大陆的广阔地带。中国是我们的好邻居,欧盟也是。我们始终愿意促进各个方向上的关系。而欧洲切断了这些关系,摧毁了多年来建立的所有机制。只剩下少数几个欧洲国家愿意遵循自身的民族利益。

比起与欧洲国家仅存的关系,这客观地导致了俄罗斯与中国更快地发展合作。我要强调的是,我们与欧盟这个组织没有关系。布鲁塞尔的决定摧毁了所有基础架构。如果欧洲人能够找到消除在与最大邻国接触中的这种反常现象的合理办法,我们也将愿意在平等和寻求利益平衡的基础上增进关系。然而到目前为止,西方这边没有任何改变,而东方的日程安排却非常紧凑,年复一年,其内容也越来越丰富。